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

章节字数:1832  更新时间:17-05-09 20: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以为你不会见我了。”冷凝的话勾起了陈凯的记忆,那晚之后,女人都不会想要见男人了。

    “我不是什么绅士,冷小姐想多了,更何况,要说不想见,知道我帮冷总做事,冷小姐更不想见我才对吧。”陈凯边说边悄悄动了动右臂,刚才冷裂那几下差点废了自己,现在还隐隐作痛,骨头没事,骨膜肯定没能幸免。

    “我,就是那个……”冷凝缓缓停下脚步,眼睛看着地面,吞吞吐吐的不知该怎么跟陈凯说。

    “不想说没关系,老实说我对别人的隐私兴趣不大。”说完没有过多的安慰,而是一副很轻松的表情,可却让冷凝放松了很多。

    真想和他多说几句话,他和那个孩子是那么像,至少这样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自己会忘记那些人,可是……

    “那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冷凝努力挤出公式化的笑容。

    “我送你。”陈凯准备回去找保安拿车。

    “不用了,不太方便。”冷凝的话重了几分,再蠢的人也明白这是明显的拒绝了。

    “那好吧,你路上注意安全。”陈凯眨了眨眼,也不再多说。

    虽然陈凯的话还是那么不太正经的语气,但是无所谓的情绪不是掩盖就能掩盖的了的,冷凝感觉的到这个人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话而在意,虽然是自己觉得划清关系,但那个人会坚持吧,真是的,自己说的话,却因此而有点不舒服,最后还要冷冷清清的自己打车回家。

    而此时在办公室的冷裂心里说不出的郁闷,不得不说,年轻人那几句话确实让他犹豫了,冷凝对自己的冷漠已经到了陌生人的地步,冷裂其实心里清楚,如果没有一个催化剂来帮助,他们两人之间能有转圜的几率微乎其微。

    “这一次能侦破这么大的毒品案多亏宋检察长的配合。”局长点头哈腰的样子差点把刘磊气晕,和着自己部署了几天几夜,功劳都成了别人的,但鉴于记者和领导堆了一屋子,镜头在那里摆着,也只能暂时压下这口气。

    “马局长别这么说,其实能破获这起大案主要还是各个部门的同事日以继夜的侦查和摸底,我这边可能就是刚好得到消息。”如果不是了解这个男人,也许会觉得他很和蔼可亲,陈凯想。

    宋航在大家簇拥中侃侃而谈,但多年的侦查经验他还是看到了带着帽子离开的青年。

    “你太冒险了,”巴文担心陈凯,语气就有点冲,“局里那种地方你也敢混进去,好不容易刚出来,你干嘛要冒那个险。”

    “想知道他能说出来什么样的话而已。”陈凯吐了一口烟圈,讥笑着。

    “好了,孟伥算是栽了,冷天横损失那么一员大将,应该会乱了阵脚。”巴文看青年吊儿郎当的样子,也知道他没什么事,算是自己白操心。

    “孟伥倒了,冷天横未必会出手,看那老头的衰样,恐怕就算没有这次,这种又蠢又沉不住气的老东西,我们不动手,冷天横也会,他不是那种笨蛋。”陈凯抽烟的手指顿了顿。

    “你见过他了?正式的?”巴文多年的办案经验使他听出了端倪。

    “不是第一次,不过这次倒是说话了。”陈凯挑眉表示。

    “有件事可能是我多心了。”巴文思考着不知道该不该说。

    “什么意思?”

    时间问题?陈凯想着刚才巴文的话,看来这次的事还不知自己和冷裂那帮还有巴朗那边。

    “想去哪里。”走到小区门口,一个高大人影挡住自己。

    “巴警员,这么巧,接我下班啊。”陈凯故意曲解他的意思。

    “你到底是谁。”这一次巴朗罕见的没有被陈凯的话惹怒,看着陈凯也不是那种厌恶和心烦,而是多了一种心疼的感情。

    “陈凯,24岁,不知道哪的人,在倾缘集团澳分公司做文职,我想想还有什么……”陈凯一副思索的认真样子,还配合的用手支着下巴。

    “是吗?哪能解释下这几张照片,还有这个……”是之前陈凯用来监视杨进的盒子。

    “巴警官啊,那就要问您了,毕竟您怀疑我,巴警官那么成熟老练的警察当然也不能放过一个可能的,那叫什么,线索,您找我几次,他就找我几次,唉,你们父子这能折腾人。”陈凯耸耸肩,表情那叫一个极度郁闷。

    “好,我就当你这个说的是真的,那这个呢,我爸给你的?”巴朗不会被这几句话而敷衍过去。

    “这是什么?”陈凯一愣。

    “别装蒜了,当时那间屋子里只有你和我,你刚走就在你脚下。”巴朗对这种解释一点都不信。

    “还有两个死人,巴警员好歹是警校毕业的正牌警察,您不会忘了吧,更何况,在我脚下就是我的,那现在您脚下的这坨黑色地雷该不会……”陈凯努了努嘴,示意巴朗低头看自己脚下。

    “你……”任谁踩到这种东西都不会有好脾气,“谁家的狗,你少转移话题。”

    “不然,既然是我的,那大可以带我去鉴定,警察怀疑嫌疑人,拿着天经地义,走吧,大不了我晚点回家。”陈凯伸出双手抵到巴朗眼前。

    可这一灰,巴朗该懵了,不是不想带陈凯去,主要是刚捡到的时候巴朗早就拿着去鉴识科化验了,可是上面除了那个死了的女人以外没有任何人的指纹,现在真是带陈凯回去没证据,不带真是不甘心。

    
    “我以为你不会见我了。”冷凝的话勾起了陈凯的记忆,那晚之后,女人都不会想要见男人了。

    “我不是什么绅士,冷小姐想多了,更何况,要说不想见,知道我帮冷总做事,冷小姐更不想见我才对吧。”陈凯边说边悄悄动了动右臂,刚才冷裂那几下差点废了自己,现在还隐隐作痛,骨头没事,骨膜肯定没能幸免。

    “我,就是那个……”冷凝缓缓停下脚步,眼睛看着地面,吞吞吐吐的不知该怎么跟陈凯说。

    “不想说没关系,老实说我对别人的隐私兴趣不大。”说完没有过多的安慰,而是一副很轻松的表情,可却让冷凝放松了很多。

    真想和他多说几句话,他和那个孩子是那么像,至少这样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自己会忘记那些人,可是……

    “那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冷凝努力挤出公式化的笑容。

    “我送你。”陈凯准备回去找保安拿车。

    “不用了,不太方便。”冷凝的话重了几分,再蠢的人也明白这是明显的拒绝了。

    “那好吧,你路上注意安全。”陈凯眨了眨眼,也不再多说。

    虽然陈凯的话还是那么不太正经的语气,但是无所谓的情绪不是掩盖就能掩盖的了的,冷凝感觉的到这个人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话而在意,虽然是自己觉得划清关系,但那个人会坚持吧,真是的,自己说的话,却因此而有点不舒服,最后还要冷冷清清的自己打车回家。

    而此时在办公室的冷裂心里说不出的郁闷,不得不说,年轻人那几句话确实让他犹豫了,冷凝对自己的冷漠已经到了陌生人的地步,冷裂其实心里清楚,如果没有一个催化剂来帮助,他们两人之间能有转圜的几率微乎其微。

    “这一次能侦破这么大的毒品案多亏宋检察长的配合。”局长点头哈腰的样子差点把刘磊气晕,和着自己部署了几天几夜,功劳都成了别人的,但鉴于记者和领导堆了一屋子,镜头在那里摆着,也只能暂时压下这口气。

    “马局长别这么说,其实能破获这起大案主要还是各个部门的同事日以继夜的侦查和摸底,我这边可能就是刚好得到消息。”如果不是了解这个男人,也许会觉得他很和蔼可亲,陈凯想。

    宋航在大家簇拥中侃侃而谈,但多年的侦查经验他还是看到了带着帽子离开的青年。

    “你太冒险了,”巴文担心陈凯,语气就有点冲,“局里那种地方你也敢混进去,好不容易刚出来,你干嘛要冒那个险。”

    “想知道他能说出来什么样的话而已。”陈凯吐了一口烟圈,讥笑着。

    “好了,孟伥算是栽了,冷天横损失那么一员大将,应该会乱了阵脚。”巴文看青年吊儿郎当的样子,也知道他没什么事,算是自己白操心。

    “孟伥倒了,冷天横未必会出手,看那老头的衰样,恐怕就算没有这次,这种又蠢又沉不住气的老东西,我们不动手,冷天横也会,他不是那种笨蛋。”陈凯抽烟的手指顿了顿。

    “你见过他了?正式的?”巴文多年的办案经验使他听出了端倪。

    “不是第一次,不过这次倒是说话了。”陈凯挑眉表示。

    “有件事可能是我多心了。”巴文思考着不知道该不该说。

    “什么意思?”

    时间问题?陈凯想着刚才巴文的话,看来这次的事还不知自己和冷裂那帮还有巴朗那边。

    “想去哪里。”走到小区门口,一个高大人影挡住自己。

    “巴警员,这么巧,接我下班啊。”陈凯故意曲解他的意思。

    “你到底是谁。”这一次巴朗罕见的没有被陈凯的话惹怒,看着陈凯也不是那种厌恶和心烦,而是多了一种心疼的感情。

    “陈凯,24岁,不知道哪的人,在倾缘集团澳分公司做文职,我想想还有什么……”陈凯一副思索的认真样子,还配合的用手支着下巴。

    “是吗?哪能解释下这几张照片,还有这个……”是之前陈凯用来监视杨进的盒子。

    “巴警官啊,那就要问您了,毕竟您怀疑我,巴警官那么成熟老练的警察当然也不能放过一个可能的,那叫什么,线索,您找我几次,他就找我几次,唉,你们父子这能折腾人。”陈凯耸耸肩,表情那叫一个极度郁闷。

    “好,我就当你这个说的是真的,那这个呢,我爸给你的?”巴朗不会被这几句话而敷衍过去。

    “这是什么?”陈凯一愣。

    “别装蒜了,当时那间屋子里只有你和我,你刚走就在你脚下。”巴朗对这种解释一点都不信。

    “还有两个死人,巴警员好歹是警校毕业的正牌警察,您不会忘了吧,更何况,在我脚下就是我的,那现在您脚下的这坨黑色地雷该不会……”陈凯努了努嘴,示意巴朗低头看自己脚下。

    “你……”任谁踩到这种东西都不会有好脾气,“谁家的狗,你少转移话题。”

    “不然,既然是我的,那大可以带我去鉴定,警察怀疑嫌疑人,拿着天经地义,走吧,大不了我晚点回家。”陈凯伸出双手抵到巴朗眼前。

    可这一灰,巴朗该懵了,不是不想带陈凯去,主要是刚捡到的时候巴朗早就拿着去鉴识科化验了,可是上面除了那个死了的女人以外没有任何人的指纹,现在真是带陈凯回去没证据,不带真是不甘心。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