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

章节字数:4177  更新时间:17-01-21 20: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谁啊,烦……额,请问您是哪位?有预约吗?”面前妆容精致正低着脑袋玩手机的前台很不耐烦的抬头,当看到那双深邃的大眼睛时,语气一下好转了几百度。

    “没有预约不能进去吗?”青年有些受伤的表情,加上本来的娃娃脸太可爱,弄的前台小姐的母性都开始溢出来。

    “我们老总说了,真的需要预约的。”前台小姐为难的一字一顿的看着萌萌哒的青年。

    “我看那边不是有表格么,是真的晚了报名。”青年扑簌着长长的睫毛。

    “这是得提前才可以。”

    “哦,那算了,我是真的有事才晚了的,可惜参加不上面试了,真的准备了很久。”青年一脸失望难过。

    “这个,哎。”前台忍不住把转过身想要离开的人叫住。

    “还有什么事吗?”

    “你确定你准备好了?”前台不确定的问。

    “嗯,准备得很充分呢。”

    “那这个,那边有笔,还有十分钟就要开始了,喏。”前台看着青年期待的眼睛,做了一副被打败的表情,抽出旁边的报名表塞给青年。

    “谢谢您。”青年嘟嘟嘴的样子简直让她受不了了,怎么这么可爱。

    “咦”刚离开女人的视线,青年缩了缩脖子,天哪,最怕用这招,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进去了。”青年拿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

    “二十三楼,左手边数第三个屋。”手机弹出一条回复。

    走过转角,赶紧向后一躲,差点被发现,看着穿着工作装的几行人走过去,青年才从隐蔽的墙柱出来。

    走到楼梯口,因为担心坐电梯会遇到人,青年只好走楼梯。

    “到了吗?”

    “到了个鬼,你爬一爬二十几层试试。”青年不高兴被催促。

    “你可以坐电梯,如果暴露了,我会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青年也不甘示弱,直接回复了一个中指。

    走到目的地,青年松了松领带,出了一身汗,绕过监控,走到后面,从兜里拿出一个锋利的小瓶盖子,上面拴了一根细细的白线,直对着头上方监控设备后的线路狠狠一甩,正中目标,对着绳子一拉扯,瓶盖有刃的地方就随着青年的手部动作开始破坏那里的黑色橡皮线,不一会,监控就黑下来。

    密码锁,青年转动门把后,后面出现一个开口,是一排数字按键,密码加指纹。

    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将盒子后面拔出两个细细的针一样细的插头,插进密码锁旁边的缝隙里,很快盒子就出现了图像,开始排出数字,在等待的的当口,青年这么大的目标站在这里真是太显眼了,只能一边等待数据出现,一边左右看有没有人经过。

    “额”密码终于解出来,正当青年要进行下一步动作时,后颈一阵剧痛……

    “啊!”骨骼仿佛被压到散架,迟峰痛苦的看着眼前泰然自若坐着看戏的男人,由于趴在地上只能看到那双精致的皮靴,身上重达200斤的男人把自己撞到地上后,就整个身体压到自己身上,胳膊横向从后面卡压住自己的脖颈,少年发现自己以前学过的跆拳道在这里简直就是小儿科。

    还没从失去亲人的悲痛中缓过来,就被懵然的带到这里开始跟一帮疯子打架。还记得那天刚醒过来,全身痛的要死,腿上的枪伤刚取过子弹,整条腿都剧痛着,胳膊的擦伤,背部的灼伤都很严重,但是药的味道提醒自己,已经得到精心的治疗和包扎。

    巴文来的时候,自己像是终于见到亲人一样。“文叔”迟峰激动的拉着巴文的手,巴文被少年情绪强烈的催化下的动作,觉得自己的手被握的生疼,但是考虑到少年刚刚经历过的事,所以尽管疼,还是没办法狠心拉开他。

    “小峰,冷静点,文叔在,别怕。”巴文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孩子。迟峰并没能因此而减少悲伤,但是因为熟悉的长辈在身边,多少心里踏实了一点。

    “我爸妈和妹妹呢?”人都是愿意逃避现实的,尤其是它太过残酷的时候,明明亲眼所见的事,却还是抱着一丝侥幸。迟峰也一样,他希望自己最后看到的一切不过是一场醒来就能烟消云散的梦境。但是现实总是会还原最真实的一面给你看。

    养伤期间,迟峰没怎么说话,照顾自己的人只有巴文和一个老医生。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之所以迟峰不再说什么,并非是不在意亲人的后事,而是问巴文之后,得到的模棱两可的回应,无论自己是乞求还是发脾气,巴文总是给不了一个确定的答案。

    直到有一天,大概是睡到后半夜的时候,隐约听到什么人来了。自己迷迷糊糊的,好像听到有巴文的声音,刚想起身,却听到另一个,熟悉的,冰冷的声音,迟峰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起身,就这么裹在被子里,僵硬着身体,胸中好像有一个秒表,每一秒的等待,疑惑几乎要把人逼疯。

    来人很快进来,但是没有在自己的床边多停留,大概是看看自己是不是已经睡着了,感觉到进来的人往自己床边走,迟峰努力让自己呼吸的自然一点,身体也慢慢放松下来。接着一只手在自己被子上放了放,那种抚摸的感觉更像是一种确定,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睡着。

    迟峰第一次觉得自己‘演技’还真不错,这种情况下,居然没着急的跳起来,但是紧张是很难装的出冷静,更何况那个时候的自己,不过是个普通小孩,哪会想那么多。也许骗过的只有真心对自己的巴文,但是那个人,迟峰当时只专注于捂在被子里,没注意到上方看着自己装睡的人脸上的那抹冷笑。

    “不行,你疯了?!”巴文本来只是想问问他迟峰今后该怎么办而已。

    “决定权不在你我,在他自己。”沙发的上的中年人没有在意巴文的情绪,依旧平静。

    “他还是个孩子,”察觉到自己的声音太大,巴文赶紧压低声音,“更何况,这种任务,就连受过训练的那些都未必做得到,他什么都不会,这不是去送死吗!”

    “所以,我说,让他跟我回去”

    “不可能,海饶已经出事了,不能再让小峰涉险”巴文坚持摇了摇头。

    “那你不该跟我说,跟门外的人说”中年人垂下眼帘,盯着门缝外活动的黑影,分明有人站在门外。

    巴文心里一咯噔,坏了!

    和巴文一起心里上下起伏的还有迟峰,原来自己偷听的动作早就入了别人眼睛,而真正让自己惊讶的是,门里的人……“宋叔?”看着一脸淡定坐着的宋航,迟峰愣了,为什么是他,那么父亲一直做的事是不是就是和他,还有,迟峰看着宋航愣了半刻,又转头看着巴文,曾经这么熟悉信任的长辈,还有父亲,一切自己都不知道。

    那天之后,迟峰没有再见过巴文和宋航,宋航迟峰不知道原因,看巴文那天的态度,八成是他不让宋航来见自己,那么巴文呢,为什么也不来见自己,是因为逃避,不愿意告诉自己这一切,以为不来,不见面,那么就能让一切慢慢烟消云散?做梦,迟峰心里想。

    身边只有那个老医生,照顾自己的伤和食住,话也不多说,不过他应该知道些什么,毕竟巴文没有让其他人来照顾自己,之前想着出去走一走,可是走出去才发觉,这里一整栋楼都没有人,楼下的大铁门紧锁,老医生和自己一样不出门,每天都有专门的人送过来食物,迟峰觉得自己像是犯人一样,不过住的比犯人舒适多了,还有专人照顾。

    但是这不是长久之计,尤其是,自己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软禁,还有爸妈,小语,怎么能就这么算了。

    后面的几天里,迟峰像是变了一个人,因为之前自从巴文不在来以后,迟峰每天都闹腾,老医生没办法,毕竟几十岁的人,哪能天天和迟峰对着抗,巴文之前在的时候,迟峰闹,巴文能牵制住,但是现在,只好,要么把迟峰关起来,因为担心他会从楼上的窗户翻出去,趁着迟峰吃药后睡着的时候,巴文悄悄安装了防护栏,和一般居民楼那种不同,一看就是警用军用的保护装置,迟峰醒来看到后气得够呛,但那会巴文早就离开了。

    不能再这么等下去。因为最近迟峰没有再给老医生添麻烦,所以医生没有再给迟峰的食物里放安眠镇定类药物。迟峰早就发现自己的身体一直都提不起劲,但这个发现不是在巴文在的时候,本身已经感觉自己身体有明显好转,可是自从上次撞破巴文和宋航谈话之后,加上自己一直不肯听话服药,复健过于着急,身体超负荷过度。虽然自己用力过大,但是因为不是没有练过武,所以能感觉的到那种虚弱是发力过度。这几天自己一直觉得很无力,分明是因为有人给自己用了药的关系。自己曾经拒绝过用药和吃饭,但是抵不过你有张良计,人家有过墙梯,迟峰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那就是房间的空气中被加入了使人疲软的药物。

    迟峰觉得,自己这样的硬性抵抗只能让自己越来越虚弱,想要查真相根本是痴人说梦。不行,得换一种方法。

    鉴于迟峰最近不骂娘,不找麻烦,所以之后几天,迟峰觉得身体恢复的不错,最重要的是,能使得上不弱的力气。每天乖乖的让医生给自己上药,吃饭也不会再故意挑食,复健的时候按照医生的嘱咐时间,一切好像都在往好的方向进行。所以应该是受到巴文的命令,迟峰发觉房间里不再有奇怪的气味,这才是自己身体开始正常起来的主要原因,那么,有些事就可以进行了,迟峰心里想。

    “小峰!”正在洗碗的老人被从后而来的袭击紧紧勒住脖子,好歹也是70岁的人了,哪能受得了这种力道,不过姜还是老的辣,老人努力换气呼吸,让自己没有马上被勒厥过去,然后想从衣服兜里掏什么。但是无奈少年的力气太大了,老胳膊掏了半天都使不上力气把掏出一半的辣椒喷雾拿出来。其实这东西都是女孩子怕遇见色狼用的,但是自己女儿觉得自己年纪大,担心遇上坏人,非逼得自己拿上。

    “张伯,我不弄伤你,打电话叫宋航过来”迟峰到底是狠不下心真的把这么个老人家弄出个好歹,但是等了这么久,真的不能再功亏一篑,所以刚要松开点,心里又不平,只好又用了用力。

    “小峰,你文叔是为你好,你要是真的能下得去手,那就给我这老头子个痛快”老人松开了想要拉开迟峰勒住自己的胳膊,放松的站着,等着迟峰下个动作。

    到底是个孩子,至少在那个时候,迟峰还是。怎么着也不能真的下手去伤害一个老人,别说是陌生人自己都绝对不可能,尤其是照顾了自己这么久的人。

    迟峰眨了眨那双大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一个劲盯着水池里的锅碗瓢盆,然后慢慢放开箍住老人的手臂,还没等老人喘口气,下一秒迟峰直接让老人……

    “小峰,放下!”老人没想到的是迟峰直接拿起水池里要洗的碗盆下的菜刀比到自己脖子上,细细的红色血痕映出来。

    “张伯,我是下不去手伤您,但是对我自己我相信我做得出,叫宋航过来,不然……”

    “做得出来就不会只割伤那么点,这么点出息还想叫我过来”迟峰和张伯都被客厅传来的声音吸引,一个人站在厨房门口,笑着看着两个人。

    “找到了”女人把一沓照片甩给面前的人。

    “这么厉害,居然说动那个老妖婆。”随意的拿起一张,语气很轻蔑。

    “不止。”女人又从包里拿出一沓文件。

    “亏空三个亿?难怪被他抓到把柄。”

    “那人也是蠢,居然相信他。”女人不屑的搔搔头发,拿起面前桌上的烟盒抽出一根,放到嘴里。

    “不蠢,我还着没想到有这么好的办法。”把女人嘴里的烟拽出来,“你现在可是贤妻良母,别忘了。”

    “小恒,可以派上用场了吧。”女人把手里的打火机又扔回桌上,眼睛看着楼上说。

    “明天先带去看看,至少不能那么尴尬,你说是不是……”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