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十三章

章节字数:3991  更新时间:16-06-22 22: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对不起,消失一阵子,是因为真的觉得自卑,无法面对。相见不如想念。朦朦胧胧的感情更加令人向往。我怕我们一旦见面,一切美好就会烟消云散。’

    ‘如果见面,你会抱着维尼熊,拿着红玫瑰么?那是我最喜欢,却又从不敢奢望的……哦,不,还是不要见面。我怕,怕你失望。’

    字字句句,都是在她看来有些无病呻吟的调调,更像是和网恋差不多的那种隔空思恋;其中,更是提及华明说过的约定和红玫瑰。可这些话绝对不是出自她手,况且,照日期来看,中间此人所谓‘消失一阵子’的时间恰好始于她结婚前不久,而最后两张字条的日期却又恰恰在这一月之内。

    约定?红玫瑰,维尼熊?这分明……分明就是个误会吧?

    已然过了十二个小时,可华明的手机依旧打不通。

    本想先去市局找了他问个究竟,可林荫道上慢慢行驶,居然再度看到了绿茵上徘徊的陈女巫。

    蓦地想起前一日见到她的情景,程凝风心头一震,好似一时间恍然大悟,不由为这隐隐的猜测一阵好笑,索性锁了车径直朝她走去,“陈老师?高三不是已经开课了,您怎么不在学校?”

    “你……”素色长裙的陈女巫,本正溜墙根儿状似赏花,偷瞄着被一堆小朋友占据的秋千,闻声显然惊了一惊,拿起手中的黑框眼镜架在鼻梁,颇有些不情愿地撇了撇嘴,“程老师暑假就没个别的去处么?怎么总来市局找人呢?我的课上午就完了,来老房子拿点东西。顺便……顺便散散步。”

    “哦,这样啊。”手指摸向拎包,程凝风掏出手机看了看,眼风扫过状似‘无意’随之飘扬而落的一张小纸条,折身朝秋千走去,“那不打扰您了,呵,我还是在等电话。小时候太喜欢秋千了,不小心就总来荡荡。您散步,散步啊。”

    “小朋友们好,阿姨可以和你们一起玩会儿秋千么?”

    “妈妈说,不可以随便吃陌生人送的食物。”

    正在秋千上荡漾的一个小胖子,虎头虎脑机一脸机灵,见状噌得跳下来,孩子王般招招手,指挥着一群小朋友冲向另外一侧的迷洞滑梯,“走,玩滑梯去。阿姨你只可以玩十分钟哦,这地方我们占领了!”

    “嗯嗯。”低头笑得温柔,透过眼下清明瞥到身侧不远处蹲下/身去的陈女巫,程凝风越发觉得笃定,朝小朋友们感激地挥挥手,坐上秋千眯眸盯着她的身影。

    有问题。她果真捡起了那张纸条,还朝自己的方向发起了愣,却没有径直走来向她问询,好似还有些怀疑纸条出现的时机。

    呼,不过眼下她只有十分钟时间,是不是应该好好珍惜呢?

    收回目光,打量起依靠铁架支撑的秋千,左右上下瞅了一圈,也没找到适合藏玻璃瓶的缝隙。程凝风拿足尖蹬了蹬地表泥土,正欲荡起来再做观察,哪知抬眸看到鞋子上沾染的干土,却倏地跳地摁好秋千,微笑着蹲身摸了摸地面。

    像玻璃瓶这样的易碎品,应该埋起来才不容易破坏吧?没有工具,只好随手捡起附近一根断枝,照着松动的泥土一阵猛翻。

    枝顶终于碰到硬/物无法前进,程凝风双眸一亮,也顾不得会染脏指甲,双手使劲儿扒了扒,终于在距离表面几乎十厘米的地方扒出一只小玻璃瓶,捏在指尖对向阳光;因为内里预料中的小团纸张,和视线中突然消失的陈女巫,忍不住低头捧腹,哈哈大笑起来。

    ‘对不起,昨晚你真的出现了么?是我失了约,因为无法跨出最后一步,对不起。以后的你,还会愿意和我继续吗?’

    太,太,太好玩了!天意弄人,不过老天爷太可爱了,居然整了这么一出恶搞事件。如果华明知道和他瓶瓶传情的女人并非自己,而是一个因为丈夫常年不在身边极度饥/渴的女人……他会不会想要拔枪自尽?!

    乐不可支,再度坐去车上也依旧笑得前仰后合,好一阵子才平静下来。电话仍是无法接通,程凝风低头想了想,便对镜仔细整整额前刘海,掩嘴轻笑着往市局走去。

    本是周末,可因为昨晚的突发事件,市局加班的警员似乎不少,不时能见到呼啸而过的警车;而且进门不远,还看到了几部电视台的车辆,更有几个工作人员扯线收架子忙忙碌碌,似乎刚刚结束一场采访。

    早上只顾观察女主播熟悉的面容,也忘了收听新闻,还是饭桌上听婆婆提及,她才得知昨日发生的大事。

    市内治安一向不错,偶尔的入室抢劫已算比较严重的了;平素里华明出警也大多是周边县郊,因为那些地方设备和人力不足才时常协办。可昨天晚上,听闻两家房地产商因为争抢一块地皮闹了纠扯,居然指使两队人马在东区火拼,不但双方皆有死有伤,就连不少路人都被殃及;难怪华明会彻夜不归,就连主抓安全的华父和中心医院的大哥也忙得焦头烂额。现在的社会,真是太可怕了!对了,那种危险的现场,华明又安全吗?已过十二个小时还没开机,会不会是……

    被这突然的想法吓了一跳,程凝风连忙加快脚步朝华明的办公楼走去,哪知刚刚跨上几层台阶,最烦见到的宋佳竟恰好也从楼梯上走了下来,看到她,眉梢微挑,翘起嘴角打起了招呼,“嫂子来找华队啊?”

    “嗯。”淡淡应了一声,却见她没有让步的意思,程凝风率先往一侧挪了挪,继续跨步,“不耽误你下楼。”

    “华队不在办公室,我也正要找他请个指示。”一抹笑意在宋佳眸中滑过,不同昨日无人时的针锋相对,这一刻的她倒显出十分诚意,“嫂子,您也跟我一起去吗?还在市局门口,不远。”

    下意识皱眉,探究起这不可小视的女孩子,可见她话音一落便侧身而过,程凝风抬眼看看楼上,摇摇头,在她身后保持着距离,缓缓迈出脚步。

    一前一后拐出市局大门,前方本兀自前行的宋佳却停了下来,“嫂子这么怕我啊?我又不会吃了你。你要怕我欺负你,大可不要跟来。”

    “我为什么要怕你呢?”程凝风抿唇,倍觉可笑,缓缓行前与她并肩,抬眼张望,“华明的手机打不通,你是他的同事,我不跟你走又要去哪儿找?”

    宋佳又笑,却依旧立在原地,伸手指指正门天桥对面的咖啡厅,“算了,不和你们当老师的斗嘴,没意思。师兄在那和人谈工作,听说他就有这毛病,一遇着不愿被打扰的事儿就要关机。我的事其实不慌,还是不要过去被他训斥了,一会见着麻烦让他给我回个电话就好。谢谢嫂子。”

    这都走到半路了,却要她帮忙带话?好好的,华明又为何要训斥她?她不也是为了工作么?

    满腹疑问,却也懒得和这居心叵测的小姑娘闲扯,程凝风礼貌地谢了谢,刚要抬脚,却听宋佳又道,“哦对了,上次真是对不起啊,其实和师兄谈过恋爱的是我姐姐,他俩都是彼此的初恋,上高中时就谈上了,以前感情很好呢。所以我昨天一时为姐姐不平,孩子气了点,希望嫂子别介意呦。”

    她姐姐?华明的初恋?

    程凝风微微皱眉,挑眉朝她瞥了一眼,不再吱声大步离开。

    冷眼看着程凝风行走匆匆的背影,宋佳掏出手机摩挲着按键,眼眸中几许犹豫过后,咬了咬牙,将听筒摁在耳上,“姐……对不起,有件事憋在我心里很久了,如果不说出来我会一辈子痛恨自己。对不起……”

    相比姐姐,这个女人好似更难对付,那么只有先借刀杀人了。下一次,她绝不会再眼睁睁看着他从身边被人抢走。

    咖啡厅里,原本与对面那人保持着客气淡然的笑,相顾无言。可接过电话,身着套装的宋芮却面色苍白,修长的五指甚至连手机都拿捏不稳,苹果机彭的落下砸翻了面前的水杯。

    “出什么事了?”

    习惯性的送别,一次比一次更觉冗长,这回更是多了分无法掩饰的焦急。本欲开口先走一步,可看到宋芮煞白的神色,华明不由一愣,连忙起身帮她拿开水杯,招手叫侍应擦拭着桌面,不解地看着她,“谁的电话,怎么把你吓成这个样子?”

    宋佳……她的好妹妹,她究竟知不知道只是一场恶作剧,就让自己和最心爱的人成了眼下的局面?而他……

    抬眸深深凝视着华明,宋芮颤抖双手摁住他的手背,在他吃惊的回视下凄然唤道,“阿华,你,你……阿华。”

    “到底怎么了?”眉心紧皱,华明抽回双手,却再度被她紧紧握在掌心;感受着她冰凉的温度,他心底一颤,终是不忍在此刻丢下她,只得微微前倾了身子,不解道,“芮芮,有什么事你可以直说,你知道的,只要我可以帮忙一定没有二话。”

    “不再叫我宋芮了吗?”几年来的委屈和心痛,一时化作令自己都无法控制的冲动,宋芮咬了咬了唇,紧攥着他的双手贴在颊边,轻声啜泣道,“阿华,对不起,对不起,原来一切都是小佳……是我误会了你,对不起。那张照片,我现在才知道,居然只是小佳的恶作剧。”

    “什么照片?”莫名其妙,却也隐隐察觉这些和当年的分手有关。华明低低叹了口气,无奈见她此刻突然的激动有些无法自控,只得由她握手搓着面颊,低声道,“芮芮,什么事都可以好好说,别哭了。”

    低泣声中,因他的温柔渐渐平复心境,宋芮抬起头,手心攥得更紧,“当年,我一直不肯告诉你分手的理由,你是不是一直在恨我?”

    “都过去了……”

    “不。”见他眼眸里好似再无一丝留恋,宋芮奴了奴唇,闭目轻声说道,“当年,我收到一张照片,是你和宋佳……”

    “华明。”

    手中的玻璃瓶,轻轻自他身后放在桌上,程凝风垂眼俯视着他愕然的眸子,转目看向那双被人抱起贴在脸颊的大手,淡淡笑了笑,“我知道你为何总提起约定和红玫瑰了。让你失望了,那人真的不是我。”

    “老婆!”

    转身就走,却被华明猛地攥紧右手扯了回来。程凝风回脸,依旧是淡得让他心惊的笑意,轻轻往后抽着手臂,“我和小悦约了逛街,差不多该去接她了。”

    “老婆,听我解释。”再顾不得担心宋芮的情绪,华明起身,索性将她紧紧圈在臂中,急切又无措地小声劝道,“她是我的……老朋友,只是到市局采访下昨晚的事,顺便过来喝杯咖啡。刚才,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他的怀抱依旧温暖,可身体的热度却无法掩盖心底那份凉意。程凝风垂眸掰开他的双手,拿指尖捏住他手背上一小片皮肤,摇了摇头,“我没有想象,只用眼看。华明,整天和尸体打交道,洗过手么?也不怕把细菌染到人家脸上?别摸我,嫌你脏。”

    “我……”

    华明愣住,张了张嘴正要解释,哪知宋芮却低低笑了起来,随之起身轻声说道,“阿华,你老婆真有趣,居然不知道你的工作性质。您是程凝风吧?华队长一般是不直接接触尸体的,偶尔采集现场血样也都带着专用手套,不需要担心他的状况。”

    “这样啊?”涩涩一笑,因她好似刻意显示他与她曾经的相知,越发觉得心头酸涩。可转眼看到华明哀求又委屈的目光,程凝风怔了怔,指尖越发使力在他被捏起的皮肤上搓着挤着,淡淡看着他,“自己说,你到底脏不脏?有没有摸过尸体?尤其是死人的脸?”

    只要他摇头,敢说一句‘不’……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