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章节字数:4939  更新时间:17-01-15 20: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经过一段称不上正式的见面,凯“认识”了宋南。也在另一程度上又一次破坏了了冷裂对自己的怀疑。

    冷裂不傻,孟伥的小手段瞒不过他的眼睛。那天的拳赛,冷裂早就得到消息,尤其是那个让圈子里闻风丧胆的“钢铁人”卡名。之所以没有告诉青年,一个原因是因为自己不愿意出手,毕竟以现在的身份,即使想与孟伥那个老东西对峙也不应该这么没有理智去做那种低级的事,让姓孟的看笑话,一方面,冷裂想知道自己看中的人能强到什么地步。

    驱车赶到一间制造厂,冷冽名下有很多处房产,这边是一其中一个,不起眼,看起来又旧又破,很难想象冷裂会购置这么个破地方。很奇怪,一般冷冽出行坐过最差的车都是1000万起的,这次居然坐着白色小面包,还是那种市面上早就停止生产‘酷酷游’。(瞎编的)

    齐健一边停车,一边拿起手机跟里面的人吩咐,不一会场门就开了,出来几个穿着类似工作服的蓝色衣服的人,招呼齐健把车开进去,门随着咔咔的因为年久生锈的声音缓慢关上,而门外则是一片寂静,仿佛从来都没人来过的样子。

    穿过场内堆放的废弃的机器设备,除了跟着冷裂的人厂子里有的人则在一边做一些简单的零件加工。冷裂他们走进一个门前,带头的蓝衣服男人从门上的一个盒子上的按钮拨弄了一下,盒盖弹起,出现了一个指纹认证,蓝衣男把大拇指按上去,在蓝色的光线变红之后,铁门打开。里面的景象和他们身处的地方简直是两个空间。内里是精致的装潢,空间有200平米大,还不算里间。

    冷裂走到一间门口,旁边狗腿的蓝衣服赶紧低头打开门。门内和门外不同,像是个,仓库,没有门外地上的进口木质地板,没有玄关的羊绒地毯,整个一个毛培房间。这不是重点,吸引目光的是反手被吊在天花板上的高大男人,从头到脚都是光裸的,整个身体都在啵啵啵的留着血,从光秃秃的头顶,到小腿,低垂着脑袋。

    冷裂走到男人面前的桌椅旁,齐健示意跟进来的三个人出去,就把门锁上,扭过身拉开椅子让冷裂坐下,自己站在一边。

    甩掉手上的皮手套,冷裂缓缓坐下,目光随着从高到低的下坐动作扫视着面前的男人,浅笑着。

    “怎么样,看起来这几天卡名先生过的非常滋润啊”冷裂槽着一口流利的英文。

    “法克鱿,法,法克鱿”卡名的声音嘶哑,低垂着脑袋但是看得见说话的时候一点点从口部吐出的混着血的痰。

    “您应该骂的是孟伥才对,他现在可把你忘得一干二净,哦,对了,昨天我去海龙轩的时候,遇到他,跟他提起你,你猜他怎么说,”冷裂故意停顿下,看着大块头因为气愤和疼痛抽动着身体,心里的恶趣味得到满足后,接着说给他听,“他说让我随便处置,我说那怎么可以,可是他千求万求,让我帮他除了你这个眼中钉,看来你这颗棋子在他而言是颗恨不得马上丢弃的弃子,对了,不好意思,你是外国人可能听不懂,所谓的弃子,其实就是垃圾,还是那种不可再利用的垃圾,我这样说,您应该明白吧。”

    “你以为我会告诉你,你看看你对我做了什么!”男人抬起头来,明亮的灯光下,看得清晰的是男人脸上一道道血痕,而眼睛部分,那已经不能称作眼睛了,只留下两个黑漆漆的大洞,伴随着深红色的鲜血,太阳穴上还粘着半个白色有点透明的阻组织。

    “你可以不说,但是别忘了是谁把你推上死路,是谁自己逍遥不管不顾你死活,如果他想救你,我根本不能把你怎么样,更何况,”冷裂拿出手机,找到一个音频文件。

    “孟总,卡名毕竟是你的人,你这样交给我?”冷裂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卡名虽然中文说的不好,但是听力还不错,能听得懂中文。

    “废物一个,冷总见笑了,这也算是我给冷总的欠礼”孟伥的声音对卡名来说比冷裂的声音更熟悉,刚才只是情绪上有点激动的人这会,已经整个人都有点崩溃,锁住他的铁链被摇晃的发出嘈杂的响声。

    卡名沉默了,冷裂心里一动,果然孟伥并没有让卡名真正信任他。

    “放心,我会放你走,并且他许诺你的钱,我给你翻三倍,至于你的眼睛,啊哈哈哈,挖一双赔给你怎么样?”冷裂继续游说他。

    “你。”沉默许久,卡名终于缓缓开口道,“想知道什么。”

    宋南被常越带着来到一栋别墅前,这是冷裂对宋南的承诺,为了表示诚意,还特别叫常越和凯跟着去。

    “这里是?”宋南下车后问常越道。

    “这里是连教授家,裂哥已经帮您安排好了,他会帮您治疗宋小姐”常越依旧是那种公式化的强调。

    坐在车后座因为镇定剂而熟睡的宋颖和坐在驾驶座上的青年,两个人的距离不过半米,虽然宋南下了车,但是眼角的余光一直观察者车内的两个人,他不是不是知道当时两个人之间发生的事,但他的心里还是觉得到底也是交往过,不可能对自己曾经也有些感情的女人,在看到她现在的状况无动于中吧。宋南有种快要让人窒息的感觉,可惜的是车里的女人还在昏睡着,而那个男人,凯手随意的的把这方向盘,眼睛看着窗外,事不关己的样子让宋南想生气却没有办法针对他说什么,难道说这是你曾经的女朋友吗,还要再让他看一次自己的笑话?

    而另一方面,凯早就从后视镜看到宋南向自己时不时偷偷观望的视线,他比冷裂还不死心。不是没有一丝的动摇,只不过他心里的想法却和宋南大相径庭。

    “不用了。”还记追出去的时候女人正在拦车,当自己表示受冷裂的嘱咐要送她回去,她看到自己时那明显的惊喜一瞬间变得失望,有点哭笑不得样子拒绝自己的护送。

    “我说冷总让我送你,可没说我是因为命令才追出来的,这有区别。”对女人转变迅速的态度很有兴趣,凯拉住要走的女人,有点故意的逗女人。

    “你一说话向都这么喜欢偷换概念吗?”女人被青年的歪理弄的差点笑出来,不知道在介意什么,紧紧抿紧嘴不让自己笑出来。

    “想笑就笑,我又不会笑你笑点低,还是说,建筑师水平太高,被我这种人说的话逗乐了,很没面子?”无奈的耸耸肩,凯看得出女人真的很想笑,想给她找个台阶。

    “谁说的,我又没那么说你。”被说中心思,本来还想解释,但听到男人以为自己这么想他,心里不舒服着急的解释。

    “我就是一说,送你回去不行,我拿的是冷总给的薪水,可没有额外酬劳送他的员工回家,”凯感觉到自己在说女人与冷冽关系的时候那握紧皮包的双手,很快脑海中消掉了要出口的两个字,用员工代替,而女人在听到自己没有说出口的字眼,紧张的手也慢慢放下,“我给你叫车,你等着。”

    “真的不是他。”看着淡淡看了自己一眼就离开的男人,冷倾缘摇摇头,记忆中的人对自己不会这么冷淡,也许是因为他太像了,尽管自己从来没有见过那个人的脸,可是,抬起手看着曾近抚摸过那张脸的手心,不住的打了个冷颤,被夜晚有点微凉的风吹得有点寒意。

    真的来到这里,宋南有点犹豫不决,站在门口不动,他正在考虑是否真的该让宋颖去接受治疗,因为一旦这么做,不就是认同她是精神病,宋南还是无法就这么坦然接受这个事实。就在纠结的时候,手机突然想起来,宋南掏出手机,看着联系人显示的二叔两个字的时候,心里终于做了决定。

    两天前,上海。虽然冷裂刚告诉自己已经联系好医生,但是在他心里,始终还是希望宋颖的情绪只是因为自己不肯面对事实,而不是属于一个神经病的病变。但是这些想法,在到了宋颖家的时候,那一丝侥幸在那一刻全部破灭,而来源并非是因为宋颖。

    那天去宋颖家并非只是为了想说服宋航让自己带宋颖接受治疗,而是因为宋航要开生日会,给宋颖的弟弟,宋航的小儿子,宋轩。由于宋航的身份,大张旗鼓给自己儿子办这种party是不可能,尤其是自己还是个执法者,所以叫来的人说好听的是相熟的好朋友,难听点大概就是所谓的一丘之貉。

    “老宋,小轩这一眨眼都这么大了,上次看的时候还在小婴儿床上躺着,现在都满地跑了,五岁喽”一个大背头中年人走过来抱起正吃蛋糕的宋轩,慈祥的逗着他,一边跟宋航寒暄。

    “难为李秘书还记得。”宋航招呼保姆过来抱走宋轩,拿起一边佣人端着的香槟递给中年人。

    “老李记性可比我们好”几个差不多年龄的中年人也都撇下家属凑过来,看相貌和穿着也知道不是跟宋航平起平坐的职位就是更高位置的权力者。

    “对了,我记得老宋还有个女儿是不是”有时候并不是非得朋友才会邀请,毕竟也要分得罪得起和得罪不起的人,而一般得罪不起的人大多都是嘴贱加不长眼的人,冯掠臣就是一个让宋航忌惮厌恶的双重情绪的人。

    “难为司令还这么关心小女,她高中毕业拿到offer,就去国外深造了,没办法,她喜欢乱跑。”宋航的语气让人听不出波动,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个很平常的事。

    “哦,这样啊,那宋厅的女儿真是优秀的很,不知道是在哪所大学就读。”冯掠臣依旧咄咄逼人。

    “恐怕不管是在哪所学校就读都比因为作风问题被开除的学生强百倍,您说是不是啊,冯叔叔”宋南的早就进来,本来是想找宋航单独聊一聊,可是看到他被一堆人围住,而且都是长辈和高管,只好站在一边喝着酒,等他跟那帮老头说完话。可是没想到会听到那种话,终于忍不住插嘴。

    冯掠臣的脸一下子黑了八个色号,自己女儿的事花了不少关系,明明都已经压下来了,怎么可能让他知道。而旁边都是看好戏的,都想看看宋航和他谁更吃瘪。

    宋南不屑于看那些看热闹的嘴脸的人,而宋航,“小南,怎么说话呢,这是你长辈,知不知道,还不赶紧和你冯叔叔道歉,这么大的人,一点都没有长幼观念!”

    “冯叔叔,我不该乱说话,各位叔叔,对不起,打断你们谈话”宋南眼神示意一个佣人,佣人很有眼色的快步走过来,手里端着酒盘,宋南拿起一杯酒,对着在场的人,“我自罚一杯,给大家赔不是。”说完把手里的酒一饮而尽。

    “我去教育教育他,大家自便”宋航随即打了圆场,也得以脱身。

    来到楼上书房,刚关上门,宋航就忍不住,“自己养的贱货还有脸找别人家麻烦!”

    “平等的空气,是谁都觉得呼吸顺畅的多,毕竟不能只有他一个人被大家看轻”宋航反而很平静。

    “不止,毕竟,不是他一个人觉得丢人,不是吗,二叔!”

    “叔叔好。”小女孩看着在阳台围墙外面和自己和善的笑着的男人,忍不住笑眯眯打招呼,这里很少有外人过来,邻居们也没什么交流,都很冷漠,家里的人也是,自己都不太敢说话,所以也顾不得是陌生人,只是贪恋着这种温暖。

    “小朋友,别趴在阳台上,太危险了。”男人一脸紧张担心。

    “小小姐,别乱跑,过来。”明明是叫着尊称,但中年女人的动作却十分粗鲁的把小女孩从阳台用力拉到房间,小女孩疼的用另一只手再被扯过的手腕处来回揉着。

    “王妈,你轻点,她还那么小。”病弱的女人拖着站不太稳的身体在看到这一幕时心疼的扶着墙走过来,抱住小女孩,呼吸粗重的训斥。

    “小姐,您这话说的,我也是为了小小姐的安全着想,要是出个什么事,我怎么好和太太交代啊。”王妈满不在乎的样子让抱着女孩的女人气的咳嗽的更严重。

    “吵什么!”门外站着华贵衣着的女人。

    “太太您回来了,累不累,要不要吃些什么,还是先洗澡。”王妈在看到来人后,立马变得恭顺,一脸谄媚。

    “给我放水,我要洗澡,还有,看好她,别让她往外跑,丢人现眼!”

    “是是是,我知道了,我这就给您防水。”说完就完全不管那边的母子,像狗一样摇着尾巴跟着华贵女人走掉了。

    “妈妈。”小女孩这才委屈的抱着病弱女人嘤嘤嘤的小声抽泣。

    “刚才怎么了,为什么王妈要生气?”

    “我就是在屋子里很闷,想出来看看。”小女孩越说越委屈,眼泪终于吧嗒吧嗒的掉下来。

    “不是给你买了新玩具和书吗,以后别乱跑了,你听话点,我们母子活的也轻松些,好不好?”女人有些哀怨乞求的看着女儿。

    “知道,听说她是个破鞋。”满口牙黄的保安手挡着嘴低声在男人耳边说。

    “是那个房子的吗?”

    “就是她家,听说是未婚生子,那男的不见了,她家大人听说是个大集团的总裁,有点要死,儿子也是高官,一家子牛逼的要死,结果在女儿这里摔了个大跟头。”保安一副知之甚多的样子。

    “你在这里一个月多少钱?”男人问。

    “你,你问这干嘛,还有,这点钱告诉你这么多已经不错了,你个大男人够八卦的,穿的也不好,你干嘛的啊。”保安嘴瘪的弯弯的,三角眼上下打量男人,却没注意自己卖的这些料也是自己八卦之后得来的。

    “我给你十倍,帮我送封信。”

    “你吹牛吧,我这里工作每个月五位数的,你给得起吗?”

    “这是定金。”男人从拿着的破包里拿出一沓子蓝色的百元纸币。

    “你,你到底是干什么的,这钱该不会是……”保安看着那厚厚一摞,至少有十万的样子,嘴都说不利索话,眼瞪得眼内睑都要露出。

    “是什么,你在这里坐一年才拿得到,可是我只要你送一封信,如果到时候出了事,你这里有监控,怕什么,还不是你说了算?”

    “这……”保安那皱纹布满的手慢慢在桌子上一点点向前挪去,手指按在其中一沓子钱上,喉咙不住的吞着口水,而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的男人暗暗地笑起来……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