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十二章

章节字数:3204  更新时间:16-06-22 22: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原来,他和她的姻缘,真的不只始自相亲……

    怀抱小木盒在皮椅上醒来,已至清晨。程凝风低头看了看表,还是第一次不满起华明的职业。

    看到照片的那刻,她就忍不住拨出了他的电话,然而听到里面标准的提示音时才想起,离他的开机时间还相去甚远。其实一向对他的工作不太了解,此前也很少主动给他打过电话;只知道他需要第一时间抵达案发现场,偶尔还要去其他县市协助办公,而且负责的都是大案要案。可是,不分时段总临时出警也就算了,十几个小时不能接电话的要求也太不人性化了,不知道家人会担心么?看来真得听老妈的,让他调去行政班比较好吧?

    轻手轻脚煮了粥,又跑去客卧看看嘟嘟。小家伙不知是否之前跟着华悦时已见惯场面,不仅从不怕生,一张小嘴也总是咧得大大的,不知道在瞎乐呵些什么;就像此刻这样被程凝风低头揉着小脸,他也不哭不闹只是咧着小嘴儿好奇地盯着她看。

    “饿不饿?”努嘴想去亲他,可近前就看到小可爱眼角黄糊糊的一团,程凝风一撇嘴,连忙起身走去洗手间,沾湿毛巾套在指尖轻轻为他擦拭。

    从未照顾过小孩子,可华悦宿醉未醒,她也只能靠常识行动;扫眼一看,床头柜上摆满了成桶的奶粉,还有胖胖的奶瓶。程凝风匆匆烧了热水冲泡好,又把他抱去厕所将小屁/股搁在马桶上晾了半天;终于等到小家伙哗啦啦欢快尿完,她才终能舒一口气,晃着奶瓶抱住嘟嘟,打开电视机调低了音量。

    以往这个时候,她应该正在厨房捣鼓早餐,而华明一向都是准时坐在这里把将近半小时的城市早间新闻看完,然后刚好赶上饭菜端上桌,吃完就走;所以荧屏一亮,不用跳台,眼前就出现了女主播端庄秀丽的面容。

    原本也只是随便打发打发时间等待小悦起床吃饭,顺道想看看到底昨晚出了什么大事儿能让华明彻夜未归。可盯着屏幕上唇角微弯的女主播看了会儿,程凝风却突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由越发仔细地凝眉看去。

    奇了怪了,她一向不喜欢看市内频道的,更别提观看早间新闻了;怎么会觉得这女人熟悉呢?可看她的眉眼,淡淡妆容,却真的好似在哪儿见过,而且就在最近。

    脸颊被嘟嘟拿肉乎乎的小手搓来揉去,间或揪扯着头发轻轻拽,程凝风一边看着新闻一边绞尽脑汁寻思;哪知华悦却拉开房门揉着脑门儿,走前抓起她手里的奶瓶吸了一口点点头,又扫一眼电视,撇嘴笑了笑,“呦,这不是宋芮么?我高中同学,想不到现在在电视台啊。嫂子,奶刚好,可以喝了。不过小心这货喝多尿多,湿了你衣服。”

    宋芮,好陌生的名字……脑中突然灵光一闪,程凝风‘啊’了一声,又忙看向投来奇怪目光的小悦,讪讪笑了笑,“把过尿了没事的。先去洗洗脸,饭做好了。”

    “呵,真贤惠,怪不得我哥那么喜欢你……”

    因她提及华明一阵甜蜜,程凝风扭好盖子把奶嘴送进嘟嘟口中,再瞅眼荧屏上和宋佳五官极为相似的女主播,摇头笑了笑。

    难怪一直觉得这女人熟悉得有些奇怪,原来她也姓宋,说不好还和那个宋佳有什么血缘关系吧?小女孩不懂事,只见一面就令她印象深刻,连带着竟把那张脸印在了心底。她到底是有多记仇啊……这样不好,嗯,不能和小孩一般见识。

    “哦,妈,华明还没回来。嗯我和小悦还有嘟嘟都在家。啊?嗯对不起啊妈,我前段时间都在家照顾病号,也忘了今儿周六了,呵呵……您说吧。”

    吃过饭,房间刚刚打扫一半就接到婆婆电话,程凝风瞄一眼沙发上正和嘟嘟咿呀对话的华悦,安静地听着婆婆的指示,轻轻点了点头。

    换身衣服束起长发,程凝风想了想,又跑去书房拿了一只小瓶子塞在包里,这才思忖着在华悦身边坐下,抱起嘟嘟放在腿上,“昨晚的确出了大事,爸和大哥也都一夜未归。今天……周六,妈想你和嘟嘟回去吃饭。”

    “还是那个破规矩啊,真当自个儿是封建世家呢?”摇头轻笑一声,华悦的神色却不像曾经那样充满敌意,只是淡淡看了看嘟嘟,“你带嘟嘟去吧,那个地方,我不想再踏进一步。”

    垂眸拿指尖碰触着嘟嘟柔嫩的脸蛋,程凝风转头直视着她,轻轻说道,“小悦,你和海安宁之间的事我不了解,也不知道要怎么劝你。可一个人独自背负所有的爱和恨,除了令自己痛苦,亲人担心,其实根本毫无意义,因为对方根本就看不到也感受不了你的痛苦。人,尤其是女人,这一生总要有个可以停留,可以得到宁静的港湾。这个港湾,就算你不喜欢,不接受,它也可以令你觉得有归属感,而不是漂泊无依。况且嘟嘟也会长大,现在的他什么都不知道,才会每天都笑呵呵充满好奇。可将来他要上学,要成长,要有独自思考的能力,要融入校园和社会,你……”

    “够了。”冷冰冰抬手,似乎藉由这个动作才能把程凝风的话语打断,华悦伸手挂上黑超,走向阳台扒拉着晾衣架上几件衣服,“反正老爷子也不在家,就吃几口饭也死不了人,反而你这唠叨让人想疯。一会儿顺道把嘟嘟放那,你陪上街我买点衣服吧?”

    “好。”微笑着抱起嘟嘟亲吻小脸,程凝风轻轻摇了摇头,低叹一声,“果然亲身经历过才能说到动情处,下回再教育早恋的小孩儿也得这样。”

    华悦的出现,似乎在华母意料之外又在预料之中。饭菜齐备,也早已找好了照顾婴孩的保姆,甚至连华悦曾经的住房也收拾一新;饭桌上除了华帅又都是女人,家长里短刻意避讳着曾经的争执,充满重逢该有的欢乐和美满。

    一顿饭下来,华悦的脸上终于有了人人期待的微笑,而过后和大嫂一起收拾了碗筷,见到婆婆拉着女儿絮叨个不停,程凝风也总算放下心来,拉着华帅跑去了二楼。

    打开华明的单身房,程凝风刚在书桌前坐下,华帅就苦着脸蹲在地上,一阵小声小气,“婶子,我想出去玩,暑假作业都写完了,你就放过我吧?”

    这孩子,以为她要给他补习么?要知道校园之外授课的话,她也是要收取一定费用的!

    故意板着脸冷冷斜睨着他,直到华帅小脸彻底垮下,程凝风才忍笑掏出包包里的小瓶子,在他眼前晃了晃,“见过这个不?”

    “我看看。”狐疑地接在掌心看了看,华帅噌噌跑去华明床边的柜子,轻车熟路打开最后一格,拿了个相同的玻璃瓶出来,“一样吧?家里好多呢,我叔他们单位专用的,很恶心。”

    程凝风奇道,“恶心?”

    “你知道这里头装什么的?”咧嘴嘿嘿笑了笑,华帅嫌恶地将两只玻璃瓶放在桌上,将手在衣服上蹭了蹭,“不是装牙齿就是装肉渣,再不就是各种恶心的液体。这玩意儿是我叔他们办案用的。”

    “你是说……”缓缓眨眼,突然间一阵作呕,程凝风也连忙拿纸抽擦擦手,嘴巴撇起,“装尸体的?好恶心!你叔把这东西放家里做什么?”

    “不过既然是他拿回家的,应该都是新的,不会装过那些玩意儿。”成功作弄了婶婶,华帅笑得越发得意,只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抿了嘴,转转眼珠,“不对啊婶子,你又不是第一次看见,以前不知道这是做什么的?再说了,你和我叔谈恋爱的时候不也老拿这些瓶子传纸条么?”

    的确算不上第一次看到,可却是首次知晓这些瓶子的恶心。然而听到华帅这样一说,程凝风难免再度好奇起来,垂眸思忖着笑了笑,“那时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装那啥的……对了,你说我们传的纸条……你怎么知道的?”

    “嗯……啊……”多嘴的毛病再次闯祸,华帅苦着脸挠挠头,可看到程凝风酷似教学时严肃的目光,咳了一声又跑去柜子扒了扒,“那我偶尔也会来翻腾翻腾,找些好玩儿的东西啊,也偷看过小叔从瓶子里挑纸条出来……喏,都在这儿。”

    薄薄一本笔记本,翻开来,每一页都夹着一张小小的纸条,布满成串打印出的黑字。程凝风随意看了一眼,点点头,“不许抽烟不许喝酒,晚上八点前准时回家,不然明天开始我就给你开小灶。”

    掩门送走好似打了鸡血般兴奋的华帅,程凝风抿唇一笑,抽出一张张字条摆上桌面,却越看越觉得无法理解,抽出手机瞄一眼时间,疑惑地拨了过去。

    还是关机状态。

    合上手机,她翻转纸张看着华明好似出于习惯在背后记下的时间,突然起身拿了车钥匙,快步走向院门开上车,朝市局附近的小区疾驰而去。

    ‘我的心就像被禁锢的小鸟,总想飞却怎样也飞不高。就算借助着秋千,也无法穿越世俗。追求真爱的旅途,为何这么坎坷?世界上真有两情相悦的爱情么?’

    ‘又下雨了,又想起曾经的我。喜欢雨中漫步,喜欢被自然怀抱的清爽,喜欢看着红玫瑰沾满雨水的娇艳……’

    ‘你真的看到我了么?我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可爱?不……请不要骗我。’

    ‘……’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