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章节字数:4403  更新时间:17-01-09 13: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迟峰?您在叫谁?”青年一脸疑惑不解,这是个陌生的名字。

    “别装了,怎么可能这么巧,你真的没死。”

    不可能,拿枪打中他的胸口了,明明死了的人,明明没有呼吸了,怎么可能。

    “啊哈哈哈,看冷总的样子,好像看见冤魂来找您索命一样”三年这个人的身上简直变化的让人惊叹,他的身家,那个人给了他多少,而他比自己想象中更有本事爬到今天的位置,不过能一眼认出自己,那天,他果然在,不然不会这种看见鬼的眼神,就算他强作镇定,但那微微暴起的青筋,冷裂,你吓坏了吧。

    “你叫什么名字?”冷裂脑子嗡嗡响,根本听不到青年的嘲讽,只是情绪激动的扯住青年眉峰因为那将要炸裂的情绪而鼓起,气息也浓烈起来。

    “呃,”因为被掐住脖颈和锁骨,凯觉得呼吸有些困难,但是并没有大动作,这个时候反抗受伤会更严重,更何况,凯的表情满是好奇,好奇自己到底是因为像谁,这个人到底是谁,能让冷裂露出这副表情,“陈凯,不过,一个混地下拳场的‘脏东西’能有什么正经名字?您要是不喜欢,随你叫,反正转的地方多了,无所谓叫什么。”

    不对,他的口音,不对,那个人的口音不是这样的。冷裂记得很清楚,那个人的口音虽然不重,但说话的调子里都是上海话的味道,三年真的能把一个人脱胎换骨,除了那张脸,除了无惧的表情,可是眼前这个人,甚至分不出来他到底是南方还是北方人,或者是哪里来的偷渡客。冷裂的眼睛像是X射线一样,几乎要把青年从皮到骨看个透彻一般。

    “咳咳,冷总这么抓住我不放,难不成您是那种……”凯和冷裂的距离那么近,可以闻到冷裂身上的男士香水味,说完还暗示性的盯了一眼冷裂的被西裤包裹下蛰伏的巨龙。

    啪的一把将青年推开,看着青年故意仰倒在沙发上,身上为擦净的水全部流在国际名设计师亲手设计的沙发上,kyle可以感受到面前男人的怒火。

    就算是那个人还活着,连自己都能第一时间看到他的脸认出他,那个人怎么会连自己一点都认不出,这个人看自己那么陌生的样子,还有……

    “你认识云……云殇和云凝吗?”冷裂没发现自己的表情多么可怕,甚至还有点无措,这不是平时的他,所以一旁的手下和女佣都看愣了。

    “是哪个店的?我玩过的骚货太多了,说店名我都未必记得,诶,该不会是我和您睡了一个骚洞,您才见我眼熟,我……”还没说完,一记铁拳就迎面而来,还好躲得快,拳头打在沙发靠背上,坚硬的檀木梆被打裂,对上的是一双杀气逼人的眼睛和那张脸。

    “管好你嘴!”冷裂觉得这个人也很容易激怒自己,但是和那个人的方式不同一个是让自己反感的正气凛然,而这个是那种让自己的发力每一次好像都打不到点子上的纯粹讨人厌的市井流氓气。

    “裂哥,这个人简直就是个渣滓,你还……”冷裂没有赶人走,而是留青年住下,一旁的手下有些不解的问。

    “去找张东查一下他的身份,”躺靠在老板椅上,冷裂默然的说着,连看都没看身边人“把能查到都给我挖出来”斜了一眼身边的人,“听懂了没”说完警告的用眼睛示意了一下,这才发现,原来站着的人,两手相覆,而其中一只手缠着绷带,但是还是不停溢血,雪白的布条被一点点染红,分明是手指受过重创。

    “这么客气,冷总还派他的手下带我游商场,还真当我是乡巴佬啊”第二天冷裂就叫手下人带青年去买衣服,也算是默认他是救命恩人,但是没有多理他,早起一看卧室门就看到这个人在门口恭恭敬敬的站着等自己,说是陪,其实kyle知道,冷裂是不信任自己,但是又不能让自己这么离开。

    “陈先生说笑了,所有陈先生的消费都有我们支付,陪同是为了您方便”和那个面瘫一样,皮笑肉不笑,凯心里好笑,但是面上没多说什么,直到……

    “我要上大号,还要跟着,”凯扭头看着要跟着自己进隔间跟班,扭头有点不爽的看着后面的人。

    “没关系,您上您的就行”跟班依旧是那副公式化的笑容。

    “你说的”凯朝厕所门口看了一眼,嘴角咧了咧。

    跟班正在隔间门口等着,突然一股剧烈的恶臭传出来,虽然自己也是受过训练的,但是这种味道真是……

    “受不了就出去,怎么12楼的卫生间我还能从这里跳下去不成,再说,还没坑够你家主子,我是不会走的”知道外面的人受不了了,但是还在死撑,凯觉得需要给他个台阶下,毕竟冷裂真正的心腹不会就这么放来跟着自己,这个人顶多就是比一般手下跟冷裂近一点而已。

    果然不出所料,刚说完这句话,外面的人就,“那我就出去等您了,不打扰您”一溜烟夺门而出。

    “咚,咚咚……”推门,在推门,嘎吱,隔壁有人进去了,声音从旁边隔板上传来,有人在敲。

    “你就这么用给你的胶囊,这味道真是够难闻”隔壁的声音传过来。

    “难闻?这么小儿科,我在可是几乎每天都得闻臭味呢。还有,文叔,下次麻烦你不要放纸篓里,我怕摸到屎”kyle不爽的狠狠撞了一把隔板。

    “在那脏地方呆了三年,还嫌脏?”中年人哼笑了一声。

    “抓我自己的屎没问题,不代表我喜欢玩别人肛门里吐出来的东西!”

    “好了,下次我注意。言归正传,为什么要隐瞒那个杀手的事,你听到以后为什么不第一时间上报给我!”

    “让你们抓了那小子,我拿什么接近冷裂”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抓李潜的罪名少了最重要的一条,现在无法就这么定他涉黑和买凶杀人的……”

    “如果不让冷裂把那人抓到手,亲自审问,只凭我空口白话,他那么精明的人能相信我真的救了他,恐怕现在已经差人去调查我了,您还是好好想一想怎么给我编身份才能让他相信比较重要。”

    “如果再找不到证据,恐怕只以李潜出入地下拳场还不能扣押他太久,因为他是华侨,还和政府那边项目有往来,厅里已经被下达了红头文件了。

    “他跑不了,62848003……xxxx,这个账号去查下,这是那个死了的拳手,张东那边看到的,李潜往这个里面打过钱”

    “李潜会直接给他打?”

    “这种要命的事,越是他这种人越不敢信别人,应该能牵扯出来不少东西。”

    “但是为什么一定挑冷裂?你就确定他是?”

    “老东西不把我安排在其他拳场,偏偏是那里,张东那个德行不可能杀得了……”凯有点哽咽,“要想找到开枪的人,必须找到幕后老板才有可能查得出。

    “你怎么知道幕后老板就是冷裂,一起去的富商很多,你能确定一定是他吗?你不是说张东死都不肯跟你说,而且……”

    “我确定,起码90%我确定是他,就算不是,也有莫大关联。其他几个老头子一看就不是常进出那种场合,就算装的不熟悉,但是看那些个人玩命的时候,他必然会露出那种,啊哈哈”凯突然笑得让人头皮发麻“就像恨不能自己冲下场撕碎那些蠢货的眼神,就算真的不是他,那样身份的人,如果取得他的信任,我想找到那个人也有机会!”

    “怎么不放心啊?没闻够?不过可惜,我给冲掉了”青年正准备出去,门突然开了,是等的一脸焦急的跟班,看到他,青年糗了来人两句。

    跟班整个人脸一阵红一阵白,虽然还是那张笑容连嘴角弧度都不变的脸,但是明显有了些对面前的人不爽的怒气。

    对冷裂的招待,凯也不跟他客气,干脆把整个商场都转了一圈,看得出,跟着自己的这个虽然也有点底子,但是不完全那种像冷裂一样的那种,一看身手就不是一般人,这个勉强练了几天吧,被自己溜了一天,要不是自己等了他几次,让休息,这人非得累残废。

    “回来了,怎么样,想要的买齐了吗?”冷裂本来是打发青年去买自己想要的东西,自己也清净一下,但是没想到这人乐不思蜀到大半夜。

    “哎呦,买了一天也就买了点衣服什么的,哎,就是时间不够,不然怎么也得去找个……啊哈哈哈”也不管冷裂手下的暗示,凯就这么躺在沙发上,鞋也没脱就踩上去,这可是继上次冷裂打烂沙发后新换的。

    摆了摆手,示意手下不许管。一旁的佣人走过来听从冷裂的指示往凯面前的桌子上放了一张银行卡。

    “给我吃,给我穿,这是直接给钱了?”青年摇着脚一副吊儿郎当的样。

    “不管怎么说,也算你救了我的命,这是200万,给你的,如果你想多在我这里住几天,也可以,我随时欢迎。”冷裂没有在意青年的不礼貌,

    “这点钱就想打发我,我是拳手,但可不是叫花子”青年看着那张巨额卡不屑的用手指夹起来扔到一旁的金鱼缸里,站着的佣人和手下不愧是给冷裂工作的人,眼看着200万真的‘打水漂’也不动一下。

    “好啊,那你想要多少?”冷裂看多了人心没劲的蠢货,朝青年抬了抬下巴。

    “怎么,不怕我会狮子大开口?”kyle歪了歪脖子,瞪大眼睛威胁的看着他。

    “放心,我敢问,就不怕你会”冷裂对青年的质疑翻了翻白眼。

    青年慢悠悠的起身,大甩着手臂,环顾着周围的人,贱笑这走到冷裂面前,缓缓弯下身,眼看再近一点就要磕着冷裂额头上了了,用上牙磨着下唇,一字一顿的吐出让所有人惊讶的话“那我要是,想要你呢!”

    “你就不担心你给了我,我反悔不带你走?”龙争衡不满袁青居然把东西藏在矿下,皱着眉头一脸嫌恶的拿手帕捂着嘴避免吸入煤渣。

    “这只是一部分,您是生意人,知道狡兔三窟吧,尤其是面对像您这种精明的人,我要是不动点心思,还不被你耍了。”袁青拄着双拐在前面带路。

    矿下道路曲折,而且没有什么保护措施,也没有钱来加强挖掘力度,所以洞口非常狭窄,跟着前面的男人走了大约半小时,龙争衡发现男人的速度越来越快,虽说男人刚进行了手术,但自己腿脚也不利索,加上男人比自己更熟悉矿内,感觉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

    突然头上位置一道光射进来,一堆大石头迎面砸下来,龙争衡脸呼救的声音都没能发出就被石堆给埋下去,而光亮的地方赫然一张脸。

    “村长,小心点,您可差点连我一起砸到。”袁青看着拿着铁锹的老人,不满的抱怨。

    “俺,俺不小心的,嘿嘿,小袁你没被砸着吧。”

    龙争衡离自己的距离不近,就算是不小心,要是真的只对付那老头,根本不会差点就砸到自己,还好自己躲得快,这混蛋村长想独吞钱。

    “那村长,先拉我上去吧。”袁青把手伸向村长。

    “小袁,你先扒开石头看看人怎么样了,反正你在下面,俺这老胳膊老腿。”村长‘憨厚’的说。

    “没问题,不过您别忘了,我就是半残废,等我搬开石头,他手上那块价值一百多万的手表就得压碎了,您要是不介意那我就慢慢搬,放心,我就是想要个住处,每天活个温饱就够了,这钱都是村长的,我保证。”

    “这,”村长的眼睛转了转,“那你等下,俺这就去叫人。”说完村长扔下手里的东西就跑远了叫人。

    袁青看得出老人紧紧握着那把铁锹,只要自己把石头搬开,随时都会跟龙争衡一个下场。

    “青哥,你,没事吧。”土二这才悄悄跑过来对着洞下探头探脑。

    “你来的真快,再快点我就被村长闷头打死了。”

    “俺,俺已经尽量赶过来了”土二抹着头上的汗水给袁青表达自己的无辜。

    胆小鬼,袁青分明看到他往手里啐了一口,什么汗,自己没那么瞎,不过现在,“哥误会你了,给你道歉。”

    “快别这么说,青哥俺拉你出来吧。”

    “不用,等村长过来,那两个孩子呢?”

    “他们在找那女的,我跟着他们把他们敲晕了,放在后山的洞里,怎么处理他们啊。”

    ——你确定钱都安全?

    ——放心,那老头发现不了。

    ——不能有我和你的名字,你得找个信任的人的身份来存。

    ——等孩子生了,我就挂他们名上。

    “青哥?青哥?”土二见男人没回答,着急的低声唤他。

    “别弄伤他们两个,车准备好没。”袁青思考了一阵,抬头问土二。

    “好了,我就说是送货,村长批了,那要带那两个孩子去吗?”

    “不带,我可就白忙活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