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章节字数:4657  更新时间:17-01-02 22: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谁啊你,今天不出摊!”瞎子看到来人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也没当回事,就打算打发他走。

    “开门,叫云文保出来。”没想到的是少年不但没走,反而突然一手挡住要关上的门,阴沉的对自己说。

    “你找保哥?你,你是……”瞎子虽然跟了云殇和云凝几次,不过又不是什么专业的,就是为了糊弄事,根本没仔细观察过云殇的样子,因此一时间没有认出来。

    对云殇来说,当里面的人听到自己要找云文保后,迷茫的眼睛慢慢浮现出是像看了鬼的神情,那一条缝的小眼睛一下子变得出奇大的大,还没等云殇在说什么,就着急的动手就要关门的反常样子就足够让云殇确定,这个人绝对知道自己的来意。

    这下瞎子更大力想关上闸门,只不过,尽管他已经反应过来很快的关门,着急挂上铁链锁,但是哪能比得过正是年轻气盛又憋了一肚子火的少年的力道。仓库门硬生生被云殇拉开,拇指粗的链条直接崩断,打在瞎子左脸,抽出一道深红色的血痕,疼的他顾不上挡住少年进门,本能的脱手去揉上脸想减轻痛苦。而因为云殇力气太大,瞎子根本不是对手,不但被拽脱力,还直接随着被云殇拉开的铁门跌倒在一旁,这会正摔在地上,拿手扶着脸呲牙咧嘴。

    “云文保在哪,我妹妹在哪”云殇没给他多少喘气的时间,进门先一脚踩在他还贴着一只手的脸上,甚至能听到指骨被踩出的声音可想而知云殇的怒气。仓库很暗,但是仍然看得见瞎子的手伴着脸一起被那双40码的运动鞋踩得快要变形,本来就松垮垮的肉这会全都被挤在一起,挤住的肉变的深红快要爆烂一样。

    “我不,不认识,真的,我……啊”虽然听云文保以前酒醉的时候骂过云殇,嫌他打自己,曾经说起过云殇小小年纪就能把几十岁的成年男人打倒,觉得挺吹牛逼的,但是这会真真受过以后才知道什么叫痛苦。本来这么一下是想说实话的,但是有些人就是死到临头还要想东想西,瞎子心想,要是能糊弄过去就好了,比起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命还说不定能保住。但是没想到……

    以肉眼所见的,男人的脸颊整个被踩的塌下去一个大坑,云殇已经听够了这些敷衍的谎话,没有给他再说话的机会,一脚把男人的颧骨踩断,径直走进仓库自己找。

    虽然整个仓库很大,水果蔬菜也堆的不少,但是看起来还是很直观的能看到仓库里除了货物就没有人了。

    “靠”云殇急得要发疯,如果这里再找不到,那云凝……气急败坏的搬起身旁的一大袋苹果往角落的那对货物乱砸过去。

    “哗啦”因为云殇狠砸,那边的水果本来整齐的堆在那里,结果这一下全都掉下来,云殇发泄完扭头就想再去拉来瞎子问,毕竟自己生气发狠没有云凝的安危重要。

    可是刚扭过头去,云殇停住了,抬起眼,角落还是那个角落,水果袋都被砸的东一袋西一袋,但那里有个很不起眼的黑色的好像是门的一角。

    云殇慢慢走过去把还在上面堆着没掉下来的袋子拽到地上。这才看清楚,原来这里藏着一扇门,声音,好像男人的喘息。门上有把锁,锁是新的,应该是最近才开始上锁的。

    “咚~咚”云殇竟然直接拿拳头砸断了门上挂锁的锁扣,然后狠狠一脚踹开门,那一刻云殇宁愿和云凝换一换双眼……

    云殇本来买完雪糕就要回去,却在半路遇上洪高的车。

    按理说,就算这个人让自己去做的事是拿命去赌,不过确实是他给了自己能糊口和照顾云凝的工作,给了13岁什么都不会什么都没有的少年一个活下去,并且比一般那种没爹疼没妈爱的孩子还更优于他们的生活水平。所以虽然这个人给予的并没有多么值得自己感恩,但道义上云殇不打算背叛他。之所以云殇对洪高做得那么绝,用那样残忍的方式对待这个男人,原因是因为云凝的失明,洪高有间接的关系。如果不是他耽误了自己回家的时间,自己如果能早点回家,悲剧也许不会上演。

    下了洪高的车,云殇看着手里拿个要自己去打的拳手,云殇知道这一次又是一个鬼门关,叹口气,努力挤出自然的笑容,那会他还留着比较方便的寸头,为了省事省钱,每次都直接去理发店花个三块钱剃的短短的,那张清秀的脸,还有很明显的婴儿肥,想到云凝看到雪糕开心的样子,吃起来甜甜的幸福的样子,云殇把烦恼暂时都抛诸脑后,期待的笑把脸上的肉挤到两边,看起来肉嘟嘟的。

    “哥!”刚准备敲门,云殇听到一声虽然不是很清楚的喊声,从屋里传出来的,是云凝在叫自己。

    大概云殇这辈子唯一感谢过云文保的有两件事一件是因为他能身边有了云凝,另一件就是撬门。

    云殇不知道屋里正发生什么,但是他心里却莫名的着急,好像慢一分一秒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就会遭到破坏。

    被自己握在手里的低脂雪糕本该发挥自己作为食物的职责,可惜此时却被它的主人随手一扔,喂了地面的灰尘,大概过不了多久就会喂了苍蝇,蚂蚁。

    着急的跑下楼着了一根铁丝便马不停蹄的又跑上楼,云殇没在意自己那如水龙头般从额头不断滴落的豆大汗珠,把铁丝折叠,扭成一股,折成一个弧度,插进锁眼,左右,中,扣……咔哒,防盗门终于开了,云殇从来都没做过这种事,不是不会,不敢,只是不屑。

    拉开门跑进家,云殇的家不大,进门之后就是客厅,客厅对着的就是浴室。

    而此时,浴室门开着,里面的水不断往客厅流,淋雨没关,掉在地上,浴室很小,两米见方,云凝以前常说好想体会一次坐在浴缸里泡澡的感觉,但是因为经济原因所以一直没办法实现。

    如果只是平常回家看到,本该去把水关闭,然后拿墩布擦擦地,可是云殇的视线都被地上纠缠的两个人吸引。

    男人是自己那完全侮辱父亲这个称呼的混蛋老爸,而他下面压着的那个赤裸的女体是自己最宝贝的妹妹。

    躺在浴室湿淋淋的地板上的女孩,尽管自己已经很努力避开云文保的触碰,但是那双脏兮兮的大手还是就那么罩住她从未有男性触碰的肌肤上,自己不知道该如何,脑海里只有那个唯一觉得可以救自己的骑士,哥,哥,救救我。

    看见和真的触碰到的感觉简直可以用天差地别形容,虽然看到云凝不着寸缕的身体时正常的生体反应让腰下已经支起了帐篷,但是当真的摸到的时候,云文保觉得那块儿简直要膨胀的爆炸。

    少女沐浴后特有的体香充斥在云文保满是鼻屎鼻毛堆积的鼻腔内,正当他就要将那张臭烘烘的嘴贴到云凝身上的时候,突然一股后面来的力量在自己还没缓过来的时候将自己就这么从揪住到扔起跌倒地上一气呵成。

    那是云殇第一次完全失去理智,对着比自己年长了二十多岁的成年男人,只不过庆幸的是人不是云殇而是云文保。好在那时的云殇虽然已经开始给洪高当打手,但教训的都是年纪差不多的,打比自己大的成人,云殇还没有真的切切实实打过。不然当年云文保不会就只是被打到骨折那么简单。

    因为门开着,而且隔音也不是多好的旧式楼房,所以有邻居听到便围观过来,看到满身鲜血的云文保和像是发了疯一样的男孩,虽然对云文保这种人邻居们都懒得沾,可是对两个有这种父亲的孩子,任谁都有恻隐之心。

    几个好心人商量后,不愿意让云殇因为这种人断送大好人生,邻居们大着胆子进来拉住了还在不停用脚狠跺着云文保的云殇,在看到浴室还躺着不能动瑟瑟发抖的云凝,大家什么都明白了,却都还是心照不宣的沉默下去。几个姐姐阿姨过去把云凝抱起来拿衣服盖住放到床上。

    尽管当时云文保报警说被云殇打伤,但是邻居们都一致表示是他自己出去惹事弄的,因为忌惮云殇,还有邻居们,云文保才离开家里。

    唯一遗憾的是,当时云凝被摔到地上的时候撞到了后脑,但是却没有及时治疗,导致失明。

    云殇原来以为曾经那不堪入目的画面只会停留在13岁,比起云凝来说,那样的心痛,云殇体会的更深刻。以为那种事不会再发生,因为自己不再是个小孩了,他完全有能力保护她了,他会像骑士一样,在危险之前为她保驾护航,没错,她的骑士还是来了,还是像那天一样仿佛是天神派来的救星,只是这一回……

    门内的场景是云殇可能一生都无法忘怀的,那个自己厌恶的不屑的老男人没穿衣服的跪在那里,一看就是那种缺乏运动,还各种不良嗜好加身的人,才四五十岁背上腰上的肉已经像七八十岁的老人软趴趴的耷拉着,此时正跪在地上,两只手各把这两条看得出皮肤细腻,白嫩的小腿,正前后做运动。

    云殇可以从他的活动的地方看到那黑红的,翻着黑黄的皮肉,难看的短小的东西,带出了粘稠的红白相间的污浊……

    “啊,哈,啊,爽死老子了……”

    云文保还沉浸在被那温暖,紧致的地带包围的舒爽中,还不停骂着下流的脏话,丝毫没有注意到头顶上的阴影。

    而这时的云凝已经完全不吵,不闹,因为整个人几乎已经放弃了抵抗,如果不是身体的正常反应,云殇甚至感觉不到她活着的气息。强烈过度的生理运动已经让她承受不住几乎晕厥过去,只有被进入时的痛楚让她会有一些不自主的呻吟,身体已经连一块可以看的皮肤都没有了,全是被掐,咬的印子,还有满身的吻痕,还有被云文保恶意喷在她胸口上面的恶心的,作为男人,云殇怎么能不知道那是什么,还有周围地上,脱掉的散乱扔着的云凝的,云文保的衣服上,全是黄白色的粘稠物,可见这里不止一个人侵犯过云凝。

    云殇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人应有的光芒,赤红的双眼,好像下一刻就要把人大卸八块的感觉。

    一种剧烈的疼痛从头部蔓延到全身,云文保感觉自己的头皮已经被撕裂了。

    “啊”那种好像活生生被扒掉皮的感受是什么样,云文保忍着疼就那么跪着专过身,透过头顶留下的鲜血勉强看到面前站着的云殇,还有他手里拿着的那一半带着头发血淋淋的头皮。

    木然的越过在地上抱着脑袋撕心裂肺哭喊着的老男人,走到躺在那里的云凝身边,云殇觉得浑身都在发冷,颤抖着,喉咙里好像抽筋的痛,尽量让自己找回一丝理智,脱下外套,轻轻的盖在云凝身上,俯身抱住这副柔弱的身体,云殇的脑子里一片空白,自己不是一向都很理智吗,都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可是现在呢。

    夜色笼罩的街道上,各商户都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这边的水果街是前不久从旧街道搬过来的,新建后的仓库无论是外观还是屋子的安全性都提高了很多,尤其是隔音,所以这边的夜间的扰民问题得以妥善解决。

    乌云遮蔽了明月,也许是因为不愿让它看到在这安静的夜晚发生的一些与这份安逸不和谐的事。

    因为刚进驻不久,这边的监控设备还在预备安装当中,没有人看到凌晨时分15号仓库外走出的在夜色下模糊的两个身影,一个高个子大概是个男人,扶着一个人抱在怀里的姿势离开。而这会而,大家都在沉沉的睡着,没有人会想到第二天清晨的一切,还有很长时间这条街都消散不掉的血腥味……

    “你受苦了,都是俺不好。”终于被放出来,第一时间就跑来看男人,看着在床上动惮不得,饿的面黄肌瘦的男人,中年妇女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自责的边哭边道歉。

    “不是你的错,是我不好,不该为了给你买个丝巾离开爹的视线,让他们误会都是我的错。”男人也一副难过的要命的样子。

    他的话让女人更觉得男人这样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青哥,俺,俺……”

    “小雨别哭,谁让哥没本事,没办法保护你和恒恒,”袁青低着头边用手砸床表现自己的难过,边用余光观察柯雨的表情,“希望那个人能好好对你和恒恒,谁让你爹娘就是看不惯我,真希望只有咱们三个,一家子该多好,唉,你走吧,只要你和恒恒好好的,我怎么样都无所谓!”

    说者有心,听者更有心。袁青以为自己还得做几次柯雨的工作,却不想这女人比自己想的更蠢。

    “你别,别动,老子还没完事呢”土二第一次碰女人,激动的做起来毫无章法,疼的白梦直打滚翻腾,还没爽到的土二怎么能这么算了,气的给了白梦一拳。

    “疼,好疼,你,够了吧,我受不了了”白梦觉得因为男人的用力过度,道口好像被强力撕裂。

    但她的提醒和哀求没能让正在兴头上的男人大发慈悲,而是激发了土二的兴致,更大力活动腰部,把白梦的毛衣搓上去,视线被那两个就像过年才能吃到的大白馒头一样的胸部吸引,可却没发现自己身下的女人和自己链接的地方正不停的留着鲜红的液体,女人越来越苍白的面颊,以及逐渐缓慢低频率的挣扎……

    “真舒服,怎么不动了,喂,别装死啊,我跟你说,睡着了?喂,醒醒,醒醒,喂,这是什么,啊,啊,血,艹,血……”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