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章节字数:5042  更新时间:17-01-03 20: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妈?”午后宁静的病房里一声微弱的呼唤。

    此时凌月梅正坐在病房里的沙发上午休,因为时刻要检查迟峰的状况所以从来都睡的不是很熟,正迷迷糊糊的半梦半醒间听到有人叫自己,明明今天小语没过来啊,谁在叫自己。

    “小峰,小峰,你醒了!”睁开眼,寻找声音的来源,却看到床上睁着眼睛,虚弱的看着的自己的迟峰,凌月梅来不及调整自己还没睡醒的状态,马上起身两步跑到迟峰病床边,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您,您慢点”有点担心的叮嘱激动的母亲,可是一开口,声音是无力沙哑的,显然是因为昏迷太久导致身体机能还没有调整过来。

    “妈不是在做梦吧”虽然努力想表现的不那么激动,但是哽咽的语气还是出卖了她。

    “妈,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啊”迟峰迷迷糊糊的,听到凌月梅那种好像自己死里逃生一样的语气感到不解。

    “醒来就好,醒来就好”因为太激动,凌月梅没有留意迟峰那疑惑的话语,只是一个劲抱着迟峰,看着他,眼框仿佛要承载不住泪水。

    “几点了”迟峰想要起身,可是浑身好像一点力气都没。

    “哎,慢点,别乱动,你刚醒,还需要修养”看见迟峰就要起身,凌月梅赶紧阻止。

    “妈,你到底……咳咳咳……”迟峰觉得嗓子发音很困难,因为干,所以不自觉地咳起来。

    “小峰,你看你”说着,赶紧扭过身,给迟峰倒了杯水,喂给他,一边看着他喝,一边拿手给他顺着背。

    “妈,”迟峰觉得自己好像好久没这么痛快的喝过水,而且嗓子在吞咽的时候还有点疼“我头好晕,一晚上睡起来感觉睡了好几个月”

    “慢点喝,”凌月梅看迟峰喝的那么急,赶紧出声提醒,正准备等他喝完水去叫医生过来,刚把手伸到呼叫器的按钮上,突然,凌月梅愣了“小峰,你刚才说什么?”

    “妈,我是说,我……等会,”迟峰环视了一下周围,“我,我怎么在医院”

    “你不记得了”凌月梅满脸疑问的看着迟峰。

    “记得?记得什么,昨天不是宋颖生日,”迟峰还是觉得头昏昏,浑身发软,只好躺下回答凌月梅,“我没喝那么多吧,真是的,果然是一杯倒”一边抱怨,一边有点郁闷的搔搔后颈,自言自语着。

    “生日?”宋颖的生日是去年一月十六号,“那小峰,你,你记不记得”凌月梅有种不好的预感,试探着问迟峰。

    “记得?记得什么?”迟峰呆愣愣的看着凌月梅问。

    “记得你为什么在这里。”凌月梅本来想问迟峰记不记得云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是因为想到那个孩子灰蒙蒙的双眼,还是因为另一个像炸药一样一点就炸的少年,凌月梅没有说出那个名字。

    “这里,这里是,”顺着凌月梅的手指的方向,迟峰看看墙壁,自己身处的白色的被子,虽然是单人病房,但还是有着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道,“医院”

    “对,你,你受了伤。”凌月梅慢慢的引导迟峰。

    “受伤,我为什么会受伤,”迟峰迷茫的歪着脑袋刚想回忆些什么,“啊,我的头,我的头好疼,啊”本来打算好好想想原因,可是好像刚触碰到回忆的界限,整个脑袋里的脑细胞就像被搅拌机打散一样,钻心的疼。

    迟峰整个人痛的在床上打滚,手上的输液管被强烈的翻滚力弄的几乎脱针。

    “小峰,医生,医生”凌月梅被迟峰突然的举动吓得不知所措,狂按呼叫器,但是还是等待不下去,直接冲出门,在楼道里大喊。

    “女士,这位女士,这里是医院,不可以大声喧哗的,你这样会影响其他病人。”路过的医护人员听到赶紧过来阻止她。

    “对不起,可是,我儿子,他突然头痛起来”凌月梅知道自己不该这么做,可是迟峰的状况让她无法冷静。

    “医生,怎么样。”因为情况紧急,医生很快赶过来,因为迟峰反应比较激烈,所以只好几个人一起按住他,先打了一针安定,可是,迟峰刚醒,又不能用大剂量的药,所以药量只够让他慢慢平静。

    看着迟峰慢慢昏睡过去,几个医生才过去对他进行检查。

    “我们刚才粗略的查看了一下,病人恢复的还不错,不过等会要去做一些深度检查才能确定”。

    “可是,他好像根本不记得为什么受伤,记忆停留的时间还是去年。”凌月梅虽然听到迟峰恢复的很好,但是依然不放心。

    “脑部手术后大多会有记忆缺失,混乱的情况存在,但是不能保证是暂时,还是永久,他的症状是局部失忆的一种。不过,一般这种情况,不要让病人太过努力去想,他身体负荷会很重,还会引起脑部神经疼痛。”医生听了以后耐心的解释道。

    “看来你把我伤的够重啊,让他们说的我好像要死的样子?”被推醒的少年一把抱过穿着白色医生制服的身旁人,另一只手故意抚上对方那被大褂包裹的浑圆,语气明明是不满却带着一股色意。

    “谁叫你那么‘情深意重’,我以为你喜欢玩这种英雄救美,不重点打,怎么能显出你的男人气概啊”被抱着的人拿手掐住少年的下巴嗔怒道。

    “那帮白衣天使你搞定了?”少年停止和对方的调情,突然正色,攥住她的手,不容反抗的看着她。

    “除非他们这辈子都不想在这行混。”

    “做得好。”少年拉起那只珠圆玉润的手放在嘴边轻轻一吻,表示自己的赞扬。

    “就这样,我要跟实质的奖励。”

    “早点回去休息吧,你忙了这么久。”

    “不要,人家想陪着你。”

    “我说你该休息了,没听到?”少年本来调笑的表情一点点落去。

    “我,我知道了。”对方看着少年慢慢变冷的眼神,也不敢在多话,从少年身上依依不舍的跳下,走出了诊室。

    “告诉外面的人,我需要在这里休息一下再回去。”

    “好的。”

    “你没有把她调教好看来。”医疗器械的堆放处拉开帘子,一个人一边说话一边走出来,是和刚才的人看起来差不多年龄的少女。

    “骨子里的自我高贵是不会因为经历过多少而能完全改变的。”少年象征性的拍打刚才被女生坐过裤子的大腿处。

    “事情进行的比想象的顺利。”

    “还不够,真正的顺利还没能尝到。”

    “老东西帮他擦了屁股,不算?”

    “不到南墙心不会死,不信,等着瞧。对了,听说医院宿舍起火了,死伤六人,你知道这件事吗?”少年对少女的话不置可否,又是想到什么看起来很疑问的表情。

    “医院,医院没出事啊,你……”少女对突如其来的问题一头雾水,当眼神对上少年时,少女的脸色一变,“没错,是有这件事,就在今晚。”

    “是吗,那还真是不幸呢,现在的治安真是不好。”少年很遗憾的摇摇头。

    “哥,你可算回来了”在医院呆了半个月,经过一系列检查,终于能回家,刚进门,迟峰就被迟语来了个熊抱。

    “小语,哥哥才刚好,不许这么胡闹。”凌月梅担心迟峰的身体,叮嘱迟语。

    “妈,没事,难得我们大小姐这么热情”迟峰和凌月梅表示自己很好,但是想到平时迟语一向都和自己对着干,突然这样,迟峰很感动,不过还不忘调侃下自己的妹妹。

    “哥哥,大坏蛋,枉我每天想你呢!”刚高兴迟峰为自己说话,还没高兴两秒就被他的这话气的够呛,直接举起小拳头向迟峰砸去。

    “好好,好了,开玩笑不行啊,小语对哥哥最好,行不行”看着迟语气的小脸通红,迟峰怎么舍得真的让她生气,虽然被打了好几拳,可是迟峰一点都不生气,抱着迟语笑嘻嘻的哄着。

    “小峰回来了”陈阿姨从厨房出来,一边拿毛巾擦手,一边激动地迎接迟峰。

    “阿姨,慢点慢点,这才半个多月没见,就这么想我啊”迟峰对陈敏这样的表情很诧异,好像母亲刚看见自己醒过来一样。

    “哥哥,你昏迷了那么久都有健忘症了,你知道吗,你都昏迷了半……”迟语对迟峰的话觉得好笑,刚想反驳。

    “小语!”凌月梅从来没有用这种语气呵斥过迟语,当场就把小姑娘吓得不敢说话。

    “妈?”迟峰也吓了一跳,疑惑的看向母亲。

    “没事,哦,你看这些东西这么乱,你陈阿姨还在做饭,你快点自己收拾收拾啊。”凌月梅赶紧转移话题。

    “知道了,那,妈,我先把东西拿上去。”迟峰没有放下疑惑,但是看到母亲有点发白紧张的脸色,迟峰不想再问什么,听话的拿着行李上了楼。

    “凌总,这”陈敏也被吓到,但是到底是凌月梅之前叮嘱过,所以也多少明白,只能把吓得快哭的迟语搂在怀里安抚。

    “你先去做饭吧”凌月梅示意她先离开,然后把迟语拉到沙发边坐好。

    “小语,”凌月梅语气温和下来,“暂时不要跟你哥哥说这段时间的事,还有不许提你云凝姐姐。”

    “为什么,”迟语第一次见母亲跟自己发火,还有点心有余悸,只好小心翼翼的问出自己的疑问。

    “你还小,只要记得这么做对你哥哥好就行了。”不想跟她说太多,凌月梅只能这样叮嘱她。

    凌月梅哄了很久才得到迟语的保证,不过小孩子总是很快就好了伤疤忘了疼,凌月梅抱着安慰了一会,迟语就笑呵呵的去上楼找迟峰玩了。

    “我建议暂时不要逼他去想之前的事,让病人慢慢恢复为最佳的治疗方法,这样他会减少头痛的状况。”想着医生的话,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她不太想让云凝和迟峰在一起。倒不是嫌贫爱富这种陈旧观念,只是对于云凝的失明,云殇的暴力,更重要的是还有他们兄妹的家庭,所处的背景,让凌月梅觉得迟峰和云凝在一起是很危险,麻烦的事,所以,心里做了一个决定,既然迟峰失忆,那么不如顺水推舟,反正看云殇的样子,就算自己同意,那个男孩恐怕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伤害迟峰的事。

    “妈,妈?”迟峰收拾好东西就抱着像树袋熊一样缠住自己的迟语下楼准备吃饭,看见母亲还坐在沙发上就想叫她去餐厅那边,可是凌月梅却好像在想什么,自己叫了半天都没回应。

    “啊!”凌月梅突然回过神来,“怎么了”

    “妈,你干嘛,吓我们两个一条,想什么呢,都出神了”两兄妹被母亲的大叫也吓得够呛。

    “没事,我是想公司的事”

    “这样啊,那吃饭吧”迟峰看的出来母亲最近面对自己总是欲言又止,还很紧张,但是毕竟是自己最亲的人,迟峰也不好过多揣测什么。

    一家人吃饭的时候,凌月梅喜欢看看最近的新闻:

    “……于3月10日晚在本市集贸市场水果一条街发生的恶性杀人事件,已于今日上午9时许得到最新消息,本案的犯罪嫌疑人已经投案自首,嫌疑人姓刘,为性从业工作者,女性,30岁,据嫌疑人说是因为三位死者想与自己同时发生关系,而自己拒绝后遭到两人强……但在审讯时,嫌疑人突然猝死,原因还在调查中……”

    而另一边,蛇信子酒吧,VIP包厢内。

    “满意了?”示意站在心腹关掉电视机,扭过椅背,是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可是很奇怪,这个人带着一个套头面具,整个脑袋只露出眼睛,除了放在桌子上的露出的手可以估计这是个中年男人,此时正不知道该说是欣赏还是嘲弄的看着面前虽然努力表现出镇定,但是看起来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此时脸色苍白的少年。

    “为什么要帮我隐瞒,为什么还要杀那个房东和刘莎,你到底是谁?”

    “你身体还没好,乱动什么啊。”看着女儿准备的一桌子饭,老妇人有点脸热,毕竟之前才那么对过她,可是她却这样不计较。

    “没事,俺觉得好多了,叫爹和俺哥俺弟回来吃饭吧。”柯雨依然低眉顺眼的憨笑回应。

    “小雨,你别忙活了,过来,跟娘说说话。”老妇人往屋外看了看,拉过正往碗里盛饭的女儿。

    “娘,怎么了,饭都要凉了,有什么话吃了再说。”柯雨的身体被老妇人的话仿佛吓到一样,两手紧紧攥的紧紧,该不是被发现了吧。

    “你别恨娘,娘和你爹也是没办法,你哥都几十岁的人还娶不上媳妇,你爹又是个要面子的,这么个机会,你,你也理解点娘,而且,那边虽然孩子多,但是至少条件比咱这破地方好多了,你说是吧。”老妇人比柯雨更紧张,苍老的手也一样攥的很紧,把松弛的皮肉堆搓到手指上。

    没发现,还好,“爹也是为了咱家好,俺,俺能理解。”

    “你老是跟着我干嘛,烦死了!”小女孩再一次扭过头踢敢跟着自己的小男孩。

    “这里的山路很危险,俺是怕你跌倒受伤。”袁恒开心坏了,爹爹真的没骗自己,那个漂亮的像是娘给自己讲的天上的仙女一样的小女孩真的在村长家。

    “那,”小女孩本来还想反驳,但是自己一个人确实害怕,这里的石头又大又ying,硌得自己的小脚丫疼死了,而且又不认得路,妈妈到底去哪里了,真不该趁着哥哥找爸爸的时候偷溜出来,“那就允许你给我带路吧。”明明是拜托别人的事,却像是给了小男孩多大的恩赐一般。

    “你是不是脚疼,要不俺背你算了,俺力气可大了,一筐煤都能被动呢!”袁恒把棉衣袖子搓起来,让小女孩看自己光溜溜的胳膊上的肌肉,虽然平的什么都看不到。

    “不用,你身上脏死了”小女孩心里一动,但看到小男孩身上粘着各种颜色的烂棉衣,旁边还飞着苍蝇跟着,自己的公主裙可不愿让他弄脏。一甩长长的卷发就向前走,刚走了两步,地上的一个塑料绳小女孩没看见,被绊倒,就整个人往地上摔。

    “小心!”袁恒从小都在山里,走这种山路根本不是问题,两步就跨到小女孩身边,牢牢扶住她。

    “啊!我的衣服!呜呜呜”还没从不用漂亮的小脸着地的有惊无险中缓过心情,明明被救,但小女孩不但没打算谢谢这个自己看不起的脏小孩,当看到自己新穿的袖子上被小男孩抓出十个指印,心里又气有委屈,哇哇大哭起来。

    “对,对不起,俺,俺不是故意的,对……”袁恒虽然着急小女孩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但朴实的他还是先把女孩拉正站好,免得她在摔跤,可刚道歉道的一般,后背就一阵痛,回头一望,是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但穿的确和自己有云泥之别。

    “脏东西,滚!”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