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章节字数:4064  更新时间:17-01-11 19: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个月了,都没有什么有力的线索,冷裂还是防着你。”巧兰兰米线馆里。

    “我不这么想,信任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建立的,是一次又一次我能给他别人给不了的东西,他才会慢慢的开始不自觉地想到我。”

    “可是,时间越久,你越……”

    “文叔,连我身处在环境中都不急,你每次来都让我觉得只是你在非常着急,怎么担心我担心的不行?”

    “凯”

    “他这么沉得住气,文叔,你还是别这么老好人了,比较让人心烦!”

    咚咚咚,“进来。”

    “他今天除了在公司做自己的工作,还替刘会计做完昨天的帐,不过是给税务局那边的看的,没什么问题。除了午饭出去吃,是家新开的餐馆,然后……”

    “齐健”

    “冷总”

    冷裂听着齐健的汇报,扭过头,抬起,看着他,“他有没有找过你”

    “从来没有”

    “这么沉得住气,有意思。影视谷那边……”

    “您猜的没错,”齐健有点为难的看了冷裂一眼,又马上低下头,“梁总和孟总果然暗地里下手了。”

    “文件没批下来?”

    “没错,政府那边突然不支持这个项目的竞标,好像是要延期,可是我们这边的已经因为这个项目的成立奔走耗了一大笔资金,如果……”

    “梁翰,我小看你了”

    “那怎么办?如果项目中断,不说我们这边的资金流紧张,那,那边您怎么交代。”

    “什么事?”电话铃声打断两人的交谈,冷裂拿起来一看,是张东的电话。

    “孟总带人过来了,这次的人有点……”

    “这两个老东西给我来这套啊”挂断电话,冷裂手里的手机被捏的传出吱吱的声音,可见这是被激怒的前兆。

    “拳场那边?”

    “一帮废物,孟伥不知道从哪找来的人,张东手下的人被废了不少,其他几个根本不是个。”

    “要不我去?”

    “你找死!”冷裂狠狠瞪过去,“让他们知道我最得力的助手去?他们就是想逼我出手,别跟我说你看不出来?”

    “是我的错,冷总,我考虑不周,可是,难道不理会吗?”

    “叫凯过来。”冷裂拇指摸索精致剪裁的灰色西装袖口在手里,思考了一会儿。

    “他?”

    “怎么,不愿意让你的‘救命恩人’冒险,哦,对了,他还救了我的命呢,是不是”冷裂把椅子转过来,面向齐健。

    “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只不过,您放心让一个陌生人给你去应战,万一?”

    “哼,”冷裂不屑的冷哼道,“别忘了你还是他的手下败将,你都有信心的事,他会办不成吗?”他连我都能抗衡,是啊,冷裂心里想到。

    “怎么不来老地方见?”桌子上的电脑qq弹出对话框。

    “上次我走后,除了抓李潜,屠宰场那边怎么处理的。”

    “沟通过,暂停营业,而且当时打死的人都被转移了,加上你还在那边,所以上面没有严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交代了。”

    “上面放,下面那帮愤青可不会这么就此罢手,我问过,有人还在那边转悠调查。”

    “不让调查那不是很奇怪,你要知道一石激起千层浪,就算只是几个刚入职的,难保他们不会急功近利捅出大篓子。”

    “文叔,我不管那么多,明天晚上把他们想办法调走。”

    “你要回去?”

    “对,不过,不是回去接着和老鼠蟑螂一个被窝睡,一会冷裂叫我去那边,我下了,别给我打电话,冷裂给我的手机里有监听器”打完最后一行字,凯直接用软件清除了聊天记录和使用登陆记录。

    “那天为什么突然答应冷裂,警局里有记录说……”还没码完的字在窗口上的人黑了头像之后,巴文叹口气,慢慢清楚了内容。

    冷裂别墅。

    “这是什么?”看着盒子里的注射器和药,凯明知故问。

    “一些可以让你精神振奋的药。”冷裂听得出他的话的语气。

    “是兴奋剂还是类固醇?还是什么我不知道的高级东西。”

    “啊哈哈哈”冷裂突然的笑让青年猝不及防,难道不是?

    “我想你误会了,”冷裂拿起一旁的高级雪茄,在鼻下嗅着,一边打消面前人的疑虑,“我做的是正当生意,兴奋剂那类东西可是违禁品,这只是补药,看你一副劳累过度的样子,食补这么短的时间来不及,这是些浓缩营养剂。”

    “正当生意人?会出现在黑拳市场,还派自己的员工去打,不知道这算是正当中的哪一类。”

    “这只不过是生意场上的应酬,更何况这里是澳门,而且,也不能算黑拳,那里可是有营业执照的。”

    “名不副实把应该说。可是我不是职业拳手,不知道这算不算违法?”

    “你之前干的好像一直都不受保护吧,现在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但你也不算是真正的公民,我的员工是陈凯,他在办公室好好上班,下班按时打卡回家,但是你不一样,你是个没有名和姓的,不被承认存在的人,所以法都用不到的生物体,不管他干什么都好,何来违法?”原来在这样的环境下,冷裂依然能这么理直气壮的说出这样的话,青年知道除非自己打赢,否则,即使自己有什么事,根本影响不到冷裂。

    再进入这里,青年觉得自己的每个细胞都已经开始沸腾,3年的的时间磨练下那种竞技,争斗缠打的快感已经深入骨髓,即便你想忘记,身体还是最诚实的。

    “冷总来了”孟伥从暗处慢慢走出来,两条灰白色的眉毛尤为显眼,和那一头黑发明明应该十分违和,可是那张脸却能把这两个色调融合,反而突出了男人的贵气。

    “孟总特别邀请,我到底是晚辈,哪有不给长辈面子的”一听就知道是大家例行的惯例,两个人阴阳怪气的寒暄,让站在一旁的凯懒得看,将头扭到另一处。

    “也没什么,主要是我那边的俱乐部新来了一个人,不成什么气候,想带过来见见世面,没想砸您的场子。”

    “孟总,说话还是要小心点,诽谤可不是小罪,我虽然偶尔出入,但是说是我的地方,您还得拿出证据,不然,出什么事,要是查起来,我,可是不饶那些背后嚼舌根的人。”

    “我这张老嘴,真不会说话,这不是看您经常出入,来的最勤,才……啊哈哈哈,孟叔叔不知道实情,小裂可别生你孟叔叔的气啊,年轻人。不过,我说要比赛,你就这么爽快答应,可真是……”孟伥心里清楚,毕竟自己也不是多干净的人,想知道的事,还不会连这里是谁的都不知道,但是忌惮于上面的人,有些话说出来也就是让冷裂不太好过,自己舒服舒服,但是不至于和他撕破脸。

    “哦,是这样,我这边也有个新拳手,还没养熟,总想找个不那么厉害的练练胆,就当是玩了,啊哈哈哈”既然都不说实话,冷裂也就顺着孟伥的话说。

    “把面具戴上,对你好”

    “如果掉下来呢”结果那张骷髅花面具,kyle扔在脚边,继续自己手里的活。

    “那么,这世上就没有陈凯这个人,毕竟,没有人会把这里的脏东西带回城市中心的办公楼上班。”冷裂没有在意青年的举动,转身就要离开猪笼,走到一半,背对着青年说道。

    “裂哥”“裂哥”齐健和常越看见冷裂出来,赶紧迎上去。

    “看过了?”

    “孟总带来的人,确实不好对付,张东没说实话。”常越说。

    “他没那个胆,是不敢说实话,怕我带不过来人吧。”

    “裂哥”

    “行了,想给我下马威,哼,齐健,看住他,如果输了,你知道怎么处理。”松了松手指骨,冷裂笑的残忍。

    缠完手里的绑带,凯听到铜声从台子上起来往外走。

    今天因为冷裂和孟伥的原因所以没有别人来,在场的只有张东和他的手下。

    齐健没有危言耸听,孟伥带来的的人的确是个狠角色。

    “这是卡名,我上次去温哥华遇到的”孟伥看似热情的介绍,实则眼睛看的是出来的凯。

    叫卡名的人身高足有两米,浑身壮的简直像阿波罗,肱二头肌发达的简直抵得过青年手臂3倍粗,此时在场的人分为稳赢和安静派。孟伥完全一副自己赢定了的样子,坐在专门从酒店抬过来的皮椅上笑的看似和蔼,但是透着一股蔑视。

    凯和对手站在一起,看起来就跟小孩子一样,虽然说也见惯了不少能力强,不要命的更甚些的拳手,但是看到这么高大魁梧的对家也不免有点心悸。

    咚,一声铜锣声音刚下,被叫做卡名的人直接向kyle扑过来,本来这么壮实的人其实行动是不太方便的,即便身上的肉都被练成肌肉,但是负重也大。凯没想到即使这样这个人的速度都快的自己差点没躲开。

    这个时候必须不能硬碰硬,只能找他的死角发动攻击。几次三番的几个大拳头,能踩碎石头的钢腿踢过来,凯虽然都多躲得开,但是发现这个人的灵活度丝毫不逊于自己。

    在卡名的一击回身拳打过去的时候,青年找准卡名的脖颈发动攻击,他借拳场的弹簧绳想飞起砸过去,可是……

    “裂哥,你看”比起冷裂的冷媒,常越的漠视,齐健对青年多少有些不能释怀。

    原来当凯打过去的那一下,虽然击中了卡名的脖子,又一次实践证明,力的作用真的是相互的,青年心想,但是随即凯非常切身的感觉到自己的右手被震的一阵剧痛,这个人身上的肌肉简直比铁块还硬。

    “打得好”一声蹩脚的中文,凯没来得及回位,就被扭过来的卡名整个人抱住,死死的挤压在怀里。

    不,青年感觉到自己从腹部开始被挤压,氧气,一点点流失,呼,呼,好疼,喘不上气了,啊……是谁,谁在叫我,我,的意识,好模糊……

    “那双眼睛,怎么可能,明明报道里,还活着吗?”一直忍着到回到房间里,女人才像整个人的力气都被抽光一样,倒在地上,眼睛里噙满了泪水,为什么又要出现在我身边,我已经……卧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一个人影挡住走廊里的亮光,在女人看到来人后变的冷漠的视线下,走近屋,背对着关上了门。

    “您好,我找宋董事长。”一个穿着和这个高大建筑格格不入的男人对着一脸蔑视着自己的保安说。

    “哪来的要饭的,滚滚滚。”虽然男人态度非常好,但保安没理会他的话,直接走下站台推搡着把男人往远处赶。

    “青哥,怎么样?”开着一辆二手小面包的土二开着车窗边抽着自制土烟,边哼着小调,看见走回来的男人,赶紧掐灭烟头,跑下车上前问。

    “狗眼看人低啊。”袁青低垂着眼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笑的让土二头皮发麻。

    “找到了?”一个穿着时尚的戴着墨镜的女人在拿着照片问了一个过路的村民后跑到路边上停着的一辆越野车,车窗摇下来,一只手支到窗口,对站在外面的女人问。

    “说是没有。”女人摇摇头。

    “怎么可能,走吧。”

    女人绕到副驾驶打开门,刚上了一条腿,“什么东西!”突然脚腕上一重,女人低头一看,吓得失声叫道。

    “救救我,救救我……”仔细看是个小孩,整个人趴在地上,搂着女人的腿,嘴里沙哑的嘟囔着什么。

    “哪来的野孩子。”女人不满的用另一只穿着高跟鞋的脚踢小男孩的腰部,好让他放手,但不论怎么踢打小男孩却越抓越紧。

    “烦死了,你下来了,你赶紧把他给我拽开,脏死了,好臭。”女人看见驾驶座的人下来,招呼他帮忙。

    “不要,不要这么对我,不要这么对我……”下车的人走过来蹲下直接一手就扳起小男孩的胳膊,刚要把他甩到一边,小男孩带着哭腔乞求。

    ——不要,不要这么对我,不要这么对我……扳着小男孩的人突然身形一滞,“你,说什么……”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