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四章

章节字数:3084  更新时间:17-02-07 22: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54

    “局长,这样做,不合适吧。”刘磊虽然恭敬手托帽笔直的站着,但心里却十分咽不下这口气。

    “只是移交,你手下要查的案子那么多,这次要不是因为宋检察长配合,我们不但不能逮捕罪犯,很可能连人质都会失去,你手下的人怎么回事,私自行动不说,还因为个人恩怨放走装有毒品的货车,你给我解释解释。”低头批阅文件的人听到刘磊的话抬起头劝道。

    “局长,这是,这是因为,我们不确定具体交易地点,巴朗也是因为担心人质才没来得及汇报。”

    “担心人质担心到差点把人质害死,行了,去写一份说明书,这件案子就转给检察院那边,不用说了,出去吧。”男人挥了挥手,不满的说。

    “站住。”巴朗叫住刚走出局大门的青年。

    “巴警员,还有问题吗?”陈凯听到声音回头看到的的是一脸郁闷的巴朗。

    “拉了一车那玩意儿这么快就能释放。”巴朗走近青年面前。

    “大概是我们的执法人员公平公正,不会冤枉好市民的原因吧,毕竟我一个小小打工仔因为老总的命令去拉了一车我到刚才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冤的很。”青年很委屈的看着他。

    “你最好就像你说的一样,什么都不知道,不然,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你抓起来。”巴朗不再是和青年调侃的口吻。

    “了解,不过,看在您也算帮了我的份上,劝您一句,不要把心思都放在我身上,做个普通警察多好。”说完,没给对方反驳的时间,陈凯复杂的看了一眼巴朗,可那个时候,巴朗没有能真的明白他的话,只是生气而已。

    “你早就知道全部路线对不对。”巴文一早就听到这件事,赶紧来找青年。

    “文叔,声音小点,你是怕别人听不到?”已经有人因为巴文的声音而竖起食指抵在嘴前表示不满,毕竟电影院最讨厌这种大声喧哗了,陈凯看着那不高兴的两个初中生那手肘怼了怼中年人。

    巴文微侧过头点了点,算是道歉,但因为身份原因,也不敢多让人发现。

    “上次巴朗坏我事的那次,还记得吗?”陈凯让巴文回忆起之前,青年去孟伥公司那次。

    巴朗的出现让陈凯那次没能顺利进入孟伥的办公室,但临走前,陈凯在密码锁的线路里动了手脚,本来没抱多大希望。

    那天窃听到孟伥和冷裂他们谈话也是巧合,能听出声音的是有三个人,孟伥,梁翰,冷裂,第四个人是谁,那个声音不像是人能发出的,更像是经过机器处理的。

    “既然那天他们都在,冷裂也逃不了,就算不能拿出实质性证据,至少也能开始明着调查他,你现在用这种方式撇清自己,等于把他也摘出去,你在帮他。”巴文不明白为什么青年这么做,明显是在给冷裂消除孟伥这个障碍。

    “没那么容易,到时候他有了防备,自然就会怀疑到我身上,想要在接近他太难,而且现有的证据能困住孟伥就不错了,如果不尽快查出来他交易的其他证据,等他翻案是迟早。”

    “巴朗现在对你的兴趣大得不得了,因为案子被叫停,还被转移回上海那边,气得够呛。”巴文想到这几天巴朗一回家就钻进屋里研究案情,废寝忘食的样子。

    “我已经尽量避开他,他还要跟着我。”青年很无奈的做了一个囧字的表情给巴文看。

    “这么久了,那孩子还是不能忘记迟峰,你不能怪他,你和他那么好,他是真的把你当朋友,你的死,他到现在都不敢相信。”

    “等等。”青年想到什么。

    “怎么了。”巴文吃了一半的爆米花卡在嘴边。

    “巴朗对我假死的事有没有问过什么。”

    “他那段时间很伤心,把你有关的东西都保留着,还常去你们一起玩过的地方。”巴文不知道青年为什么突然严肃起来。

    “都去过,那一定包括那里。”

    巴朗回到家扔下衣服就进了屋子里,锁上门,把盖了一块黑布的板掀开,是一个白板。

    上面除了这次案件以外,还有另一个线索图,上面的照片是两个穿着足球衣的少年,一个偏黑些笑的嘴角都快咧到耳后,一个似乎不太喜欢被拍,笑的有些漠然,小麦色的皮肤,脸小小的,眼角有颗明显的泪痣,巴朗记得拍这张照片的时候是学校足球队刚和别校比赛过赢了之后,自己死说活说才拉着迟峰照的唯一一张相片,但因为迟峰跟自己说过,所以这张照片从来没有给别人看过,就连底片都从社团那边强行要回来。

    “真的不是吗?”巴朗看着上面错综复杂的箭头。

    迟峰死后,自己去找过父亲,而能跟自己说的,只有煤气管道破裂,金属摩擦火星点燃,导致爆炸发生。这个理由并没什么问题,那天是迟峰的生日,家里会庆祝,也许没有发现危险,煤气的燃点不低,不是泄露浓度到一定地步是不可能引起那么大的爆炸,那天他家人都在,这么打的煤气泄漏的味道,怎么可能闻不出,更何况又不是深冬,窗户不至于都关闭吧,那么大的房子,按理说一定会通风的。

    还有一件事很蹊跷,那天晚上父亲的屋里也太过安静,自己住的离迟峰家不远,那么大的爆炸自己也听到了,可就是怎么都敲不开父亲的房门,因为着急自己只好先去了,虽然说早上回来父亲的确是从屋里出来,自己跟他说的时候,他也表现出茫然震惊。

    是哪里不对呢,巴朗总觉得有什么自己遗漏的,“臭死了。”想也想不出来,打算睡觉,却闻到自己因为好几天没洗澡有点发臭的身上。

    臭,巴朗又对着身上闻了又闻,自己不过三天没洗澡,闻到也没有那么重,但自己都能觉得味道有问题,但那天去迟峰家门口,虽然因为拉着警戒线所以隔得很远,但煤气味总有吧,既然爆炸那么严重,那煤气味能那么快消散,总能闻到一点啊,可是那天是烧焦的味道和土的味道,但少了一样,那浓重的煤气味真的是一点都没有,除非根本不是因为煤气泄漏的原因。

    可这么简单连当时不是警察的自己都知道,可是父亲竟然回来说的很确定,他可是干了几十年的老警察,这都不知道?

    不对,难道父亲说谎?巴朗自己都觉得自己越想越奇怪,摇了摇头,一定是自己想错了,都是那个陈凯,还是先从他查起再说,巴朗还是决定先继续从陈凯身上找线索。

    “小颖,你记得我吗?”宋南为了不打扰杨志昊这几天虽然都住在宋家,但是因为答应宋航不打扰不干涉宋颖的治疗,所以都忍着不去她房间看,可是今天突然被告知宋颖能认人了。

    “哥。”经过治疗,宋颖的脸色好了不少,原先几乎凹陷的脸颊也慢慢恢复了原来的饱满,虽然还是比原来瘦了不少,但精神看起来好了很多,这一声低唤让宋南一下子差点泪奔。

    虽然自己都是个快40的男人,但这三年看着宋颖的疯狂,自虐,自己所受的精神折磨不亚于宋颖承受的,突然看到她好起来,即使是自己经历过许多事,都依旧不能平静。

    “小颖,你,好了。”

    “哥,对不起,我一定又让你担心了。”宋颖看着也瘦了不少的男人,眼眶里盈满了心疼愧疚的泪水。

    “不,你好起来就好。”宋南拿手抹去女人从眼眸中跌落的泪水,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多希望时间停留在这一刻,不要再让自己最疼爱的人在受伤害,宋南默默祈求上天。

    “你不需要让自己这么辛苦,是跟我置气?”冷天横坐在床上,高级丝被半搭在腹部,看着大半夜还在拿着笔记本电脑整理资料的女人。

    “这是我的事业,我有权利做。”女人敲击着键盘,认真的盯着频幕。

    “冷裂真的很关心你的事,毕竟这次影视谷项目你能拿到,他出了不少力,你怎么不告诉我,我很心疼你一个人承受。”即使光裸着也带着那个人造皮制面具的中年男人抬手抚摸着女人湿漉漉的秀发。

    “我并不想让他插手我的事,你也一样,无论我是不是能拿到,都是我自己的事。”女人偏头躲过男人的手,冷冷的说。

    “所以他没告诉你孟伥被抓的事?”

    “与我无关。”女人脸上没有丝毫兴趣。

    “陈凯这个人你认识吗?”冷天横观察着女人,不放过她的一点表情。

    “你们的事,你们解决,我不会,也没本事管,他的事,你想知道自己去查,不用跟我在这里套话。”女人打字的手停下,突然狠狠关上笔记本,拿起一旁地上掉落的浴衣,穿上,撩开被子抱着电脑离开了房间。

    看着走出去的女人,冷天横面具下的双眼里透着一丝寒光,越来越不听话,不过看她的态度,冷裂的事想从她口中知晓怕是不可能了,但是有个人是该当回事见见,能让冷裂这么信任,就连她都能因为这个人跟自己发脾气,陈凯吗?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