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章节字数:4620  更新时间:17-01-16 20: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宋航好像没有听到宋南的讽刺,笑的依旧平和,还招呼宋南坐下说话。

    “我要带小颖去澳门”宋南冷静了情绪,直视着宋航说。

    “叫你过来除了给小轩过生日,还有件事,”宋航从抽屉里拿出一瓶红酒,“老徐送了我一瓶好酒,你最会品了,特别叫你过来……”

    红色的液体伴着碎玻璃渣在白色的地毯上,液体像一个个跳动的生命体钻进下面。宋航还没反应过来,手还保持要给宋南看酒的姿势,而手中已经空无一物。

    “二叔,你就这么不愿意小颖得到治疗?”宋南的手上有红色的酒,应该是刚才摔掉的时候溅到手上的。

    “怎么这么不懂事,”宋航放下抬着的手臂,“这可是78年的lk,市面上都找不到的好酒,真是浪费。”说完站起身就要开门出去。

    “您是真的想要小轩吗?宁可冒着当年受处分都要再要一个孩子,我怎么不知道您这么喜欢儿子?”宋南的和宋航背对背,宋南没有回身,就这么说着,仿佛这不是再问宋航,而是自言自语。

    “真是的,地毯都弄脏了,你二婶一会看到要是怪你,可别怨我没提醒,休息好了就下来吧,小轩应该要吹蜡烛了,你这当哥哥的怎么能缺席。”宋航自动屏蔽宋南的话,打开门下了楼梯,独留宋南在书房里。

    “二叔你,”宋南看着地上的碎玻璃渣出神,口中喃喃自语,“二婶?她也配,连你也……”

    这么多年如果不是因为宋颖,因为这个家业,自己绝对不会忍着他,现在,自己真的已经受不了了。

    除了经济上的来往,宋南不允许自己和冷裂有过多接触,因为在宋南心里始终还是觉得自己和冷裂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如果不是曾经见识过这个人的真面目,也许真的会因为他的果敢和头脑而想和他成为朋友。但是这一次,为了宋颖,自己破例了。

    那天自己见冷裂,是为了能得到他的关系,因为即便是自己都不愿意别人知道宋颖的病情,但是比起宋航的冷漠,宋南还是私心想着能给宋颖治疗。而另一个收获,是凯,就算明明是那么陌生的人,但是宋南在离开澳门回上海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请冷裂让凯和自己一起回上海,如果他答应,那么他是不是真的对宋颖还有情义,如果不答应,是在逃避吗?可是青年还是答应了,只不过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青年可以如此坦然,陌生的面对宋颖,难道真的就没有办法只好她了吗?

    在跟跟踪宋航的人确认他今天会飞北京开会,宋航带着常越和凯去了宋颖家,警卫员认识宋南,由于因为宋航的原因,警卫婉转的表示自己不能放宋南进去看宋颖,但是因为和宋南熟悉,警卫看他没有为难自己,便很放心的和他聊几句,丝毫没注意后面的人,在弄倒警卫后,宋南进到警卫室关闭了房屋周围的监控。

    家里只有保姆和宋颖,因为是工作日,加上宋航的重心已经转移到宋轩身上,所以只给宋颖留下一个老妇人照顾,这会是大中午,老人年纪大了,所以有午睡的习惯,宋南打听到这一切,才决定今天过来带宋颖走。

    再来到宋颖家里,青年说没有任何触动是在骗人,就算是过去了三年,但是挡不住曾近的回忆,仿佛昨天自己还陪那个女孩在客厅的沙发上过生日,就坐在她身旁,看着她吹蜡烛,不过,每一次,是每一次,都是她要死要活来让自己心软,自己每次都回来,只不过……

    “这边,快点,喂,你”宋航始终没办法就那么喊出青年的名字,因为一看到他的脸,就会想到那个孩子,自己的怒火就有些抑制不住,毕竟宋颖的事和他脱不了干系。

    “宋总,您好像对我很有偏见啊。”青年早已感觉到宋南对自己的强烈不满。

    “你想多了吧,不是那边,跟我走,没时间了。”看青年在乱转悠,宋南提醒了一声,看着这个明明和那个孩子那么相像的脸,可是却在每个动作,眼神让自己觉得无比陌生,但是没时间想太多,赶紧招呼‘走错’路的男人回来。

    每上一个台阶,宋南都希望青年看似平静的表情在踏出去的每一脚踏上,能在他心里会像琴被拨动一下,不过可惜,青年全程的都像是事不关己,懒洋洋的慢吞吞的上楼。青年的确记得,记得熟悉的楼梯,甚至知道上了楼往个方向转,哪个门,还记得宋颖喜欢在门上做一些小饰物,粉红色的门套,水晶胶贴纸……

    “锁住了,”宋南想拉开门的时候发现被锁了,“二叔”宋南喃喃自语着,心里不知道是因为宋航这样防着自己,还是因为宋航对宋颖的介意已经到这种地步。

    “现在踹开门,恐怕很难不把房间里的其他人惊醒,更何况,”青年眼睛像轴一样环顾了一圈门,在向上望时,原来,哼,他用肘轻撞了一下示意宋南抬头看正对着门的天花板上的装饰上有个很小的洞,和其他的装饰没什么区别,都是小小的红色珠子,但是这一颗颜色稍微有点鲜艳,仔细一看,红色的小灯正低频率的眨着‘眼睛’。

    “这里竟然装了这个。”宋南没想到原来这里的监控不只门口有,连宋颖门上都会放着。

    青年看着一脸无措的宋南,从兜里掏出一根细细的铁针,嘲笑的表情让对方想发怒,但是却只能把火咽下去,“别做大动作,这不是监控,是声监,你刚才关的是监控,这个设备是为了在监控失去作用以后备用的。”提醒宋南道。将针送进锁眼,老狐狸,凯手里很快就感觉到有点不对,心里骂道,原来这锁子的设计居然有两种通道,而且两把钥匙要开的时候,还要一起插进去,在里面合成一把,组合才能打开门。在最短的时间摸清锁的窍门后,青年又把针取出,那手使劲掰弯前端,宋南在一旁看着,心里也不禁有点惊讶,这个人的手劲有多大,从缝隙中可以看到那双手的茧已经不是厚,而是生茧再覆,这个人到底……

    再次将针伸进去,这回凯知道方法了,所以没有用正常的双匙的方法做两个钥匙,而是直接捅进去,跳过沟梁处,压断了里面那根链接两把钥匙的隔断,一转将前后排的齿轮勾住一拉,咔吧,锁自动转起来,门在一声啪的响声之后向后退进去。

    “小颖”宋南还没来得及细想面前的人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还有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背景,看见门开了马上拉回一切疑惑,赶紧推门进去。

    站在门口,闻到曾经记忆中的那股味道,虽然掺杂了一些很久没有整理的霉臭,记得那个女孩非常洁癖,房间每天都要弄的香喷喷,整整齐齐的。

    “快点进来。”宋南进去后发现后面的人没跟上来,回头呼叫。

    即便做好了很多心理建设,在进门的拿一下,回忆像洪水般涌上青年脑海,16岁的女孩带着满脸羞怯的红霞一步一退让的迎进自己心仪的男孩,懵懂的有些不知所措的男孩一边咧着嘴,一边随着女孩进去,女孩的房间从以前到现在几乎没怎么变化,一片粉红映入眼帘,只不过时间的原因还是别的什么,屋子里很凌乱,但是看地上和桌子上并不是一直都这样,像是刚弄下的,从地上的拖地痕迹看,这里每天都有人收拾,但是又被弄得很乱。

    整个屋子都找不到宋颖,宋南去了衣帽间,阳台,厕所,打开门的那一刻,宋南的心都纠起来。宋颖躺在浴缸里,静静的睡着,手腕上是医用皮筋,看起来刚刚打过针睡过去,不过可以看得出照顾的人多不上心,皮筋已经将手臂勒出红紫色,针眼处是为搽拭干净的血钾。

    想过很多再见宋颖的样子,但是心里知道这辈子可能都不能光明正大的看她,可是命运的齿线就是这么的让人意料之外的运转,自己又再见到她,可是怎么也想不到那个骄傲活泼的女孩,现在竟然这样病怏怏的躺着,苍白的皮肤,脸上是发着青色的灰白,看起来很久没见过阳光,营养也跟不上。

    宋南一边轻解下不知道绑了多久的皮筋,正准备,抱宋颖出浴缸,有什么红色的液体从宋颖另一侧身下压着的手上留出来。

    “小颖,你疯了!”宋南等整个抱起宋颖时才发现,宋颖的另一只手腕上是一道深深的划痕,是大动脉处,kyle赶紧翻近浴缸帮着宋南把失去意识和力气的宋颖抬出去,刚才看到什么,再回头终于看清楚,那个顺着浴缸仅有的些凉水顺流到下水口处几乎和道口的不锈钢浑然一色的小刀片。

    宋南又心疼又气宋颖的傻。青年没说话,理智让他赶紧跑到挂毛巾的地方撕开一条将宋颖的动脉处绑住,先止血。

    “需要尽快把她送医,她割的伤口不深。”凯的语气依然平静的听不出任何情绪,不愧是冷裂看中的人,镇定的很。

    “好!”这会也不再端着什么架子,比起漠然的青年,宋南那略显发白的脸色,眼眶里有些动荡的液体随着他的动作快要冲出,但是这个时候不是感情用事的地方,宋南起身把宋颖抱起向外走。

    可就在青年要随着宋南走出去时,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青年回头把那个小小的凶器从浴缸里摸出来,上面的血已经在刚才的时间里冲的很干净,除了……

    刀片的映射程度不亚于镜子,那是,青年用手搓了搓手中的刀片,干净的,那红色的光亮,果然没看错啊……青年慢慢抬起头,看着浴室的房顶,下面的最新款hhf智能热水器,还有,防水插座的角落处那熟悉的红色小灯,可是和门口的声音检测不同,青年爬上去,用手蛮力扳开盒子,一部针孔摄像机静静的,一点灰尘都没有的躺在那里……

    “你找死啊,现在去惹他。”梁翰对着病床上的孟伥骂道。

    “你以为我想!”孟伥自从被冷裂教训之后,都只能在床上静养,毕竟自己一把年纪,又被冷裂伤得那么重。

    “哼,老鬼想用他压咱们,没那么容易的事。”梁翰一拳打向旁边的柜子。

    “可是咱们这边的帐……”孟伥眉头一竖。

    “放心,他发现不了问题。”梁翰胸有成竹。

    “最好是,上次居然让冷倾缘跑了,还得想办法。”

    “还有三天,我就不信冷裂能二十四小时跟着她,不过是个小贱货。”梁翰看孟伥一副担心的样子,有点鄙夷的说。

    “你最好别小看那个女人。”孟伥看出来梁翰对自己谨慎的嗤笑,瞪了他一眼。

    “不过是给人暖床的婊子,你还真看得起她,等着瞧……”梁翰的眼底闪过一丝狠厉的淫邪。

    “这是谁给你的?”看着那张信纸,女人奇怪的问小脸笑的红扑扑的小女孩。

    “是一个好心的叔叔。”小女孩像献宝似的把信纸推到母亲眼前让她看。

    其实信很短,就是两个人互相闲聊的话,估计传了不短时间。

    ——还记我吗?(男人)

    ——你是谁?(小女孩)

    ——上次你还冲我笑了,忘记了吗?(男人)

    ——你是那个叔叔?(小女孩)

    ——没错,是我,那天那个女人有没有拉伤你,你突然被人拽进屋,我很担心。(男人)

    ——拉的我手好痛,好痛呢!她是个坏女人,欺负我和妈妈,我恨死她了。(小女孩)

    ——好好揉揉,叔叔帮不上你什么,只能和你聊天,有什么不开心的都可以和叔叔说。(男人)

    “你们聊了多久了。”女人看完上面的话,把小女孩拉到自己身前蹲下看着她问。

    “一个礼拜了。”小女孩没有瞒她。

    “以后不许在和他联系,万一是坏人呢。”女人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有些生气的嘱咐小女孩。

    “为什么,我不要。”出乎意料的,小女孩偏过头拒绝了自己。

    “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好不容易有人和我说说话,我一个人呆在屋子里闷死了。”小女孩带着哭腔说。

    “可以和妈妈说啊。”女人不忍心过于斥责她,只好软下了语气。

    “可是你也被关在这里,和你说有什么用!”小女孩大声冲女人吼过后,女人还没来得及再劝解什么,小女孩就跑回屋里锁上了门。

    “今天的信呢?你怎么没送过来”男人敲开门,看见正在值班的保安,很奇怪他没有按约定。

    “我去了啊,但是她没来,我等了好几个小时。”保安也很委屈。

    “难道是发现了?”

    “我明天再去看看总行吧。”

    男人只好先离开,保安站起来,嘴里低声骂道,什么人呢,走都不给别人关门,冻死了。

    “你好,保安室。”刚关上门,就有业主打来电话。

    “是你在送信吗?”一个女人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

    “不,不是,是我,是我送的。”刚想辩解,可是听到电话里那温柔的声音,握着电话的保安竟然一口答应下。

    “那好,明天请你过来一下谢谢。”

    “你要见我?”激动的自己差点把电话扔了。

    “是,有些事和你说。”女人说完就自顾自挂了电话。

    “好,我明天,喂喂喂,真是,不让人说完。”虽然有点不高兴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挂了电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对明天心里却期待的不行。

    “明天吗?”刚才从保安室出去的男人手心里放着一个白色的监听器,此时正盯着透明玻璃保安室里面开心的哼着小曲的保安冷笑着。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