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一笑蔽天  第六十章:互不相欠

章节字数:3049  更新时间:16-06-06 19: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说,”桃如九侧眸一副认真聆听状。

    莫离休的眼神顿时变的十分复杂,他睨了桃如九一眼,似乎是在斟酌用词,“孤可以为你提供方法,但是有一味药引需要到银月国才可以寻得。”

    桃如九以指刮了刮下巴,没有说话。

    “那一味药名叫‘胎生草’,生长于银月国边境西海附近,”莫离休说到这里又是一顿,仿佛下面的话很是难以启齿,“然后只需你和他服下这味药行鱼水之欢,便可引蛊。但是——那蛊会转移到你的身上。”

    “那不重要,很好办,”桃如九点了点头,又问:“前几日听闻宫里要派使节前往银月国,你选了九皇子。但九皇子一直闹腾着不肯去是吧?”

    答案来的太过简单,让她忽略了一些常识性的问题,如果她这时追问到底,或许之后的一切都不会发生。那么,所有的悲伤与离别,与让人难以解说的误会,都不会有实现的机会——

    “你……”莫离休刚想说“是”,却蓦地想到了什么一样瞪向她,“难道你——”

    “对,我去,”桃如九看着莫离休,斩钉截铁的道。

    “你——你知不知道去了那里会有多危险?!”莫离休唰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声音大的几近咆哮,“银月国和海国素来不和,他们此番来到也是不安好心,你明明心知肚明,又为何说出这等糊涂话来?”

    “那么,你的兄弟就不重要了么?”桃如九淡淡看他,似乎早已将他看透,“离休,从我入了海国,皇上封你为太子,你就一直在暗中挤兑兼拔除其他的皇子,我知你小时候受苦,知你恨皇上,但你已经是太子,也该够了。”

    “你懂什么?”莫离休被她揭穿后眼中蓦地闪过一丝惊惶,接着又迅速恢复如常,“还不够,我一旦停手就会死。”

    他没有自称“孤”,而是用了“我”这个字。桃如九静静地看着他,知道他已经心乱了。

    “皇兄还没有死,他没有死我就不得安生,”莫离休喃喃道,仿佛是在喃喃自语,“还有一个人,不除不行……”说到这里,他的眼神更是迷茫了几分,盯着桃如九的眸光也多了一丝凄惶,“那个人不除不行——”

    “那个人是谁?”桃如九见他这副模样,不禁开口问。

    “不能说,”莫离休以手捂脸,笑得无声无息,“我不能说。”

    桃如九默默看了他半晌,知道此人的心已经全乱了,便转动轮椅准备告辞。行到门口,她似又想到了什么一样回过头来,冲莫离休道:“银月国使节什么时候走?”

    “后天。”

    “好。到时我代九皇子去。”

    莫离休闻言放下了捂脸的手,眼神很奇异,有凄楚,又有解脱,“那个疯郎中呢?”

    “他自然和我一起去,”桃如九答。

    “父皇的病……”

    “皇上不是病了,而是中毒,”桃如九强调,“而且,谢龙莲已经把解药制好了。”

    “怎么会?!”莫离休不可置信的瞪大眼,“这才第四天啊!”

    “他是神医,四天的时间已经足够了,”桃如九慢条斯理的扇了扇手。

    那人整日在自己的眼前晃悠,无非是想多在她身边一段时间。可自己对他的了解如此之深,见他不慌不忙每日尽熬些补身子的药,是个白痴也该明白了。

    “总之,已经可以确定皇上身体无碍。走时我也能安心些,”她朝莫离休一笑,滑动轮椅,“我走了。”

    “小桃——”

    见她走远,莫离休突然鬼使神差的追了过去。称呼一喊出口,才发现不对。他定在原地,有些狼狈的看着桃如九疑惑的神情,手心里全是冷汗。

    “太子还有事?”桃如九奇怪的看着他。

    “国师,若有一天,孤做了对你不好的事,你会……”莫离休张了张口,挣扎了半晌终是把想问的话问出了口,“你会恨孤吗?”

    “不会,”桃如九笑答,面容在刺目的阳光里模糊不清,“因你对我有救命之恩。”

    莫离休闻言愣住,直到桃如九行远了也没有回过神来。

    ⊙⊙⊙⊙

    回到国师府,桃如九直奔自己的寝居。国师府里的佣人少了,氛围难免安静,她推门而进,先前被她哄着躺在床上稍息的谢龙莲却已经醒了。

    “感觉如何?”桃如九扫了一眼他干裂的唇瓣,倒了一杯茶水递至他唇边。

    “这会儿好多了,”谢龙莲也不与她客气,单手结果茶杯一饮而尽。

    “皇上的解药已经制好了吧?”

    “……”闻言,谢龙莲端着茶杯的手指一僵,没有说话。

    “如果无碍,明日你便陪我入宫把解药让皇上服下,”视他惊愕的表情为无物,桃如九继续道。

    “小桃,我……”谢龙莲听到这里顿时有些慌张。

    没错,解药他的确是一早就制好了,常年与药为伍,普通的毒药更是难他不得。一直瞒着不说,是怕除了这一项筹码外自己再也没有牵制她的东西。虽然说好以十日为限,但他并不傻。

    桃如九当时的敷衍他是看得到的,所以更加惶惶不安。

    “我并不是故意瞒你,”张口结舌了半天,也说不出足以说服他人的理由。谢龙莲垂下眉目,笑得苦涩,“只是怕你赶我走。”

    桃如九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把手放在了他的手上,“我不会赶你走,至少目前不会,”她顿了顿,在谢龙莲下意识的想要反握住她的手时迅速抽回手掌,“你准备一下,明日把解药送到皇宫,确定皇上无碍以后,后天你随我一起去银月国。”

    以身解毒她并不怕,她要的只是他能活着。不管代价如何,她都担得起。

    “去银月国做什么?”谢龙莲疑道,怔了片刻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迅速跳下床扳住桃如九的双肩,“小桃你是不是瞒了我什么?你是不是找到解‘杀人蛊’的法子了?”

    “是,”桃如九平视着他,说的心平气和,“你身上的蛊很容易解,只需要一味药就好了,而那味药只有银月国才有,”她顿了顿,又接着说:“今儿去找太子,听闻正巧海国要派使节去银月国谈和,我闲来无事,便应了下来。”绝对不能告诉他拔蛊的方法,不然以谢龙莲的性子,宁愿去死也不会愿意让她救的。

    “你好糊涂!”谢龙莲闻言不但没有放心反而更加恼怒,“银月国和海国素来不和天下皆知,你虽为国师却武功尽失,若有危险怎么办?”

    “所以我才让你跟着啊,”桃如九无动于衷,笑得万般诚恳千分无辜,“你会用药又会使毒,有你跟着我还怕什么?”

    “你……”

    “况且,我有分寸,”还不等谢龙莲说话,桃如九又说,“我只是借着去谈和的借口为你寻拔蛊的药草而已。海国和银月国是谈和不了的。”

    “我不用你救!”谢龙莲怒道:“我自己就是神医!况且,蛊毒是没有那么容易解的,一味药就能除掉,那别人还宝贝它做什么?”

    “我骗你做什么?太子研究蛊类多年,说的话自然不会有错。”

    “别人说的对,难道我说的就错了?”谢龙莲攥紧手指,脸色难看至极,“你就是因为这么单纯的性子,当年才会上了雪天机的当!”

    旧事重提,桃如九却没有露出丝毫震动的情绪。她淡淡瞟了谢龙莲一眼,转过身去,“总之,就这么定了。”

    “我不会和你去银月国,”谢龙莲加重语气,瞪着她的背影咬牙说。

    “我不管你去不去,”桃如九慢条斯理的板了板手指,笑得分外无害,“到了那一天,我自然有办法让你上车。”

    “你——”

    “还有,我不是救你,”桃如九回眸,一字一顿的道:“我是在还你的债——情债!”

    “我不要你还!”谢龙莲听得此话更是激动,他冲上去按住桃如九的双肩,一张脸气的煞白,“你可以不爱我不原谅我,但我从不要求你还什么!”

    “那就跟我走,”桃如九抬眸,“拔了你身上的蛊,让我安心。从此以后我们就两不相欠,再不相见!”

    谢龙莲闻言瞪大眼,过了很久才蹦出一句“你做梦”!,便转身摔门离开——

    ⊙⊙⊙⊙

    结果,桃如九果然是说到做到。

    第二日硬扯着谢龙莲入宫让皇帝服下解药,确定无碍以后就开始着手准备行李。其间谢龙莲无数次想找机会走人,却被桃如九派下的暗卫屡屡拦住。最后还被人点了穴道扔在客房里整整一晚,直到上马车了也没有将他的穴道解开。

    一行人从寅时出发,桃如九和谢龙莲乘坐马车,只低调的带了两三名暗卫。银月国的三名使者亦乘坐一辆马车,由他们自己带来的侍卫护着。

    天还未亮,周围一片暗沉。马车在青石板路上被人轱辘轱辘的赶着,速度不快不慢。

    谢龙莲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背脊挺的笔直。雕刻狰狞的面具被人胡乱的扣在脸上,猛一望去很是滑稽。

    “你什么时候才肯解开我的穴道?”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