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章节字数:5357  更新时间:17-01-01 20: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16岁,大概还只能称作是女孩的年龄,对于身体,是羞涩,是希望有一天能把这份宝贵的童真给一个想托付一生的男人。云凝也这么想过,可是也只能想过了。

    时间是记忆的橡皮擦,云凝已经很久没有回忆过去,被那个好心的让云殇和自己叫妈妈的女人以及云文保带回现在这个家,女人没跟他们说过自己叫什么,是个很朴实的农村妇女,周围邻居都叫她阿月,云凝只知道这点。后来某一天阿月出门去买菜后就再也没回来,楼下八卦的老头老太太都说阿月跟了一个外地包工头私奔了,只有云凝和云殇知道,阿月是因为有了孩子,云文保是个不顾家,吃喝嫖赌一身恶习的男人,喝醉或者赌输,没钱了就打阿月出气,可怜的阿月胆小怕事,不敢说出去,但发现自己有了身孕以后,肚里一点点长大的小生命给了这个母亲力量。阿月的离开是有预兆的,云凝在她离开的三个月前就发现阿月再偷偷藏钱,那个时候自己就知道,这个家里唯一能保护自己和哥哥的女人要离开了。果不其然,到底是亲子胜过没有血缘的养子,阿月真的就这么把云凝和云殇留给根本不管两个孩子死活的云文保没有留恋的离开了那个不能算家的房子。

    阿月刚走的时候,云凝9岁,云殇10岁,云文保虽然是个市井痞子,但却要面子的很,外面都说自己没本事,老婆跟人跑了,云文保在外表面上不当回事,但心里又酸又气,这下的出气筒就只能轮到两个未成年的孩子。不过那会,云文保也顶多就是打骂几下,他也知道小孩比不上大人,要是打出个好歹,他这种胆小怕事的人怎么敢真的下狠手。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云凝出落得越来越美,而云文保看着这个女儿的眼光也变的越来越不对。

    云凝不是一开始就看不到的,如果不是因为云文保,也许现在也不会失明。

    越挣扎,男人味道越来越浓,云凝知道抱着自己的人里有云文保,现实记忆双重交织的痛苦,那酸臭的体味,好像当年第一次被云文保扑倒的时候闻到的味道。也是从那天开始自己再也看不到了。

    痛苦的记忆往往会被刻意去遗忘,但越是想忘记的却越在记忆的轨道内不停滚动到最前。云凝依旧牢牢记得那是闷热的夏天,那年自己刚升初中。那天热得要命,是一年中最热的八月份,跟往常一样,下学,回家。云文保是不可能给他们出钱上学,所以云殇很早就开始到处打零工,因为没成年,好多地方都不敢用,只能做点见不得光的事儿。这边虽然是比较破的小区,周围的学校也不怎么样,但就这种学校云凝都没办上,因为没有户口,云殇只好答应给人干点事,终于把云凝安排进了一所学校,只不过离这边太远,本来想带着云凝离开这里,离开云文保,但这样的城市里想找个安身之所,实在太难,加上不想被送到什么福利院之类的地方,所以需要身边有大人,只能继续呆在云文保身边。路远,云殇不放心云凝,所以不论风吹雨大,云殇都会接送云凝上下学。

    “哥,不用了,我也没多热。”都要进家门口了,云殇突然看见推着小车卖雪糕的小贩,不过现在应该已经没有了这种售卖的了。看着云凝额头的汗珠,云殇就让云凝先回去,云凝知道云殇要让自己上学又要负担两个人的生活非常辛苦,所以不愿意多浪费。

    “又没多贵,你回去先洗澡休息,听话。”看着云凝懂事的样子,云殇说不出的心疼,怜爱的抚摸云凝的脸,没有再说什么,就快步走下楼梯,还回头跟云凝摆了摆手,调皮的做了个鬼脸。

    进门,云凝把书包放好,从衣柜里拿好换洗澡的东西要进浴室的时候,却犹豫了。

    “他不会这个点回来吧?”云凝自言自语道,平时自己洗澡都是云殇在才敢洗,自从一年前云凝就发现云文保在玻璃窗上偷看,但是云殇并不知道,云凝没敢说,他知道云殇的脾气,不愿意让云殇为了自己和云文保起冲突,担心云殇受伤,一直默默忍着。

    身上不停出汗,黏黏的实在好难受,看了看时间,这个点他也不会回来,再说云殇就在楼下,应该很快就回来了。这么想,云凝就说服自己,放心的进去洗了。

    “妈了个X”云文保今天手气特别差,平时赌两三个小时才输光,今天不知道是不是遇上衰神,没一会就输的精光,只好走人。身上没钱,也没地方去,本来是想回来,因为这个时间云殇说不定还没回来,正准备去翻翻家里,看看云殇把钱藏哪了。

    一进门,云文保刚走到云殇和云凝的房间门口时,浴室里面哗哗的水声让云文保吓了一跳。把头探到云凝和云殇的卧室,看见床上是云凝的书包和换下的衣服,猜到云凝在里面洗澡。云文保心里又开始不能平静了,环顾了一下家里,确定云殇不在,慢慢挪步到浴室门口,因为喝了不少酒,走路都有点晃,还打酒嗝,为了不打草惊蛇,云文保拿手捂上自己的嘴。

    “不行,要是被那臭小子看见,艹”揉了揉上次被云殇打到的到现在淤青还没下去的眼眶,云文保还是有点后怕,没想到一个还没长到和自己一般高毛都没长齐的孩子能把自己撂倒。原来云凝没说,云殇也同样没有说,他比云凝发现云文保不轨的举动要更早,只不过不愿意让她看到自己发狠的一面,趁着云凝不在的一天,狠狠教训了云文保。

    但是心里还是不能降下去火,加上云凝越来越漂亮,女人的形态也越来越明显,经常让他看着晚上浑身冒着一股邪火。

    终于,酒胆加上色胆战胜了恐惧,云文保回身走到大门口,把门反锁上。一边搓着手,一边淫笑着往浴室走去,手从裤兜里掏出一根细细的铁丝。

    淋雨的水声让云凝丝毫没有听到浴室门被打开,门锁上还插着那根细细的铁丝。

    “啊,爸,你……”突然被拉开的浴帘,让云凝猝不及防,但是还是第一时间用手想遮挡住重点部位。

    “是小凝啊,我在外面听到水声,还以为是贼呢”云文保一边毫无顾忌的盯着云凝的身体看,还一边睁着眼睛说瞎话。

    云凝可以感受到云文保那充满欲望的眼神,就这么肆无忌惮的在自己身体上留连。

    “那你现在可以出去了”云凝明知道他在胡说八道,可是还是想稳住他,努力把身体抱住,弯着腰,至少不让重点部位被他看到,可是两只手又怎么能挡得住。

    云文保在看到的时候,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少女的气息,虽然只有12岁,可是云凝已经发育的很好,已经鼓起不小的山丘,因为此时云凝为了保护自己而抱着紧紧的样子,反而把胸部挤得更丰满,光滑的皮肤,细腻,又白皙,几乎是吹弹可破,两条又细又长的美腿,这一切都让面前的云文保身下着火,云凝分明看到他那恶心的地方已经有不正常的反应。

    看见云文保对自己的话没有回应,只是一个劲盯着自己看,云凝害怕极了,知道这么下去,自己一定会被他侮辱,人在感觉到危急的时候常会比平时更聪明,或者说脑子转的更快。

    云凝想着该怎么办,眼睛瞟到旁边的空档处,心里抱着搏一把的想法,趁着云文保对着自己流口水的时候,一大步像云文保旁边的位置冲过去,想冲出浴室会房间。

    但是她低估了云文保的反应速度。那双手臂就这么拦在自己赤裸的腰间,这么近的距离,那股味道,烟味夹杂着酒味,还有不知道多久没洗澡的汗臭味……

    “不要,不要,啊,哥,哥”思绪被拉回来,虽然看不到,但是感觉到身上的衣服已经没有了,下体,女性那羞怯神秘的三角地带,那滚烫的硬铁就这么触碰到那里。云凝拼命扭动身体,想逃离这种接触,但是自己被捆着,不管自己这么挣扎,那让云凝快要吐的东西还是徘徊于自己的大腿根。而且因为这样的摩擦,那东西更热更硬,好几次都擦过中心处,引起自己不受控制的颤抖,云凝简直要疯了。

    曾经的恐惧,现实又再一次的承受。“宝贝儿,你磨的老子真他妈爽啊”云文保虽然还没进去,但是连被大腿挤着自己都爽的要身寸,这要是进去,那非得爽死,激动的一边流着浑黄的口水,一边下流的直骂。

    一旁的瞎子虽然早就想上了这小美人,可是碍于云文保,只能等他先完事以后。尽管帮着云文保压着云凝,但是他怎么可能就这么听话的等着云文保。看云文保没生气,他便一边压着女孩,一边手不停的在云凝胸上揉捏。

    两个人四只手就这么在身上抓揉,像狗皮膏药一样甩不掉,云文保还不想就这么提枪上马。带着曾经对云凝和云殇的怨念,以及金钱的诱惑,云文保打算好好享用。

    云凝感觉到一坨柔软湿润的东西抵在自己左胸的花蕾上,不用想都知道是什么,还没等她叫出来,另一边胸一痛,被男人有力的手紧紧抓住,抓捏的痛和男人手心厚厚茧的摩擦让她既羞怯又难受。。

    云文保流着口水用那满是舌苔的大舌头舔着云凝的上身,从脸颊,到脖颈,肩头,还有让男人爱不释手的浑圆,他觉得不够,舌头慢慢滑下,腹部,肚脐。

    “爸,求你了,不要,不要,我是你女儿啊,爸”云凝嗓子都要哭哑了,她希望能唤醒云文保的一丝人性良知,只可惜,不管怎么扭动,那压着她的两个男人都不为所动,完全听不到她的求饶,两个人满脑子都是怎么样料理眼前赤裸美丽的女孩。

    “你谁啊”开门的是一个中年男人,被吵醒起床气很大。

    “我找瞎子”云殇从刘莎那里得到消息就一路照着她给的地址赶过来。

    “他?你找他,你是他什么人”没直接告诉云殇,中年人很横的对这吵醒自己还不道歉劈头盖脸就问东问西的少年说道。

    “叫他出来!我他妈说叫他出来!”还没等到道歉就被已经找人找疯了的云殇扯住手臂扭过正面抵到墙上,脸撞到墙的中年大叔疼的整张脸都扭成了一朵菊花。

    “哎,疼,你轻点,我说,我说”一看中年人就是那种吃软怕硬的主。

    “他,啊,他已经不在这里住了”中年人略显委屈的表示。

    “什么!他不在这里住”云殇一边放开他一边问。

    “真的,我是他房东,他两个月没交房租,我就把他赶走了”中年被放开,有点埋怨的看了云殇一眼,还责怪似的当着云殇猛揉被他扭伤的手臂。

    “那他现在在哪”云殇不能忍受这唯一的线索断了。

    “他都走了我怎么知道他在哪”中年人一副没办法的样子。

    云殇看问不出什么,转身想去再找刘莎,可是刚走了几步想起来……

    “他就住那边”

    “如果我找不到他,我再回来找你就不是让你趴地下吐那么简单”

    “真的,那一片都认识他”

    看着云殇转过身,中年人才敢变脸,对着云殇的背影连呸了好几下。

    “哎,你怎么,你怎么回来了”刚骂道一半,已经走出好远的少年突然又转身走过来。以为是少年察觉到自己在背后骂他,中年人赶紧一副认错的表情。

    “他在哪”懒得看男人的假笑,云殇的语气已经从紧张变为冰冷。

    “我,我刚才说了,我真的”中年人听云殇不是为了刚才骂他的事生气,而是原先的问题,心里松了一口气,丝毫没发现云殇因为他说谎而变了色的脸。

    “啊,啊”中年人前一秒还赔笑的脸,后一秒因为云殇扭断自己胳膊而变的除了大张着嘴发单音节再也没有其他表情能挤出来。

    “我再问一次,你不说我就断你另一只手,再不说我就接着断你的腿,反正我还有一个月才成年,就是打死你,我也不用偿命,不信,你可以试试看”云殇冷笑的蹲下来,把中年人那因为秃顶没剩的几根头发揪起来,让中年看着自己。

    “瞎子,在,在,可能在水果街那边的仓库,15号,他在那家工作,自从不在我这里住,他没地住,他多半是住在那”中年人疼的说话都好几次咬到舌头,但是比起咬舌头的疼,断掉的手臂真是疼的人死去活来。

    甩开中年人,云殇皱了皱眉头,不再看还在地上哆哆嗦嗦担心云殇再来一下的中年人,快步朝水果街走去。

    “谁啊”仓库门打开一条缝,一个看起来眼睛小小的,只有一道缝那么大,难怪叫瞎子。

    “我找云文保”

    “你是?”一头几乎全白头发的看起啦大约有六七十的老人拄着一只看起来廉价实则极具收藏价值不菲的拐杖,拿一方手帕捂着口鼻询问让人把自己叫过来的,此刻正躺在床上的男人。

    “给你看个东西。”袁青从衣服里面掏出一个被塑料袋包着的一摞纸,递给男人。

    本来以为这人至少有四五十岁,可是他的声音虽然有点哑,但听起来却很年轻。不想接那个从青年贴身处拿出来的东西。

    “嫌脏,你大概不知道这是你的情妇拷贝的你公司研发的新产品的配方吧?龙争衡先生?”袁青看他不肯伸手,哼笑的说。

    “你,你乱说什么!”龙争衡没想到这个人居然叫得出自己的名字,竟然知道自己有情妇事。

    “乱说?那就当我乱说好了,这个也只不过是其中一份复印件,我这山野村夫拿着这东西也只能当废纸,但是要让你的竞争对手知道,就好玩了”袁青看着刚才还淡定,一脸看不起自己的老人现在被自己的一句话惊得手帕掉在地上,笑的让面前的人害怕。

    “你和白梦什么关系!”虽然一时乱了分寸,但到底是经历过市面的人,怎么可能真的被这个动都动不了的跟乞丐差不多的人吓到,龙争衡依旧很镇定。

    “我需要你帮我找医生过来,帮我治腿”袁青没被他的气势吓到,没有回答他,而是理所应当的提出自己的要求。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开什么玩笑,你以为我会这么被你威胁,就算是真的,就凭你现在一滩烂泥残废的样子,哼”

    “凭我现在的样子也能把你和白梦在床上干的样子给你老婆发过去,你不想六七十岁的时候被你老婆净身出户吧,你要是不信,那你现在就可以走。”袁青没有因为他的人身攻击生气,看着不屑自己就要走出去的人,“就不知道宋清念那样的女人,能不能容忍了,请便”

    “都给你钱了,谁让你过来的。”白梦把两个孩子哄进家里,虽然不满住处,但看了一圈这算是村子里最好的屋了,还是村长家,为了不得罪金主,那个笑的像只蛤蟆一样的村长直接把自己家腾了出来。安顿好孩子,白梦把土二领到里村长家很远的山林里面,确定周围不会隔墙有耳,白梦狠狠给了土二一耳光,高傲样子让面前的人气得够呛。

    “就那点钱怎么够”本来袁青的话还让土二有点不敢这么做,虽然没什么法律意识,但是总觉有点不好,可白梦这一打坏了事。

    “你干嘛,你干什么,我告诉你睁大你的那两眼珠子看看,我什么身份,你,你”突然被逼近,白梦心里不由得开始害怕,但还不死心的虚张声势。

    “骂的,臭娘们,老子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男人,骂的,叫你横,老子他妈叫你跟老子拿乔,艹,老子今天非得给你这婊子好看!”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