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章节字数:4012  更新时间:17-01-07 20: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不担心一下就被拆穿?”明明是提点的话,但语气确完全没有一点担忧,仿佛只是一句毫无意义的调侃。

    “干爹真关心我,我怕,我担心,我担心他认不出。”青年健美的身体在阳台外各色灯光下显得更迷人。

    夜色下的资本主义城市,大城区是不夜城,灯火通明,小城郊的不夜是在别人看不到的底层。

    “凯哥,回来了,您这是去哪了,怎么不让他们载您去呢?”张东正在办公室锁着保险箱,突然门被外力猝不及防大力推开,虽然伪装的很好,但是眉眼间闪过一丝不悦,但是很快脸上便堆起来一贯的笑眯眯的表情。

    “凯哥,您不能进去,经理说他在忙,哎,您……”紧跟着男人进门的是一个壮汉,但是和其他打拳的人不同,穿着比较普通,干干净净的,毕竟这种地方的看门狗可不像什么咖啡厅,但是绝对不会像那些拳场上的亡命徒穿的就差裸身了。

    “经理,这,凯哥……我拦不住”眼看着男人进了屋,大喇喇的坐在沙发上,壮汉忌惮于青年的拳头,但是更怕给自己发钱的人,一边有点埋怨的用眼神示意不是自己不拦着,是男人的原因,一边无奈的跟张东道歉。

    “谁叫你拦的,啊,这么不懂事,还不滚”张东虽然对男人就这么闯进来的嚣张样不太舒服,但是摇钱树不能得罪,明着埋怨手下人,暗着挤了挤那本来就不大的小眼睛。手下人虽然怂,但是有眼色,马上陪着笑脸哈腰退出去关门走人。

    “东哥真是说笑了,我去哪儿,大管事会不知道”看着张东的假笑,青年也笑着看着那个干柴棍,只不过同样是假笑,他的笑多了一份阴冷。

    仿佛被踩了狐狸尾巴一样,张东的笑僵了一会,但是市侩的人是不会在乎这种嘲弄,而且很快就能自我调节,因为他们的脸皮早就练就的比城墙拐弯还要厚。

    “凯哥,您真会说笑,”张东从抽屉里拿出两沓钱放在桌子上,“这是您的酬劳,您点点。”

    “我昨天可是几乎卖了命,怎么,这点钱东哥想打发叫花子?还是说让李大总裁知道是您给他下的绊子”青年像看垃圾一样拿手指拨了一把桌上的钱,略带威胁的口吻笑看着面前的人。

    虽然说张东平时很顺着青年,但是不代表能随便这么让人威胁,因为即使拳手再厉害,再是难得的人才,也不过是血肉之躯,张东显然对男人的话很介意,收起一半的谄媚笑“那凯哥,觉得多少钱能喂饱您的肚子”

    “喂饱的不是我的肚子,是留住你这干煸大嘴鱼的烂命”两个人明明都笑着,却假的得不能再假,而且好像就要剑拔弩张的前兆。

    “你说什么?”中年人打扮成路边拉皮条的人,穿着惹眼,又花又是皮衣,但是这也是这条铜臭味加脏乱差的淫秽场所最好的伪装。

    “怎么,文叔,才46就耳背?”凯斜靠在墙边,当然手里还是不离烟,百无聊懒的应着中年人。

    “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这不是儿戏,那边已经部署好,就等着这次收网,你怎么能擅自做主!”被称作文叔的中年人被青年的话和漫不经心的语气气得够呛。

    “儿戏?当然不会,不能让您白干啊,更何况,我的命您还真不用担心,对他来说,我值钱的多。”青年后面的话是说给自己听。

    “什么?”中年人不懂的回问。

    “没什么,放心,计划不变,只不过需要您帮我个忙”青年完全没有被中年人的情绪影响,依旧不紧不慢的说自己的要求。

    “你别乱来,这不开玩笑,你知不知道……”

    “说……了那么多,我怎么听着每一句都是您是在劝我,怨我,但是却没说您头上那老家伙让我停手的命令?”

    中年人被抢白的说不出话,眼神略显慌乱,只好低头看着地。

    “文叔,你为了我好,我知道,真的”青年突然的正色让中年人有点无措,“老东西玩的一手好牌,他不是不帮我上位,只不过是在等我自己憋不住想办法而已,所以他不可能阻止,别为难了,这个计划他一定会答应,不出意外,呵呵……”青年安慰又带些可怜的拍了拍中年人的肩膀,“走了。”

    “小峰”中年人压低声音自言自语的看着青年头也不回离去的背影喃喃道。

    阴暗漏风的场内,几个破灯挂在天花板上,摇摇欲坠,按理说冷裂是不会来这里的,可是恰巧自己的合作伙伴在这里包了一场拳赛,几个亿的生意,更何况男人除了喜欢烟酒女人车,那就是厮杀,品尝雄性荷尔蒙搅揉的感觉。

    “冷总,这种地方是第一次来吧,这种脏地方邀您过来真是失礼。”李潜皮笑肉不笑的把右手伸出来示好冷裂,可是语气却是像在说反话。

    “李董真是喜欢开玩笑,明明知道我是这里的老板,还说这种话,不过上次真是不好意思,我这边的人下手真是没轻重,把李董的人弄伤了,只是没想过那兄弟居然用药,结果还’不小心’弄自己身上,真是太对不住您了”虽然地下拳场是违法的,但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冷裂懒得绕弯子,但是被这厮嘲讽,怎么也不能只让他得意。

    被这么明说自己派人卧底和下黑手结果自食恶果的丑事,李潜的脸在昏暗的等下都能看出来青一阵白一阵。

    之所以要在这里抓人,并非是因为掌握到李潜涉黑的多少的证据,但是却能间接证明李潜出入这边,还有他带来的拳手,能证明他除了正当生意外又从其他地方买卖人口训练为自己打拳。在这里赌博可以说完全是被允许的,但是这类玩命的竞赌还是不被允许的,至少台面上是这么说。中年人带队埋伏在拳场外,由于这次来的人中不只有拳手还有不少富商,所以全场外虽然看似和平时一样废弃的楼群和垃圾场,但是外面却围了很多人,但是都训练有素的分散开,表现的不那么明显。

    猪笼,是拳手的聚集地,除了这边的,还有一些是外面有钱人带过来的,不只有中国人,凯身边坐着几个看起来像是东南亚那边的,皮肤黝黑,眉眼都浓重的多。和凯都是这边的拳手的几个却没有他那样的待遇,都是每天打完就被扔到这里,不见天日。屋子四周是斑驳的墙面,对着拳场的位置是一个密集型铁网,这里没有床,什么家具,只能躺或者坐在地上,到处脏乱的吃完食物的垃圾,偶尔还有老鼠,蟑螂,不过所有人都见怪不怪。

    拳场一开场会找几个不怎么能打的来热场,说好听而已,实则是打群架,就是从每场拳赛被刷下来的一些可怜虫,大都是伤的伤,残的残,这个就是唯一活命的机会,赢了就能从新回拳场,输了的话,只有一个去处,就是乱葬岗。

    破旧的铜锣敲响,一群身上穿的脏兮兮,有的满脸,满身都是血污的人冲进圈内,几乎是拼命往死打眼前的人,每个人都根本不会去看自己要打的这个人是谁,只知道打死一个,自己就多一分活的希望。

    所有的人都持冷漠的态度,看着那群仿佛耍猴戏的人,完全不在意那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因为能在这里呆着的人,已经没有什么怜悯之心,即便是凯,也许他是除了冷冽以外最冷漠的也说不定。

    除了冷裂和几个富豪有楼上专座,其他人都是站在圈外,吼叫着,看着那些人一个个步入死路,嘲笑着。

    与他不同的是,其他几个衣冠楚楚的富商都看起来平均年龄不下50岁,冷裂年轻的让这些老头羡慕,嫉妒,更何况还是那样地位的人,许是受不了这里肮脏的环境,发霉的墙面,楼下的吵闹的疯子们身上散发出的汗臭,几个老家伙都忍不住拿出手巾捂着口鼻,满脸的嫌恶。

    虽然如此,但是看着楼下激烈的打斗,几个人还是兴奋的很,叫骂着,冷裂跟看白痴一样看着身边的几个肥头大耳的老男人,眼睛偶尔看一下楼下,这种群殴已经不能入自己的眼。

    所有人的视线全部都在拳场里,谁也没发觉一个黑影走到冷裂身边,除了凯。

    猪笼与拳场相隔的铁网不只是厚密高,还有上面通着电流和倒刺,就是为了防止有人逃跑,可是这一次,恐怕真的要再想办法防了。就在大家都愣神的时候,凯突然从地上弹起来,等大家反应过来已经跳上铁网,让所有人惊讶的不是为什么他能在有倒刺还至少3米高的铁网上怕,而是大家都在想为什么这人不怕电,仔细看才看到,原来手上有两个木片,双脚跨在墙上,才几下就跳上顶,借着铁网外墙面的凹槽直接整个人翻到拳场上,速度快的好多人都没能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像猎豹一样飞跳到2楼楼梯的扶手,直接一个倒翻向贵宾席冲过去。

    “啊!”一声枪响,接着是一个人的惨叫,尽管拳场的重金属音乐嘈杂,但是那一声枪声加上那声凄厉的惨叫还是把所有人的目光全部移向楼上。

    子弹打到天花板上,因为本来就年久失修的墙,除了弹孔还有掉落的墙皮,那个黑影是个男人,手里的枪已经在凯手里,而男人的惨叫来源于冷裂一脚踩碎自己的下巴骨的疼痛。

    还没等三人有什么交流,一群人冲了进来,那扎眼的警服让在场所有人都慌起来,但是除了这三个人,一个是地上动不了的杀手,还有就是……

    “跟我走!”冷裂疑惑的,探究的看着眼前这个人,还有他比自己好像还要强的自信……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敢让他这么跟自己说话,还是这种话,有意思……

    “青哥,嫂子……”土二被袁青一瞪赶紧改口,“那女的,村里的人给处理了。”

    “你亲眼看着?”袁青的脸上透着怀疑。

    “亲眼看的他们把她扔下山的。”土二怕男人不信还举起三根手指赌咒发誓。

    “也是,灌下去那种药,哼。”袁青看着石桌上空了的面碗,“一包都能把那五个蠢货吃死,足够了。”

    “那,这个”土二咧着嘴不知道该笑着还是怎么的表情指着被绑在角落里,嘴里塞着脏背心的小男孩问袁青。

    到底是自己的儿子,袁青有些犹豫,“先放着吧,你去村长家,跟那个老头说,今天晚上必须给我答复,不然明天我就让他家黄脸婆把他扫地出门,一定要亲口跟他说,还有,那两个小东西……”袁青看了一眼眼泪汪汪流着鼻涕的小孩正目不转睛看着自己,是什么意思袁青没那个功夫去想,不过还是小心点好,把土二招过嘴边,悄悄地说起来。

    袁恒身上被绳子勒的小手都麻的动不了,后背上是那天被那个男孩砸破的,还记得男孩很轻蔑的啐了自己一口就不高兴的拉着那个女孩走了,还威胁自己再跟上去就给自己好看呢,很难相信那样贵气漂亮的孩子还会对人吐口水,不过那两个孩子在一起真是像那个成语金童玉女一样一样的。

    不过袁恒现在心里不解,恐惧的可是面前的父亲。被村民们一起压住灌下了母亲给父亲煮好的汤面的娘亲,在,就在离自己不到几厘米的地方抽搐了半天就不再动弹了,无论自己怎么叫喊,最后那些自己平日里叫着叔叔阿姨爷爷奶奶的人嫌自己哭闹得厉害,就七手八脚把自己捆起来,尤其是父亲,不是他叫自己带人来的吗?爹,是你要他们害娘的吗?袁恒说不出话,只能用眼睛来向父亲发问,可惜父亲却拉着那个二叔叔说悄悄话,爹,你为什么不看我呢,袁恒第一次感觉到一种从身体最深处的寒冷……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