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一笑蔽天  第五十五章:无法忘记的伤

章节字数:3032  更新时间:16-06-01 19: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桃如九的眼睫终于动了一动,她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名女婢,在她的短刀即将扎入谢龙莲的胸口时单手排开暗格弹出金线——金线的一端缠有菱形物什,在阳光之下似乎泛有七彩流光,不知是用什么石头做成的。她右手扯住金线,两眼眨也不眨的任那菱形石头穿透了女婢的咽喉!

    “说,谁指使你来的,”她面无表情,看女婢唇沁鲜血诡笑着软下身子,“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无可——奉告!”女婢直勾勾地盯着桃如九,突然一手用力拉出已经穿透她咽喉的金线“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血来。那血颜色暗紫,溅了少许在一旁的谢龙莲身上,谢龙莲原先站着没动,却在那血沾上他后兀地用力抚住胸口,两腿一软也倒了下去!

    “龙——”桃如九瞠目大叫,正欲喊人过来却想到过往的种种,不禁狠狠闭上了眼睛。

    她是有怨的。甚至,还恨了……

    可是——

    她抬手按在胸前,睁开的眸中有奇怪的茫然之色。

    明明不想再看见他的,明明不想再被他牵动情绪,甚至恶毒到有时候想诅咒他去死……可是,这胸口的疼痛是什么?从再次见到他,那自看到他的眼睛蔓延至整个胸腔的痛,仿佛是一根根荆棘,让她连挣扎都无从做起,呼吸都没有力气——

    木然的眼望向那名女婢,她自己扯出了穿透了喉咙的金线,早已气绝身亡。谢龙莲一身红衣倒在女婢紫色的血泊里,竟然诡异美丽。

    他或许会死,会如自己所愿的死掉。

    可是她却不开心。

    阳光之下,桃如九静静看着那个让自己伤极痛极恨极怨极的男人,过了很久很久才轻启红唇,喊了府卫过来。

    ⊙⊙⊙⊙

    “废物!一群废物!”

    而当尚在宫中的莫离休得知国师府生变,匆匆赶到时听桃如九一番细说,当场就气黑了脸!

    此时已是未时,日光退了少许,不似晌午那般闷热。国师府正厅里密密麻麻的跪了一地人,身着朝服的莫离休正站在前方大发雷霆。

    “连刺客都能随便混进来,国师府还养着你们有什么用?”莫离休朝服未换,一看就知是匆匆赶到,“要是国师出了什么事,你们担得起吗?!”

    他真是越想越后怕,虽然他至今还未分出自己对桃如九的感情。但如今政局动荡,自己虽为太子,却自平定沙漠北荒叛乱之后再无作为,再加上二皇子逃走,朝中奸佞之臣又开始蠢蠢欲动,正是他需要桃如九的时候……

    “罢了,”桃如九听他骂了一阵子,有些受不了的掏了掏耳朵,“让他们以后加强防范就是了。”

    “你倒是好说话,”莫离休怒极反笑,“待你哪一日不明不白的死了,估计他们还在只做嘴上的功夫!”

    桃如九挑了挑眉,没有接话。

    “来人呐!”莫离休大喝一声,命守在正厅外的侍卫们进来,沉着脸道:“把国师府内的婢女小厮全部换过一遍,府卫头领斩首示众,其余府卫统统流放!”

    “太子饶命啊!”

    莫离休一声令下,正厅内顿时哭闹成一团,桃如九没有说话也没有制止,只是冷眼旁观这一切的发生。

    她本就没有多少良心,天下、百姓皆不在她眼中。

    昔日,她心心念念的只有谢龙莲和轩然殿,而如今,她抛却轩然殿,而谢龙莲——也和她再无干系!旁人的命在她眼中自然更是不值一提。

    “国师,”待莫离休吩咐完毕,便缓了脸色向桃如九走去,细声安抚道,“今日让国师受惊了。”

    “没什么,”桃如九漫不经心的答,扫视了一眼瞬间空荡下来的正厅。

    “孤已经新调了一批侍卫来国师府护卫国师的安全,前几日二皇子逃逸,恐怕又在暗地里变着法子想要做些手脚东山再起。国师树大招风,之前又在沙漠北荒与他作对,怕是他要先挑你下手。”

    桃如九点头应是。

    “总之今后你要小心些了,有什么需要尽管告诉孤,别跟孤见外。”

    “那是自然。”

    说罢严肃的话题又闲聊了一阵,桃如九对着莫离休不免有些意兴阑珊,她抬起袖口掩住不小心打出来的哈欠,放松身子倚在了椅背上。

    “对了,那个疯郎中呢?”

    莫离休见她无意与他多说,心里虽然有气却也不好发作,只好找些别的话题。

    “睡着呢,”提到谢龙莲,桃如九更是无甚兴趣。

    “听说那名刺客有问题,血是紫红色,后来又沾了一些血到那疯郎中身上随即便被吸收进了他体内,是真的吗?”

    “看不出来太子还挺关心他的。”

    莫离休闻言脸色一沉,对桃如九十句话里八句讽刺二句调侃的说话态度很是不满。

    “他是死是活与孤何干?只是怕他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脏了国师的府邸罢了。”

    “脏东西倒是算不上,”说到这里,桃如九不禁若有所思的别开头去,“见血即融,缚之于骨,应该是‘蛊’吧。”

    桃如九说的云淡风轻,莫离休却是面色一变。

    “怎么?”桃如九细细观察着他的表情,状似漫不经心的问,“难不成太子真的对他上了心?可惜谢龙莲再美,也是个男人啊。”说罢自己倒低声笑了起来,不知是得意,还是讽刺。

    “国师还是这么喜欢开玩笑,”视她话音里的调侃讽刺如无物,莫离休扯动唇角,“走,带孤去看看那个疯郎中。海国钻研蛊术甚久,或许还能从那只蛊上查到想加害国师的人。”

    桃如九含笑应允,没有暴露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率先往谢龙莲下榻的客房而去。

    ⊙⊙⊙⊙

    一路往客房行去,沿途徒然安静了不少。

    桃如九漫不经心的打量着周围,见连平日打理花草的老徐都被侍卫盯着遣散了出去,一时间也说不清心里的感觉。

    在国师府已经一年有余,平日里她亦不喜出门,虽然府内之人皆因她脾气温和而多加亲近,她对他们却没有太深厚的感情。然而,如今府内之人均被遣散,她却突然觉得寂寞了。

    人……果真是矛盾的生物呢。

    莫离休静静走在她身后为她推着轮椅,两人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虽然从她的寝居到客房不远,但因国师府内遍是曲曲折折的回廊,待他们走到客房,也约莫用了一盏茶的时间。

    桃如九摆了摆手示意莫离休停下,自己则伸长手臂去看门。

    经过国师府的刺客风波,做什么事都要小心着一些,若真让太子在她的地盘遇上什么不测,恐怕她的好日子就彻底到头了!

    方打开客房的门,便见一名女婢手足无措的正站在谢龙莲的床前,还时不时的垂首对他说着什么。桃如九长眉一挑,看那女婢因为听到开门声而慌忙回过头来——

    出乎意料的,那女婢竟然生得很是漂亮。

    眼是标准的杏仁眼,琼鼻菱唇,再加上一头盘得分外端庄大方的发髻。让人一眼看去不像女婢,倒像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

    “你在做什么?”心里突然升起一种不舒服的感觉,桃如九沉下面孔,冷声问。

    “回、回国师大人,奴婢因见谢公子一直在发冷汗,所以正想帮他取下面具透透气……”那女婢一惊之下也忘了下跪请安,不禁结结巴巴的回道。

    “不用把他当主子一样的伺候,”桃如九瞥了她一眼也没有继续追问,后见她模样很是面生,又问,“你是谁?府内的奴婢不是都被遣散了吗?”

    “回国师大人,奴婢是府医的干女儿,干爹出门抓药,便留奴婢在这儿候着,”见桃如九略带怀疑的上下打量着她,女婢顿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奴婢名叫莲儿,见谢公子一直发冷汗才斗胆想要帮他取下面具。可谢公子昏迷之中也不准他人近身,所以奴婢才、才……都怪奴婢自不量力,请国师大人责罚!”

    “好了,我知道了,”桃如九滑动轮椅到床边,垂眸看着谢龙莲,“我没有怪你,你不用那么紧张。——另外关于谢龙莲的情况,府医是怎么说的?”

    “干爹说他一时也查不出是什么病,便想给谢公子开些补气血的药……”

    “什么?”桃如九闻言有些诧异的看向莲儿,想说些什么又突然住了口,只是沉着脸冲她摆了摆手,“你先下去吧。”

    莲儿垂首应是,冲桃如九和莫离休福了福身便退了下去。

    木门合上发出沉闷的声音,屋内也随之暗了下来,桃如九看着谢龙莲,脸上没有表情。

    “庸医,”不知过了多久,她缓缓启唇,语调冰冷,不知是在说谢龙莲还是国师府的府医。

    “的确是庸医,”莫离休听她开口不禁一笑,走上前去就要掀谢龙莲的面具,“什么病都没看出来就胡乱开药,孤一会儿便派人把他辞了。”

    “你做什么?”桃如九玉颜沉冷,也不知有没有在听他说话,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莫离休触上谢龙莲面具的手。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