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只因生性太痴狂  第010章

章节字数:2958  更新时间:16-06-01 15: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真讨厌!”楼向晚笑的温婉,笑闹着推了程潇潇一下。

    “你当我这十几年的功夫是白练的?”程潇潇也笑,拉着楼向晚在身旁坐下,“你还想吓我?”

    楼向晚看到石桌上的酒,很自然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说起来我真的想问问你,你的功夫是哪里学的?”

    “你是问我师父是谁?”

    楼向晚点头,“你的功夫毫无章法,却厉害的很,尤其是用暗器的手法,让人琢磨不透。但是……”楼向晚似乎认真的回想了一下,说道:“你的身手,让我想起一位故人。”

    “谁啊?”程潇潇眉眼弯起笑了,“难道又是一位情郎?”

    “去你的!”楼向晚瞪她一眼,“是我的救命恩人。”

    “还有这种事?”程潇潇立马摆出洗耳恭听的姿态。

    “十二年前,嘉运皇帝的一道圣旨,我家破人亡,我的叔父救了我,却也最终惨遭毒手,我独自一人流落于嘉运王朝边关,桥东城内。举目无亲,身无分文,眼见便是将死之人。”一场犹如天塌地陷的变故,楼向晚就这样寥寥数语带过,面上并无一丝伤心,好似说的不是自己。

    “一位公子救了我,教了我一些防身之技,半年之后,我便被我现在的主上带走。”

    楼向晚说的十分简单,程潇潇却着实消化了好一会儿。

    “所以……”程潇潇心里明白,根本就不可以问向晚的主上是何身份,便也不提此事,只问:“这么说,你三年前,遇见楚傲铖,根本是有心之举!”

    楼向晚捏着酒杯笑了,“不然呢?我这种人,连命都不是自己的,难道会对他是真情切意?”

    “可是楚傲铖也许是真心的。”程潇潇歪着头,手指缠着头发,开始绕圈圈玩儿。

    她可是亲眼看见楚傲铖为了楼向晚有多费心,没想到楼向晚就这么坦然的承认了接近楚傲铖不过是有目的而已。

    程潇潇忽然有些唏嘘,抬眼看着楼向晚,有些无奈:“铖王爷八成是个情种,为了你杀了水漾,只为见你一面,而你根本没把他放在心上。”

    楼向晚一杯酒喝完,又倒了一杯,“让他相信我是真心,那是我的任务,至于我究竟有几分真心,几分假意,我根本就不会在乎。”

    程潇潇的无奈之意更重。

    楼向晚凑过眼看她,也学她无奈起来:“我们的程大小姐今天怎么突然这么感伤,莫不是看上了铖王爷,便起了怜悯之心?”

    程潇潇立马翻起白眼。

    “我只是心疼你,向晚。”程潇潇缓缓道:“虽然我不知道你这些年究竟是怎么过的,但我能想象得到,你的不易,也很庆幸,自己遇见了你。”

    “我也很庆幸可以遇见你。”楼向晚摸了一下程潇潇,“我没想到,我这辈子还可以有朋友。”

    “真的?”程潇潇闻言直起身来,笑了笑,“还好我不是男人,不然一定会对你一见倾心,那就麻烦了。”

    楼向晚知道她又开始不正经,便打趣道:“你有没有想过,以现今朝廷的局势,你很有可能会嫁入皇室,那铖王爷,或许就是你日后的夫君!”

    程潇潇一口酒含在嘴里差点喷出来。

    “其实我没和你开玩笑。”楼向晚轻笑,眼波明灭不定:“潇潇,我这辈子是不可能再奢望长相厮守这回事了,但我希望,你可以嫁一个倾心之人。”

    程潇潇醒来的时候,人是躺在床上的。

    眼珠一转,认得是自己的房间。

    她伸了伸懒腰,见程子陌坐在一旁的桌旁,吃着东西。

    桌上摆着几个小菜,还有粥,显然都是程潇潇平日里爱吃的。

    程子陌见她醒了,没好气的说道:“我以为你昨夜醉成那副死样子,今天要睡上一整天呢!”

    程潇潇立即坐了起来,从容无比的回道:“就算我睡上一整天,你也会在这陪我的,对吗,三哥?”三哥两个字拉着尾音,程潇潇忽然笑的十分甜腻。

    程子陌决定先不回答她,只对她勾勾手指,“吃饭吧,一会儿凉了。”

    程潇潇却往床头一靠,十分的赖皮,“我不想动,你喂我吧!”

    悲催的程子陌,瞪了程潇潇好一会儿,终是恨恨地端起碗,坐到了程潇潇身边。

    “三哥,你从花园里发现我的?”

    “谁发现你?”程子陌扭头,一勺粥塞进程潇潇嘴里,“是府里的丫鬟发现了你,怕你大晚上冻死在花园里,把你抬回来的。”

    程潇潇含着粥微笑,“这么说,府里的丫鬟也看见我是和谁在一起喝的酒了?”

    程子陌举着勺子,等着程潇潇把粥咽下去,“我怎么知道?我来找你的时候,已经是方才的事情了。”

    “哦。”程潇潇笑意更浓了些,“那么也是府里的丫鬟给我吃的醒酒丸,才让我醒的这么快!我竟不知道,师父的醒酒丸,连咱们府里的丫鬟都有了。”

    “快吃!”程子陌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勺子,空不出手来,只好用眼睛狠狠瞪程潇潇,“哪来那么多话,你当我不知道你在小花园里见谁,我若不是知道她是谁,程府岂是她说进便进,说出便出的。”

    “三哥。”程潇潇忽然有些出神。

    “干嘛?”

    “我跟她说,让她去见楚傲铖一面,她答应了。”

    “哦。”程子陌似乎对此事并不关心,只应了一声,“早晚是要见的,说不定这也是计划的一部分。”

    程潇潇挑眉,“你的意思是?”

    程子陌说到这里停下了,后面的话,无需多说。

    当今朝中,还有谁会处心积虑这么多年,不惜利用向晚这样的一颗棋子去接近楚傲铖,别人想不到,难道话至此处,程潇潇还会不明白吗?

    “我真为楚傲铖的日后担忧。”

    直到吃完了粥,程潇潇才发了声。

    程子陌竟是笑了,“这天下,谁做皇上,与我们程家并无太大关联,因为我们要做的,是掐紧这王朝的命脉。”

    楼向晚果然没有食言,虽然喝醉了,但仍然记得答应程潇潇的事情,在一个夜晚,来到了铖亲王府。

    楚傲铖似乎已有感觉,所以当书房门被推开的那一刻,他的心里,居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颤抖。

    他回过头,就看见了她。

    并没有撕心裂肺的痛楚,也没有恍如隔世的怨恨,仿佛昨日她还在,她与他,只是从前一般的归来相见。

    楚傲铖看着向晚走到他面前,眼神没有波动,仍然是那一味清冷,淡然。

    眼前这位风华无双的女子,楼向晚。

    喜欢弹琴,喜欢跳舞,曾经他真的以为她只是一位身世可怜的歌妓。认识她不久,他就知道他猜错了。朝夕相对,他怎会察觉不到她会武功,怎会发现不了她偶尔的恍惚和神秘。

    可他不想说,也不想揭穿。

    只要她还在他身边。

    他真心待她,希望她能明白他的苦心,希望她有朝一日可以放弃原本的计划,不要再去过任人摆布的生活,而是成为一个真正的有血有肉的人。

    为了留她在身边,他费劲心力,让所有人守口如瓶,把她养在深院,从不露面,可最终却还是被他的皇兄发现了端倪。

    因为他犯了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误,他太想霸占她,便不许任何人接近她。

    那天是个冬日,他的皇兄终是忍耐不住,狠狠地骂了他一顿。

    不过是养个歌妓,何必如此用心。

    他第一次忤逆他的皇兄,他说他终有一天,要娶向晚做王妃。他不在乎她曾是歌妓,他可以重新给她一个身份,只要她愿意。

    那日,皇帝大发雷霆。

    可任性的铖王爷,根本不会为此放弃向晚,因为他知道,皇兄只有他一个弟弟,不会把他怎样,所以干脆整日待在向晚身边,足不出府。

    日夜抵死缠绵,他那时候心里似乎已经有了预感,向晚会离开他。

    果然,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不告而别。

    多么讽刺。

    他心心念念想要给名分的人,他疼在心尖上的人,他不惜与皇兄翻脸也要留住的人,给他的却是这样的结局。

    楚傲铖却是怎么也想不通,即便她并非真正的歌妓。

    即便她是别人故意派到自己身边来的奸细。

    即便如此,整整两年的日夜相伴,竟也换不来一丝真心?

    楼向晚不告而别的那一天,楚傲铖的世界忽然就支离破碎了。

    包括爱情,包括自信,还有他铖王爷的骄傲。

    他记得很清楚,这个名叫楼向晚的女子,在自己怀里的模样,她的笑,她的美,她的一切。

    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楚傲铖不再相信任何人的真心。

    只要一闭上眼,他就能想起楼向晚。

    他能清楚地看见楼向晚为他跳舞,为他弹琴,为他斟酒,为他宽衣。

    “向晚此生能遇见王爷,是向晚之幸。”

    “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