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一笑蔽天  第五十七章:圈套

章节字数:3013  更新时间:16-06-03 19: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刚刚从皇宫里传来父王病倒的消息,”也不指望桃如九会好奇的询问自己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莫离休看桃如九好整以暇的倒茶品茶,略微斟酌着开口。

    “今儿早上不是还好好的吗?”桃如九挑了挑眉。

    “嗯,父王身体一直康健,孤怀疑是有人下毒,”莫离休撇了她一眼,面色更加凝重,“可巧,方才银月国使节来访,人走了,父王也倒了。”

    “银月国?”桃如九略一沉思,笑了起来,“银月国多次骚扰海国边境,之前皇上还与我商讨向银月国发兵的问题,若我猜得不错,银月国这次多半是来谈和。”

    “国师果然聪明,”莫离休嗤笑,“不过,你不觉得事情太过巧合了吗?”

    “银月国使节刚刚到访,皇上就病倒了,的确很巧,”桃如九无可无不可,“先不论他们是否真心谈和,若皇上的病真因他们所致,那银月国的人也未免恁大胆了,”说罢她放下茶杯,转动轮椅准备出门,“请太子带路,我随你一起进宫。”

    莫离休依言跟上,脸色已舒缓了不少,正待他关上桃如九寝居的门,便见她往客房的方向行去,不禁有些奇怪的问。

    “国师要去哪里?”她该不会是想让那个疯郎中也一起进宫吧?

    莫离休越想脸色越不善,刚刚才转好的心情在瞬间又重新恢复成乌云密布。

    “如你所想,找谢龙莲去,”桃如九神态自然,丝毫不去介意莫离休的棺材脸,“好歹那家伙也算是南阳皇朝有名的神医,他在国师府吃我的住我的用我的,也该为我做点事。”

    “宫里的御医不会比他差!”莫离休道。

    “对,宫里的御医是不比他差,但是,”桃如九回眸看他,“他们的医术一定没有谢龙莲好。”

    莫离休闻言怔住,甚至忘记了自己接下来要说什么。

    信任。

    他从桃如九的眼中——看到了她对谢龙莲的信任。

    那信任没有隔阂和矛盾,似乎不论过了多久,她也依然能如此刻这般,信任着那个对于自己来说唯一的人。

    这一刻,他突然羡慕起他们。

    莫离休垂下眼睫不再说话,默默跟在桃如九身后随她进了客房,客房内,谢龙莲没有戴面具正坐在桌边品茶,看到桃如九去而复返眼睛蓦地一亮,神情难掩欣喜。

    “小桃,你回来啦,”谢龙莲站起身来,殷勤的让桃如九不禁眯了眯眼睛。

    还“小桃,你回来啦”?就像他早就猜到了她会再来似的,真是让人不愉快!

    “今儿天气好,我陪你出去走走吧,”谢龙莲眉目舒展,冲她笑得动人至极。

    “好,”桃如九点了点头,在他正因为她的干脆而错愕的空挡儿率先转头行去,“你和我一起去皇宫,为皇上看诊。”

    谢龙莲:“……”

    ⊙⊙⊙⊙

    在去皇宫的路上,莫离休原本想为桃如九推轮椅,却在刚刚伸出手时被谢龙莲抢了去,“皇子病”正在发作,又蓦然想到之前自己在他那里吃的暗亏,只能默默忍了。

    桃如九是不介意谁推她的,只要不是她自己动手,谁推她她都乐意,尤其是刚才谢龙莲郁卒的脸非常彻底的愉悦了她的全身神经,这会儿哪怕是有人砍她一刀,她都照样笑得出来。

    因为让谢龙莲亲自去看诊,简直比看铁树开花还难!

    虽然某人身为南阳皇朝最有名的神医,但医德和她老爹基本上有一拼,都是喜欢见死不救的类型。尤其是当年他下山入江湖第一次好心救了人,那人却痴迷于他的容貌对此纠缠不休,自此以后便更加讨厌面对面的去救人。就连当初开义医馆,也只是为了引她出现做一个“了断”,把什么活计都扔给龙伯,自己则整天躲在不见天日的药房里配配药。而这次她让谢龙莲进宫,有一半原因是为了拉他下水。

    谢龙莲清高自傲孤芳自赏,且极为厌恶朝堂之事,据说是因为儿时的阴影。而海国内乱已久,朝内更是风起云涌,别人躲还来不及,桃如九邀他进宫看似是为皇帝看诊,实则不安好心。

    她热衷于让谢龙莲发怒,或许更想做的是逼他离开。

    而谢龙莲自然不会清楚此刻桃如九在想些什么,只是一径推着她慢慢走在宽阔的青石板路上,两眼眨也不眨的盯着她的一头白发。

    当年的决裂历历在目,每一次想起都要纠痛他的心,该怎么补偿她才行?

    疼她、爱她、宠她,让她幸福,忘记曾经的伤痕——却只是说来简单。

    忍不住叹出一口气来,手上用力推着她走过重重宫闱。

    “朝阳殿到了,你们先在这里等一等,”这一路上,莫离休破天荒的没有多说话,耳根子着实清净了不少。桃如九朝他撇去一眼,摆手示意谢龙莲停下。

    这位年仅二十岁的小太子,或许自己一直都没有看清。

    封她做国师,却不愿向世人坦言她的女子身份,就这么不伦不类的让她呆在他的身边。

    眼见莫离休入了朝阳殿,不过须臾的时间便又走了出来,招手让他们进去。

    桃如九滑动轮椅,进了朝阳殿——也就是海国皇帝的寝居。

    这地方她来了不止一次,却没有哪次让她觉得这里是如此的死气沉沉。一眼望去,遍是尊贵的明黄色,那是至高权利的象征。

    她滑动轮椅,铁轮与地面摩擦发出沉闷拖曳的声音。龙床近在眼前,那名往日坐在金銮殿上尊贵无比的男人此刻正闭目沉睡着。曾让人觉得威仪严谨的面容也覆盖了一层病态的苍白,让人不仅去想这皇位究竟是助长了人的野心,还是间接剥夺了人的寿命。

    所有的心血都在那一张龙椅上耗尽,然后在蓦然回首之际张开双手,才发现握在手里的至高权利其实不过是一捧散沙——风一吹,什么都不曾留下。

    “皇上。”

    仿佛是怕惊扰到了他,桃如九的声音很轻。皇帝闻声睁眸,眼里一片黄浊之色。他动了动手指,嘴巴张开却发不出声音,只能传出“嗬嗬”的呼吸声。

    “皇上莫急,臣为你找了一名神医,”桃如九朝他安抚的笑笑,正欲离近之际却被皇帝突然抓住了手,眼中蓦地闪了一闪。

    “国、国师……”皇帝紧紧地抓着她的手,似乎是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的东西。

    “皇上,有什么事等你好了再说也不迟,”见他着急,眼中甚至已经出现了泪光。桃如九垂眸,声音放得更轻。

    “桃……桃……”皇帝更加着急,死死地攥着桃如九的手。桃如九一怔,眼中顿时闪过千万种情绪,她放柔表情,回握住皇帝的手,“朕……你……”

    “皇上,臣懂,”皇帝说得支离破碎,桃如九却听得认真。她微微笑着,神色温柔。

    “银月……皇位……”

    “臣惶恐,皇上,这点臣是做不到的。”

    “桃……”

    “皇上,臣知你的心意,臣谢你。但时间还早,一切都可以挽回,”桃如九静静地看着皇帝,一字一顿的说。

    “国师……”皇帝握着桃如九的手,一滴泪终是从眼中落了下来。

    站在一旁的莫离休和谢龙莲略带不解的看着他们,见皇帝仿佛放弃了一样闭上眼睛,桃如九转过头,冲谢龙莲颔首道,“谢先生。”

    她不亲昵的唤他“龙莲”,也不叫他“谢龙莲”,而是生硬的喊他为“谢先生”。、

    谢龙莲皱了皱眉,手指攥得死紧。

    “谢先生?”

    等了半天也没见他有反应,桃如九不禁又开口喊了他一声。谢龙莲睨了她一眼,这才慢吞吞地走过去在龙床上坐下,伸出手来为皇帝把脉。

    关于桃如九这个人,他似乎永远也看不清。就像当年,她可以忍下所有委屈最后痛极离去。而此刻,仿佛是曾经发生的一切又在眼前活生生的上演,这钻入心扉的疼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要发生了,而他还对此一无所知。

    时间慢慢过去,莫离休看着谢龙莲,谢龙莲看着桃如九,桃如九看着皇帝。他们谁都没有再说话,似乎是被空气冻住了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谢龙莲收回手,歪头坐在龙床上,一副很困扰的样子。

    “怎么样?”桃如九问。

    “很不妙,”谢龙莲深呼吸了一口气,回眸直视着她,“他不是病了,而是中毒。”

    果然没错。

    她该欢欣鼓舞吗?这种破事竟然又被她猜中了。

    桃如九没有说话,神色很古怪。

    银月国使节来海国的目的虽然不太明确,但是,不管从哪一个方面来想,这毒都不像是银月国下的手。银月国皇帝虽然昏庸好色,却并不愚钝,他派人来海国,海国皇帝又恰巧在使节探访后“病了”,这么巧合的事,是人都会觉得奇怪,可又有哪里不同。

    人们不笨,银月国皇帝必然也不会笨到哪里去,所以由此事来看,这并不是一场意外,而是一个圈套。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