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章节字数:4630  更新时间:17-01-12 20: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什么都愿意做,只要你给得起。

    ——那就先做到一点,活下去,不然,你的价码连零都没有,是负数。

    ——我不会死。

    ——说的,永远都比做的要容易。

    不行,我绝对不能死,好不容易走到今天,没用东西,你怎么能比他早死,废物,醒过来,醒过来!我一定要,要……

    “小裂,要不要我叫停啊,你带来的年轻人好像快不行了,你看,你看,哎呦,脸都变紫了,真是……”孟伥一边嘲弄场上,一边挑眼看着冷裂快要结霜的面孔。

    “裂哥……”齐健甩开常越的手,无视他瞪着眼睛无声的暗示,还是想提醒冷裂。

    “想清楚,再说话,齐健”冷裂打断他的话,警告的语气让齐健不敢再说什么,转头笑着对孟伥说,“孟叔叔到底是长辈,这么心软怎么行,既然他签了生死状,那最后什么结果,我可管不着,既然我们都是在看戏,叔叔还是安静的看就好。”

    心里认定冷裂是在死撑,所以孟伥虽然没能得到冷裂的服软,但是看到场上的情况还是硬气不少。

    “啊!”突然场上的吼叫,让正在等手下点烟的孟伥一下惊了一下,鼻尖差点撞上打火机的火苗。

    让人没料到的是已经半晕厥的青年居然突然反击,双手插进卡名的耳朵,因为看不清他的手在卡名耳朵里做了什么,可是能清楚的看到卡名勒住青年的双臂渐渐松开。

    趁着这一个机会,凯双手扣住他的肩膀,使劲撑开对自己的桎梏,下身抬起,对着卡名的眼部狠狠踹过去,眼睛是最脆弱的地方,一旦攻击到这里,任谁都无法忍得住疼。

    这声吼叫让孟伥皱紧了本来就因为老年化严重鼓起的眉头,冷裂余光可以看到他因为气愤抿紧的嘴,咬肌都气的鼓鼓的。

    “你”孟伥扭过头去看冷裂,正好看到那副嘲讽的笑容。

    “孟叔叔别激动,胜负还没……”刚要说什么就听到场上种种的一声,仿佛高楼倒坍般的巨响,卡名直挺挺的躺在地上,起不来。

    “哦,不,”冷裂看着场上一样望着自己的青年,字正腔圆的声音让一旁的孟伥想不听都不行,“胜负已经定了,孟叔叔。”

    “你敢玩阴招!”孟伥猛地从椅子上坐起来,很快外面进来十几个打手,“冷裂,你以为我能那么容易让你走!”

    五六个人围住冷裂,而齐健和常越已经挡在冷冽前面做好保护的防卫,其他人直接冲向场上向台上的青年准备发难。

    “孟叔叔这话我怎么就听不懂呢,”冷裂表情为难的歪头看向他,“要说下黑手,我很好奇,您特意把我叫过来,”边说冷裂变向孟伥扬了扬手里的全球限量定制手机,“是真的想看拳赛还是想给梁叔叔时间,让他好去拜访……”

    “你胡说,你们还站着干什么,给我教训他”孟伥看着那屏幕上的东西,整个人又气又急,掩盖都掩盖不住,一副就要扑上去咬人的样子。

    咔吧,在打断手里掐着的一个孟伥手下后,kyle分明看到冷裂手机上显示的一些东西,但是无奈赛场里看台有距离,可是看得出孟伥在看到上面显示的画面以后,那副仿佛被人踩了尾巴的样很奇怪。是什么?

    “你背后……”常越在甩飞了一个不自量力的人以后突然看到凯背后有个人手里拿着电击枪从灯光照不到的死角窜出来,出于一个阵营的人。

    “呃”可惜为时已晚,正当青年一手锁住一个瘦干男人的喉咙,另一只脚从后回勾住另一个人的半身时,以左后背开始到整个身体一阵痛麻,虽然武底厚,但是这明显不是普通电流强度,只觉得浑身使不上力气。

    其他被制住的两个人感到上面压着自己的人的痛楚,比起凯还能至少有意识,这两个人直接晕厥过去。而罪魁祸首的身后又上来一人,手里拿着铁质的棒球球棒。

    虽然还能勉强站住,但是凯已经是在硬撑,后面两人看到这样的情况,有点惊讶人居然没倒下,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一起上前,凯眼前已经有些模糊了,只能凭感觉抵挡。

    在挡住穿红衣服的打过来的一拳后,绿衣服的男人突如其来的一脚让大脑已经越来越出于混沌的青年再也承受不住,脸朝下触倒在地,侧着头可以朦胧的看到那根球棒朝自己的脑袋打下来,但是自己却连手指都没办法活动,只能不自觉地闭上眼准备承受这一下。

    该来的痛楚没有,只觉得很困,之后就感觉不到了。

    红衣男在感到一股风拂过,接着肚子里的肠子都拧到一起,等摔到地上以后,才反应过来有人踹了自己一脚。而绿衣男则更惨,想挥下去球棒的手突然在自己眼皮下被一只还没看清主人是谁的手抓住,扭曲到一个不可能的弯曲度,还没来得及惊讶有人的力气能打成这样,手臂被扭断的痛楚让他整个人跪爬到地上,嚎啕大哭,声音凄厉。

    冷裂看着抱在怀里的青年,连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看到他要被打的那一刻会冲过来,是因为他曾经救过自己,但是自己并不愿意承认,还是他为自己打这场拳赛,还是因为这样一个让自己觉得和自己很像的人,有趣到不愿意他就这么完蛋,到底是什么,不对,自己没那么多愁善感。

    只是一瞬间的发愣,冷裂像是抓到什么脏东西一样,还是那种自己主动接近的,带着不敢置信加上恶心,从怀里把青年扔开,膝盖顶地一使力便站起来,和刚才眼底一闪而过的担忧相比仿佛刚才和现在是两个人。

    看情形不对,在近身的两个手下的保护下,孟伥想偷偷溜走,但是刚要往门口走就被打倒最后一个打手以后的常越拦住,向他示意要背后的人说话才行。

    孟伥带着愤恨低声骂了一句“狗东西。”转过后面,看着将自己雇来的打手踩在脚下,慢慢拿脚碾着其中一个人的手的冷裂。

    “孟叔叔这么快就走,怎么戏还没完呢,再说要走,也不跟晚辈说一下啊”冷裂笑的声音爽朗,但是因为恼怒,帅气的脸庞已经扭曲到近看能看得到绷紧的肌肉。

    一脚踢开脚下已经被踩得血肉模糊,软趴趴,可见手指骨已经被踩碎的手,每一脚都踏在那几个倒下的人身上,一步步向孟伥走过来。此时孟伥觉得那走过来的不是人,是要自己命的地狱修罗。

    “你你你,你敢动我,别忘了,我可是集团的大股东,你想好了”孟伥身边的手下本来想上前拦住冷裂,可是看到这样的气场和冷裂刚才的惊人“表演”早就吓得魂都快飞了,现在和自己主子一样都哆哆嗦嗦的站着,看起来只要轻轻一推就能倒地。

    冷冽走过来,抬起手的时候孟伥打了一个好大的冷颤,将手拍在孟伥的肩膀上“孟叔叔既然要走,那我就不送了,您走好,不过有些事敢做那么后面的一切您都得受着”说完,又用力在那肩膀上拍了拍,每一下冷裂都感觉的出承受人的害怕。

    最后孟伥是被两个手下架着走出去的。

    “你醒了?”一睁眼看到的人是齐健,凯记得这个人,赛场的时候虽然声音很小,但是这个人好像帮自己说过话,是上次自己顺手救过的人,冷裂两个助手其中的一个。

    “我这是在哪”想要起身,齐健过来帮他垫了个枕头在背后,好方便青年坐起来。

    “这里是裂哥家里的客房,你已经昏迷了一天了,感觉怎么样,饿的话……”

    “他饿自己会说。”冷裂突然的出现让两个人听下对话。

    “裂哥”齐健赶紧从床边上站起来。

    “什么时候我的助手成了我员工的佣人?谁在付你薪水?”虽然知道齐健对kyle感激,但是对他私自过来看kyle还是有点不满。

    “裂哥,我只是……”

    “去做你的事”看着一样那种好像要从自己表情里扣出什么东西的视线,冷裂也回以相同的目光和靠在床上的青年对视,一边赶齐健出去。

    “知道了,我这就走”

    齐健走到门口,刚要走过冷裂身边,就听到“再有下次,”一边看着凯,就好像这句话不是说给齐健一样,“你就来给你的大恩人当保姆”

    “知道了,我再也不会了,裂哥”齐健根本不知道这话其实并不是说给自己听,只一个劲低头道歉,然后就这么保持弓着背的姿势,开门走出去,从头到尾眼睛一直看着地。

    听到背后关门声,下意识,冷裂半回头的对着门皱着眉,眼里划过一丝不爽,很不爽的情绪。

    “看不出来,冷总这么小气”听到后面的人这么说,冷裂的脖子好像机器人没有抹润滑油一样,一点点带着僵敢扭回来,眼神一点点变冷的,知道和青年四目相对。

    “彼此,我也小看了你收买人心的本事。”冷裂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只是挑起一只眉,‘非常’平静的问。

    “过奖,不过我是很好奇,您的这不满的来源是因为真的只是介意他这么随意不经您同意看我,还是因为您不喜欢自己的手下除了自己还对别的人心存感激,不过这应该不会让您这样的人这么不舒服,除非,您真正介意的是因为第一个过来看我的人的居然不是自己,很没面子,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冷总?”青年看着面前泰然自若的男人,语气讥讽。

    “你除了会耍嘴皮以外,身手也厉害得很。”没有被青年激怒,反而是欣赏的眼神望着床上的人。

    “身手好的不少,敢这么说话给您听得可不多吧,尤其是长得很像某个人的我。您就这么怕吗?”青年听了男人的话,笑的张狂。

    “你好好休息,”冷裂这段时间也算是稍微摸到点青年的个性,所以也默许他这么跟自己说话,但说到迟峰的时候,自己还是无法释怀,背过身手放在门把手上,背对着青年“我不是怕,说不准,如果不是你长了一张像他的脸,我不一定会让你跟在我身边。”

    “为什么救他。”女人奶白色的肌肤裸身躺在纯黑色的丝绸上,长长的星空蓝指甲在自己的腿上轻轻滑动,书桌前的人面对着她,但是那棕黑色的瞳仁看的并不是自己,有点焦虑的女人吃味的,却隐藏的像是漫不经心的话语。

    “也曾经这么说过的。”想起那双拉着自己的手。

    “谁,你还在想?可他们不是一个人,是完全都毫无关系的人,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这孩子,为什么你要……”女人有益打断他的想法。

    没再说什么,撇下女人,书桌前的人走出房间,无论女人如何呼唤自己。

    没有开灯,就这么摸着黑,走到另一间屋,犹豫了一会,他拧开面前牙白色的门,走进里面。

    一个小小的身影靠坐在床上,眼睛看着窗外,虽然拉着窗帘,但是小男孩似乎看的并不是视线所在位置。

    “为什么还不睡,不是跟你说,你伤的很重,需要休息,不听话?”观察了一会,还是打算打断他的思考。

    “对,对不起。”小男孩明显被吓了一跳,单薄瘦小的肩头受惊的抖动着。

    “为什么要对不起,”走到床边,看着小男孩,坐下,意味深长的问。

    “俺不该不听您的话。”把两只缠着纱布的小手相互握住,来压住自己浑身的紧张。

    “凭什么就该听我的话,我是你什么人,你凭什么应该按我说的做。”

    “您是俺的恩人,您说什么,俺就……”

    “谁逼我救你了?”

    “可是……”

    “记住,说都没该下谁,我救你也不是白救,如果不是对我有益,谁也不会那么蠢,所以你不需要感谢我,也不应该那么听我的话,看来你以前真的很听话。”

    “俺”

    “从今天起说我,住在那种地方,还真把自己看得那么低。”

    “对,对不起,啊!”小男孩脸上一痛,夜灯的微弱灯光下小男孩小小的脸蛋是一个黑黑一大块的印记,而面前的人刚刚放下挥起的手掌。

    “再说一句对不起,我还会再给你一耳光。”

    “对……”刚出口一个字,小男孩对着那只又要举起手,紧紧闭住了嘴。“啊!”本以为能让人消气,自己能躲过的耳光,却有一次打在同一个地方,小男孩不解的看着他。

    “这种时候该反抗,我凭什么可以随便打你。”简直完全不讲理的说辞。

    “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不知道是赌气还是什么,没有回答他。

    “我在问你话!”

    啪,又是一巴掌,“呵呵呵”看着浑身抖的更厉害的小男孩,他却大笑起来。

    而笑的原因,是因为两人都举起的手,自己还未挥下去的手,以及小男孩打在自己脸上的那一巴掌。

    “不是俺,不,不是我的错,是你,你一直打俺,我!”小男孩眼睛里充满的泪水,但倔强的不肯流下,鼓起腮帮子气呼呼的带着不满,委屈。

    “打得好!”明明是挨打的人,眼神看着小男孩的眼神里确实浓浓的赞赏。“现在,你可以告我名字了吗?还是你要再打回一次?”

    啪,不是故意再闹,只是看着这个人鼓励的目光,小男孩这一次加重了力气狠狠扇在他的脸上。

    “这下可以了,俺,我叫袁恒!”小男孩支起身子,小胸脯挺起对着笑的更开心的人大声说。

    “袁恒,袁……恒?”突然这个人的笑声戛然而止,面孔开始变的阴沉,好像整张脸都在抽动一样,只不过是自己的名字,为什么他要这样,重复的声音好像八十岁的老翁,“袁青,你认识吗?”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