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

章节字数:6718  更新时间:17-01-10 21: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去哪里了?”凯的拒绝让冷冽对他的怀疑中多了一丝兴趣,而凯也就真的没有再来找他。

    “他回了屠宰场,还是和之前一样,不过……”常越跟了凯好几天,他不明白,明明之前对这个人不屑一顾的冷裂,为什么对他一下子这么感兴趣,不但让自己时刻跟着这个人,还嘱咐张东给他更优厚的条件。

    “说。”

    “听说那天回去,他去了诊所,好像是救你的时候受了刀伤。”

    “难怪。”冷裂回忆起那天拆掉凯用过的浴缸时,里面下水口残留的血迹,是他的吗?

    “为什么不按原计划?还把人交给冷裂。”巴文关上诊室的门对坐在就诊床上的青年不满的问。

    “你知道他叫我什么吗?”

    “他认出来了?”巴文一愣。

    “什么叫认出来了,他认识我吗?”青年眯起眼。

    “我是说他是不是知道你的身份,毕竟你上过学的地方是市里有名的学校,你又被评过优秀。”巴文眼神闪烁有些底气不足的反驳。

    “我受伤以后,有些事不记得了,可能太敏感了。”青年意味深长的看了看回避自己的中年人,很爽快的没有再纠结这个话题。

    “放心,我只是在等。”青年从床上下去走到中年人面前对他说。

    “等什么。”巴文不解。

    “等一个,机会。”

    “继续跟着他,还有我让你查的事怎么样了。”冷裂想到什么似的。

    “我查过,当时您说的那个人确实死了。”常越拿出一张纸放到冷裂桌上。

    “难道他真的不是?”冷裂的手敲击着纸面自言自语道。

    “是她吗?”一辆白色的杂牌面包车缓缓地开着,像是跟着什么人,车窗户开着一个小缝。

    “是她,和照片上一样。”

    “跟好,等她拐进去就动手。”

    “唔”一阵刺鼻的药味,女人突然被捂住口鼻,虽然第一时间就挣扎,但是药物已经吸入鼻腔,身体开始有点发软,意识也模糊起来。

    “快点,找见没有。”一个戴着帽子的灰衣服箍住女人,催促另一个同伴。

    “是不是这个。”另一个黑衣服的男人抢过女人抱着的皮包,打开向地上抖落,里面的东西散了一地,黑衣男人那堆东西上捡起一个文件夹,翻开给灰衣男人鉴定。

    “倾缘公司竞标……应该是这个,装好,走。”灰衣男人从黑衣男手里拽过去看了半天,看到自己熟悉的几个字以后,便确定这是自己要找的,把已经几乎晕倒的女人放到地上招呼同伴离开。

    “这就想走啊?”两人刚走两步就听到一个声音,像出声处看去,一个年轻男人靠着墙漫不经心的冲这边挥手。

    “别理他,走。”看了看四周,确定只有这一个人,灰衣服没把男人当回事,低声跟黑衣服的同伴说。

    “哎,这好像是犯法的吧。”男人看两人无视自己就要走,一个用力从靠着的姿势挺起身走到胡同中间,拦住想离开的两人。

    “我劝你走远点,没你的事。”灰衣服看男人就是要找麻烦,只好回应他。

    “其实我也就是个过路的,不想多管闲事。”男人看灰衣服严正以待的样子噗嗤一笑。

    “那就滚蛋。”黑衣男有点沉不住气骂道。

    “可以,不过,把那女的东西方向,我看见你们拿人家东西了,放下,我绝对不拦哥俩儿的道。”

    “跟他费什么话啊!”灰衣服还想说什么,黑衣男干脆直接上手冲男人打过去。

    迎面一拳男人轻松躲过,一个回转直接扭住黑衣服的肩膀,这种程度黑衣男可没当回事,可刚想动的时候,肩头一阵麻感,半边身子都软了,可是男人只是捏了一下自己啊。

    看黑衣服被一招就制住,冷静的同伴也镇定不下了,拉开衣服的拉锁把文件夹塞进去拉上衣服,几步跑过去就向男人下半身狠狠一脚,只不过他的动作已经被男人先发现,直接把半瘫在自己身上的黑衣男挡在身前,“卧槽!”这一脚黑衣男真是恨不得掐死灰衣服的同伴,这还不算完,为了达到最好的效果,灰衣服踢过来的一刹那,男人还用了一个顶力,让这一脚更重的踹到自己的挡箭牌身上,趁着因为打在同伴身上而脚软了一下的灰衣服收力当口,男人对着黑衣服的屁股一踹,黑衣服直接扑向抬着一只脚的同伴身上,两人直接抱着倒地。

    “好好说话不听,真是”男人走过去一脚踩在黑衣男背上,感觉两人挣扎想起来,有点不满的抬上去就是一脚。

    “你傻逼吧,想让老子断子绝孙啊!”

    “你个蠢货,谁叫你不躲!”

    趁着两人相互埋怨,男人压住他们从最下面的灰衣服领口伸进去,用力掏出那个文件夹,一边在脚上使了使力,一边随意的翻看着手中的文件。

    “靠!”谁都没注意后面倒在地上的人醒了过来,看到自己的包被扔在一边,里面东西被扔了一地,扶着墙站起来,看见前面一个男人踩着两个人,侧面看去他手里的,那不是,女人怕打草惊蛇,小心的拖了脚上的高跟鞋,拿起自己那堆东西里的一个瓶子,就这么慢慢悄无声息的走近……

    凯突然感觉到脸上一股清凉的喷雾,接着,眼睛一痛,这什么!

    女人看男人一闭眼睛,就大着胆子抽出男人拿着的文件,什么也不管就往外面跑。

    这能饶了她!凯也不管那么多,冲手里吐了以后,往眼睛里揉了两下,感觉视线有了清明,就向女人跑的地方追去。

    “你干什么!”因为药劲儿没过,所以跑起来还感觉头很晕,所以刚跑了几步就被抓住,女人着急的叫喊。

    “你问我?这是我该问你的吧,小姐,你给我喷的什么,知不知道我现在眼睛疼得要死啊!”凯气得够呛。

    “你这小偷,你们迷晕我抢我的东西,你再不放开,我就叫了,救……”

    “想叫啊,你要能跑出去再叫还有人听得见。”凯拉住女人,指着还没走出去的胡同口给她瞧。

    “你”

    “小姐,麻烦你看清楚,我偷你东西,要不是我,你东西就被这两人偷走了好不好。”

    “你说什么?”

    “你自己看”凯拉着女人往回走,将还在地上起不来的两个人指给女人看。

    “真的?”看着躺在地上的人,再想想刚才迷迷糊糊听到的,女人渐渐冷静下来。

    “切,爱信不信。”看女人仍然怀疑的样子,凯也没有多辩解,走到后面,把女人的包和东西捡起来装好,看见一边脱下的鞋,开走过去拎起后面的鞋带。

    看男人给自己收拾好东西的样子,他真的不是坏人?女人这会有点不好意思的别过脸,看着越走越近的男人,看到他手里的鞋,他是不是,不过下一秒,女人的想法就被打破,男人直接把鞋和包扔到女人脚下,理都没理女人就走。

    什么人呢,一点都不绅士。女人心里也有气,本来还打算谢谢他。

    “啊”穿上鞋,刚迈开步子走,一阵扭痛从右脚生起。

    刚才跑的时候没发觉,这会放松下来才发觉这么疼。

    “你干什么这是”正在想该怎么办,就被拉住胳臂环在一个人脖子上,有点被惊到女人闷声冲又返回来背着自己的男人问。

    “趴好,还是你希望我把你扔在这里,那两个人可是快缓过劲了。”惩罚似的的使力颠了一下背上的女人,警告道。

    看见后面的人就要爬起来,自己有走不动,女人只能拼命翻白眼,心里腹诽,但怕男人真的不管自己走了,只好闭嘴。

    “要报警吗?他们不是抢你东西?”感觉女人听话安静了,男人才语气好了一点。

    “怎么回事,是你?”

    “哦,冷大总裁,这么巧啊。”

    冷裂没想到再一次和青年见面,是在警察局里。

    “你好,和报案人是什么关系。”一边的警察做着笔录。

    “哥哥。”“老板”两个人同时开口,说的却不一样,女人看到来人的时候,表情变得很微妙。

    “到底是什么关系。”人家才不管那么多,敢冲警察瞎吼,被吓了一跳的小民警有点不爽,有钱了不起,长得好看牛逼啊,谁吃你们那套。

    “有气别冲人家亲爱的人民公仆撒,回家吵去。”一旁事不关己的青年用眼神跟两人示意。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冷裂看着青年。

    “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两个都是知恩不报的白眼狼,我还想说,是不是你安排好的,前脚得救你,后脚救你妹,我成你家保镖了,居然换来这种偏见。”

    “我们不是一家人。”女人脸色不太好的走过来,欲言又止的样子。

    “不干我事。”

    “谢谢你,救了我。”

    “果然不是一家人呢。”青年故意看着女人说,但眼睛确实不是看向黑着一张脸的冷裂。

    “我叫,”女人像是想到什么,有些为难,但是还是挤出一丝笑容,“我叫冷倾缘,你呢?”

    “倾缘,那倾缘集团不就是”

    “不早了,该回去了。”冷裂打断青年的话。

    “陈凯”冲被拽着走的女人背后回答道。

    “放手。”冷倾缘狠狠甩开被冷冽拉住的手,超过他往前走。

    “等下。”凯观察了一会两个人的交流,突然叫住前面的人。

    “你又想干什么。”冷裂和冷倾缘闻声回头,冷裂语气不好的问。

    “上次说的你要我,还算不算数啊,大总裁?”

    进展没有太快,但是比凯预料中的要慢的太多。冷裂虽然进出屠宰场,也和自己交过手,但是从头到尾没有挖掘出他不法的证据,起码板上钉钉的证据。

    冷裂带凯去了公司,只不过所谓的答应让青年跟自己,只是给青年安排了一个行政文员的职位。之后因为杂事太多,凯只能在每周例会看到冷裂的身影,但是他也只是跟主管和股东开会,像自己这种小职员,根本能见到就不错了,想近身说话,呵呵,先打赢那群花痴女同事再说。

    因为自己没有身份,所以冷裂也算仁至义尽,帮自己弄了一个身份证,本来想顺藤摸瓜查证冷裂与行政单位的关联,结果,能查到的手续居然全部合情合理合法。看着手中那张名字为陈凯的身份证,凯知道冷裂的本事不仅仅是能办成事,更重要的事能办到连法律都制裁不了,自己的身份明明是偷渡客,居然能成为这里的合法公民。兜兜转转,居然,看着身份证上的城市,青年想笑。之所以是上海,原因很简单,倾缘集团的总部是在那里,这大概是凯唯一目前慰藉的事,这表示如冷裂对自己没有完全架空不管不理,意味着确实实现他的承诺让自己‘跟着他’。

    “这几天他没有再闹腾吧?”剪裁得体的墨色西装,大背头,这是冷裂在公司在公司一向的形象,从进公司到现在,没有跟青年有一点接触,但是青年的动向冷裂很有兴趣。

    “回冷总,陈先生学东西很快,虽然分给他工作非常多,但是都能第一时间完成。”在公司冷裂不允许别人用哥叫自己,公式化的称呼一旦到了公司就要改口。

    “我叫你查的怎么样了”冷裂听得出来齐健明着是在向自己汇报工作,暗里对凯有夸奖的成分,看来什么都比帮不上被人救过的感觉来得强烈,难以释怀。

    “因为像他们这样的都没有固定的场所,能查到的……”

    “我只要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冷裂没心情听废话,咚的一下,剧烈到桌上的咖啡杯都被震的跳动了下。

    “他是到这边差不多有5,6年,不过,在拳场有将近三年”

    “5,6年?你确定?”

    “从哪些偷渡的人那边了解到的,我派人去了一趟缅甸,那边回来的人说,能调查到的是他从小在那边生活,不过查得到的很零碎,因为没有登记,不过他眼睛很有特点,所以很好认。”

    “冷裂派过去的人你见到没?”

    “是冷裂的一个得力助手,叫齐建的人派去的”

    “不要书面资料,和我的实际身份不搭,文叔”

    “我知道,会尽量将你的一些生活情况以不经意的方法透漏出去的”

    “很好”

    “你不是要等机会,等冷冽再找你,为什么突然就答应他进公司?”

    巴文等了半天,始终得不到隔壁的人的回答,刚想多问几句。

    “好了,这里可能不能说那么多了,再不出去,冷裂的手下会怀疑你”

    时间上差这么多,可是为什么这么巧?不可能是他才对。就算他活着,不,不可能,那枪明明打在他胸口,自己探过的,分明已经没气了。可是如果活着,太不可思议,可是,为什么,他看到我能忍得住,但是看到她居然还能那么平静,就算是他在伪装,难道真的能隐藏的这么好,还有她,认不出来吗?

    “行了,你先出去,”冷裂若有所思的皱了皱眉,打发一旁的人离开,“齐健!”

    齐健刚要出门口突然被叫住。

    “记住自己的老板是谁”漫不经心,实则警告意味十足的话,齐健再蠢也听得出自己对凯的明显的维护让冷裂听出来了。

    “裂……”因为着急,齐健刚开了头的称呼就被人一个眼刀飞过来,赶紧改口“冷总,知道了”说完,看着冷裂转移开的视线,忙慌不择路的开门快步离开。

    “冷总,这个计划我们已经讨论过很久,但是”股东大会上,冷裂给出了下半年公司的项目计划,但是,又是这帮烦人的老苍蝇,“我们下半年计划也很多,而且,这个计划投资这么大,冷总一个人就想下决定,恐怕很难服众。”

    “梁总这话好像是在说我想独断专行?”冷裂垂下眼帘,明明是笑着的,但是却冷的要命。

    “额,这怎么说,我也是为公司着想,毕竟没必要为了这一个项目搁置三个项目吧,这不合算啊。”梁翰是集团元老,四十多岁,但是包养的相当好,看起来也就是30多岁的样。

    “我来打个圆场,呵呵”另一边坐着的中年人,看起来比梁翰老一些,但是年龄差不多。

    “孟总有什么高见,说来听听”

    “呵呵,冷总真是见笑,我只是觉得梁总的建议还是可取的,毕竟”,孟伥笑起来的样活像一只哈巴狗,“20亿的投资,啊,啊哈哈哈”

    “难得梁总和孟总这么和谐,不过,要是海悦娱乐街和资彦和度假村不是在两位名下的地皮建设,不知道这两个项目还能不能这么顺利被推到今天的桌子上”冷裂抬眼左右扫了扫两个人。

    “冷总,那要是这么说,那倾城影视谷的项目的建筑师好像是……”

    “啪,”在座的所有人被这一声吓得赶紧回过神,本来这种会议,大家知道,又是大老总吵架的会,有的主管干脆小眯一会。

    “呵呵,冷总您别生气,梁总,看您,有些话能放在明面说吗?”是人都听得出,这种明着为冷裂说话,实则是给在座的其他人暗指冷裂有不可告人的事。

    “哦,您看我这笨嘴,孟总说得对,冷总您年少有为,又是董事长亲自指派的二把手,您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说这些,也是说说而已,您要是实在要做这个项目,您就直说,我们也不能说什么,您说是吧。大家说呢”梁翰扭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其他一些小股东和主管们。

    “冷总,这项目也太大了,我们一下子出这么多资金,这流动资金这块……”

    “冷总,现在花这么多钱放在我们都不是非常熟悉的影视这块是不是……”

    “那就这么办吧,既然梁总,孟总都已经同意了,从今天开始,所有的项目搁置。”冷裂没有给其他人说话的机会,起身在大家的愣神中走出会议室。

    “冷总”齐健赶紧追上去。

    “怎么,你也有意见?”冷裂停住步伐,好在齐健有武术底子,不然一般人早就撞上去了。

    “冷总,我只是觉得,您这样直接驳了所有人面,是不是”有点不好,齐健看着冷裂探究的眸子越说声音越低。

    “既然他们都那么说,我就顺水推舟而已,想激我,呵呵,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他们只能认倒霉,给我看着他们,这两个老不死不会这么善罢甘休。”

    “知道了,冷总”

    “哎,听说没”凯知道,冷裂故意放自己冷板凳,虽然最近能得到的消息并不是太有用,整个公司完全没有任何账务问题,严丝合缝的,看来内帐自己暂时是不能去查。

    正想着,一个部门的女同事过来,甜腻腻的语调飘过耳边。看多了办公室的各种只会循规蹈矩,要不就是溜须拍马的四眼白斩鸡,凯刚去很快成了公司很多未婚美女的猎物,总是时不时过来一个跟他说几句话。

    “听说?听哪里说?”凯放下手中的复印资料,转身像跟自己说话的女人倾过去。

    “额,就是那个”面对着这样逼人的男性气息,裴月月心里一阵小鹿乱撞。

    “怎么了?”凯知道她心里的想法,但是假装看不出,挨到她很近的位置,慢慢的把手从她腋下的空隙处伸过去,拿过放在窗台上的订书机,突然很快的撤回身。

    “哎,你”本来以为男人想要对自己做什么,结果一种被耍的感觉,让裴月月想发火,可是又不能发,总不能大叫你干嘛不亲我。

    “你不是有什么话告诉我?”凯笑的很清澈,清澈到被这样看着的人只好认栽。

    “哦,就,总裁和两个老总又掐起来了,主管刚才出来八卦呢?”裴月月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我之前查过,倾缘有三个大股东,除了冷冽还有两个,梁翰和孟伥,不过比冷冽的年龄至少大一轮。”

    “那冷裂和他们关系一定很不好吧,文叔”

    “你猜的没错,就跟三足鼎立一样的感觉,发现没,,但是那两个老头怎么能容忍一个臭小子骑在自己脖子上,暗地里可是给冷裂放了不少冷箭。”

    想起之前巴文的话。“是吗?那这次该不会又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吧”凯看着还在为自己没有下手而耿耿于怀的女人。

    “别提了,梁总和孟总都被冷总将了一军,现在都在办公室火的很,前两次冷总的提议都听说被两个老总……”裴月月说起八卦来瞬间眉飞色舞,完全忘了自己刚才被耍,左右看看没人,抬起芊芊玉手招呼凯过来,压低声音说,“暗地里弄砸过”

    “冷裂吗?”凯觉得好笑,“他看起来不像那种会轻易放手,让别人随便害的人。”

    “小点声,在这里得叫冷总”裴月月赶紧提醒凯“不过,冷总最后都有本事把项目做成,所以虽然很多人不说,但是其实都挺支持他的。”

    “如果有人,能让他不再受那两个老东西的气呢?”

    “救命啊,救命,呜呜”小手冻得通红,抓起身旁的一把草,忍着脏污和臭勉强塞进嘴里,可是因为胃里排斥,所以不一会就呕了出来,好饿,好晕,只能哭喊,可是嗓子都喊哑了。

    小小的身子拖着摔伤的胳膊绕着山脚走着,想看看哪里有吃的,袁恒迷茫的凭着感觉乱走。

    “那是什么?”看到一个死了的树底下好像有个很大的东西,袁恒嘴里念叨着,一边快走了几步跑过去。

    “娘?娘!”看到躺着的人的脸时,袁恒终于忍不住哭出来。

    但是不管袁恒怎么喊,抱着的人都没有回应她,好在数九寒冬的天气,柯雨的尸体还没有开始腐败。

    身体冷的发抖,袁恒只能抱着已经没有任何呼吸的母亲,来换取心理的慰藉,肚子饿的越来越厉害,身上也越来越冷,看着母亲身上不厚却看起来能给自己温暖的破旧棉衣,袁恒的眼睛里有什么东西开始变化了。

    “娘,恒恒,要活下去的,还要找爹爹,娘,你说,恒恒该怎么做……”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