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章节字数:4468  更新时间:17-01-19 20: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麻烦你们了,我需要回一趟上海,有什么事一定要给我打电话。”

    “宋先生放心。”

    “那我先回去了。”宋南还是打算接受杨志昊的建议把宋颖留在这里治疗。

    “小颖?哥哥进去了。”知道不会有什么回应,不过,我到底在期待什么,宋南叹口气推开门。

    “你在干什么!”一进门,宋南忍不住大声吼道。

    本来打算在离开之前跟宋颖说说话,可是一打开门,竟然看到那个人在宋颖房间里。

    “啊!小峰,小峰。”宋颖此时正抱着青年,脸色比原先好多了,可是宋南突然进来大叫把她惊吓的死死抱着青年排斥的要命。

    “别怕,他不会伤害你。”青年很淡定的拍拍女人的背,眼睛很挑衅的看着宋南。

    “小颖,是我,是宋南,是你哥哥,我不伤害你的。”宋南有些吃味。

    “不,不要他,我要小峰,小峰。”宋颖不领宋南的情,牢牢的把自己和青年跟宋南划清界限的样子。

    “不会,他不会的,冷静点,听话。”青年有些得意的看着一脸便秘的宋南。

    “你对她做了什么!”

    “嘘,”青年把食指放在嘴边,摆出噤声的手势,低声制止,“小点声。”过了一会,青年终于把宋颖哄睡着了。

    “你什么时候来的,谁让你乱进她的房间的,我在问你话!姓陈的!”一离开宋颖的房间,刚关上门,宋南就把青年抵到墙上。

    “宋总先放开手,该不是要我在这里和您切磋?”青年有些不满的低头看着横在自己脖子上的胳膊。

    “我不管你是谁的人,离我妹妹远点。”放开手,宋南指着青年说。

    “我只不过是来执行我老总给我下的命令,看您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可是经过的时候,听到里面鬼吼鬼叫,进去看了一下而已。”青年小宋南的小题大做。

    青年说的事出有因,而宋颖的病确实会时不时闹腾,也许是自己太敏感了吧。

    告别了杨志浩,和常越,青年一起回了酒店。

    躺在浴缸里,宋南一动不动,面色凝重的表情。连他自己也说不清,自己还是介意的,那个青年在自己不在的时候,到底跟宋颖说了什么,为什么他能让宋颖这么快安静下来,从别墅回来的一路上,宋南没有再问,他拉不下脸,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装回酒店的。闭上眼,掬起一把水拍在脸上,真的不知道自己能维持这样多久。

    青年在别墅时接到冷裂的电话,电话内冷裂没多说什么,只是要他马上回澳门。这个情况让青年有些奇怪,但是又多了几分兴奋,因为之前曾经无意间在公司听到一个消息,那就是这个月的月末时倾缘集团董事长的寿辰,如果没猜错,冷裂急着找自己回去恐怕就是为了这件事。

    夜晚,常越没有多问自己要回澳门的事,想也知道冷裂已经通知过他。看得出常越对冷裂没有让自己回去,而是叫了青年,有点不舒服,之前常越虽然对青年也是爱搭不理,但是晚上常越出去了一趟之后,青年明显感觉常越的态度对自己冷了好几度。正打算接收冷裂让人发给自己的电子机票,青年的手机上的qq亮起来。

    “我查过了,孟伥之前带卡名去的那家拳击场也在澳门,和一间废弃的私人医院有经济往来。但是因为只有物证,没有人证,所以孟伥使用违禁药品的事就算上报了,能抓去调查的也只是几个小喽啰。”青年在常越的眼皮子底下平静的拿起手机打开巴文发给自己的信息。

    “是工商和地产那边的消息吧,恐怕不只你们查到了。”青年看着扭头看着自己的常越,就那么当着他的面回复,他越是这样就知道常越会因为自己的嚣张和挑衅不屑再关注自己的一举一动。

    “没错,之前有人已经派人去查过了,我找人去问过,监控上的人你应该认识。”巴文这条信息过后,一张熟悉的图片映入青年眼帘。

    “齐健,冷裂的另一个心腹手下。”青年看见了并不惊讶的一笑,好像早就预料到的样子。

    “什么这么好笑,不如让我也看看。”常越突然站在青年面前直视着他的眼睛。

    “我和女人调情的荤话,哼,高材生有兴趣。”青年稳住心神,把手机抬起来,慢慢把屏幕像面前的人翻转。

    “哦,那你继续,我先休息了,麻烦你关静音,前天我已经睡觉入眠困难了。”常越看着手机背面,手没有动,如果看了没什么不该有的东西,那这个人就会知道自己在监视他,他一直凝视着青年,想看他表现出不一样的情绪,哪怕是一点点慌张,但是很可惜,没有,只好打下他伸过来的握着手机的手,转身回自己床上。

    “凯?”巴文看青年迟迟没有回复。

    “没事,明天我要回澳门。”男人看着常越睡过去才把视线拉回手机上,给巴文回信息,但是掩去了刚才的插曲。

    “那宋颖,那边?”明知道不该在影响青年的情绪,但是巴文不忍心还是旁敲侧击的问他。

    “这好像不关陈凯这个人的事,好了,明天我黎明的飞机。查到的药剂暂时不要上报,冷冽那边一直没有动静,你们这边也没找到卡名的尸首,冷裂应该把他控制了,你去查一下冷裂名下的房产。”凯思考了一下跟巴文说到。

    “但是不上报,那不是白查了?”巴文着急的问。

    “很快你就知道了,放心,老头那边他问你就说是我说的,不然你就让他上报,到时候打草惊蛇,破坏了我的计划,揪不出大鱼别怪我没提醒过,好了,我还是得早点休息,毕竟不用在屠宰场那种垃圾堆生活,我也好歹是个年轻男人,还得好好保护我的身体和脸,不然女人见了我恐怕要躲了,拜拜,文叔。”青年又像原先一样没给巴文回复的空档,之间下线清记录,直气的另一边的中年人着急上火却没有办法,只好暂时先按兵不动,等青年的联系。

    “冷总,陈先生找您。”一下飞机就马上去冷裂家,但是冷裂没有等自己,女佣把自己引到楼上冷冽房间,礼貌的敲门跟冷冽报告。

    里面没有回复,女佣只好一遍遍不厌其烦的重复。凯才不管那么多,冷笑了一声,直接越过站在门口挡着自己的佣人,一手狠狠拧开门把手。

    “噗嗤噗嗤”冷裂赤身躺在床上,两腿大敞,下半身跪着一个同样一丝不挂的金发女人,大张着嘴,努力把冷裂的激昂吞吐着,因为面前男人的异于常人的极品,女人又是享受又是被捅到喉咙的偶尔反胃的颤抖。

    “啊,陈先生,你不能这么进来,请跟我,跟我出去,冷总,我……”女佣半天才追进来想弥补自己错误,想带青年出去。因为当门开的那一刻,看到自己的主人这样的身姿,分明已经感觉浑身燥热难当,下面自己需要死死夹住才不会让那里分泌的液体染湿内裤顺着大腿根流下来,女人身体的强烈反应,让自己说话都有点磕巴。

    作为一个不逊于冷裂身经百战的男人,青年只看着女佣就知道她身体有什么有趣的反映了。看着冷裂完全不因为自己进来避嫌的样,青年略带回击的把头侧到低着头呼吸明显急促起来的女佣耳边,“出去?你下面都快要淌成河了,可是想解放却没有东西进去捣一捣,憋着不难受吗?”

    女佣的的脸因为这话红的更甚,双腿间晶莹的液体再也抑制不住,感觉到脚侧湿漉漉的流下的水柱,女佣羞耻又害怕的跪在地上,想让自己不那么丢人,更重要的害怕冷裂因为自己的不得体会惩罚自己。

    “想着你应该到了,不过……”冷裂看着青年和地下瘫在那里抱着身子粗喘的女佣,暗示性的看着青年,并且引着青年的眼神看向自己胯下的把腿间龙头吮的高高顶着高傲的姿态的的女人。

    “这么玩,多没意思。”明白冷裂是在向自己邀’战’,一把揪开外套甩在一边,斜视地上的女人,还没等女人搞清楚什么事,自己的佣人套装已经被脱的只剩内衣裤。

    “要不要这么纯情。”青年看着女佣纯白色的内衣,嗤笑了一声。

    “不要,不,”女佣反应过来后赶紧拿手想挡住男人欲望的视线,但是生理的正常反应让每个阻挡的动作显得欲拒还迎。

    女佣的文胸是前扣式的,青年没有耐心慢慢解扣子,男人强劲的力道不费吹灰之力就让那件内衣瞬间变成两片破布。

    女佣的身材算是中上等,细腰丰胸,就算被压在直躺着胸部依然大的隆起山峰,看起来应该是第一次,她的身体微微抖起来,从脸部向下延伸的羞怯的淡红色,在白皙的皮肤上显得格外诱人,但是对青年来说还不足以让自己跟那些几辈子没见过漂亮女人一样的自撸男扑上去,男人等着冷裂,等做开始的动作。

    下一秒,女人此起彼伏的呻吟和男人气吞山河的低吼就在这间房间交织成一首淫靡到极致的乐章。

    “是因为才骑过马,屁股动不起来了吧?”冷裂一手扶着金发女的腰,把热铁狠狠一次次撞进女人的甬道,以肉眼都可见的起伏显示在女人跪在地毯上从下向上看得到的腹部,在冷冽每捅进去一次,腹部与下体链接紧密的部位一次次皮肤的凸显的高低度。

    知道常越一定会跟冷裂报告自己的一举一动,青年听到这话一点没有惊讶,也没有回答,就在冷裂以为青年会忍下去的时候,青年没有像要证明自己的速度一样对着一样跪在自己身前被自己撞击着的女佣,而是直接眼睛就那么不离开冷裂的目光,将女佣翻过身,一只手拦腰抱起,就那么只用一臂将女人搂在腰上,再一次就着从没有从那热道里取出的烧柱狠狠侵略着已经一片泥泞不堪的深谷还一边走一边深入,这样的动作不但使得每一次交合都更深,而且因为动作大,承受的一方简直可以说是水深火热,因为要么在拔出时空虚寂寞,要么在下一步踏出的进入时痒痛非常。在和冷裂互相淫狠的对视中,青年还不忘空出一只手拿起一边柜子上的酒,那牙齿咬掉上面的木塞,对瓶直接往喉咙里灌,就这么每喝一口,还已身上被直捣黄龙的岔掉气的女人十倍的粗顶。

    两个人相识永动机一样一遍遍狠狠搞弄着两个一开始还有点小小伪拒现在已经被如海的湛爽搞弄的恨不得就这么被捅穿。从一对一的战况,发展到叫唤作战,再到俘虏回战,经过了不知道几百回合,知道两个女人都已经干涸和晕厥。而冷裂和男人像甩一张破布一样抽出自己的昂扬然后推开因为爽过头还在浑身震颤的女人,默契的站起来,冷裂拿起床头柜上的纸巾盒,自己抽出几张,然后丢给青年纸巾盒。两个人毫不避讳的看着对方,边擦拭自己的骄昂。

    一起躺在足有好几米立方的按摩浴缸里,冷裂拿着一旁的红酒,只是慢慢摇着,看着红色的液体但是分明是在思考什么。

    “我想裂哥叫我回来,不只是为了和我比赛‘骑马’还有泡鸳鸯浴吧”青年看冷裂一直不说话,出声问到,还不忘看一眼两人埋在水里双腿间依旧直挺的双龙。

    “哼”冷裂看青年的眼神,明白青年的调侃,很快表情不在凝重,但是多了份正色和信任,“叫你回来,陪我去给我‘老爸’跪舔他的寿宴!怎么样?”

    ——真不像你会做的事。

    ——看出来了?我装的有那么烂吗?

    ——不是烂,是非常烂……

    “没事吧?”一身警服的男人扶起地上蹲着的女人,柔声问道。

    “您好,对不起,我们母子太累了,对不起。”穿着很单薄的女人,披散着长发,颤抖着身子,畏惧的解释。

    “你不要害怕,只不过这么晚,你们在路边游荡很危险,是有什么难处吗?”警察很耐心。

    “我,我……”女人似乎想到什么悲伤的事,委屈的哭起来。

    “姑娘,你别哭了,这样吧,你看你孩子都冻成这样,你先跟我回警局,完了你在慢慢说吧。”警察是个30多岁的男人,但是一看就不怎么会应付女人,这会一看到女人哭,着急的抓耳挠腮的。

    “恩,谢谢您。”女人感恩的抬头看着他。

    “没,没事,走,走,走吧。”看着女人水一般的眼眸,他悄悄的红了脸颊,我见犹怜原来是这种感受呢。

    眼里全是面前柔弱需要怜惜的女人,正直善良却情窦初开的小警察没有看到一旁的小男孩,虽然被冻的嘴唇发青,但根本没有那种流浪乞儿的那种菜色脸庞,翻了个大白眼,一张脸透着的是非常不耐烦,在看到远处的什么东西之后,小男孩立马弯下腰,开始哭起来……

    ——为什么要这么做,像白痴一样。

    ——你可以不做,我也可以让你连做白痴的资格都没。

    ——你可以这么对别人,连我你都利用?

    ——我连他都可以利用,你算什么!

    ——我算什么?我是你……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