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章节字数:4375  更新时间:17-01-06 20: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三年后,澳门。

    “呼,呼”沉闷的呼吸声,趴在地上的光头壮汉看起来已经不行了,四肢都已经停止动弹,头侧躺在地上,嘴一张一合吐着血泡泡,活像一只搁浅的鱼。

    “起来,艹”“他妈的,给劳资站起来!”周围好几个人听起来应该是地上躺着的人的同伴,气愤的在旁边叫喊,有一两个已经按耐不住上前推打地上的人。

    “十,九,八,七……”一个瘦干的男人走过来举起双手示意,开始倒数等着地上的男人再起来。

    周围的吵闹声,震耳欲聋,在场的几乎都是一身大块肌肉的壮汉,与这里格格不入的除了那个瘦高的裁判,就是站在场内百无聊赖的出神的看着手上那沾着污血的手的男人。男人和这里不同的原因是因为在这些人里面,虽然个头不是最低的,但是整个人像是比其他人瘦了一倍,不过相对来说,他算是体型比较正常人,不像那些仿佛打了合成类固醇一样,壮的都不像人类,头小身子大,乱恐怖的。散乱的黑发,看得出男人已经很久没剪头发,前面的刘海都要遮住下眼眶。因为这里灯光暗,只能从男人鼻子以下看得出这是个应该比较帅气的男人,瓜子脸,明明是这种地方的人,却有那么光滑细腻的皮肤,薄薄的嘴唇,深深的胡茬,大概今天没刮胡子,满满的胶原蛋白从那几乎不做表情甚至看不出的法令纹就能看出来男人很年轻,即使透过浑身的脏污都能看得出,最多20岁左右,一米八出头的个子,虽然在这里不是太起眼的个头,但是放在街上路人里的身高,算是女生中意的标准男友体格。

    “哥”瘦高个在处理了那些人以后,颠颠的跑到坐在角落里闭目养神的男人身边,笑的一脸谄媚,本来深深的法令纹已经挤得那两条线都可以夹死苍蝇,而因为笑的太用力结果好像吸过毒一样的脸颊上叠出两条深深的沟壑挂在脸上。

    男人就是把刚才那个壮汉打趴下的人,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微微调整了一下坐靠的姿势,一旁的瘦高个很有眼色,赶紧开口“哥,你看,这是你的酬劳,嘿嘿”说着把一沓子钱举到男人眼前。

    被瘦高个叫着哥的青年还是没张开眼,只是手漫不经心的拽过钱,厌烦的将头偏到另一处,不在多理会瘦高个。而瘦高个也非常识相安静的退走,明知道男人不屑于看自己,还是扯着嘴角一边笑着,一边点头哈腰,倒着往后走,知道走到男人绝对看不到的地方才扭过身正常行走。

    地下屠宰场,不过之所以叫这个名字,不是因为这里宰猪。这里应该不算在市区,算是郊区且很偏的位置,明面上是一片早已废弃的住宅区,实则从很久之前就已经在住宅区地下开始经营黑拳生意。

    夜色的笼罩下,这里显得更阴森。青年面无表情的背着一个破袋子从小区走出来,身上只穿着一件看不出原先颜色脏兮兮的白色砍袖,黑色的牛仔裤,起码现在看起来是黑色的。浑身是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他每天只会打一场拳,所以不等散场就能走,这会也不过才凌晨一两点。当然这个时间对一般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来说可能已经都躺床上睡觉了,但是对于很多职业,这时候才是真正的狂欢。

    青年走到一条街上,这里是有名的夜店街,呵呵,这大概是比较委婉的称呼。走进一间名叫唇颜的酒吧,这名字真是够土,但是加上酒吧的设计,有点昏暗的紫粉色光,黑色纱条的布置,一股浓浓的男与女荷尔蒙的感觉让人有点浑身燥热。

    “啊,啊”女人身上办聋拉着吊带睡衣,跪趴在廉价的床垫上,随着后面男人猛烈的撞击声音都没办法连贯,只能疯了似的伸着舌头喘气。青年打着赤膊,有力的腰肌猛撞,两手没有多碰触碰女人的身体,只是对着发泄的部位抽动。

    许是因为很少能遇到这么年轻的男人,又这么猛,女人虽然被后面的男人从后掐着脖颈按住,依然尽力把脑袋想往后看着男人做,男人每一次的顶弄都能找到自己的敏感点,,但是女人显然不满意男人只做而不抚慰自己其他地方,总觉得没能完全舒爽过劲儿,没办法,只好自己来,随着身后男人的凶猛频率,女人勉强才能用一只手撑住床,不让自己被撞飞,用空出来的一只手使劲儿抚摸揉弄着自己的敏感。而因为男人毫无感情只是生理需要的发泄太快太狠,女人雪白的臀部被如打桩机般的频率撞的泛红,连接着两人的巨大从房间霓虹色昏暗的灯光下依然看得出好像手腕粗,原本空虚的入口一次次被撑的满当当。而她的脸却分明是那种痛苦却双到极致的表情,口水不受控制的随着身上的汗液滴落到凌乱的床褥上。

    “出来吧,”瞟了一眼床上早已一丝不挂看起来已经完全昏迷的女人,青年从床头柜上自己的裤子里掏出一包烟,漫不经心的好像对着空气在说话一般。

    “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从里面的卫生间里出来一个中年男人,看起来大概50岁左右,不过男人比较显老,虽然听到青年这么说,但是仍然警惕的环顾了一下不大的房间,然后把目光锁定到坐在床边的少年身上,看到少年点起的香烟,不悦的说道。

    “你在那脏地方躲了半个小时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青年年讽刺的对着中年人挑眼示意那卫生间。

    “怎么样,查的”知道再继续问下去青年也不会说出什么好话,中年人有点惋惜又有点无奈的看了看青年,叹了口气,才严肃的问。

    “有六个新偷渡来的,都是越南的,给张东打拳,今天被我打废一个,是李潜派过去的人,之前看到他们有联系,消息传给老张了,本来这把老张是想让他输,但是他下黑手,没下对人,那烂招我都玩腻的,老张能饶了他,准备再搞一场给他好看,后天带人过去,能抓住姓李的。”青年闭着眼吐着烟圈,如果不是青年的话,中年人都觉得青年根本没当自己在一样自言自语。

    青年口中的张东是这边地下拳场的管事,就是那个一脸吸毒样子的裁判,至于老板,好像从来都没有老板一样,之所以青年知道有这么个人,是因为自己再多次让张东赚饱以后,张东才透漏出的,而且还拍胸脯要把青年引荐给老板。

    “后天我叫人在那边埋伏好,你还是像今天一样早……”

    “我还要这么呆多久”青年突然打断中年人的话,用手掐灭烟头,睁开眼直视着中年人,虽然青年的头发几乎掩盖住眼睛,但是从因为流汗而黏在一起的头发间隙,能看得到那双黑亮的大眼睛。

    “我会和上边反应,我……”中年人说到一半被打断并没有多生气,好像是了解青年的性子,但是青年的这一席话,让中年人有点语塞。

    “我是为了什么愿意呆在这他妈见不得天热的畜生笼子?不是为了什么高尚情操,我没有你们那身皮,我等了三年不是表示我就这么像狗一样听话帮你们做事”青年没有太凶恶的表情,但是那因为气愤而鼓起的青筋暴漏了他的情绪。

    “别忘了,你也是……”中年人显然不能同意青年的说法,但是也就是理智上强迫自己不同意。

    “我是吗?”青年知道中年人想说什么,像是听到全世界最可笑的笑话,“后天完了,如果那王八蛋再没有别的办法,我自己来”

    “你别意气用事,一旦出差错,你知道自己有多危险,你别因为现在他们多少信任你,你就可以放松警惕,这里之所以能经营这么久,被查过也不是一次两次,为什么都能不了了之,你看看你现在,你别忘了你的身份,就算是打黑拳,可是几次了,你把人打到残废,还有,你怎么能这么不知”中年人情绪也被激上来,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青年,不小心扫到床上那脏污的被褥和一丝不挂的女人,厌恶的移开目光。

    “您真是在办公室坐久了,底层人民的事您哪儿懂,我不打废别人,被打死的就是我,您以为是幼儿园小孩打闹,我不打的狠,你以为他们会放我出来逍遥,还和我上司见面?你以为我不槽晕这婊子,外面跟着我的两个白痴能这么走人,恐怕您得在厕所闻臭味儿闻到明天早上。”青年被中年人那种长辈样的教训给逗笑了,但是不是那种开怀大笑,是一种看到不谙世事小孩的可笑。

    其实青年从屠宰场出来的时候就发现了,张东虽然表面上对自己忌惮,点头哈腰,但是能弄死自己老大接手这片最大的地下拳场,只用了一年,和自己去屠宰场的时间一样,但是却能经营的比之前那个死胖子,最后一身膘却连一块肉都找不到的笨管事强得多,这也就是青年为什么选择这个拳场的原因,当然,还有原因是因为同为一起的新人,且青年这棵摇钱树更牢靠,张东对青年就比较宽容,青年只待了三个月就可以打完拳自由活动,而不是像其他人一样。

    “记住我的话,后天之后的一周是最后期限,他不做?我自己想办法,但到时候出什么事,你们可别后悔”青年一边穿衣服一边给中年人下最后通牒。

    “凯,你不要意气用事,不只是为了我们,也为你要的答案!”中年人视图想让青年冷静,但是青年仿佛更没听见一样,往门口走。

    “凯!凯……迟峰!”中年人终于忍不住叫出一个名字,一个不可以再叫的。

    凯终于被唤住,但是中年人等来的不是青年的理智,而是回头以后变的充满恨意的双眸,还有一字一顿冰冷的让中年人心悸的话语“不要,再用,那个名字,叫我!”

    “你的体力还不如之前,怎么让我爽?”推醒装睡的女人,青年从床头的烟盒里抽出两支烟一只点着,一只塞进趴着的女人嘴里,自己含着点着的那只,就这么搬起女人的脑袋烟头相对给女人点着嘴里被唾液润湿的烟。

    “他老实巴交的,会信你,那老狐狸可难说了。”女人被抓的很疼,不满的歪着脑袋躲开青年的桎梏。

    “蠢女人,”青年嗤笑道,“我不是要他信,我是要他生我的气,只有他气愤的话,老鬼东西才能放心里,啊?”青年笑的淫邪,一把扯开女人刚拉到身上的被单,再次覆了上去。

    “额,你,你放了什么。”袁青把柯雨放在床上的药当着柯雨的面放在饭里,还没等柯雨问出自己心里的不解,袁青突然一把狠狠把自己推到地上大声呼喊。

    “你,你这狠毒的娘们!”村长听到声音赶紧快步跑了过来,看了看床上的放着的碗里面热腾腾的汤面,指着柯雨的鼻子气的骂道。

    “原来是她干的!”“俺就知道是她”“为了不嫁人把自己爹娘都往死毒。”跟着来的村民也一起不由分说跟风骂。

    一旁带着大家赶来的袁恒看着把母亲围成一圈叫骂着的叔叔阿姨,小脸上是一片茫然,小小的孩子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事。

    “村长,这女人被我问出来下毒的事,居然连我的都想毒死,啊,我肚子疼死了。”袁青配合自己的话开始在床上翻滚。

    “我,我。”柯雨也被弄愣了,看着袁青一个人在床上乱踢乱翻,面对大家的责骂,她从来都老老实实的人连句为自己辩解的话都说不出。

    “村长,怎么办,直接把她押到县里找老李头去吧。”

    “就是,人都死在村子里,多晦气啊。”

    “不行!”袁青突然出声,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他,“村长,咱们村什么经济水平您心里有数,要是让别人知道咱这里再除了死人的事,县长会不会质疑管理村子的人他……”

    “俺行得正,你,你这外来货少说话,把俺惹急了,你就疼死都不给你找大夫。”村长被这话弄的有点害怕,但是当着村民又不好发作,腮帮子撑了撑,警告袁青别乱说话。

    “那就当我没说好了,您还是消消气,先把这消息封住别让那个城里来的富商知道是真的,生意人可最忌讳把钱往死了人的地方投。”袁青知道村长被说动了,看着他闪烁的老眼睛,袁青又下了一剂猛药。

    “那,你你来说,该怎么着。”村长越听越心里火急火燎的,只好半征求半吼的问男人。

    “天知地知,一个村的,大家利益都在一条线上,”袁青眼神示意的看了一眼还瘫在地上的女人,“有时候多一个不多,少一个,那事可不一样了。”

    男人的话音刚落,所有人看向女人的眼神已经从厌恶慢慢带了些杀意……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