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七章

章节字数:2312  更新时间:17-05-10 17: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57

    巴朗没办法只能自己离开,但是不甘心的因子并没能从心中拔除,一方面他是埋怨父亲和青年的欺骗,一方面自己心中却期待又担忧,那个人真的还活着。

    巴朗郁闷又混乱的想着,没有看到后面那双紧紧跟随者自己的目光。为什么你非得卷进来,陈凯无奈的眼神跟着驼着背消失在自己视线一直到看不到的人。

    “哥,你别这样,我好多了,你进来就说话么。”宋南进来的时候,看到的终于不是一个歇斯底里的泼妇在胡言乱语,宋颖此时正安静的坐着靠在床上手里捧着一本书专注的看着,大概是察觉到有人进来,才抬头向门口看过来,看到宋南端着餐盘直直的站在那里,宋颖略抱歉的笑着说。

    “没事,哥不累,真的感觉好多了?”宋南这才走过来,把早餐放在写字台上,拿起一边立着的床上用桌放好,看着面前热气腾腾的早餐,宋颖感激又开心的笑容布满脸上,宋南也被感染,但多少还是有些顾虑。

    “我明白你的意思,都过了这么久,我其实早该想通放下了,还害得你为我操那么多心,每次都是我给你添麻烦。”宋颖低着头拿着勺子拨弄着泛着香气的皮蛋瘦肉粥,一边眼神柔和的看着宋南。

    “能想通就好,即便他还在,也希望你能好好的。”宋南感动的用自己的大手包裹着宋颖有些瘦弱的手指。

    “是啊,他在的话。”宋颖垂下眼睑,喃喃自语着。

    “那老头说的好听,可现在我被架空了干脆!”梁翰狠狠灌了几口酒,愤慨的叫骂。

    “别生气了,再怎么样也别气坏了身子,我可是会心疼的。”柔白的手臂环上梁翰的胸膛,不得不说,虽然是已经四五十岁的男人,但梁翰的身材还是算健美的,不是中年啤酒肚军队。

    “还是你好,哪像家里那个黄脸婆,天天就会给我下马威,要不是看她老子面上,我非得把她扫地出门。”抚摸着柔滑的肌肤,看着美艳的少女,梁翰的怒火降下欲火从腹部升起,就不免想到回去还得面对那个自己吃伟哥都快反应不来的老婆。

    “既然这样,干嘛不想想办法,难道你打算一直这么受气的?我没有名分就算了,你这样活一辈子在外被冷裂那个没身份没背景的臭小子压着,回家还得收老婆的气,太憋屈了吧。”女人一边说,一边把只被超薄低胸装包裹着的白嫩胸部紧紧蹭着梁翰的肩头,小手向下滑,从梁翰腰部围着的浴巾进去,一点点按摩着不怎么容易挺立的部位,猩红的小舌头舔抵着男人的耳垂,还不是呼出时凉时热的气息。

    “恩,你这小浪蹄子,哪有那么容易。”梁翰被女人撩拨得胸膛起伏不定,喘着粗气,一只手抚上浴巾下面的那只手,一只手拉开女人已经走光的低胸衣,对着雪白的娇润一通揉捏。

    “其实有时候需要让威胁自己的去正面冲突,你好从中获利,你说是不是。”女人左右抖动双肩,让细细的肩带滑落,把一双挺立的双峰毫无保留的展现给男人,虽然不是第一次看,但梁翰依旧看的目不转睛,没忍了几秒就猛地扑上去,对着那香喷喷的娇红又咬又舔,女人的话他只能嗯嗯嗯的胡乱答应。

    屋内明光照亮整个屋子,也照耀着一室淫靡。

    “海茜身体好些没。”已经满头没几根黑发的老人正戴着老花镜给盆栽修整。

    “啊?”梁翰脑子还浑浑噩噩的,满脑子都是女人白嫩的躯体,温暖的渠道,那一张张小嘴快把自己吸干了,要不是年龄到那,冲梁翰这么想着,早就揭竿起义了,这会被岳父突然问,还没回过神,只能茫然的答应。

    “我问你老婆好点没,你忙公司的事忙的怎么忙的别人说话都听不清,四五十岁的人比我这七八十的人还呆,等我闺女好了,你也去看看,老年痴呆要早治。”老人的话依旧那么苛刻。

    “额,应该好多了吧。”梁翰有不满但是还是低眉顺眼的回答。

    “应该?你没去看看?你这丈夫怎么当得!”老人难以忍受的摘下眼镜,嫌恶的盯着下半身笔直站着,上身弯着腰的姿势的中年人。

    “之前公司有事,我出差去了,澳门那边的分公司,您别生气,我今天就回去看小茜。”梁翰想安抚老人。

    “有事?是有事还是找女人啊?听我闺女说你已经好久没回家了,出差出那么久?”老人显然没就此作罢,被皱纹堆积的只剩下两个小三角的眼睛依旧透漏着精明算计的光。

    “爸,您别多想,公司因为由股东出了点事,所以现在正处在整顿阶段,事情自然多,放心只要一忙完,我会多抽时间陪家人。”梁翰依旧面带微笑的温和回应老人一句句刻薄的提问。

    “是吗,那最好,我可是先说清楚,我和我闺女,我们家可是眼里揉不得一粒沙子,要是让我知道你对不起我女儿,我现在虽然退休了,但是想要让你回去摆地摊,哦不对,我依旧有本事让你连摆地摊谋生都没机会,你明白我的意思吧。”老人摆摆手,这种话这么些年早就听腻了,之所以还愿意理这个靠着自己女儿才到这个位置的男人,主要还是因为虽然自己看不起他,但这么些年也没什么让自己家蒙羞,抹黑的事爆出来,加上女儿也给他说好话,勉强认他做自己女婿而已。

    “知道了,爸。”梁翰拨浪鼓似的点头给老人承诺。

    “艹,老不死的,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艹艹艹。”离开了岳父家,一进停车场,梁翰再也装不来了,对着自己那辆限量名车就狠狠踹上去,一边踹一边骂道。

    ――既然这样,干嘛不想想办法,难道你打算一直这么受气的?我没有名分就算了,你这样活一辈子在外被冷裂那个没身份没背景的臭小子压着,回家还得收老婆的气,太憋屈了吧。

    ――其实有时候需要让威胁自己的去正面冲突,你好从中获利,你说是不是。

    梁翰慢慢冷静下来,脑海中响起昨晚耳边的话。眼珠在眼眶内转动,犹豫又是阴冷的转变,是啊,我怎么能一辈子都受这气,哼!

    “这么明目张胆来,过分了吧。”一开门,陈凯的表情是难得的崩裂。

    “真让人伤心,你就一点不想我?”门外的男人故意露出失望的表情。

    “怎么会,哼。”一开始的惊惧和厌恶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那种带着诱惑的媚笑,一步步后退把男人让进屋,而男人也不客气,随着青年走进屋,背着手关上了门,寂静的楼道里依旧毫无变化,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声控灯随着静下来的环境也一瞬间让这里回归黑暗……

    
    57

    巴朗没办法只能自己离开,但是不甘心的因子并没能从心中拔除,一方面他是埋怨父亲和青年的欺骗,一方面自己心中却期待又担忧,那个人真的还活着。

    巴朗郁闷又混乱的想着,没有看到后面那双紧紧跟随者自己的目光。为什么你非得卷进来,陈凯无奈的眼神跟着驼着背消失在自己视线一直到看不到的人。

    “哥,你别这样,我好多了,你进来就说话么。”宋南进来的时候,看到的终于不是一个歇斯底里的泼妇在胡言乱语,宋颖此时正安静的坐着靠在床上手里捧着一本书专注的看着,大概是察觉到有人进来,才抬头向门口看过来,看到宋南端着餐盘直直的站在那里,宋颖略抱歉的笑着说。

    “没事,哥不累,真的感觉好多了?”宋南这才走过来,把早餐放在写字台上,拿起一边立着的床上用桌放好,看着面前热气腾腾的早餐,宋颖感激又开心的笑容布满脸上,宋南也被感染,但多少还是有些顾虑。

    “我明白你的意思,都过了这么久,我其实早该想通放下了,还害得你为我操那么多心,每次都是我给你添麻烦。”宋颖低着头拿着勺子拨弄着泛着香气的皮蛋瘦肉粥,一边眼神柔和的看着宋南。

    “能想通就好,即便他还在,也希望你能好好的。”宋南感动的用自己的大手包裹着宋颖有些瘦弱的手指。

    “是啊,他在的话。”宋颖垂下眼睑,喃喃自语着。

    “那老头说的好听,可现在我被架空了干脆!”梁翰狠狠灌了几口酒,愤慨的叫骂。

    “别生气了,再怎么样也别气坏了身子,我可是会心疼的。”柔白的手臂环上梁翰的胸膛,不得不说,虽然是已经四五十岁的男人,但梁翰的身材还是算健美的,不是中年啤酒肚军队。

    “还是你好,哪像家里那个黄脸婆,天天就会给我下马威,要不是看她老子面上,我非得把她扫地出门。”抚摸着柔滑的肌肤,看着美艳的少女,梁翰的怒火降下欲火从腹部升起,就不免想到回去还得面对那个自己吃伟哥都快反应不来的老婆。

    “既然这样,干嘛不想想办法,难道你打算一直这么受气的?我没有名分就算了,你这样活一辈子在外被冷裂那个没身份没背景的臭小子压着,回家还得收老婆的气,太憋屈了吧。”女人一边说,一边把只被超薄低胸装包裹着的白嫩胸部紧紧蹭着梁翰的肩头,小手向下滑,从梁翰腰部围着的浴巾进去,一点点按摩着不怎么容易挺立的部位,猩红的小舌头舔抵着男人的耳垂,还不是呼出时凉时热的气息。

    “恩,你这小浪蹄子,哪有那么容易。”梁翰被女人撩拨得胸膛起伏不定,喘着粗气,一只手抚上浴巾下面的那只手,一只手拉开女人已经走光的低胸衣,对着雪白的娇润一通揉捏。

    “其实有时候需要让威胁自己的去正面冲突,你好从中获利,你说是不是。”女人左右抖动双肩,让细细的肩带滑落,把一双挺立的双峰毫无保留的展现给男人,虽然不是第一次看,但梁翰依旧看的目不转睛,没忍了几秒就猛地扑上去,对着那香喷喷的娇红又咬又舔,女人的话他只能嗯嗯嗯的胡乱答应。

    屋内明光照亮整个屋子,也照耀着一室淫靡。

    “海茜身体好些没。”已经满头没几根黑发的老人正戴着老花镜给盆栽修整。

    “啊?”梁翰脑子还浑浑噩噩的,满脑子都是女人白嫩的躯体,温暖的渠道,那一张张小嘴快把自己吸干了,要不是年龄到那,冲梁翰这么想着,早就揭竿起义了,这会被岳父突然问,还没回过神,只能茫然的答应。

    “我问你老婆好点没,你忙公司的事忙的怎么忙的别人说话都听不清,四五十岁的人比我这七八十的人还呆,等我闺女好了,你也去看看,老年痴呆要早治。”老人的话依旧那么苛刻。

    “额,应该好多了吧。”梁翰有不满但是还是低眉顺眼的回答。

    “应该?你没去看看?你这丈夫怎么当得!”老人难以忍受的摘下眼镜,嫌恶的盯着下半身笔直站着,上身弯着腰的姿势的中年人。

    “之前公司有事,我出差去了,澳门那边的分公司,您别生气,我今天就回去看小茜。”梁翰想安抚老人。

    “有事?是有事还是找女人啊?听我闺女说你已经好久没回家了,出差出那么久?”老人显然没就此作罢,被皱纹堆积的只剩下两个小三角的眼睛依旧透漏着精明算计的光。

    “爸,您别多想,公司因为由股东出了点事,所以现在正处在整顿阶段,事情自然多,放心只要一忙完,我会多抽时间陪家人。”梁翰依旧面带微笑的温和回应老人一句句刻薄的提问。

    “是吗,那最好,我可是先说清楚,我和我闺女,我们家可是眼里揉不得一粒沙子,要是让我知道你对不起我女儿,我现在虽然退休了,但是想要让你回去摆地摊,哦不对,我依旧有本事让你连摆地摊谋生都没机会,你明白我的意思吧。”老人摆摆手,这种话这么些年早就听腻了,之所以还愿意理这个靠着自己女儿才到这个位置的男人,主要还是因为虽然自己看不起他,但这么些年也没什么让自己家蒙羞,抹黑的事爆出来,加上女儿也给他说好话,勉强认他做自己女婿而已。

    “知道了,爸。”梁翰拨浪鼓似的点头给老人承诺。

    “艹,老不死的,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艹艹艹。”离开了岳父家,一进停车场,梁翰再也装不来了,对着自己那辆限量名车就狠狠踹上去,一边踹一边骂道。

    ――既然这样,干嘛不想想办法,难道你打算一直这么受气的?我没有名分就算了,你这样活一辈子在外被冷裂那个没身份没背景的臭小子压着,回家还得收老婆的气,太憋屈了吧。

    ――其实有时候需要让威胁自己的去正面冲突,你好从中获利,你说是不是。

    梁翰慢慢冷静下来,脑海中响起昨晚耳边的话。眼珠在眼眶内转动,犹豫又是阴冷的转变,是啊,我怎么能一辈子都受这气,哼!

    “这么明目张胆来,过分了吧。”一开门,陈凯的表情是难得的崩裂。

    “真让人伤心,你就一点不想我?”门外的男人故意露出失望的表情。

    “怎么会,哼。”一开始的惊惧和厌恶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那种带着诱惑的媚笑,一步步后退把男人让进屋,而男人也不客气,随着青年走进屋,背着手关上了门,寂静的楼道里依旧毫无变化,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声控灯随着静下来的环境也一瞬间让这里回归黑暗……

    
    57

    巴朗没办法只能自己离开,但是不甘心的因子并没能从心中拔除,一方面他是埋怨父亲和青年的欺骗,一方面自己心中却期待又担忧,那个人真的还活着。

    巴朗郁闷又混乱的想着,没有看到后面那双紧紧跟随者自己的目光。为什么你非得卷进来,陈凯无奈的眼神跟着驼着背消失在自己视线一直到看不到的人。

    “哥,你别这样,我好多了,你进来就说话么。”宋南进来的时候,看到的终于不是一个歇斯底里的泼妇在胡言乱语,宋颖此时正安静的坐着靠在床上手里捧着一本书专注的看着,大概是察觉到有人进来,才抬头向门口看过来,看到宋南端着餐盘直直的站在那里,宋颖略抱歉的笑着说。

    “没事,哥不累,真的感觉好多了?”宋南这才走过来,把早餐放在写字台上,拿起一边立着的床上用桌放好,看着面前热气腾腾的早餐,宋颖感激又开心的笑容布满脸上,宋南也被感染,但多少还是有些顾虑。

    “我明白你的意思,都过了这么久,我其实早该想通放下了,还害得你为我操那么多心,每次都是我给你添麻烦。”宋颖低着头拿着勺子拨弄着泛着香气的皮蛋瘦肉粥,一边眼神柔和的看着宋南。

    “能想通就好,即便他还在,也希望你能好好的。”宋南感动的用自己的大手包裹着宋颖有些瘦弱的手指。

    “是啊,他在的话。”宋颖垂下眼睑,喃喃自语着。

    “那老头说的好听,可现在我被架空了干脆!”梁翰狠狠灌了几口酒,愤慨的叫骂。

    “别生气了,再怎么样也别气坏了身子,我可是会心疼的。”柔白的手臂环上梁翰的胸膛,不得不说,虽然是已经四五十岁的男人,但梁翰的身材还是算健美的,不是中年啤酒肚军队。

    “还是你好,哪像家里那个黄脸婆,天天就会给我下马威,要不是看她老子面上,我非得把她扫地出门。”抚摸着柔滑的肌肤,看着美艳的少女,梁翰的怒火降下欲火从腹部升起,就不免想到回去还得面对那个自己吃伟哥都快反应不来的老婆。

    “既然这样,干嘛不想想办法,难道你打算一直这么受气的?我没有名分就算了,你这样活一辈子在外被冷裂那个没身份没背景的臭小子压着,回家还得收老婆的气,太憋屈了吧。”女人一边说,一边把只被超薄低胸装包裹着的白嫩胸部紧紧蹭着梁翰的肩头,小手向下滑,从梁翰腰部围着的浴巾进去,一点点按摩着不怎么容易挺立的部位,猩红的小舌头舔抵着男人的耳垂,还不是呼出时凉时热的气息。

    “恩,你这小浪蹄子,哪有那么容易。”梁翰被女人撩拨得胸膛起伏不定,喘着粗气,一只手抚上浴巾下面的那只手,一只手拉开女人已经走光的低胸衣,对着雪白的娇润一通揉捏。

    “其实有时候需要让威胁自己的去正面冲突,你好从中获利,你说是不是。”女人左右抖动双肩,让细细的肩带滑落,把一双挺立的双峰毫无保留的展现给男人,虽然不是第一次看,但梁翰依旧看的目不转睛,没忍了几秒就猛地扑上去,对着那香喷喷的娇红又咬又舔,女人的话他只能嗯嗯嗯的胡乱答应。

    屋内明光照亮整个屋子,也照耀着一室淫靡。

    “海茜身体好些没。”已经满头没几根黑发的老人正戴着老花镜给盆栽修整。

    “啊?”梁翰脑子还浑浑噩噩的,满脑子都是女人白嫩的躯体,温暖的渠道,那一张张小嘴快把自己吸干了,要不是年龄到那,冲梁翰这么想着,早就揭竿起义了,这会被岳父突然问,还没回过神,只能茫然的答应。

    “我问你老婆好点没,你忙公司的事忙的怎么忙的别人说话都听不清,四五十岁的人比我这七八十的人还呆,等我闺女好了,你也去看看,老年痴呆要早治。”老人的话依旧那么苛刻。

    “额,应该好多了吧。”梁翰有不满但是还是低眉顺眼的回答。

    “应该?你没去看看?你这丈夫怎么当得!”老人难以忍受的摘下眼镜,嫌恶的盯着下半身笔直站着,上身弯着腰的姿势的中年人。

    “之前公司有事,我出差去了,澳门那边的分公司,您别生气,我今天就回去看小茜。”梁翰想安抚老人。

    “有事?是有事还是找女人啊?听我闺女说你已经好久没回家了,出差出那么久?”老人显然没就此作罢,被皱纹堆积的只剩下两个小三角的眼睛依旧透漏着精明算计的光。

    “爸,您别多想,公司因为由股东出了点事,所以现在正处在整顿阶段,事情自然多,放心只要一忙完,我会多抽时间陪家人。”梁翰依旧面带微笑的温和回应老人一句句刻薄的提问。

    “是吗,那最好,我可是先说清楚,我和我闺女,我们家可是眼里揉不得一粒沙子,要是让我知道你对不起我女儿,我现在虽然退休了,但是想要让你回去摆地摊,哦不对,我依旧有本事让你连摆地摊谋生都没机会,你明白我的意思吧。”老人摆摆手,这种话这么些年早就听腻了,之所以还愿意理这个靠着自己女儿才到这个位置的男人,主要还是因为虽然自己看不起他,但这么些年也没什么让自己家蒙羞,抹黑的事爆出来,加上女儿也给他说好话,勉强认他做自己女婿而已。

    “知道了,爸。”梁翰拨浪鼓似的点头给老人承诺。

    “艹,老不死的,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艹艹艹。”离开了岳父家,一进停车场,梁翰再也装不来了,对着自己那辆限量名车就狠狠踹上去,一边踹一边骂道。

    ――既然这样,干嘛不想想办法,难道你打算一直这么受气的?我没有名分就算了,你这样活一辈子在外被冷裂那个没身份没背景的臭小子压着,回家还得收老婆的气,太憋屈了吧。

    ――其实有时候需要让威胁自己的去正面冲突,你好从中获利,你说是不是。

    梁翰慢慢冷静下来,脑海中响起昨晚耳边的话。眼珠在眼眶内转动,犹豫又是阴冷的转变,是啊,我怎么能一辈子都受这气,哼!

    “这么明目张胆来,过分了吧。”一开门,陈凯的表情是难得的崩裂。

    “真让人伤心,你就一点不想我?”门外的男人故意露出失望的表情。

    “怎么会,哼。”一开始的惊惧和厌恶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那种带着诱惑的媚笑,一步步后退把男人让进屋,而男人也不客气,随着青年走进屋,背着手关上了门,寂静的楼道里依旧毫无变化,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声控灯随着静下来的环境也一瞬间让这里回归黑暗……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