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章节字数:5405  更新时间:16-12-31 22: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呃,这老东西死透了,跟他活着的时候一样臭的让人反胃!”云殇刚把门打开一点点一股恶臭就从门缝里溢出来。

    “我把人都支开了……呕”蓝琪可没云殇的毅力,刚说完就没忍住一口吐在地上。

    “去把外面的监控关了”云殇没管她,皱着眉把她推走。

    狠狠憋了一大口气,云殇快步走进屋,翻出一个大麻袋,把身上的衬衣脱下撕开绑到手上,把皮带上别着的瑞士刀摘下来,一刀割断还绑着洪高的绳子,把尸体放平,一边撑开袋子,把人放进去,又从后面的垃圾里挑了一根脏麻绳捆在开口处。

    “埋在酒吧这儿?你疯了吧!”蓝琪听到云殇的话着急的想叫出来,但被云殇瞪了一眼,只好压低声音说。

    “暂时的,就这么运走,难保没人知道,这几天你去周围医院看看,有没有运尸体走的,告诉我。”云殇虽然也紧张,但比起一惊一乍的女人显得镇定的多。

    “可是……”

    “不想坐牢就按我说的做,你自己去,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云殇拿铲子大力挖开地面,把麻袋放进去,小心的盖好。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办完事,云殇打给云凝,可是却关机了。

    ‘你们在哪?云凝为什么不接电话?’没办法只能给韩芸发信息。

    ‘我还在医院啊,可是小凝一直没出来’。

    “你这孩子怎么说不通话呢!”凌月梅一开门就被疯子一样的少年掐住肩头,想大力挣开,但担心云殇闹得厉害,影响到迟峰,只能把他推到病房外再和他理论。

    “我不想和你废话,云凝呢”云殇被推出来,心里虽然不爽,但是他更担心云凝到底在哪。自己一路跑到医院在医院门口看见一脸愣着还在傻等的韩芸,问了前台以后就冲上楼来。

    “我跟你说了好多次了,我出去了一下,回来的时候她不在了,我现在也不知道她去哪了”凌月梅也气得够呛,这少年自己跟他解释了那么多次,可是就是不相信。

    “不可能,她看不到怎么可能一个人走”云殇不是想和她纠缠,只是这根本说不通。

    “有个实习护士搞错了,把我和她分别找出去,现在我这边也问不到情况”凌月梅很生气少年完全不把自己当长辈尊重的态度,但是出于对云凝的好感,还是耐心的跟云殇解释。

    “那个护士呢”云殇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这样啊,那好吧,你们跟我过来一下,我带你们去。”凌月梅和云殇找到迟峰的主治医生,听了前后的事,也觉得有些奇怪,便带着两人去警务室去查监控。

    “对就是她,就是她带我去的。”看到医院走廊的监控画面,凌月梅向云殇指认出今天来的那个女人。

    “放大点,快”云殇一听赶紧叫值班保安把画面拉近。

    “这个人,没见过啊”主治医生看到了,在一旁嘀咕道。

    “是她!”云殇看到以后觉得眼熟,再仔细一看,这女人不就是……

    “哎,你”云殇在几个人一脸懵的状态中就这么丢下他们跑出了门。

    “小帅哥,第一次来吧”云殇本来想打车走,可是堵车真是让他糟心,只好给了司机钱下车往过跑。门口的侍应本来想拦,结果被云殇直接把胳膊拽脱臼,另一边的侍应吓得动都不敢动,任由云殇跟走城门一样进去。刚进门就被一个浓妆艳抹还遮不住鱼尾纹的陪酒女搭住手臂。

    就是有这种没眼色的人,不过也不能怪这女人,这边的小酒吧,是属于郊区边上的,跟蛇信子那种虽然小但是高档的地方没办法比,这边接待的就是一些没什么钱还想嫖的,什么建筑工地上的,或者一些四五十岁,长得丑,有点小钱就跑这边爽一爽的老男人。

    很少能遇到云殇这种年轻帅气的男孩,陪多了垃圾,好容易看到这种高级货色,哪能轻易放过。女人兴奋的越靠越近,染着大红色指甲油的手留恋的摩挲着少年健壮的手臂,年轻又充满男性荷尔蒙的肉体让女人像是刘姥姥走进大观园一样惊喜。

    “啊”还在幻想着今天晚上会有多性福的老女人,突然手被少年抓住,疼的忍不住叫起来。

    “刘莎在哪”云殇厌恶的拉起女人的手,他的力气很大,老女人差点疼的哭出来。

    “疼,轻点轻点,她今天没来”手疼的要命,女人只好全身都跟着被抓住的活动,想找个不那么疼的角度站。

    “那她在哪里”不满意听到的答案,云殇的手又用了几分力。

    “哎哎哎,她真的没过来上班,昨天被她那个老相好找出去就没回来,就那个大保”以为说了就能放开自己,没想到不但没解脱出来还更被抓的疼,只好把自己知道的全抖出来。

    “是他?”听到这个名字,云殇心里知道,这事八成跟云文保有关系。

    “哎,保哥,这是你闺女啊”一间堆满水果蔬菜的仓库内,靠在一旁堆着的香蕉上的云文保,说话的是一个年纪和云文保差不多大的中年男人,仓库里只有一个几十瓦的电灯泡亮着,上面不知道沾着什么粘稠的黑色物体,惹得一堆苍蝇围着乱飞,中年人侧过脸,灯光找到男人脸上,正是上次在胡同里那个和云文保说话的人,而中年男人此时正色眯眯的盯着面前地上昏睡靠在墙上的少女美丽的脸庞看。

    “废话,看不出来啊,难怪叫你瞎子”云文保对中年人那种一看见女人就这德行有点看不起,却忘了自己也不过是一丘之貉。

    跟了好几天,发现云凝每天都来这家医院,问过以后才知道是来看个男孩的,只不过前段时间云殇都会跟着云凝来,所以一直不敢动手,而今天云殇居然没跟来,这才想方设法把云凝骗出来。是来这家医院看

    “别生气么保哥,就是没想到你也能有长得这么标致的女儿,嘿嘿”瞎子赶紧讨好的笑着,但是心里还是不太相信。

    “你他妈给老子再说一次,你是说老子长得丑”云文保气愤的揪起男子的耳朵,往起扯。

    “保哥,保哥,我错了,我烂嘴,您别生气,别生气”耳朵被扯得生疼,男子赶紧一边象征性的扇自己的嘴一边道歉,毕竟好汉不吃眼前亏。

    “去你妈的,下次管好自己的那张破嘴”云文保总算是松开手,“妈的,老子好歹养过她,不是她老子,你是啊”

    “保哥说得对,说得对”

    “不过你还别说,几年不见”云文保被男子的话提点到了,这几天光想着怎么从云殇那里弄钱,还真没仔细看过云凝。

    这一看,云文保心里又不能平衡了,这几年云凝长大了,相比起以前那可爱的样子,17岁的云凝已经出落得更美,如果不是因为眼睛看不到,还有云殇的过分保护,不知道会。有多少男孩子追求。

    “那真是可惜,这么漂亮,身材看起来也不错,哎,养了半天最后不知道会便宜哪个臭小子”瞎子在一旁眼睛不停的在云凝脸上身上留恋着,一边酸不溜溜的感叹着。

    “谁知道是不是便宜那个臭小子”云文保一听这话不舒服了。

    “你是说你儿子和这姑娘不是亲兄妹?他们是你分别捡的?”

    “我什么时候说的啊?”

    “那你说的那个臭小子是谁啊?”

    “还不是……”云文保差点脱口而出,但是一向说话都漏嘴的他这次居然破天荒的刹住了,眼睛透漏出一种恐惧,狠狠抿抿破皮的嘴,“跟你没关系,滚蛋。”

    “哎,保哥,既然都不是你亲闺女,要不让弟弟我爽一爽”瞎子忍不住了,这么好的货只能看不能吃真是磨人,听云文保这意思女孩不是他亲生的,所以就大着胆子跟他提出自己的龌蹉想法。

    “给老子滚蛋”云文保这下气的干脆直接一抬脚踢到弓着身子的男子脸上。被踢了一脚的中年男人不说话了,以为云文保还有点是什么父女情深或者因为纯粹是觉得自己都没动过嘴的蛋糕,不想让别人先动而已。

    更何况,云文保虽然喜欢耍狠装X,但是那也就是跟像瞎子这种比自己还懦弱胆小的人横的起来。说到底心里还是忌惮云殇,要是自己对云凝做了什么让他知道,那就不是因为钱而挨打,说不定会杀了自己。虽然对云凝觊觎不是一两天,从云凝12岁以后,他就常趁云殇不注意偷看云凝洗澡,后来被发现,差点被才13岁的云殇打断腿,一想起来当时云殇那双发狠的眼睛,就吓的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但那个人比云殇更恐怖,云殇虽然狠,但是自己还是有把握他不敢真的杀自己,但那个人,云文保觉得自己要是敢乱动什么心思,他一定不会放过自己。

    “你在这里看着,我出去,打个电话。”跟瞎子招呼一声,云文保就脚不沾地的跑出去,本来腿脚都不方便的人,这会却跑得飞快,好像谁拿着刀追他一样。

    “抓到了?”

    “恩,特别顺利。”云文保对电话那边小心翼翼的说道,这是一个周围没有监控摄像头的死角,而这从他烂裤子里掏出的竟然是一支新款手机,根本不像他现在浑身潦倒一屁股债的人拿得出的。

    “那女人那边?”

    “放心,放心”

    “让他发现不对你知道你这条命会怎么样吧?”

    “不会,绝对不会,就是,那个,嘿嘿……”

    “我已经给你打过去了”

    “是,是吗?这不是还没成呢,这怎么好意思”云文保激动的浑浊的老眼里透出兴奋的泪花。

    “你觉得我会缺那点钱?”

    “不不不,哎,您还有什么需要我办的,您就,喂,喂,艹!”云文保还想讨好几句电话那边的人,可是却被挂断,气的低声咒骂,但心情却好了很多,哼着小曲往回走。

    “就这么把钱打过去啊?”穿着护士服的少女走到挂了电话正在床边停立的少年身后,抱住他,轻声问。

    “你做好你该做的事就行,别的知道对你没好处”拨开少女缠上来的芊臂,少年躺会床上。

    “我不就是怕你吃亏么,干嘛这么说。”少女随着少年扭回身略带娇气的不满道。

    “你觉得那个女人怎么样?”少年没再在这个话题上多说,凌厉的眼神像是想到什么抬头看向少女。

    “又想要钱,还又怕事的贱货。”少女对少年问其他异性心里不舒服,嘴里喃喃的含糊回答,还不忘贬低几句。

    “是吗,所以不让她说的话,你说威胁几句她多久能招出来。”少年阴冷的笑看着少女。

    “你故意的?”少女试探着皱起眼,诺诺的跟少年问。

    “谁知道呢”

    “谁啊”刘莎不知道云文保要做什么,但是帮他叫出来一个人就能随随便便拿到2000,高兴地请了一天假跟酒吧,去外面逛了一天街,正试着今天买的衣服,性质正高,就被一阵门铃声打断了。

    “来了来了,别按了”本来不想管,可是门外的人好像是按了发条,一个劲按着门铃,吵得刘莎只好过去开门。

    打开门,云殇因为跑的又快又急,虽然体力不错,但是这么耗难免会累,此时一只手撑着门框,低着头,一边休息。

    “你谁啊”因为云殇低着头,刘莎一开门就看到一个高大的人,楼道里是很暗的灯,看不清人长什么样。

    云殇抬起头的那一刹那,刘莎跟酒吧里那个女人一样,魂都被收走了,稚气未脱的脸,却清楚气息十足,因为云殇是十分爱流汗,又跑了半天,此时真是汗如雨下,汗水从头上流下来,配上那帅气的脸还有冷漠的样子,性感的要人命。

    “你,你是”被迷的连话都说不利索,刘莎本来想要开骂的话也都一个字也说不出。

    “刘莎?”冷漠的语气,云殇想先确认身份。

    “对,我是……啊”刚说完,还没看够少年就眼前已模糊,等自己回过神来,已经被少年掐住脖子拖进房间,抵在墙上。

    “云凝在哪”云殇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然他不知道会不会掐死这女人。

    “我……不……知……道,你,你再说谁啊,咳咳咳”刘莎被掐的连呼吸都难,说话只能断断续续,还难受的想干呕。

    “别他妈给我装蒜,你今天带走的女孩,被云文保带到哪里去了!说!”云殇看她不说,就拿大拇指按住她的喉咙,刘莎只能把舌头拼命伸出来缓解,眼睛被弄的外凸,但这种快被掐的窒息的感觉还是无法逃脱。

    “我,我,不知道他,他带到,带到哪里了,我,我把人,交,交给他,我就没有再,再和他……呕”云殇一把厌恶的松开手,躲开女人,刘莎再也忍不住,趴在地上吐起来。

    “他怎么联系的你”掩住口鼻,云殇被女人恶心的躲在一边。

    “呕,我,呼呼,他没有手机,是座机号给我打的,我只知道他有个朋友叫瞎子,住在洋河街上”像脱力一般,也不管地上自己的呕吐物有多脏,女人就这么趴在上面,喘气。

    仓库很潮湿,很阴冷,又是大冬天,云凝慢慢被冻醒,身上非常冷,好像有人的手在身上摸来摸去的,自己的衣服呢,腿上,自己是赤裸的!渐渐感觉那几只手滑到下身,赤裸的双腿间有什么滚烫的……

    “啊!你们干什么!”

    “你说真的?”抽着含烟的老头倚着门框站着和一旁双手揣在袖子里的老妇人对视一眼,冲着门里又确认一次。

    “俺说真的,俺答应爹娘。”门里传来嘶哑的女人声音。

    “姥姥,姥爷,你们就相信娘吧,她都答应恒恒了。”一旁的小男孩在地上一边耍土,可是小小的眼睛一直盯着两个老人的神色看,看母亲没能完全取得他们的信任,撒娇的跑过去抱住老妇人在她脏兮兮的花棉袄上埋头蹭来蹭去。

    “要不放小雨出来吧,都快一个月了,在这么带下去,娃娃都要出事儿了。”被小孙子磨了半天,老妇人有点沉不住气心软了。

    “恒恒,去一边玩去,没你事儿。”老头没那么容易被说动,虽然也疼孙子,但是那双精明的眼睛里是怀疑满满。

    “哇哇哇,不管,我要娘,哇哇哇”小男孩一把推开老妇人,从她怀里钻出来,就咚的跳到地上四肢乱打乱踢,大声哭泣起来。

    “恒恒,恒恒”屋里的女人似乎是听见小男孩哭闹,着急的叫着小男孩的名字,也嘤嘤的抽泣起来。

    “恒恒,不哭,哎”老妇人不舍得小孙子在潮湿的地上打滚,想哄劝,可是被小男孩乱踹的脚踢到受伤,本能一缩,“好好,恒恒,乖,姥姥放你娘出来,好不好。”

    “你这……”老头想出声制止。

    “算了,算了,家里这么多人,她能跑哪去。”老妇人麻烦的怼了一记丈夫,就走过去把听见自己会放母亲出来后不哭闹的小男孩从地上抱起来,轻轻拍打他身上的土。

    “你说的是真的?”男人没想到女人竟然打算抛下自己不管。

    “这可是她给的钱,你总信了吧,青哥,你说这怎么办啊。”袁青的床前站着带着昨天带着女人来的那个男村民,虽然一脸仿佛为袁青不平,但身体却里的那个又脏又一股异味的床远远的。

    “谢谢你帮我,土二。”袁青早就看出来他嫌弃的样,但这个人还有用,毕竟不能把希望都放在那个自己根本没当回事的儿子身上。

    “没事,对我来说你比我亲个还亲呢。”土二一脸陈恳。

    “是吗?”

    “当然,青哥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

    “既然这样,对了,土二,你好像还没成亲吧。”

    “额,呵呵,哪有那个钱买啊。”土二有点尴尬的哼笑。

    “那,你觉得那天你带来的女人怎么样”袁青看着面前的男人突然冒出一个有趣的想法,想丢下我,就这么走,也不想想是谁让你土鸡便凤凰,贱人,等着瞧……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