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章节字数:4493  更新时间:17-01-09 19: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啊哈哈哈,”冷裂仿佛听到这世上最逗的笑料,那笑声仿佛是从胸腔里出来,深呼吸一口气,干脆就那么抵上青年的额头,“想要我?你是和那些女人一样,看到我,”眼神从盯着少年慢慢滑下意有所指的看向某个地方,再挑起看着青年,“就澎湃了吗?”很难想象这种明明很低俗的话却能让这个人以这种词语说出来,尤其是能从这张嘴里说出来配合自己,不过这句话冷裂是附在青年耳边说的,身边的人根本没听到,也或许是还没从凯那句震天动地的要求中缓过神来。

    一般人这么说冷裂应该早就把他撕碎了,冷裂是这么想的,不过也不会有人敢这么说,可是青年说了以后,自己居然想和他玩一玩的心态,冷裂很奇怪,记得第一次有这种心态是他,第二次是那个少年。

    “恐怕真是您脑子里那种方法,我着火的地方也应该是,”凯做的比冷裂的示意方式还要下流多,就那么把手放在还未撑起的位置上,直起腰,拿并不太屈低于冷裂的骄傲的部位对着冷裂那如天神般帅气的面容,加深了笑容着拍了拍。

    “哦?”冷裂的眼神温度一点点降低,好像如果青年再不说出一个自己听得进去的话来挽尊,下一秒自己就会……

    “我想跟您”凯在大家都没预料到的情况下,突然向后退,狠狠坐在沙发上,一脸正色的对着冷裂说。

    “跟我?”冷裂觉得自己似乎有点摸不到这个人脉门,怎么一会一个态度。

    “与其在那种地方打到死,能跟您这样的大老板,高等人身边工作,才是我这样的出头的机会。”有些话说出来想让人信服是要有方法的,凯知道,这话如果说的不够诚恳到从心,那么很有可能被认为是居心不良。

    “好啊”冷裂答应的痛快到让这次发愣的人是凯。

    “裂哥!”“裂!”手下人和女佣同时发声,足可见这个承诺许的有多危险。但是皇上不急急死太监的下一秒就会得到一个白操心的白眼。

    冷裂警告的眼神让三个人都不说话了。

    “我答应你,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冷裂奇怪道。

    “您答应了是没错,但是我在等”

    “等什么?”

    “等您给我安排什么职位”

    “职位?”

    “没错”

    “身份证,学位证”

    “什么?”凯对冷裂的话有点发愣。

    “你以为跟我是什么意思?还是你是觉得这是在演黑帮电影?你几岁了?”冷裂笑着拿手放在嘴上,食指停在上唇,摇着头。

    “那么他们呢?”凯没有在意那种嘲笑,好像自己是不谙世事,想到什么说什么的小破孩一样。而是看着站在冷裂身边的两个男人。

    “常越,美国哈佛大学硕士,”冷裂淡淡笑着继续介绍,“齐健,英国剑桥大学硕士研究生”(擦,编的好羞耻,略略略)把视线转回到青年身上,“那你呢?不是名牌大学没关系,毕竟对救过我的恩人还是需要开一个,怎么说”故意表现出很为难的样子,“大绿灯才行”

    厕所隔间。“就算你想跟他,冷裂身边的人从来没换过,就算他肯给你工作,不代表他能让你跟在他左右”中年人觉得青年的想法太过于理想。

    “不是得不到,是需要方法,如果,有个和他一样出身,甚至,一样脾气,一样出生于那种每天和臭虫,脏血为伍地方的人,惺惺相惜的感觉我不信,他不会动心。”kyle玩弄着手里的卫生纸,能碾碎石头的手只轻轻一撮,手里的纸就化作粉末。

    “你有把握他一定也曾经在那里……”

    “不一定,但是他和那里的关系足够让我有的和他聊”凯的语气,志在必得。

    “可是,如果他真的在那种地方生活过,现在走到那种高度,一定不愿意有人提起那些往事,你贸然跟他说,不是在激怒他,你这是在玩命啊!”中年人很担心青年的安全。

    “哼,对我现在的处境而言,我救了冷裂的事屠宰场那边估计早就传开了,再回屠宰场那才是玩命,更何况李潜那边估计不会放过我,但是主子在牢里,你们看的那么紧,想通气也不容易,”凯像是决定了什么,“巴文叔,从我答应我是凯那天,我就已经是在赌博了,同样是玩命,也要跟一个我觉得是对手的人玩。”

    “所以找两个高学历的花架子放在身边原来是为了摆谱?”

    “你以为我会找两个废物来保护我?”

    “可惜他们连废物都不如?”

    “你!”“你!”没人喜欢当着自己老板的面被讽刺,常越和齐健再听话,沉得住气也不可能无动于衷,尤其是……

    “让他说”冷裂摆了摆手,示意青年继续。

    “冷总贵人多忘事,好像忘记了这两个是我的手下败将吧”

    “如果我真的让他们对你动手,我担心……”冷裂的不屑和可惜的表情让青年知道这种暗示的意味。

    冷裂把三人带到别墅中的一个房间,里面足有300平米大,是一个拳击台。

    “怎么样,证明给我看,他们真的是废物。”

    “陈先生想让我们谁先来”虽然刚才被青年所鄙视心里不舒服,但是两人的职业操守真的是够强,依然能语气波澜不惊的和对方说话。

    “先?怎么可以有先来后到,你们老板是想看我出糗,你们还不一起表现表现。”

    常越看起来应该是学散打的,没什么特别的招式,活动的很灵活,齐健像是泰拳,腿部肌肉很发达。

    两个人都摆好攻击的样子,但是青年却很随意的站在那里,好像只是玩玩而已。

    学过散打的人都知道,这种武术讲究少,说白了就是乱打,但是真正去学过的还是多少受一点招式的束缚。常越喜欢先发制人,在观察了一会青年后,便首先向青年一记狠踹,既然没有赛场上的规则,那就不需要留情,更何况上次被给了一个下马威,刚才又被羞辱。这一下直接用膝盖顶向青年下体的重要部位,但是很可惜,一击必中没有达到效果,反而被青年的手挡住,但是真正发力点还没有到,正当常越想再发力时,一阵刺痛敢袭向小腿,原来真正的重创力在这里,可惜还没完全使出来,就被制住,虽然以前比赛的时候也会被这样挡住,但是自己的冲击力那么大,就算不能打倒对方,起码能让他手臂震麻,可是这次,常越心里一思,转而用手肘部像对方后脑砸去,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先别住常越的腿,一个快速转身那左臂杠住打下的手,用全身力气压住对方,一个飞身,常越也不是那么好打发,存心让青年的力发不出,直接将青年没有钳制住的那条腿跪下,想让在这一瞬间让青年的支点落空,从而扭伤手臂,但是人算不如天算,青年似乎早就猜到他这招,突然将手里扭对方住的那条腿放开,常越一下子力气被分散,已经努力想站稳,结果脚刚接触到地面,想跪下的时候,青年突然凌空劈下的左腿一脚踢在弯曲的膝盖正面,让常越无法跪倒,但是这不是kyle的目的。

    直到听到身后一声巨响,整个拳击台强烈的震动,常越知道自己和齐健的默契已经被青年看出来。

    齐健和常越不同,他喜欢先摸清楚对方的底子再出手,但是没想到青年这么快就压制住同伴,泰拳和散打不同的是,同样是踢踹的招式,但是泰拳讲究以膝盖全力顶对手(呵呵,看电影这么理解的),所以当常越努力向下倒的时候,齐健就知道他的意思,所以马上发力,想趁着这一下,旋转过身,借惯性顶向青年正面,结果两人的计策被识破,自己因为前力大,导致被击中反噬更大,直接甩出拳击台,眼看后脑勺就要磕到那个装饰的角上,因为冷裂喜欢坚硬的物件,所以这里的装饰都是用最坚硬的铜刚打磨的。

    “齐健!”从半空被人一脚踹倒,那么向后跌下首先着地的就是屁股,然后是双脚,常越听到响声回头看,的时候自己突然被松开了,正准备还击,突然面前的人飞一般冲到身后,常越着急的想看后面,无奈腿被踢的酸疼,只能拼命把脖子往后扭,无奈自己不少猫头鹰,只能勉强看到青年冲过去用右手拽住齐健的左臂。

    齐健对青年突然拉住自己很疑惑,想反击,趁着青年把自己从快要仰躺下拽起的时候,另一手直接向青年右脸迎面一拳,但是被青年的左臂抵住,想要双脚发力,但是刚才摔得太狠,下半身钝痛难当。

    “齐健!”常越虽然没有完全看清楚,但是从余光分明看到那个翘起的麟角,所以阻止同伴的恩将仇报。

    “为什么要救他,你不想给我证明吗?”冷裂问青年

    “我是要跟您,那么您的人,尤其是保护您的人我不会动”

    “你很会说话”

    “如果打死其中任何一个,相比于打您的脸,这不是给您证明我的能力,这是愣头青没诚意的表现。更何况,我已经赢了,证明我强到足够比他们站的更近保护您,但是不代表我要替您赶走忠心,有能力的手下。”

    “陈凯,是吗?”冷裂看青年的眼神让青年知道,这是一种玩味,但是是欣赏的味道。

    “我要你收回一句话”冷裂严肃的看着面前的人。

    “是我要跟您,还是,”说完青年也学着对方严肃,但是却对着男人顶了顶跨暗示男人的意思。

    “有意思,你猜到了,”冷裂忽略掉青年的流氓玩笑,“是我,我要你,跟我!”

    “我一定会好好效力,”青年突然话锋一转,“我是该这么说才对,不过,我就是想看看怀疑我接近您目的之后,我的这种要求,您会不会答应,蛮失望的。”

    “你说什么?”冷裂眼神里泛着冷光。

    “想看看激怒您,会以什么方式来试验我,想看看您这样的人身边有多厉害的人物,不过,呵呵呵,您还是让他们保护吧,我这样的,您还真请不起,后会无期。”青年说完扔下刚才从常越身上顺的打火机点了根烟,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大门。

    “裂哥!”“裂哥!”

    “用不着,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来头,哼”冷冽挥手拦住要追上去的两人,心里不知道开始盘算什么,笑的危险,游戏吗,我陪你玩!

    “青哥,抓紧!”土二使劲拽住要掉下去的袁青。

    “柯常这王八蛋!”袁青没料到的是,村长柯常居然趁自己睡着的时候把自己和土二还有袁恒和那两个小孩直接扔下山,不过也算是命大被腰上的裤绳救了一命,这会被挂在半山腰,几个人只能慢慢往上爬。

    “救命啊,呜呜呜,我要妈咪”龙凝哭的凄凉可怜。

    “哎,我妹妹扒不住了。”龙殇看小女孩幼嫩的小手被石子刮破,气的冲袁青叫嚷。

    “给我闭嘴!”袁青心烦的吼道。

    “你这烂穷的东西,你小心我给你告我爸爸,看他怎么收拾你们这种人。”

    “你爸?”袁青心里想笑,就算这么危险的时刻,却被小男孩天真的话语逗乐了,龙争衡教出来的儿子真这么蠢啊。

    “爹,恒恒手疼的不行,饿了”袁恒不知道该去哪,只能跟着父亲,本来看着父亲发火一直不敢说,但是父亲却突然笑起来,看不懂到底是真开心,还是什么笑,但看见父亲情绪变好,这才敢跟父亲说。

    “闭嘴,爬不动掉下去活该!”袁青心里本来就恨意,所以对袁恒的态度也好不到哪去。

    “青哥,俺手也疼的不行了,这人太多了。”土二爬上去之后那裤腰带绑住拉着袁青和那三个孩子往上爬,但是看着上不来的几个人,心里一动,手上的力道也松了点。

    “土二!”袁青早看出来上面的人有了其他想法,不行,自己不能死在这里,“我上不去,那东西可只有我知道,还是你想这辈子都留在这破地方,还有柯常应该以为你和我是一伙,你以为你回去他放得过你,想清楚。”

    “俺这不是使劲儿拉了么,青哥你咋老是多想呢。”土二用力拉扯带子来表示自己真的尽力了,努力掩饰自己的考虑却还是被男人看出来,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听男人的话对自己更有利。

    “不行啊,”刚说完,土二这回却不是虚情假意,而是眼看着带子被尖锐的石峰划得有些撕裂的地方,着急的叫喊着,“人太多了,这带子快断了,青哥,得下去一个才行啊,青哥!”

    龙凝和龙殇,白梦那么个人精,加上龙争衡一直觉得这是他孩子,那……

    “恒恒,你爱不爱爹?”袁青俯下头柔声问默默忍着哭声的袁恒。

    “啊?恩,爱爹爹。”袁恒手疼的厉害,肚子咕咕叫,被父亲突然的问题弄得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本能的应和,自己的父亲,不管怎么说现在只能信他了。

    “那就听话,把手放开,小妹妹,你要是想见你妈妈和爸爸,下面的人可不能跟我们上去。”

    “什么?”龙凝看看袁青的复杂的笑,再低头看着跟着自己向上爬着的小男孩,不解的又看向男人。

    而袁恒则是……“爹?爹!”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