正文  第十六章

章节字数:5088  更新时间:16-12-30 20: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是我”少年低声回答,不放心的扭头看了一眼还趴在床边沉睡的女人。

    “这个时候你联系我?”电话那头是一个冷漠的女人的声音。

    “只有我,她睡了,放心,我在她水里放了安眠药,这会她醒不了。”

    “无所谓,就算听见也要带到坟墓,早晚的事。”

    “等不了了,那老头虽然被我说的有些怕,但为了他老婆看起来是铁了心要放弃”

    “你不心疼?”

    “你希望我心疼他们?”

    “你要是真心疼他们,今天这通电话我就接不到。那边我已经让人把消息放出去了,你自己做好准备。”

    虽然赶走了云文保,但云殇心里并没有彻底安心,自己太了解这个人渣,只要不弄死他,就会像蟑螂一样,一次又一次从下水道爬到自己面前。

    “哥,怎么了,今天,你一句话都没有。”云凝终于忍不住问。

    平时云殇送自己回家路上都会跟自己说各种在他认为有趣的事,为了逗自己开心,可是云凝却从来提不起兴趣,这会云殇突然的沉默,反而让云凝心里不安。

    “我说过让你滚蛋的!”被云凝的声音拉回现实,云殇刚想安抚她,却看见最不想见到的人。

    “儿子,别这样,我,我就是想看看你们”云文保扯了扯被刚看见自己就不由分说冲过来给自己脸上一拳的云殇,感觉到疼才猛揉被打过的嘴角。

    “我说滚蛋,还是你要我真的把你打到动弹不了”云殇没心情听他说废话,一心只想让他赶紧离开。

    “我到底是你们父亲,我就算再混蛋,想看看自己儿子女儿不过分吧,你说是不是小凝”眼看在云殇这边自己不但讨不上好,再多说几句云殇恐怕就又要动手了,只好把求助的话对着云凝。

    “爸”虽然说不像云殇看到云文保那种厌恶的样子,却是一副仿佛遇到鬼般恐惧的模样,明显知道来的人是谁,云凝整个人都透漏着一种不舒服的样子。

    虽然说云凝那种回避让自己不太爽,但是这一声爸还是让云文保有了底气。

    “小凝,爸爸回来看看你们,你都长这么大了,那会我走的时候你才到我这呢”看着有希望,云文保开始和云凝套近乎,还拿手在胸口比了比,堆着笑。

    “小凝,我们走”不愿意再去看老男人那种虚情假意的样子,云殇觉得自己快被恶心吐,拉起云凝就要走。

    “小凝,小凝。哎”云文保看两人要走,还不死心想跟上去,结果又让云殇一把狠狠推到地上摔了一个狗吃屎。

    “哥”云凝出声劝阻还想动手的云殇,并不是因为自己心疼云文保,而是对这个人云凝连看都不愿意看一眼,明明以为这一生都不用再看到这个人。

    “我知道了”被云凝拉住,云殇也不好再动手,不愧是从小一起长大,只这一个字,就足够让云殇明白云凝的想法,回头安慰了云凝下,走进那一摊在地上人面前,冷漠中带着恨意“我不想再看见你,下次,我让你再也爬不起来,记住我说的话。”给了地上像只脏蛆虫扭动的人警告,云殇揽过云凝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妈的,臭小子,敢又打老子”好不容易打听到云殇住的地方,结果又被揍,云文保气得够呛。可是又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那就亏大了,更何况,自己的命可是在人家手里,不行,不能这么算了,眼纹一堆的小豆豆眼里开始阴险的盘算着什么。

    医院。“妈咪,哥哥要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呢?”因为迟峰渐渐好转,虽然还是昏迷,可是偶尔会半醒过来几秒,但是相比起之前已经有很大进步了,所以,凌月梅这几天也准许迟语下学以后来看看迟峰。

    “应该快了,不过,如果小语多和哥哥说说话,哥哥说不定很快就能醒过来,陪小语玩了”一边在旁边削苹果,一边笑盈盈的看着在病床旁的沙发上爬上爬下的小女孩。

    “咚咚咚”病房门想起来,凌月梅没有意料中的惊讶,起身去看门。

    “出去!”凌月梅原本和善的脸突然板起来,以为是云凝,可门口站着的却是宋颖。

    “阿姨,你听我说,我……”宋颖面色憔悴,虽然意料之中会受到这样的待遇,但心里担心迟峰,还是忍不住跑过来。

    “如果你想看迟峰,不必了,不是因为你,我儿子也不会躺在这里,而且可以告诉你,他还没醒,就算你看了也是白看,请你离开,趁我还没发火!”凌月梅不想多看宋颖,别过脸带着气说完话,根本没给宋颖辩解请求的机会,梆的一声把宋颖关在门外面。

    “妈咪,为什么不让颖颖姐姐进来啊。”迟语听见宋颖的声音哒哒哒的跑过门口抱住凌月梅的大腿,软糯糯的问。

    “小语乖,你去跟哥哥说话,现在宋颖姐姐不适合来看哥哥。”

    “哦”迟语还想问什么,但是看到凌月梅有些飘忽的视线和烦恼的样子,也不再说什么听话的走回病床前,拿着自己的插画故事书一本正经的给迟峰继续念道。

    “哥,你让开。”

    “你暂时别去了,你不是医生,去了对他也没多大帮助。”

    “医生不是说了,有熟悉的人经常和他说说话对他的苏醒和有帮助。”

    “对他有帮助,对你呢,你明知道那老家伙很可能在哪个地方伺机窥探着我们,你在家我放心点。”

    “又不是很远,我打车去,而且是大白天,韩芸又和我一起去,没关系的。”

    “小凝!”

    “哥!”

    本来之前云殇都是送云凝去医院再回家,可是刚才蓝琪打电话过来。

    “我最近都不去酒吧了。”

    “洪高他老婆没来”洪高就是之前云殇整的几乎残废的富商,蓝琪声音有点不正常的样子。

    “没来就给他送过去。”云殇不耐烦的回答。

    “不是这个问题,是,他,他没气了。”蓝琪停顿了一下才说出来,语气中透着害怕。

    “什么?有没有人看见?”云殇虽然经常会把人折磨的不像样,但出了人命就连他都没办法淡定下去了。

    “没有,你,你快点过来吧,我怕瞒不住。”蓝琪自己一点注意都没,只能不停催促云殇过去。

    蓝琪那边的事没办法耽搁,而又架不住云凝的乞求,云殇只好送云凝下楼,看着韩芸和云凝上了车这才离开。

    “我说了,不要再来,你……是你,快进来”凌月以为宋颖还不肯走,刚想发火却看见来的人是云凝,虽然这件事云凝一样有责任,但凌月梅对云凝说不上映像多好,但在迟峰生命危急的时刻是这个女孩子给了自己力量,也是她让迟峰再活过来,虽说迟峰的伤与她不无关系,可是凌月梅却没办法恨她。

    “迟峰好些了吗?他,有醒过来吗?”云凝被凌月梅带到迟峰床边,云凝还没坐下就着急的问。

    “你先坐,小峰今天醒了一下,但是还是不太清醒,但是医生说恢复的情况很乐观,小语,快下来,有客人,还不叫人”扶云凝坐下,凌月梅不忘叮嘱下有多动症的小女孩。

    “小凝姐姐”玩的不亦乐乎的小姑娘这才看见来人,之前已经见过云凝,自来熟的小孩子一点不认生,哒哒哒跑过去就往云凝身上爬,云凝看不到怕摔着她,手忙脚乱的。

    “小语,不许麻烦姐姐”看着猴子一样的迟语,凌月梅赶紧放下手里的水杯,本来打算给云凝倒杯水,结果看到这一幕,赶紧跑过来解救不知如何是好的女孩。

    “妈咪,我要小凝姐姐抱”熊孩子才不管这些,扒拉着要被抱离云凝的手。

    “阿姨,没事,小语乖,姐姐抱着”凌月梅无奈的看了一眼迟语,又听云凝这么说只好松手,顺便帮云凝把迟语抱正了。

    “谁啊?”凌月梅一抬头正好看到门口有个男人在张望,便走过去开开门。

    “哦,额,走错病房了,不好意思啊”这才看清门口是个四五十岁的男人,穿的有些褴褛。

    “没事”凌月梅不是那种势力的人,虽然来人穿的破,但是还是好脾气的回答。

    可是,凌月梅没有看到男人特意往病房里看的那一眼,尤其是在看到里面的某人时眼睛发亮的样子。

    男人没有去其他病房,而是直接往医院外面走去。穿过马路,走到对面的一个胡同里,这是个死胡同,走到里面,尽头有个男人弓着背背对着倚着墙站着。

    “卧槽,轻点,想拍死老子啊”男人过去拍了一把背对着的人,没想到站着的人回身就是一拳,满嘴还夹着脏话不满的抱怨着。

    “保哥,我错了,错了”中年男人被打的不敢还手,一个劲道歉。

    “得得,说,怎么样,看清楚没,是不是云凝,还有云殇在不在”云文保此时的表情完全不是那种面对云殇时的孙子样子。

    “没见到云殇,就看见云凝在里面坐着”中年人赶紧汇报自己看到的。

    “是她朋友?”云文保自言自语道。

    “那保哥,现在怎么办,横叔那边又催了,这钱”

    “吵什么吵,我这不是再想办法么”推了一把面前聒噪的人,云文保邹了邹眉头。

    爸,突然云文保眼前一亮。“过来”一把拉过来人,“我们这么做……把她……机灵点”

    中年人一边听一边阴笑着点着头。

    “拿药?可是,不是送过来吗,怎么今天”凌月梅突然被叫到门口。

    “额,是这样,今天比较忙,所以都是自己去,要马上去”来人过分紧张的样子让凌月梅有点奇怪。

    “马上?是不是我儿子的病情”本来一丝怀疑也被这两个子弄的凌月梅直接把疑问抛在脑后,心里只有迟峰病情是不是又恶化了这件事,毕竟自己无法再承受第三次。

    “啊?额,对,对,就是病人病情有问题,所以要您马上过去”明显是被凌月梅的话点拨到,面前的人仿佛是顺着她的话来往下说。

    “好我知道,我就去”凌月梅着急的跟云凝招呼了一声就跟着走了。

    “什么”云凝不敢相信听到的话。

    “因为那位女士承受不住就晕倒了,我们也找不到其他人”云凝本来就因为迟峰病情变化而坐立不安,谁知道。

    “我可以过去”云凝也不管自己是不是看不到,“小语,你乖乖的在这里,姐姐一下就回来了”尽量平静下自己的情绪嘱咐道迟语。

    “知道了”虽然对云凝离开不太高兴,但是小孩子也是能看出来什么时候该闹什么时候要听话,明显看到云凝的脸色十分不好,迟语突然不敢说什么了。

    “人呢,怎么上厕所这么久”被带到取药处,那个护士就说要上厕所,可是等了好久都没回来,凌月梅心里着急迟峰的事。

    “凌妈妈,怎么在这里啊”迟峰的主治医生路过正好看到凌月梅,便上前去打招呼。

    “医生,我儿子的病情”凌月梅看到医生好像看到救星一样。

    “哦,迟峰恢复的很好,各项指标也都回来了,但是因为脑部受伤严重,所以还在昏迷中是正常的,你不要太着急”医生温和的解释道。

    “真的吗,可是,不是您说他的病情不好,让护士叫我过来的吗?”得到好的消息很开心,凌月梅这才想起来刚才的事,

    “叫你?我没有叫你过来啊,是不是弄错了,有些新护士就是毛手毛脚的”

    “这样啊,那我回去了,谢谢医生”虽然有些奇怪,但是毕竟这种小事和再一次确定迟峰的好转比起来真是微不足道,凌月梅也不再多想,就回病房去了。

    “小语,就你在啊,小凝姐姐呢,是不是哥哥接走了”凌月梅回来一开门就看见迟语一个人趴在迟峰身上看书,却没看到云凝。

    “才不是那个大坏蛋呢,哼”因为上次云殇来的时候态度十分不好,迟语对云殇根本没有好感,从来都不叫云殇哥哥。

    “没有来接,那姐姐去哪了”凌月梅心想云凝看不到怎么乱跑呢。

    “就刚才来找妈妈的姐姐把云凝姐姐叫出去了”迟语还在为云凝走而不太爽的嘟着小嘴。

    “你好,还没到吗?”云凝被牵着感觉走了很久的路,“不好意思啊,这是不是在医院外面了”感觉到一丝冷意和车水马龙的声音还有风吹到面颊的感觉,云凝忍不住问。

    “那位女士在医院的主楼,这边是住院部”牵着云凝的女人听到云凝这么问好像是怕什么一样,四处环顾了一下,看周围人都没注意这边,才咽了咽唾沫回答云凝,可惜,这种奇怪的举动,云凝看不到。

    “你站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叫她”牵着云凝的人突然停下来跟云凝说。

    “好的”云凝不疑有他。

    “吓死我了你”突然一双黝黑的手臂从旁边伸出来抱住走过来的护士。

    “怕什么,啊”手的主人跳出来,不老实的手还在护士身上上下摸,可是被摸的人一点都没反抗。

    “讨厌,从哪借的衣服,真紧,人可是给你带过来了,拿来吧”扭了扭身子,转过去和男人面对面,摊开手。

    “骚娘们,就知道死要钱”男人一脸不甘愿的掏出一沓子钱,放到女人手上。

    “怎么还没回来,医院怎么这么安静”云凝等了一会,可是都没有人回来。

    “小宝贝,想不想爸爸”一个声音打破了这种诡异的宁静。

    “娘,爹爹说他想你。”小男孩跑到院子里面的一个从外面锁住的门外对着门缝说。

    “真的?”一个有点粗厚沙哑的但听得出是个中年女人的声音,还有掩盖不住的激动的声调。

    屋里面漆黑一片,从不结实的砖瓦里照进里面的细微光线能辨别的出这应该是堆柴火的地方,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穿着破旧的棉袄,有的地方棉絮都从破了的地方翻出来。

    “你跟你爹爹说没说娘被关在这里了?”女人因为多日未进水米,没说一句话嗓子都像被尖刀划过。

    “说了,爹爹说让你答应姥爷和姥姥的要求。”小男孩复述男人跟自己说的话。

    “你爹真的让你这么说?”女人刚温暖点的心一下子变的像掉进冰窟窿。

    “嗯,”小男孩听不出来女人的难过,天真的一边肯定的回答,一边还配合着狠狠点头,都没考虑女人看不看得见,“他说你先答应,这样就能出来见他了,他和你一起想办法呢。”

    原来是自己误解了,他心里还是有自己的,女人心里总算感觉到点甜蜜。

    “什么?不就他了?”看着自己带过来的女人,一脸被风沙吹得看不出来长什么样的男村民愣了。

    “对,要是他再问你,就说我走了,你不知道我去哪,这是给你的钱。”

    虽然本意是想带男人走才跑回这鸟不拉屎的山沟,但原先英俊健壮的男人变成现在这不人不鬼的样子,自己现在吃得好住得好,有人疼,年轻又不能当饭吃,那老头对自己现在还算死心塌地,就让男人在这里呆着吧,女人冷笑着把钱扔给还依然一头雾水的村民,没有任何留恋一甩长发走下山坡……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