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一笑蔽天  第六十六章:你爱我,一如我爱你

章节字数:3060  更新时间:16-06-12 19: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而接下来的一切,发生的都太过自然,以至于自己压着桃如九倒在床上时,谢龙莲还没有反应过来。

    头昏昏沉沉的,眼睛也困顿的快要睁不开。体内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在血液中缓慢流通着,从喝下酒的喉咙,到胸口,到腹部,到……那个令人难以启齿的地方。

    桃如九被他压倒在床上,脸上笑容未变。明明没有什么不同,却比平时更加吸引自己的眸光。

    是因为酒精的缘故么?所以……往年那些无法启口的感情,无法说出的欲望,都在此时一一显现。

    情难自禁的垂下头,长长地黑发缠绕上桃如九的白发,结发同心——谢龙莲漫无目的的从桃如九的额角一路亲吻至鼻梁,最后仿佛终于找到目标,辗转缠绵上自己朝思暮想的红唇。

    “我……”他舔吻着她的唇,喃喃说出迷惘的语言,“我好想……好想……”

    这从下腹升起来的热浪,自己身为医者自然清楚的很。虽然行房事并没有什么不对,但这感觉来得如此突兀,仿佛一早就已经被人着手安排——

    “想什么?”桃如九展开双臂慢慢攀附住他的背,眼中是洞悉一切的清明,“龙莲,不要犹豫。你只要记住,凡是情人,总会有这样的念想……”

    是……这样吗?

    谢龙莲迷茫的眨了眨眼,体内的热流却不允许他思考太长的时间。仿佛被什么东西催促着一般,亲吻已经无法填满他的渴望与空虚——反而希望得到更多,更多的……

    左手托着桃如九的后脑勺加深那个生涩的吻,右手已经迫不及待的探入她的衣里,甚至没有丝毫的犹豫。

    身下的柔软是他所熟悉的领域,一碰一触,都能带给他莫大的快感。谢龙莲低低地呻吟了一声,声音沙哑暧昧的似乎不是由他所发出,哪里都煽情火热的含满情欲。

    已经不能控制了,理智早已陷入疯狂——

    “不急,我们慢慢来,”桃如九一手揽住他的脖颈,一手轻松的褪去他的衣物。烛光之下,唇染胭脂,媚眼含春。

    春药已经生效,只要过了今夜……

    只要过了今夜,他就能够得救。

    “龙莲……”她启唇,火热的呼吸喷拂上谢龙莲的脸,“我的龙莲……”

    夜已深,连虫鸣声都已经听不见。

    窄小的木床上,不断传来粗哑的吱嘎声和暧昧的呻吟。

    锦被掉落在地上,他们脱下的衣物随处可见,烛影下,只有两具交缠的身体,还有,紧握的两手间,那四只做工相同的银镯。“玎玲”声响,清脆完美一如天音——

    “我爱你……”

    龙莲,你听到了吗?

    ——我爱你。

    桃如九仰起头,双腿缠上谢龙莲的腰肢。

    我听到了……

    谢龙莲沉下身体,动情的喘息。

    因从很久很久以前,我们就拥有相同的心情。

    误会总会过去,危险总会远离,幸福总在继续。

    你爱我,一如我爱你。两相合一,永不分离……

    ⊙⊙⊙⊙

    肢体相缠,发丝凝结。暖暖地烛火下是倾城的笑靥。

    情动的韵律,暧昧的呼吸,和徘徊在耳边的爱语,一切都真实的仿佛发生在身边。

    周身的温暖,拥抱住自己的双臂,就像永恒的守护,在这里,连誓言都变得苍白。

    太幸福了,所以不愿意醒来。

    因为一旦醒来,就会跌入现实的噩梦,就此继续沉沦——

    天将大亮,被谢龙莲紧紧搂在怀里的桃如九不适的动了动手臂,却没有如愿以偿的甩开抱住自己的人,她睁开双眼,瞳中是还未清醒的茫然。

    薄冷的日光,透过半开的窗户倾洒入室。院中的梧桐树上,已经传来鸟儿清脆的啼鸣。她转了转眼珠,刚要翻身下体却传来一阵难耐的疼痛,仿佛蚂蚁正一寸一寸的撕咬着她的肌肤——然后昨晚所发生的一切,终于像慢镜头一样重新再她的脑海里面重现。

    她忍住身体上的不适支起身子,小心不去惊扰到谢龙莲,掀开薄薄地锦被去看他的手腕,然后又望向他的额心,最后则如愿以偿的发现那两道触目惊心的红色已经完全消失。

    “杀人蛊”除去了……不,更确切的说,应该是“杀人蛊”已经从谢龙莲的身上除去了。

    “太好了……”

    勾起唇角,桃如九轻柔的抚摸着谢龙莲的脸,眼中是满满的溺宠和欣慰。

    太好了,你已彻底安全。

    小心翼翼地从床上爬起来,她跳下床捡起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穿上,端过一旁铁架上的铜盆洗脸。

    “叩、叩。”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低低地敲门声,刚洗完脸的桃如九拿过一旁的巾帕随便擦了擦,望向房门。

    “谁?”

    这大清早的,到底是谁这么闲?

    “桃姑娘。”

    门外,传来龙宴然冷如山泉的声音。桃如九皱了皱,把巾帕随手一扔去开门。

    打开门,阳光顿时争先恐后的洒了进来。龙宴然穿着一件白色绣银竹的宽袖长衫站在门外,一头黑发简单挽起,只用一支玉簪固定住,脸上眉目平淡,笑容浅浅,整个人看上去俊美非凡。

    “龙公子有事么?”

    “也没什么事,只是看看你们有没有起床,”龙宴然哂笑,目光有意无意的往房内探去,“昨夜睡得好么?”

    他们昨夜睡得很好。

    桃如九像尊门神一样定在门外,脸上似笑非笑。

    只是,恐怕有一个人没有睡好——比如眼前这位。

    没错,龙宴然虽然看起来并未不妥,但他眼下的青紫却瞒不了人。

    桃如九无意去揣测龙宴然的心思,便点了点头,无意让他难堪。

    因为从某些方面来说,龙宴然几乎可以算得上是谢龙莲的救命恩人。

    “天色不早了,你稍后唤龙莲起来用早饭,我们尽快出发吧,”龙宴然如愿以偿的看到躺在床上沉睡着的谢龙莲,面上不安之色稍缓,便冲桃如九柔声道,竟然破天荒的给了她一个好脸色。

    “好,”桃如九点头应下,已有送客的意思。

    “桃姑娘……”

    龙宴然知她不愿与自己多说,非常自觉的转身就走。走到半途他似是又想到了什么,回头看了一眼正欲关门的桃如九,脸上尽是尴尬。

    “什么事?”桃如九问。

    “多谢你……救了龙莲,”龙宴然斟酌半晌,才将这一句话挤出口。

    “谢就免了,”桃如九挑起眉梢,看着龙宴然尴尬万分又满含感激的脸,笑得七分正经三分坏,“因我是心甘情愿。”

    龙宴然闻言一怔,过了很久才说:“如果,我和你……那么,我会佩服你的。”

    桃如九含笑看他,虽然不清楚那句“我和你……”之后的话,但是,她却奇怪的知道,那绝对不会是自己想听到的字眼。

    “谢谢,”她侧眸,瞟向仍在沉睡着的谢龙莲。

    “但愿你……不会为今日所作而后悔,”又深深看了她片刻,龙宴然转身,举步离去。

    “我或许会失去一些东西,”龙宴然已经走得远了,桃如九才慢慢开口。阳光之下,只见她修长眉目,多情红唇,玉面风流笑如春山,“但我却不会觉得遗憾。”

    ⊙⊙⊙⊙

    刚刚合上门,就听屋内突然响起一阵轻咳。桃如九回眸,与已经醒来的谢龙莲相对视。

    他亵衣半褪,露出修长的锁骨和温润的胸膛,长发披散,脸色因为才清醒还带有一丝清浅的潮红。他看着桃如九,略觉不适的拨开耳侧的头发,冲她微微一笑。

    “早。”

    那一笑,当真是君如素竹轻音暖,万般风情绕眉梢。

    ——整整一个惑人的妖精。

    “早,”桃如九弯起眉梢,也是一笑。

    经过昨夜,他们二人甚至没有丝毫的尴尬与窘迫,似乎一切事件的发生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又或者,昨夜的春宵一度早已被他们期待了太久,所以即使实现,也激不起半分惊讶的情绪。

    “还不起床?”桃如九含笑走近,随手拎起地上谢龙莲的外衣,“龙公子已经等的不耐烦了,大清早的就催着我们要赶路。”

    “不急,”谢龙莲接过衣裳,笑意盈然,“让他等着就好。今日不知怎的,一觉醒来顿觉神清气爽。”

    他是在暗示昨夜的春宵是多么销魂么?桃如九眯起眼。

    原先紧张的那个也不知道是谁,最后倒是轻车熟路,慢慢操控了主导权。

    “现在已经快到银月边境了,赶赶路,我们做完了事也好早些回去。”

    桃如九无可无不可的套上外衣,又走到一旁的梳妆镜前不动声色的把它收了起来。

    “杀人蛊”已移,谢龙莲额心和手腕的红痕也已经消失,为了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还是不要让他那么早知道蛊已经被移走的好,免得他多想——不过说来也怪,按照莫离休和龙宴然的意思,服用了胎生草以后蛊毒应该会移到她身上,可是醒来之后她照了镜子也看了手腕,却没有发现那两道红痕。

    她不敢侥幸的认为“杀人蛊”已经完全除去,从此以后再也不必担心。因为,从那日龙宴然的奇怪态度来看,她就知道服用胎生草移“杀人蛊”绝对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