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一笑蔽天  第五十九章:去往银月国

章节字数:3041  更新时间:16-06-05 19: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桃如九依在他怀中,并没有挣扎。

    这个怀抱太过熟悉,也让她太过眷恋,两年前自己怎样期盼也得不到的拥抱,竟然在此时轻而易举的兑现。

    “你……”她张开口正欲说话,却有液体从她的脸颊上滑落了下来。桃如九一惊,下意识的伸手抹了一把脸,有些吃惊的看着手指上明显的水痕。

    这是——泪吗?

    时值今日,她竟然还会因为他而哭泣。

    “小桃,我……呃——”谢龙莲手臂用力把桃如九搂紧,却在垂首欲吻她之际突然自胸口蔓延上一阵尖锐的刺痛!他蓦地推开桃如九抓住胸口的衣服,脸色惨白一片,“呕……”

    “你怎么了?”一被他推开,桃如九顿时清醒了不少。她抓住谢龙莲的手臂,有些慌张的看着他吐出一大口血,手忙脚乱的想要去找帕子,“有没有事?你哪里疼?”

    “我没事……”谢龙莲又咳出一口血,瞳孔有些发红,“你快走!”

    “我不走,你都成这样了我又能走到哪里去?”桃如九忍不住斥道,双手揽住谢龙莲的腰身让他伏在自己身上为他抚背,“你——”刚想问“你怎么了”,脑中就闪过一道亮光,她有些不可置信的松开谢龙莲,凝视着他充血的眼睛,“难道是——‘杀人蛊’?!”

    “正是……”谢龙莲苦笑,用力推动桃如九的轮椅把她推往门外,“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

    宽敞地房间内,只有谢龙莲逐渐紊乱的呼吸。他抓着胸口的衣服,用力的几乎可以让人看见他白皙手面上突起的青筋。

    “杀人蛊”发作了,而他却找不到抑制的方法。——到底还能清醒多久?这体内躁动的血液,急促的呼吸,想要摧毁一切的心情……渴望见到血液,他甚至已经可以听到血自他人的身体里流淌出来的甜美声音——

    “龙莲?龙莲你没事吧?!”桃如九被他推到门外顿时慌张的转动轮椅回过身去狂拍门板,屋内“呼啦,砰咚”家具翻到的声音不断的回响在耳边。她手脚发冷,第一次感觉到了绝望般的恐惧。

    不是不愿意原谅,而是怕原谅了以后一切都是美梦。两年来,她虽然躲着逃着,却并没有刻意隐瞒自己的行踪,不愿回头,也是害怕除了恨他,再也没有思念他的理由……

    为什么要爱得这样辛苦这样累,连保护他都无法做到?自己一如既往的强大,却在感情方面脆弱的不堪一击——明明想要保护,却伤害了;明明想要被爱,却自己亲手将他推开……

    “龙莲,开门!”再也控制不住担心的心情,桃如九蓦地横过轮椅撞开寝居的门——门“砰”的一声被用力顶开,首先扑鼻而来的是浓郁的药香。屋内一片狼藉,用来煎药的瓷罐被人四分五裂的摔碎在地上,桌子椅子也倒了一地。谢龙莲半跪在地上揪着胸口的衣服大口大口的喘气,一张脸煞白煞白。

    “你进来做什么?!”谢龙莲见她进来倏地张口喝道,额上满是冷汗,“快出去!”快出去——已经快要控制不住了!

    他喊完这一声便一拳捶上地面,拳头扎进药罐碎片,血随即涌了出来——疼痛还来不及感觉,甜美的气味就已经在鼻间漫延而开——

    想要血——想要更多的血——!!

    谢龙莲仿佛被人操控了一般站起身来,鲜血顺着他的手掌在地上行成了一片小水洼。桃如九拧紧双眉看着他僵硬的脸庞,手指微微曲起。

    “给我……”谢龙莲一步一步走的很慢,却在接近桃如九时猛地往前迈了一大步,染血的右手卡住她的颈项,唇边勾出扭曲的笑意——他抬起左手,那手里握着刚才从地上捡起的药罐碎片,泛着诡异药香的房间,坐在自己眼前的人眉目温婉,十分熟悉却又陌生无比,“给我血……”

    在那一句话说出口的瞬间,谢龙莲举起左手——锋利的瓷片带着药物的残汁落在桃如九的脸上,他大喝一声,用力将瓷片往桃如九的大动脉上扎去!

    桃如九眯了眯眼,在瓷片即将扎入她的颈项上时飞快抬起双掌向谢龙莲的胸口拍去——

    那一掌看似绵软无力,实则后劲凶猛,在她反应过来想要收手时已经来不及——桃如九吃了一惊,暗骂自己干嘛动了杀心,在双掌堪堪触及谢龙莲的胸口时硬生生收回手掌,却被内力反弹歪倒在轮椅上咳出了一大口血!

    而谢龙莲在这时亦瞅准了机会,右手用力左手握住瓷片狠狠地扎往她的颈项!

    血喷涌了出来,甜美的味道与满足的心情占据他的胸腔。那一刻眼前白茫茫的,似乎一切都处在幻象里让人看不清……

    “呃——”

    桃如九在见到瓷片扎来时下意识的往一旁偏了偏头,瓷片顺着她的肌肤划出一道极深的口子,血不受控制的从伤口里涌了出来,虽然看似可怖,却没有想象中伤得那么深。

    她推开谢龙莲往后滑了一大步,撕下一片衣角迅速包扎伤口,然后右手抬起狠狠地扇了谢龙莲一记耳光!

    “啪”的一声,手掌与肉体相击发出清脆的掌声,谢龙莲的脸被她打偏到了一边儿,有些不可置信的瞪着周围乱七八糟的摆设。过了很久很久才眨了一下眼,转头去看桃如九。

    嗜血的感觉已经过去,取代而之的是空茫的感觉和明显的恐惧,他瞪着桃如九脖颈上的伤口,似乎那伤口是洪水猛兽。

    “对……”对不起。

    简单的三个字就卡在喉间,重复了好几次也没有说完整。他蓦地捂住脸跪倒在地,一拳一拳的捶在满是药罐碎片的青石板地上!

    “你做什么?”桃如九见状连忙去把他拉起来,张口斥道:“你自残有个屁用?当务之急就是把这该死的‘杀人蛊’从你体内引出来!大男人寻死觅活的你就不觉得窝囊么?!”

    “你不懂……”

    谢龙莲捂住脸,笑得牵强。

    你不懂。我宁愿伤自己一百遍一千遍一万遍,也不愿伤你一次。即使——是无意的。

    “你……”桃如九见他这样也不禁懵了,展开双臂把跪坐在地上的谢龙莲抱在了怀里,“龙莲不要怕,我会救你,我一定会救你……”

    我懂,我什么都懂。

    桃如九苦笑,拥紧怀里温暖的躯体。

    只是你也应清楚,我亦爱你,并不会比你对我的感情……少到哪里去……

    ⊙⊙⊙⊙

    安置好谢龙莲让他睡下,又吩咐婢女把房间给收拾干净。桃如九出了国师府,一路往莫离休的朝凤殿行去。

    虽然在海国呆了一年有余,她却对蛊毒研究不深。除了当时被谢龙莲误解来到海国后疯狂的研究“尸蛊”以外,对于其他的蛊类她并没有在意。

    况且,“杀人蛊”虽然是海国所制,有些养蛊的毒草却来源于银月国。而银月国与海国素来不合,就算她跑去问银月国的使节他们也不一定和她说。莫离休幼年被关入冷宫,又因为不讨皇帝喜欢曾当过银月国两年的质子,对于银月国的事应该比较清楚。

    想到这里,桃如九不禁张口催抬轿的轿夫加快了速度。

    恨了两年,怨了两年,也该够了。

    她藏身海国,对南阳皇朝的事不闻不问,是因为知道他还活着。而如今——如果他不幸死了或是疯了,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什么。

    “大人,朝凤殿到了。”

    正在想着,轿子却被人小心地放了下来。身着藏青色短衣长裤的轿夫为桃如九掀开轿帘,把轮椅推至她眼前,极为恭敬的伸出手来扶她。

    “派人通报了没有?”桃如九任他搀着自己坐上轮椅,刚刚问出这句话就听到一阵大笑。她抬眸,看莫离休方迈出门槛向她这边大步走来。

    “真是稀客!国师竟然会主动到孤的朝凤殿来,”莫离休走近,绕至她身后为她推着轮椅,一面向守在外面的侍卫道:“快快进去准备,千万不能怠慢了国师。”

    侍卫领命前去。莫离休推着桃如九将她引至主厅,心情极好的拉了把椅子坐在她对面,“国师今儿怎么想到来看孤了?往常都是孤往你的国师府跑,刚一听通报,还真吓了孤一跳。”

    “来找太子,自然是有事,”桃如九慢条斯理的答,抬手接过婢女奉上的茶。

    “哦?这天下还能有什么事难倒国师,竟然让你亲自跑到孤这儿来?”莫离休挑眉一笑,心里却已经猜到了一大半她的来意。

    “太子对于‘杀人蛊’可有研究?”桃如九开门见山,问得干脆至极。

    莫离休闻言了然一笑,直视着桃如九的双眼,“自然是了解的,只是……国师想要救谁?难不成是赖在你府上不走的那个疯郎中吗?”

    桃如九点了点头,迎上莫离休戏谑的眸光,一脸坦荡荡,“就是他。”

    “想解‘杀人蛊’,其实很简单,”莫离休忽而慢慢地道,翘着二郎腿仰面望着天花板,“只是不知道国师愿不愿意去做。”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