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章节字数:4109  更新时间:17-01-17 19: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裂哥!”

    “送到了?”

    “还没有,就是,那位小姐她,她割腕了,失血过多,我们……”

    “他什么反应?”冷裂吐了一口烟圈。

    “裂哥的意思是?”常越眨眨眼试探着问。

    “你真的不知道?”冷裂眯起眼歪着头。

    “陈凯没什么变化,就一路跟着我们。”电话里的沉默让常越感觉到对面的人的不满,也不敢再假装糊涂。

    “见到她的时候,情绪就没有什么不一样?”冷裂不信。

    “其实也没正式见到。”常越不知道该怎么说。

    “别吞吞吐吐,怎么回事。”

    “那什么,就,裂哥,陈凯,他走了。”

    “走了?”

    “说有点累,先回酒店休息去了。”

    “他原话。”冷裂懒得听他废话。

    “他说,又不是他的女人,懒得一起浪费时间,就算裂哥您吩咐,他也无所谓,毕竟您只说让他陪同来找医生而已,但是这是额外的不管他的事。”

    “是吗?”冷裂没等常越回答就挂断电话,嘴角露出一丝浅笑,好像有什么事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一般松了一口气。

    诊室门口的宋南除了对宋颖的的担心,就是对青年出门后和出门前前后反差的态度气愤。明明救宋颖的时候会那么帮自己,为什么一出门整个人就像完全事不关己,跟冷裂的手下说了什么就径直走掉了,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冷裂吩咐才帮自己,为什么明明他都表现的那么陌生,自己居然还觉得他是那个孩子,觉得他会是治疗宋颖的药。

    青年并没有没有回酒店,依照之前和巴文约好的地点。

    “什么?宋南和冷裂有联系?”在酒吧里,两个人背靠背坐着,青年将最近的情况告知巴文。

    “哦。”青年敷衍的回应。

    “居然是这样,看来之前的调查……你那是什么表情。”巴文正在思考两人关系,转头想问的清楚轻点,可是青年那种好像冷哼的样子让他很费解。

    “没什么,这不是等您分析么。”青年没说什么,立刻守住了笑容。

    “我回去会让他们更深入调查下,如果是这样,我怀疑,他们不只是生意上的往来,我会叫下面帮我查一下宋南这几年的动向。”巴文端起杯子抿了一口酒。

    “慢点喝,这酒烈得很,叔叔。”

    “你少转移话题,为什么突然回来了?”巴文奇怪道。

    “今天我见到宋颖了。”青年的语气很平静,像是陈述自己今天吃了什么一样。

    “她怎么样,还……”巴文沉默了一下,侧了侧头问。

    “您知道啊,哼,她老子够狠的,也是,要是公开了,那真得丢人丢全市了”青年笑的弯了腰,却让巴文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的身份你知道,不过,他也还算称职,一直找人照顾着小颖。”巴文不知道该找什么样的借口才能骗过青年。

    “称职?可不是称职么”青年从兜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包装袋,放在座位上,“这个帮我交给那老东西,是我对他作为一个这么‘称职‘父亲的奖励”说完把钱放到桌上不理会巴文的挽留离开了酒吧。

    回到酒店的时候,宋南紧紧抱着宋颖,刚要进电梯的时候,旋转门熟悉的身影进入余光。是双手搂着两个丰满妖艳的女人的青年。如果说是那个孩子,宋南会毫不犹豫冲过去揍他,但是所有的冲动都在理智告诉自己这根本是两个人。

    把宋颖送回房间,小心的扶她躺会床上,盖上被子。宋南坐在床边的躺椅上休息,他不敢回自己房间,担心宋颖醒过来会有其他的动作。

    而隔壁则正上演一场春光无限的好戏。常越在一边整理一些工作资料,丝毫没有受到另一张床上的影响。一个女人呈跪趴的姿势臀部被一根粗大的黑铁连接着,随着身后男人的剧烈撞击不停摆动身体,另一个女人平躺在一边,正面朝上,下半身摆出M的形状,露出三角地带,正在被上方正槽着身边的姐妹的男人用手指玩弄内部,两个女生都全身赤裸,或浪叫或呻吟,劲爽的一个要把床单搅成麻绳,另一个流着口水咬着手指喘息。而造成这一切的男人满脸的无聊,只是本能的动着腰部和手臂。

    常越显然是看惯了这种事,仿佛和青年不是一个空间,再去浴室洗漱过后,便关了自己这边的灯直接睡着了。至少他表现出的是这样,其实躺在床上,一直感觉着背后三个人的动作,想找出什么,但是没想到旁边的人居然整整一晚上都在折腾,知道快黎明,两个女人的声音分明已经昏睡,只是身体的反应发出一些细微的声音,最后得出的结论,青年丝毫没有受到宋颖那边的影响,还有常越不得不佩服他的‘精’力。

    冷裂思考事情的时候喜欢一个人泡澡,这会儿躺在浴缸里,手扶在浴缸边上,半睁着眼睛,不知道在思考什么。一只白玉般的手搭在冷裂的胸肌上,拿水撩拨着那片让女人看了浑身发热发软的胸膛。

    “怎么这么早就洗澡。”是凯当时第一次正式和冷裂见面时认为身份不一般的女人,此时正穿着冷裂的衬衣,冷裂宽大的衬衣松松垮垮的搭在她身上,长度都过到大腿,而她下面好像没穿一样,但是从只扣着两个纽扣的衬衣的露出的地方,上面在她俯身的时候,能看到即使没有一般女人非得穿内衣才能聚起的丰满胸部,偶尔在俯身抬起的大动作下只要冷裂扭过头就能清晰的看到雪白的椒乳上粉红色的两颗樱桃,下面从开叉处看到内裤的边,此时女人正紧挨着冷裂的肩膀坐在边上,光裸白嫩的大腿贴着冷裂的臂肌。

    冷裂没说话,就这躺倒的姿势,扭过头,眼睛看向穿着诱惑的女人,既然暗示已经这么明显,了然的看着女人冷笑着,在一声娇嗔的叫唤后,女人被冷裂一手搂抱进浴缸里,天蓝色的衬衣一沾水整个变的半透明,女人曼妙的躯体被凸显出来,比起一丝不挂,这样的若影若现更让人着火,更何况冷裂这样年轻体力壮的男人。

    能扣住篮球的大手紧紧隔着衬衣抓住跨坐在身上的女人的一只圆润,另一只手抱着女人纤细的腰肢,揉弄着腰部的敏感带,在女人因为感到痒感躲开的时候,手从腰部一路摸下去,撕开那条一有一小块布条组成的丁字裤,另一只在女人胸上抓捏的大手从深沟处一点点按着向下,直到两人互相摩擦的位置,冷裂双腿间的巨龙已经高高立起,滚烫的热度,让已经情动不已的女人明明还没被进入就已经感到浑身酥麻,心跳加快。

    对于冷裂这样的男人是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温柔,没有前戏,对着女人柔软一顶到底。虽然已经做好被贯穿的准备,也不是第一次做,没那些小女孩的娇弱,但是被这么狠的冲击,还是让她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的痛。不过好在有水做润滑剂,进入也没有多难。还没等女人做好调整,新一波的冲击波就来了,冷裂在进入后就像一只告诉电动马达,对着入口猛撞,浴缸里的水都被这样激烈的翻腾弄的像里面按了最高强度的造浪机一般。毕竟是做过太多次,女人也很快便找回力气,扒住浴缸边跪在浴缸里,开始上下动。冷裂虽然动作猛,但是脸上却不是激动兴奋的表情,而是仿佛只有下面那头巨龙在和女人亲密,自己则是个看客,除了下半身晃动之外,冷裂还是一脸平时的扑克样,没有什么表情,除了在激烈处喘息强烈才能感觉的到他也是这场春光中的参与者。兴奋异常的女人虽然被这样的激烈生理感觉弄的浑身又痛又爽,但是美中不足的是冷裂那种无聊不屑的反应。

    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那种被深深一次次摩擦内壁,整个内里火热得要爆炸的感觉很快就让她不在想那些,专心的享受这样超刺激的快感。不过正处在欲海之中的女人迷离之时都会忽略了一点,就算男人对身上骑着的女人没有多少的情感,但是也不会允许她一个人自己享受着,何况是冷裂这样的男人。

    再也无法忍受女人像遛马一样慢慢吞吞的骑行,不,只是对于冷裂来说已经快在身上跳起来的女人这样的的频率叫做慢。就在在女人快要达到顶峰的时候,一股从下面以最深处为目的地的穿刺像火箭般进入体内,一只胳膊狠狠拉过女人贴近自己,软绵绵的浑圆体撞上坚硬的男性胸膛,突然女人深刻感受到胸口一怔钝痛,接着,冷冽另一只手抓住女人身上已经半脱的衬衣的前端稍微一用力就使质量优质的衬衣从女人背后撕裂开,女人本来就白嫩的胸脯因为沾上水显得更加滑嫩白皙,诱人,冷裂张大口对着左边的绵软啃咬下去,舌头舔过上面的殷虹,留下一个个绽放的‘花朵’。这样的冲击远不是冷裂真正的水平,已经懒得看女人自己玩,很快在下一秒,女人已经不能自行动作,男人的发力简直堪比一辆巨型货车在高速路上油门开到最大直直撞向一辆小小的迷你小巧的qq车,还是连撞几百次的告诉不停歇的‘车祸’现场。

    在经过了不知道几个小时,浴缸里的热水已经变的冰凉,冷裂赤裸着身体,从浴缸里站起来,健美的身形,完美的倒三角,背肌因为抬起毛巾擦拭身体的时候那一块块肌肉有形的显现出,臀肌因为站立起身绷起一个紧致的弧度,标准的六块腹肌,深深的人鱼线,下面是依旧虎虎生风还半起着的在浓密的草丛中抬起的龙头。

    浴室的等身镜把这天神般的身体一寸寸映在里面,男人扔开浴巾,拿过一边的毛巾开始擦头发,只有这个时候没有发胶的喷刷,软软的浓黑的秀发柔顺的垂在额头,镜中顺毛样的青年,比平时年轻了好几岁,他也不过是个20岁刚出头的孩子啊。

    没有看浴缸里还躺着的性感女体,还有她那最隐秘的柔嫩被刚才的激烈动作,以至于现在两片曾包裹巨龙的花瓣依然微微颤动,无法闭合。冷裂就这么走出浴室,仿佛这里只有他一个人来过。

    走进卧室,刚准备拿起床上佣人准备好的衣服往头上套,就听到手机的震动,没多看来人,冷裂随手接起,一阵苍老的,机械化的,熟悉的声音在耳边想起来“小裂,这么晚,没打扰你休息吧?”

    那样的声音却让冷裂握着手机的手有点拿不稳,轻轻长舒了一口气,冷裂慢慢的回应道“当然不会,横叔。”

    “你可以这样出来这么久吗?”回到房间发现女人还在,他不满意的把衣柜上的包扔到床上暗示女人。

    “他工作很忙,小和很聪明,你还担心什么。”女人看着他不带一丝感情的动作,心里一酸。

    “他不会,有人会,快回去,我不希望有人查到这里。”撂下这句话,他就离开了。

    “干爹,还没睡吗?”虽然还有一些土土的口音,但是说话的感觉却变了很多,不再唯唯诺诺的。

    “你一直在这里?”进屋后,对着在上床上对着台灯看书的小男孩,来人探究的看着他。

    “我一直在这里看书。”小男孩回答的语气不卑不亢。

    “老师说你的学习进步很快,不止同年龄的进度跟得上,甚至比高年级的都要学得快,而且普通话也说的好多了。”很配合的坐在小男孩特意空出来的一块地方上,温柔的抚摸着那毛茸茸的脑袋。

    “有这么难得的机会能跟其他孩子一样有书念,当然要更努力才行。”笑着回答面前的人,天真纯净的微笑不管谁看了都会欣慰。

    “那就早点休息吧,干爹不打搅你了。”

    “干爹也早点休息。”

    “下次,记得在别人看门之前进屋,还有跑的声音别那么大。”起身向门口走去,就在袁恒松了一口气时,要离开的人突然停下来,背对着他说,可是仿佛又不是在对自己说,“不过,要表扬一句,拖鞋的位置摆的不错。”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