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章节字数:5357  更新时间:17-01-14 20: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还是不相信我,原因我说不上来,总觉得,他的不信任不是因为我做事的本身,而是来源于他看我的神情,仿佛,他认识我。”出门前青年留下最后一句话,在关门的那一刻,巴文没有回答。

    “老东西不相信你?”看着离开的中年人,女人眼神顾盼风流从隔间走出,手里拿给青年一杯双层蓝色的未来世界,。

    “明知故问。”青年有力的手臂穿过女人肋下挨近她穿着银色紧身吊带裙的身体,女人的呼吸开始不平。

    “老巴听到你这么说,肯定心疼死。”女人像水里的鱼慢慢游进青年怀里,细长的手指拨弄青年光滑的下巴。

    “所以,才更能让老鬼放心。”

    震惊用在此刻再合适不过。“你”看着走进来的青年,即使在昏暗的包间内,霓虹色的彩光下,那双眼睛依然让宋南的情绪在一刻像是被点燃的火药,“你没死!”

    预期中青年的惊讶不低于面前的人的希望落空了,凯根本像看神经病一样盯着突然站起来揪住自己衣领的男人,冷裂没猜错,按道理青年的神情应该会有些诧异,只不过凯比激动的宋南要更快找回理智而已,尤其是一旁坐着的那个男人那种看好戏的神情,让他知道如果有一点表现出对眼前人的熟悉,那么一起后果不堪设想。

    “裂哥,您的朋友似乎有点,怎么说,还真是跟您当时一样的表情,吓个半死啊”凯没有多看宋南,眼睛斜向冷裂,带着疑问和无奈的语气。

    “我朋友?看起来他不只是我朋友,好像认识你”冷裂被青年的一个冷箭弄的有点猝不及防,那鹰一般的眼神直视着青年,想从那双大眼睛里看出一些什么。

    三天前,澳门画意私人红酒酒庄。

    “最近他的伤怎么样了”冷裂站在酒窖内把玩着手里的高级红酒,询问一旁的齐健。

    “裂哥,我……”

    “行了,”狠狠把手里看不上眼的那只酒塞回格子里,“他受伤期间,你偷偷看过他多少次,真的以为我不知道?”

    齐健心里也知道,自己瞒着冷裂去看青年的事根本逃不过冷裂的眼睛,所以也没有多解释什么,只是沉默的低着头。

    “你还没回答我的话,怎么,要我再说一次?”冷裂不耐烦的又甩进去一支。

    “好很多了,最近,在做复健。”齐健毕恭毕敬的回答,没有再多说什么,以自己对冷冽的了解,他这么问就表示已经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持默认的态度。

    “行了,”拿起选好的红酒递给齐健,“就这支,去给我包好,叫常越进来,你在外面等着。”

    “裂哥”齐健有点不适应。

    “你自己明白原因,去吧”冷裂没等齐健离开,先行走进里面的休息间。

    不一会,常越便进来,看到冷裂闭眼靠在沙发上,也没敢打扰,只好站在旁边,等冷冽吩咐。

    “齐健跟你抱怨了?”冷裂没有睁开眼,听到有人走进来的时候就知道是常越。

    “没有,他只是跟我说您叫我有事而已。”常越回答道。

    “是吗?”冷裂张开眼睛,就着靠在沙发背上的姿势,扭头挑视着低头回答的男人。

    “影视谷的项目政府那边怎么样说?”冷裂直起身,拿桌醒好酒倒在杯子里。

    “梁总那边的关系一直压着不让动”常越赶紧把纸巾拿给冷裂擦拭杯口。

    “不让动,看来我还是得找他才行啊,不,是一定要找他来”冷裂不知道想到什么,拿起桌上的酒杯,轻晃着里面深红色的液体,笑的意味深长。

    从看到宋南的那刻,青年知道冷裂一定和宋南关系不一般,看得出当时那一面之后,不管是冷裂还是他背后的人一定知道或者调查过宋南和自己的关系,更确切的说是迟峰和宋南的关系。

    凯想对了一件事,那就是冷裂根本不需要去调查,而是因为记忆是个讨厌的东西,尤其是在忘不了的时候。

    “你比我还要激动,我以为你们走得不近,是我看走眼了?”青年走出去关上门走后,冷裂拿起桌上的小玩意儿在手指上把玩,看着宋南坐在那里不声不响的思考着,出声打断。

    “他的尸体,你我都亲眼看见,只不过是因为看到相似的人而已,你用不着小题大做。”宋南梗直脖颈,向后靠着沙发,来放松自己的身体。

    “也是。”冷裂的语气不置可否。

    “看他的样子,不像只是你员工吧,冷裂。”宋南挑衅道。

    “帮我查一件事。”冷裂忽然严肃的直视宋南。

    “他的身份?”宋南一语道破。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里不可能没有他的消息,别去大场,去那几个小地问问。”

    “我的身份不亚于你,凭什么我要去。”

    “别忘了,没有我,你现在就等着在那里让人喂屎还差不多!”

    “云殇!”

    “我还以为你忘了呢,还在想什么时候你才会在这么叫我,我的小狗。”冷裂的眼神透着危险。

    宋南的眼睛再跟冷裂对视了一会之后,还是先躲开了视线,狠狠甩甩头,宋南抓起桌上的酒,一闷而下,冷裂眼睛眯起,果然,他还是拒绝不了自己。

    认识冷裂的时候,他的名字还是云殇,而宋南……

    三年前年前,缅甸。

    “艹你妈,给劳资他妈说清楚……”外面是嘈杂的吼叫声,英语,泰语,法语……云殇浑身上下都是淤青和伤口,有的已经半溃烂,此时三个穿着西装的黑衣男子紧紧的压着他,也不动手,任由他破口大骂。

    “轻点,别弄疼他”竹条搭建的简易建筑,阳光可以透进来,带着面具的中年人坐在阴影处,声音沙哑,听不出是男是女,应该是用了变声器。

    “为什么?说好的!为什么让我来这鸟不生蛋的烂地方给人当打手”云殇死命的扭转着身体,因为面具男下了命令,所以即使牵制住云殇的三个人手因为云殇不停的动弹而痛的很,但是也只能默默忍着。

    “你还不成气候,明白吗?你还不到能独当一面的时候。”面具男的语气依旧平静的好像不是人在说话,而是机器的声音。

    “什么时候才算,你说,你说啊!”

    “时间不是我来说,由你决定,等你明白什么时候才算是最好的时刻,你就算达到我要的程度,放开他,去吧,记住,别让自己受伤,这里的人可没什么干净一说,小心染上病。”

    云殇没有选择,除了想要出头的心,还有那个人。

    来到这个拳场已经三个月,云殇想过逃,但是这边看似宽松的监控实则严固的很,那天还记得是个阴雨连绵的一天,那边很少下雨,突然这么大的雨,感觉整个人都舒爽多了。

    相比起温带,热带地区下雨才是狂欢时刻,这天看比赛的人很多,整个楼上楼下都坐满了各种地方的人,手里拿着美金嚎叫着。在打完自己第一场赛以后,云殇坐在后台地上一边拿水猛灌,一边往身上泼点,也只有他有这个特权,这里的水供应相当有限,就练饮用都限制,这里的村子都很穷,大都靠着各地跑来找刺激的富豪和黑涩会的人以打黑拳下注赌博为生。

    云殇抬起自己因为刚才打那个越难人,为了一击制胜,直接打头部,人的骨骼头部其实是最坚固的地方,无论什么地方受损只有头部的耐打能力是最强的,为了拿到蛇头承诺的3万,要求必须30秒内打到对手,云殇只能用这一招,虽然知道这么打下去,自己的手起码两天内都是麻软的。

    撕拉,刺啦的声音从角落里传来,因为下雨所以整个屋里黑漆漆的,但是呆久了渐渐适应黑暗以后,周围的事物看的很清楚。云殇发现那堆垃圾摆放处分明有东西在动,像是个……

    “我劝你想逃最好有被抓还能不被打死的本事,不然……”

    “啊!”那个人实在被云殇吓了一跳,直接一屁股坐到一边。

    “你,你是谁,别,别。”抄起在一边地上摸到的铁棍,那人冲着云殇毫无章法的瞎胡乱舞。

    “快点,快点,人呢”操着一口地方口味的泰语的几个人的声音从外面传过来。

    “你帮帮我,你要多少钱我都给。”看情形这个人能听得懂外面的人说什么,而且,这个人是在逃避外面的人,“你是中过人?你不是拳手,怎么会在这里”

    “我是……”男人有点为难的咽了下口水。

    “我没兴趣知道你是什么人,不过不知道如果我随便叫一声,或者,看你的穿着,不像是这里的人,要知道这帮人对外来的有钱人可是不会留情的扒皮,看你这样,呵呵,我该把你交给谁才好。”看着穿着剪裁合体的手工高级西装的男人,虽然此时很狼狈的满脸污黑,衣服也邹邹巴巴,但是仍然看得出这个人不是一般人。

    “你,”人在屋檐下,男人无奈,认命的说,“我叫宋南。”

    咚咚咚,门外有人在敲门。

    “进来。”冷裂斜眼看着门,好像预料中来人是谁。

    “冷总。”冷倾缘扭开门看见的就是两个男人在一起‘愉快’的对饮。

    “认识一下,这是我们公司的建筑师,这次的影视谷项目她就是总设计,冷倾缘女士,倾缘,这是我们合作公司的宋总,我的,好朋友。”冷裂的在女人进来后虽然极力掩饰自己的情绪,但紧握着酒杯的手还是出卖了他。

    “你好,冷女士”宋南很好的在门推开的一刻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很绅士的先起身伸出右手,看着女人的脸,宋南的记忆里闪现出一个模糊的影像,但很好的忍住没说出。

    “你好,宋总。”冷倾缘的语气依然淡淡的,但对着和气温润的客人,还是露出友好的微笑。

    “看来我们冷建筑师对宋总印象很好,我都很少看到她能这么笑。”冷裂看着女人对宋南的态度,心里酸酸的。

    “冷总,那边说酒庄要明天才能送来,还是要点其他的。”

    “陈先生?”冷倾缘听得出冷裂的不满,但是碍于宋南,她不想表现出什么,尴尬的气愤被没敲门就突然进入的人打破,是他。

    “叫我陈凯就好,冷总?”进来的青年听到有人叫自己,扭过头,很随意的答复了一声,眼睛就直直的看向冷裂,一点都没有因为女人而有什么不同的态度。

    他不会这样,冷倾缘的情绪因为青年的冷漠很没面子的低落下来。

    “哦,然后呢,看起来宋总和裂哥认识是在珠宝交易会上。”青年对两个人谈的事似乎非常感兴趣,表现出就像是没见过世面的愣头青一样。

    “没错,能认识宋总这样年纪轻轻就是上海娱乐行业的龙头级别,我可是费了不少功夫呢”冷裂和宋南相互对视着,凯听得出,知道他们说的话根本不是真实的,为什么之前从来没听过冷裂的事,宋南到底和冷裂是如何相识的。

    “对了,刚才真是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是我一个,一个认识的人。”宋南有点抱歉的口吻反而让凯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尤其是这么些年,觉得宋南的锐气磨掉了不少,还从来没见他这样和气过。

    明明在10分钟以前还疯狂的扯住自己的人。那种眼神……

    “宋先生您好,这就是一个,”上下看了看宋南凯仰起脖子,“高级人士对待陌生人的礼貌吗?”

    “你的口音”宋南不敢相信这个声音,当时还觉得那个孩子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家乡味,现在,怎么会,难道真的自己人错了,可是明明这么像,尤其是那双眼睛还有眼角的痣,这样的特别真的很难去面对事实相信他不是那个人。

    “哦,听不出哪里的是吗,也难怪,毕竟我这种人呢”说完有些挑衅的看向冷裂。

    冷裂一直没有出声,看着两个人单一的互动,看着宋南毫不掩饰的激动和凯陌生的回应,难道真的是自己多虑,他不是,真的不是那个孩子吗?

    说起刚才,凯一脸无所谓,“宋总不需要道歉,毕竟谁都有些情绪不好控制的时候,更何况,还是您的熟人,难免会有点,啊”说完一个了然的眼神。

    “好了,言归正传,这次找你过来,是上次我跟你说过的项目。”冷裂表情严肃起来。

    “不是说马上要投标?”宋南放下手里的酒,也一脸正色。

    “压住了,”冷裂脸上闪过一丝狠意,“不过,最近这边正在招行引资,需要些大项目,其他几个合作方的势力不够,所以……”

    “所以我去说,他们会答应?”宋南接过冷裂的话。

    “答应不会那么爽快,但是压力足够让他们尽快下。”

    “影视谷那么大的项目,我要是去做这件事,那……”宋南意有所指。

    “我不想这么做,堂堂正正竞标,我有信心。”冷倾缘还是不能局外人一般的沉默。

    “你有信心,你堂堂正正,不代表别人也会,上次抢你的标书的事,要不是凯,恐怕公司的机密都泄露了!”冷裂阴着一张脸,但语气却是不满中带着心疼。

    “既然你们都已经有了解决办法,又何必找我过来,不好意思,先离开了。”冷倾缘似乎很排斥冷裂,根本不接受他的好心,站起来就走。

    “你还坐着?”虽然不想,但,也许这个人能让她好受点,心里天人交战了了一会,冷裂看着坐的稳如泰山的青年低声斥责。

    “知道了。”青年一脸的无奈和不甘,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样的态度,冷裂居然很受用,让青年去的心也好受了很多。

    又是独处的时刻,冷裂哼笑了一声,“你妹妹的病,我已经把医生请到了,随时可以治疗。”

    “真的!”宋南本来冷静的神态一下子因为这句话变的惊喜。

    “没错,虽然我对宋颖没什么好感,”冷裂手紧紧拳,“但是做哥哥的谁不想自己的妹妹好起来。”宋南激动的整个人都沉静在自己的情绪中,没有听出冷裂那句话里微微的哽咽,更没看到那还没关上的门,外面闪过的人影。

    “我不愿意。”穿着素雅的女人憔悴的卧在躺椅上,头偏到一边,拒绝的很彻底。

    “你的人生就要因为她毁了你知不知道,他都死了这么久,你还要为他披麻戴孝多久?”看着她,一身华丽的看起来保养得非常好,年龄顶多40多岁的女人气的脸色发青。

    “妈,我会走的,不会给您添麻烦,我会带孩子一起走,您别再逼我了。”被母亲的逼迫,素雅女人着急的解释,而她的动作已经无法让病弱的身体承担,肺部传来疼痒的感觉,咳咳咳,女人剧烈的咳嗽起来。

    “你走?走了就能让家里太平吗?”

    “您不是还有大哥吗,何必在乎有没有我。”

    “你还敢提你大哥,你让你大哥跟着你一起蒙羞,让整个家族都跟着你被人嗤笑,你真是……”

    “是这个女人?”坐在廉价的旅馆,袁青拿着土二给他的照片。

    “俺把青哥你给我的钱给了那个门口站岗的,他给俺的。”土二舔了舔干燥脱皮的嘴唇。

    “确定是她女儿吗?”袁青再次确认。

    “肯定是她,那边的街坊邻居好像都在议论呢。”土二一脸八卦的点头。

    “她平时出门吗?”

    “好像没见过,听说是病了,还有人说是嫌她丢人不敢放出来。”

    “那也不行啊。”袁青失望的把照片扔到地上。

    “不过她家好像还有个小孩。”土二好像想到什么拉住起身的袁青。

    “小孩?”

    “小女娃娃,我去看的时候,她就在院子里,看见门口的小狗想出来,但是被佣人骂进去了,不知道怎么回事。”

    “哼,”袁青从地上捡起照片,看着照片中的人,哼笑了一声,“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你再给那个保安点钱,叫他出来一下,我有办法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