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章节字数:5465  更新时间:17-01-04 20: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爸?”迟峰没想到父亲会这么突然回来,尽管上次离别并不愉快,可是亲人间就是这样,哪怕有过再大的矛盾,都盖不住重逢的喜悦。

    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好像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除了那次争吵,迟峰已经几乎记不得见父亲是什么时候了。

    “怎么这么突然回来,以前不是……”凌月梅也很惊讶,忍不住想问,可是刚问到一半,想起来迟峰和迟语在只好打住。

    “妈,你在说什么?”迟峰奇怪的是,凌月梅和父亲之间眼神的交流,仿佛有很多事自己从来都不曾知道过。

    “这次,可能真的不会在离开你们了”迟峰的父亲没有过多追究凌月梅和迟峰的话,只是深深的看着自己的妻女,眼神里有好像放下很多重担,又好像愧疚的感觉。

    “爸?”“爸爸?”迟峰和迟语停住手中的筷子,愣愣的看着他。

    “你说真的?”不光是两个孩子,这件事凌月梅也愣在那里。

    从来没有一刻,这个家这么开心过,凌月梅忍不住淌起了泪,迟峰和迟语只道母亲是喜极而泣,只有迟峰父亲走到她身边环住她,只有他明白凌月梅的心,这么多年的委屈。

    “我喜欢你”面具男人带云殇来到一栋别墅内,这里不同于其他别墅区,仿佛是什么秘密会所之类一样,而中年人的一句话让云殇更摸不着头脑。

    看到云殇站在那里疑惑又有点慢慢浮现出厌恶的眼神,面具男浑厚的笑声响起来:“我想你误会,我说的意思,是欣赏你这个人,洪高说在他的拳场,最看好你”

    “你是要我帮你打拳才帮我杀了那几个人?”云殇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你就这么急不可耐要还我人情?”面具人诡异的声音在笑的时候听起来更渗人,“都不问问我和你干爹的关系?”

    “我知道他不是大老板,那种蠢货没那种本事。”云殇以话回敬面具人。

    “的确,他是个蠢货,不然也不会栽倒一个小破孩手里,是不是?你以为我的要求会那么低?是呆惯了低贱的地方连能想到的事都这么像那种地方出来的东西?!”面具男鄙视的语气让云殇很不舒服。

    “你什么意思?”不可能,尸体已经处理了,蓝琪不会,她不敢。

    “那个骚货你也信,她不过是我施舍给洪高的破鞋,只不过你吃两个老男人剩下的,我是替你不值。”

    “你……”刚要发难,云殇觉得左肩膀一阵锥心的痛,扭头一看,是那天见过的在面具男身边的人,云殇不是那么容易就服输的人,明知道自己再用力可能胳膊都保不住。

    云殇很自信觉得黑衣保镖很容易擒得住,可是当自己以为黑衣保镖松懈的时候,手臂突然被一股力气制住,云殇分明感觉自己扳回一成的想法原来不过是人家耍弄猎物的乐趣,眼看云殇的手臂就要被黑衣保镖扭断。

    “好了”面具男一开始并没有吱声,就这么随意的欣赏,直到云殇的脸色已经变的发青,才觉得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漫不经心的命令自己的手下停止。

    “你到底是谁,把云凝还给我。”云殇被黑衣保镖脱力后倒在地上,挣扎的爬起来,不能让这个人看到自己不行,还有小凝,不能这么完蛋。

    “洪高最好的手下就是这点水平,你做的很好,那个废物死有余辜,就冲他敢给我玩虚的。别激动,我只不过想知道,我看中的人有多少本事,看来,你不值得我用心思,库,报警”面具人摆手示意手下。

    本来以为这是在虚张声势,可是黑衣保镖走到自己面前,拨出市里公安局的电话时……

    “这是在干嘛?”面具人从古董躺椅上起身要回别墅内,却看到少年打下手下刚按一半电话号码的手机,明明是疑问的语气,但是却好似他早就预料到一般。

    “谁说我做不到。”云殇说完,一把抓住刚才按到自己的那个黑衣保镖,估计是以为少年还是刚才那种很容易打到的样子,黑衣保镖没多把云殇当回事。永远不要小看一个被威胁的人,当黑衣保镖再一次擒住少年腰部后在扭住少年时,一股从后而来的重感让黑衣保镖心里暗暗骂道中计了,原来当黑衣保镖出手的时候,少年就发现这个看不起自己的混蛋用的还是同一招,那么不如将计就计,把身上所有的重量都给他,后悔已经来不及,黑衣保镖被少年压在地上,咔哒,一身骨头断掉的声音,而这个声音的来源却再不是少年。

    “啪啪啪”掌声让云殇抬起头来,面具人走到两个人身边,赞赏的把少年从黑衣保镖身上拉起,“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谈判了。”

    “我知道,东西我要后天才能拿给你,我不能放到身边,太不安全,对,终于到这一步了,我们的辛苦不会白费的”放下电话,迟峰的父亲站在阳台上,面对着屋里,看着床上书熟睡中的妻子,看着床头只有妻子和两个孩子的合照,“很快了,很快我们就能一直都在一起”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一种承诺。

    “起来了”迟峰父亲正摆弄着早餐,听到动静,抬头看着正下楼的三个人。

    “你怎么,我以为起来以后你又……”凌月梅显然还是不敢相信有一天早上醒来能看到丈夫以这样的方式出现。

    “我不是说了,这次,我不会再走那么久了”看着自己的妻子,儿子,女儿那种惊讶的目光,他心里突然涌上一股酸意,自己的每一次离开对家人的伤害居然这么大。

    “爸”迟峰看着红了眼眶的父亲,想安慰却不知该从何说起,这样的父亲让迟峰曾经的不满,埋怨,好像都可以原谅他。

    “好了”抹了一把眼睛,父亲说“你们周末都起得这么晚啊”

    “哪有,哪有”知道父亲想转移开这种让大家心里舒服的场面,迟峰赶紧附和道。

    “怎么没有,你哪次休息不睡到中午,今天还算早的呢”凌月梅扭过头偷偷擦了擦湿润的眼角,听儿子调皮的语调,瞬间被逗笑了,还不忘调侃一下。

    “好了,早饭我都准备好了,再磨下去都凉了”迟峰父亲提醒道。

    “今天都不要乱跑了,别忘了今天可是个大日子。”迟峰父亲看着他们说。

    “大日子?”迟峰和母亲面面相觑。

    “怎么?连自己的生日都记不得了”看着一脸蒙圈的迟峰,父亲慈祥的笑着。

    “真的是6月13号,小峰,今天是你生日,妈都忘记了”凌月梅也是一愣,赶紧拿起一边的手机。

    上一次父亲陪着过生日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这次的生日没有同学朋友,一家人都心照不宣的没有邀请除了四个人以外的任何人。

    “你要我杀人?”云殇难以置信自己听到的话。

    “怎么,一回生二回熟,不对,应该说你身上可是背着五条条人命呢”面具男带着云殇走到一间地下仓库。

    “那刘莎和那个房东不是我杀的,至于其他两个,我走的时候”云殇想到云文保和瞎子突然神情紧张,却不是说谎的那种局促不安,而是那种仿佛在责怪自己的痛苦紧张,“我走的时候,明明他们没死,而洪高,也不是我杀的,是他自己饿死的。”并没有从杀人的噩梦中醒来,就算只有洪高一个人,就算他该死,就算他不是自己亲手杀的,可是就让那么活生生的人命间接在自己手中咽气,少年还是不能这么快释怀。

    “不,是你杀的,只要警方愿意查,只要我给他们证据,”面具男扭过头嘲笑般的看着云殇。

    “你还在威胁我”

    “应该说是你给了我威胁你把柄”

    “你!”

    “不过你还没有达到承担刑事罪的年龄,而且,哼哼,洪高那个老婆为了面子就算是忍气吞声也不愿让人知道洪高死的那么不堪入目,可是就算如此,你能独善其身,你难道真的更愿意在酒吧的地下车库打黑拳,一辈子都做一个低等的渣仔。”

    “我不可能杀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人,就算我要为杀人偿命,我活该,我不会为你杀人”虽然说云殇自己也曾想过是不是要混一辈子,可是起码的良心人性还是有,如果不是因为云凝,对了,云凝,自己出来这么久那……

    “是要去找她吗?”叫住正要离开的少年,面具男身边的人拿出手机给云殇放一段视频。

    视频中一个少女躺在床上,正熟睡着,不,更像是失去意识一般。

    “小凝”突然后背一阵钝痛,一个拿着棍子带着墨镜的男人冷漠的看着倒下的云殇。

    “你很容易激动,哦,不过这一次你可真是猜错了,是她自己来找我的,至于为什么,我真是好奇的很,她宁愿找一个不认识的老人,都不愿跟在自己哥哥身边,为什么呢”面具男慢慢蹲下,抬眼看了一下云殇后面的人,一阵头皮被揪起的痛楚使得云殇不得不抬起头。

    “对男人,我的惩罚是杀,可是对女人的惩罚要好玩的多,我不喜欢拖泥带水,是让我希望的那个人死,还是……”边说着,面具男用手指摩挲着手机视频里的少女,明明只是触摸手机频幕而已却让人觉得无比色情。

    七彩的气球,拉花……以前迟峰从来没有这么期待生日,这么用心的去为自己的生日装饰过。

    一家人围坐在桌子前,为了庆祝迟峰的生日,也因为迟峰父亲回来,凌月梅特地亲自下厨做了好大一桌子菜,四个人比过节还要高兴。

    “对了,我忘了拿蜡烛,爸,和我一起去找找。”迟峰突然从椅子上起身,招呼父亲。

    “不用,妈妈去拿,你爸哪里知道在哪啊。”凌月梅按住起身的迟峰,自己推开座位打算自己去找。

    “哎呀妈,你今天累了一天了,再说老爸难得回来,你就好好休息休息,让你的两个男人来。”少年一把抓住凌月梅,调皮的把她拦住。

    “小峰,你”明明是玩笑的话,迟语在笑,凌月梅在笑,只有男人看着少年的眼神是那么复杂。

    “爸,快点,菜都要凉了。”

    “好好好,你们快去。”凌月梅看着自己的丈夫儿子,妥协的坐下。

    少年拉起沙发上的男人,推着他向厨房走去。

    是不是自己想多了,凌月梅抚上刚才被拉住的手臂,上面能明显看得出有点发红的指印,小峰,他怎么了,刚才对视的那一刻,一定是自己想多了,一定是……

    “蜡烛,好像是在柜子里。”男人进了厨房就埋头找起来,没发觉跟着自己进来的少年关上了门扭动了锁头。

    “爸”少年轻唤男人。

    “就在这里吧,应该”男人好像没听见少年在说话一样,自说自话的翻腾储物柜,但仔细看,男人只用手在其中一层划拉着,而这一层上面空无一物。

    “爸,你确定要继续这样装聋作哑吗?那我只能做点什么来给您治疗一下。”少年挑眉一笑,就要开门出去。

    “不要!”男人冲过来阻止少年。

    “听得见的啊,爸爸?”

    “为什么?”

    “是您先背叛我的,我真的是非常抱歉,我会这么做,非常”少年没给男人解释的时间,没有去在意那双眼睛里透出的乞求和泪花,径直出了门,在开门的那刻换上了轻快调皮的微笑,走过过道的时候,从上面的盒子里拿出要找的蜡烛,头也不回的向客厅走去。

    “Happy Birthdaytoyou……Happy Birthdayto小峰……”双层的水果蛋糕上17支彩色的蜡烛燃烧着,在漆黑的屋子里,小小的火苗,爸爸妈妈妹妹的笑容全映照在上面,迟峰头一回这么开心满足的过生日,感觉好像是最后一次这么过一样,不,不会的,迟峰心里狠狠骂自己,这么开心的日子,乱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小峰,快许个愿吧。”母亲和父亲鼓励着他。

    “哥哥,快点,快点么,我肚子饿了”迟语才不管那些,肚子饿的要命赶紧催促起迟峰。

    “好啦,小饿死鬼,恩,第一个愿望,希望世界和平”迟峰宠溺的看了一眼撅着小嘴的妹妹。

    “第二个愿望,希望我妹妹以后能嫁一个心脏好的男生,不然哪天准被她烦死”

    “哥,你说什么”迟语气得够呛,狠狠掐着迟峰,“叫你瞎说,叫你瞎说”

    “疼疼疼,我错了,哥错了,额,刚才当我没说,哈,希望我妹妹越长越漂亮,行了吧”知道把迟语惹火了,迟峰赶紧道歉,才让迟语放开手。

    “最后一个愿望……保密”迟峰没有说出来,只是深深的看了自己最爱的三个人,闭上眼睛,虔诚的在心里许下……

    “咚”什么声音?

    “有人敲门是不是”迟峰正准备吹蜡烛,突然传来好像是敲门的声音,凌月梅说道。

    “我去开门”迟语自告奋勇就往门口跑。

    “小语,慢点”因为刚才要吹蜡烛,所以把家里的等都关闭了,凌月梅一边去开灯,一边提醒迟语小心别碰到。

    “我去看看小语”迟峰不想母亲担心,赶紧起身也去门口找迟语。

    “谁来了啊”凌月梅开了灯以后,半天都没等到两个孩子回客厅,就一边去门口看,一边招呼他们。

    “妈,有……”迟峰的声音,凌月梅一愣,赶紧想往过跑,不料被一股大力抓住肩膀,回头一看,是丈夫,一边拦住凌月梅,一边用手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别说话,跟着我,迟峰父亲用手沾着桌上的饮料写给凌月梅看,一边拉着她,一边小心翼翼,尽量不发出声音的带着她走到墙边的整体柜旁,在柜子后面的夹缝里摸索,凌月梅奇怪的看着丈夫,丈夫总是离家,总是那么神秘,总是……谜底大概就是从里面拿出的那把黑色的,只从电视里看过的消音手枪……

    “什么?你把她杀了?”袁青一把揪过土二让他扑到自己面前。

    “我不是故意的,她那里流了好多血,我,我,我”土二这会已经是面如土色,嘴唇像装了发动机都个没完,连句整话都说不利索。

    虽然想惩罚白梦对自己的无情背叛,但人自己还是有用,这蠢货居然把人弄死了,袁青真是气得够呛,龙争衡不是什么白痴,如果他稍微查一查,就会知道自己的能力,那个时候他将不会再忌惮自己,想要离开这里会更难如登天。

    “额,老头子,俺肚子,肚子疼得不行,唔。”吃完饭,本来打算午睡,老妇人突然感觉腹部一阵绞痛,还伴有恶心。

    “烦死了,是不是你吃多了,睡一觉就没事了。”老头没多当回事,在地下干了一上午活,累的腰酸背疼,正想睡会,就被妻子吵醒,态度不太好的回应老妇人。

    “不行,真的,真的疼,疼死俺了。”老妇人觉得越来越痛苦,干脆在床上打起滚来。

    “柯坚,你给娘倒水,可能肚子凉着了,啊,柯强?”老人没办法只好叫自己大儿子,可是叫了半天都没回应。

    “睡着了?柯强,柯强?”以为大儿子贪睡,没法子,只能叫小儿子,但一样没回应。刚想发火,自己去看,突然老人也感觉肚子里一阵巨疼。

    “娘,恒恒饿得不行”小男孩不明白刚才吃饭的时候母亲为什么把自己关在柴火房里,这会母亲刚打开门,就忍不住委屈的要吃的。

    “恒恒乖,今天忍一忍,来把这个吃了。”女人看着饿的眼泪汪汪的孩子有些不忍心,但还是心一横从兜里拿出来一片白色但上面还沾着灰的小药片让小男孩吃。

    “娘,恒恒不要吃药,恒恒饿了,要吃饭饭。”小男孩一看是那种生病的时候吃的苦东西,哭的更厉害了。

    “不行,必须吃。”女人不由分说,扳开小男孩的嘴就往他喉咙里塞。

    “呜呜,娘坏,娘坏人。”小男孩的嘴都被嘶破,又气又疼的拿小拳头打面前的母亲。

    “柯坚,柯强,小豆,没,没气了,来人啊,救命啊,来人啊”突然一声苍老的声音划破了宁静祥和的午后。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