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只因生性太痴狂  第001章

章节字数:3791  更新时间:16-06-01 15: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章哪里来的美人

    “当……当……当……”

    “君喜来”是京城最大的客栈,装饰之豪华,来往客人之尊贵,不是普通百姓可以想象。

    据说,无论是它的建筑高度,还是它内在所呈现的气势盛大,非皇城不可比拟。

    这个美的不可胜收的女子就是在这样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夜晚,穿着一袭水蓝色的衣裙,脸色艳白,眸如星月,冷若冰霜,带着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艳出现在这里。

    客栈看管的伙计看着心痒,又不敢再多看上两眼,在心中暗骂:“再美有什么用,还不是到这里来,让有钱的大爷玩!再美,也是个妓女!”

    秀美绝伦的女子衣饰很简单,却让人感觉她已无需再添华丽,因她本身已经光芒万丈。她从楼梯走上来,在铺着厚厚羊绒毯的过道中,优雅的走着。

    她的身材纤细,却并不显得柔弱,反而有一种诱人怜惜却又不敢忽视的感觉,再加上她本身的气质,行走之间,更有一种荡人心魄的诱惑力。

    她的姿态很悠闲,正直走着,目不斜视,一只手伸了出来,用涂着凤仙汁的手指,优雅的划着墙壁,细瘦的胳膊上一只乌金手镯随着她的走动轻轻晃动,她一边走,一边用手在墙上虚虚的划着直线,悠然自得的状态,别有一番滋味。

    远远的,走廊中有四名男子,正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越来越近的女子,神色阴森,眼神警惕。

    女子毫无惧怕之色,向四名男子走去。

    一名男子越前一步,沉声说道:“绿水绕青山。”

    “青山上有只兔。”女子口齿清晰的对上暗号。

    这名男子点了点头,表示暗号没有错,又加了一句:“你知道规矩的,过一会,大人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如果不从,当心你的小命!还有,如果今晚的事泄漏出去,你知道后果!”

    女子冷冷的看了男子一眼,说:“我来之前,已经有人跟我交代过,我知道应该怎么做!”

    “很好。”男子点了点头,向后挥了挥手,另两名男子走上前来,把女子全身上下,仔仔细细摸了个遍。

    最后,两名男子停下手,对为首的男子点了点头,表现没有可以置人于死地的凶器。

    女子可能早就知道有这样的搜查,所以也不生气,冷冷的站着,任几名男子在身子上乱摸。

    得到可以进入的许可,女子恢复方才的姿态,缓缓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面,没有明显的光亮,只有几根忽明忽暗的蜡烛,诡异的跳动着。

    晃动的烛光,黑暗的氛围,使整个房间中的气氛,阴森诡异,森然恐怖。

    房间的中央,一名男子正全身赤裸裸的坐在一张椅子上,他一丝不挂,却带着一张古铜色的面具,只露出来一双精光闪烁的眼睛,逼视着走进房间内的女子,看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不舒服。

    在这个男人的身边,有一张小桌子,放着一把匕首,和一把皮鞭,只要这个男人伸出手去,随时就可以握在手中。

    小桌子的侧面,挂着一套衣裙,艳红艳红的颜色,血气十足。

    女子可能是被这个房间里的诡异气氛吓了一跳,愣在门口,不敢走过来。

    “哈哈……楼姑娘!”戴面具的男人大笑一声,沉沉道:“请到你可真不容易,把门关好,走过来!”

    女子慢慢的向前走了几步,惊惧的望着这个戴面具的男人。

    现在,她明白了,她这次的“恩客”,原来是一个喜欢玩虐待的性变态!

    黑暗的房间!匕首!皮鞭!火烛!面具!

    这些都是可以想像得到的道具!

    女子惊惧的同时,内心深处一阵汹涌而来的厌恶感,却又夹杂着一种莫名的兴奋,让她全身发抖。

    戴面具的男人以为女子在害怕,冷厉的盯住女子说:“楼姑娘,你今天的任务,就是服从,绝对的服从。”

    女子轻轻的点了点头。

    戴面具的男人唇角含笑,吐出三个字:“脱衣服。”

    女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动手脱下衣服。

    一具光泽如玉,玲珑有致的女性胴体,裸露在烛光之下,在暗淡的光线中,更有一种动人心魄的美。

    戴面具的男人冷冷的看着这具足以令任何男人升起欲望的身子,原本平静的目光深处,突然升起一团熊熊烈火。

    “把这套衣服穿上。”戴面具的男人将那套火红的衣裙扔过来。

    女子接过,慢里斯条的穿上。

    这套火红色的衣裙,非常的瘦,穿上之后,不但手脚不方便伸展,还把全身绷的很紧,从正面看去,整个身躯的形状暴露无疑。

    戴面具的男人的目光,盯着女子的身躯,目光变的更加炙热,说道:“翠竹院的名妓,果然名不虚传,难怪连皇亲国戚的爷们儿们,都想一亲芳泽。来,过来!”

    女子走到他面前,在距离他三步远的地方站住。

    戴面具的男人忽然抓起皮鞭,在手指上缠绕着,盯着女子的妙曼身躯,目光中闪烁着疯狂,突然把手一扬,手中的皮鞭“啪”的一声,抽在女子身侧的地面上。

    女子强忍出惊叫出声的冲动,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男人突然哈哈大笑,一把扯掉面具。

    这个男人竟然是,当今朝中统管兵权的兵部尚书,陈廷君。

    陈廷君摘掉面具之后,迅速跳到女子面前,面对着面,急促的说:“快戴上它,戴上它!”

    女子把面具戴在脸上,只露出一双眼睛。

    陈廷君满意的盯着女子的面具,眼中疯狂更胜,突然躺在地上,喘息着,低声催促道:“快拿皮鞭抽我!快!”

    女子一惊,一时之间,竟没有反应过来。

    原本她以为,在这么诡异的气氛中,今晚她才是那个扮演奴隶的人,被这个男人狠狠虐待,没想到堂堂兵部尚书大人,居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受虐狂。

    “快抽我!听到没有!快!”陈廷君沉浸在即将到来的受虐快感和兴奋之中,不停的催促女子。

    陈廷君闭着眼睛,躺在地上,已经开始发福的身子,如同一块搁在案板上的猪肉,让人连多看一眼都不愿意。

    女子的眼睛,突然凌厉的闪过道异芒,如果一根尖锐冷酷的针,突然钉在陈廷君的身上,唇角挑起,露出一丝不明意味的笑容。

    她慢慢的捡起地上的皮鞭,突然出手,一股劲风朝下,鞭子重重的抽打在陈廷君的胸口。

    一条紫色的血痕,立时出现在陈廷君的肌肤上,随即皮肤迸裂,鲜红的血珠缓缓冒出了头。

    陈廷君的身子猛烈的一抖,疼痛感让他的额头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却也让他更加兴奋,更加疯狂。

    “对,抽我,狠狠的抽我,用力!”陈廷君居然跪在女子面前,急切的恳求女子。

    这位手握重权的兵部大人,现在就像一条恶心的虫子,恳求着一个妓女,鞭打他,虐待他!

    女子毫不客气,连连出手,清脆又恐怖的皮鞭声和皮开肉绽的声音,在暗淡的房间里响起,让人觉得更加诡异!

    女子一鞭一鞭的向陈廷君抽去,陈廷君早已经血肉模糊,满身都冒着冷汗,冷汗混合着血水,一起顺着他的身体往下淌,污染了地下的毛毯,他却很享受这种疼痛,闭着眼睛,沉重的喘息。

    “虐待我!狠狠的虐待我!快,我是你的奴隶,你想怎么虐待我我都会服从!主人,快!”陈廷君又开口催促。

    女子的眼神更加冷酷,唇角的笑意越发讥讽,她停下手中的皮鞭,拿起小桌子上的匕首,蹲在陈廷君的身边,含笑道:“我的奴隶,既然你这么喜欢我虐待你,我就在你身上刻个贱字!”

    陈廷君一听到,不但没有反抗,反而享受般的呻吟了一声,用手抱住女子的小腿,亲吻着女子的脚趾,喘息道:“快,我的主人,快……”

    女子没有说话,眼睛盯着陈廷君的胸口,用刀尖划下去的同时,自己也慢慢朝陈廷君的身上坐下去。

    陈廷君知道女子下身并没有穿衣物,只要她一坐下,他就会直接进入她的身体。

    他闭着眼睛,等待着这美好的一刻。

    可是他没有等到。

    女子根本没有坐下去,而是突然用膝盖夹住了他的腰。

    陈廷君感到有点不对劲,睁开眼睛,向上看去……

    女子哪还是先前的模样,她那一双眼睛,布满了杀机!

    陈廷君大惊,正想张口大叫,叫喊房间外的守卫!

    晚了!

    他已无法出声,女子手中的匕首,已准确无误的插进他的胸口,另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

    陈廷君用力挣扎,眼中尽是惊恐之色,但是女子的力气出奇的大,紧紧压制住陈廷君,陈廷君就是推不开她。

    陈廷君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眼神已经开始飘忽不定。

    女子眼中杀机大起,好像已经失去了耐心,她用力捂住陈廷君的嘴,一手将匕首从他的胸口拔出来,直接送入陈廷君的喉咙。

    陈廷君立刻没了气息。

    女子看着满地的鲜血,脸上毫无动容。

    她站起身,确定陈廷君已死,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门外忽然传来守卫询问的声音:“主子!主子?”

    想来是守卫听到房间里面安静下来,怕陈廷君出现什么意外,所以才出声探问。

    趁守卫还没闯进来,女子赶紧朝房间的里面走去,边走边将手上的镯子摘了下来。她动作迅速,来到后窗,敏捷的跳上窗台。

    夜色醉人,她微微一笑,露出一个十分甜美的笑容,百花齐放般让人窒息的美丽,让人很难能将这样的一个绝色的女子和杀人联想到一起。

    她旋动手中的镯子,极巧妙的轻轻一掰,一道非常细的黑色细线直射在窗户的框架上,又在上面自动绕了个圈。

    女子向窗下看去,黑漆漆的一片,她有些调皮的撇了一下嘴,抓紧手镯,向窗外纵身一跃,就从城墙般高的楼上,跳了下去!

    过于紧致的衣裙已经因为方才的拉扯裂开好几个地方,显得这一身红色衣裙更加飞扬,在这深夜之中,添了几分妖异的色彩。

    女子明显轻功不错,单手抓着手镯,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在那根黑色细线上,可线虽细,却结实的很,她下落的身形保持的十分平衡。

    君喜来客栈后面的小巷,黑沉沉的,没有任何动静,只有这一辆马车静静的停在那里。

    马车的车棚是敞开的,女子从高处跃下,稳稳的踏在马车上,随即轻灵的来了个漂亮的转身,卸去下坠的力道,轻声落定。

    女子身手利落无比,她一落实地,立刻翻转手腕,灵活的动了几下,将黑色细线收回,将手镯重新戴在腕上。

    驾驶马车的人见她已到,迅速的驾着马车,离开了那里。

    奔驰的马车中,传来一名男子沉沉的声音:“受伤了没有?”

    女子轻笑一声,答道:“没有。很顺利。”

    男子看了女子一眼,有些纳闷的问:“你怎么换了一件这么破的衣服?”

    这次女子笑的仿佛有些开心:“我想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我们堂堂兵部尚书大人,不但是个大淫贼,还是个受虐狂呢!方才他居然让我用皮鞭子抽他,还……”

    男子与女子的谈笑声,随着渐行渐远的马蹄声,消失在无边的黑夜里。

    

    作者闲话:

    好几年没写了,不知道大家现在都喜欢什么类型的,有任何想法,请留言。多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