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第八章

章节字数:3395  更新时间:16-06-18 14: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结婚那天,是我这辈子最辉煌的一天。肖飞弄来十辆“凯迪拉克”,连同他的“路虎”和我的“奥迪”,车队浩浩荡荡地穿过东街口,经过鼓楼区政府,越过五一广场,整齐驶进香格里拉大酒店。我牵着唐丽,缓缓步入红毯。唐丽打扮得非常漂亮,让我都有点当真爱上她了。

    现场宾客满棚,祝福声声,605宿舍的几个兄弟除了三郎外全都来了。三郎毕业后偷渡去了台湾,加入他心仪已久的竹联帮。半年前常小山出差到三郎老家开封,顺便到他家探望,才得知三郎早在一次火并中为了保护老大壮烈牺牲。三郎的遗像是他的毕业照,和我们一样满脸是对未来的憧憬。

    05年的夏天骄阳似火,郭海锋穿一条花裤衩,抡起食堂的菜刀,怒气冲冲地杀进楼下503宿舍。503宿舍里住着一帮大二的混蛋,这些家伙来自东北,长得人高马大,经常欺负新生。食堂打饭、图书馆占坐、篮球场抢场地,稍不顺其意就是一顿拳脚相加。那天我和常小山在食堂被打得鼻青脸肿,郭海锋刚洗完澡出来,骂了声他娘的,气血喷张地冲进503宿舍,杀了个人仰马翻。若不是肖飞及时从郭海锋手里夺下菜刀,我相信503宿舍一定血流成河。郭海锋高高站在桌子上,几条大汉采取立正姿势一字排开,谁也不敢多动一下。地上流着不知谁的血,混着汗水发出一阵刺鼻的腥臭,辅导员远远站在门外小心翼翼地劝说大家都是同学,别,别乱来。郭海锋抹了把汗,问了句谁他妈是这栋宿舍楼的老大?几个家伙异口同声:“郭海锋!”郭海锋那天相当威风,直到我们全体成员被校警押进保安室。从此以后,605的兄弟再没受过欺负。“拼命三郎”郭海锋的英勇事迹,轰动了整个学校。

    常小山说在三郎的遗像前他坐了很久,他说那时候他比三郎的家人还伤心。

    肖飞说喝酒喝酒,今天吴楚大喜,三郎那份酒我替他喝。

    我结婚那天很想喝醉,谁来敬酒我都一口喝干,唐丽一直让我少喝点,我说没事,今天我高兴。唐丽的亲戚坐了满满七桌,除了包子叔和岳父岳母其他我全不认识,他们都要我对唐丽好,我说好。除了唐丽的亲戚,还有很多我不认识的宾客。有个胸部格外丰满的胖女人敬我酒时让我结了婚也不要忘了她,我说忘了谁,你是谁?胖女人娇滴滴地骂我句没良心的,老娘还给你洗过内裤呢。邻桌一位满口黄牙的老头嘿嘿地笑,说小兔崽子长得真快,转眼都结婚成家了。我说老伯你又是谁?我认识你吗?老头说认识认识,小时候你还偷过我家晒的菜干呢。我努力回想,怎么也不想不起有个给我洗内裤的胖女人,想不起偷过谁家的菜干。记忆恍恍惚惚,就像我飘离不定的人生。广德以茶代酒,赠了我一句真言:南柯一梦属黄梁,一梦黄梁饭未尝。

    生命苦短,纵有一世浮华,终不抵一碗黄梁。烟火人间,尽是雾里探花,看不透浮生若梦。

    我想我或许真的只是哪里沉沉地睡着,经历的一切都不过是场梦。包括这场婚礼,我始终没能感受到幸福,而是无以言说的空虚。我朝记忆中的三郎举起酒杯:兄弟,今天我结婚,你高兴吗?

    那天我终于醉得不省人事,睡了整整一天一夜,就好像死掉一样,没有任何与活着有关的感觉。醒来后我愣愣地坐在床头,唐丽给我倒了杯开水,我一声长叹,注视着唐丽,伸手抚摸她真切的脸,我是该醒过来了。

    唐丽说:“以前你做过什么我全不管,但结婚以后,你一定要乖哦。”

    我搂过唐丽,望着窗外安静的夜空,红尘错乱三十年,我仿佛突然站回了起点。在弥漫着桂花香味的那段长长的阶梯里,唐丽背着大包小包,拉着行李箱走得气喘吁吁,我主动凑上前接过行李。

    “你好,我叫吴楚。”

    “你好,我叫唐丽。”

    这是我们学校有名的浪漫阶梯,很多情侣都在这里相识相爱,传说中一起牵手一步一步走完所有阶梯的情侣都能走到白头。我和唐丽牵手走过无数次,每一次唐丽都要问我:“你爱我么?”

    我爱你。

    这一次,我很认真地回答了唐丽。

    门口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不耐烦地穿好衣服,正要开门时,唐丽拉住我,提醒我最近好几次都是这样,光敲门不见人。没过多久,敲门声戛然而止。从猫眼往外看了一圈,果然不见人影。小区里到处装有监控,我打电话到保安室,保安说没发现什么异常,有情况就会上来。我猜想可能是左邻右舍哪家小孩的恶作剧,便没怎么在意。电话里好多个未接来电,有陶碧然的,有10086的,还有两个陌生号码。我给陶碧然回电话,陶碧然怯生生地说本子已经拿到手了,问我接下来怎么办。我心中大喜,让她等我,我马上赶过去。

    到停车场取车的路上,总感觉身后有个人影,回头却空无所见。我加快脚步,上车把车门锁死,这才松了口气。不管是不是恶作剧,还是小心为好。我先开车到大利嘉城高价买了把电警棍,一按开关电花乱闪,想想还不放心,问店主能不能弄到手枪,店主拿异样的眼神看我,我自觉没趣,出来直奔阿波罗酒店。

    陶碧然一脸委屈,就好像刚被轮奸过一样。我问本子呢?陶碧然扭扭捏捏,哭诉她如何在徐天成办公室里受苦受难。我心想去你妈的,亏你说得出口。我安慰两句,仍然催她拿本子,陶碧然极不情愿地从包里拿出一本牛皮笔记本,一边自叹自怜,还问我会不会嫌弃她。我一把夺过本子,翻开查看,的确是徐天成的字迹,每一笔帐都有时间有地点,一目了然。

    陶碧然娇滴滴地靠在我身上,我轻轻推开她:“表妹,这个世界如果有人比徐天成还混蛋,那就是我,吴楚!”

    我扔下迷惑不堪的陶碧然,到前台把房间退了。之后约陈永明出来,陈永明看到帐本时激动得手舞足蹈,喃喃自语地反复说着:“让你他妈打我,让你他妈打我……”

    进展到这里,计划就算完成了一半。扳倒天成置业,所有和天成的合作项目最终都将落到我们公司一家手上。公司清清白白,肖飞还有个当政协委员的老爸,拿下这些项目不成问题。徐天成虽然完蛋了,但他活着始终是个祸害,中国的审判程序无比繁杂,估计还没等到他判刑,我就先陪葬了。所以我计划的另一半是:杀人。

    我打电话给欧阳兰兰,说我今晚就要你。兰兰是永兴集团林副总的专属情人,林总对她可谓百依百顺,这女人成天勾三搭四,在林总面前却隐藏得滴水不漏,手段相当高明。林总也是个狠人,据说杀人如麻,唯独过不了美人关。我准备用兰兰这把刀,借林总之手,杀了徐天成。

    兰兰上次在假日酒店爽约后联系过我几次,表达她对我的愧疚,强调一定好好弥补自己的过错,我于是直截了当地提出要求,兰兰在电话里“呀”了一声:“吴总不用陪老婆了?”

    “今晚你就是我老婆。”

    我让兰兰先开好房间,穿最性感的情趣内衣等我。兰兰依旧那么风骚:“好嘛,老公,什么都听你的。”这话听得我有些厌烦,这些年我当过多少人的“老公”?和多少像兰兰这样的“老婆”纠缠不清?想想真觉得挺没意思,就像一场无边无际的虚拟游戏,让人沉迷,让人空虚,让人恐惧。

    前段时间唐丽经常翻看一些旅游杂志,兴致勃勃地问我喜欢马尔代夫还是巴厘岛,等这事办完,我打算带唐丽好好渡个蜜月,呼吸大自然纯净的空气,回味丢失已久的爱情。

    我握着手机,发现自己正变得恶毒起来,但这恶毒却让我感到异常兴奋。安排好兰兰,我给徐天成打电话,告知他兰兰的房间号码,并亲自送上房卡和两粒美国原装进口的伟哥。徐天成有些顾虑,这个那个地问了半天,这家伙色胆包天,早对兰兰意淫过几百次,我直言徐哥你要是不上,兄弟我可就上了。徐天成急了,连声谢我,一口吞下伟哥,拿着房卡迫不及待地走进电梯。我在后面斜了他一眼,拨通了林总的电话。

    夜深得很安静,假日酒店绚烂的彩灯闪烁不止,我把车停在酒店对面,坐在车里听着广播,眼望不断变换的彩灯,静静地等待这个夜晚即将来临的高潮。

    “首山路一男子持刀砍伤两名警察被击毙……云南滑坡现场已搜出8具遗体,300余名施救人员正全力搜救……伊拉克发生多起汽车炸弹事件致超过60人死亡……”广播里没有一条令人振奋的消息,2014年,世界仍然乱成一团,中国GDP世界第二,但死人的事情,每一天都在发生。

    关掉广播,我仔细追踪每一个进出酒店的身影。没多久,我看见林总的奔驰跌跌撞撞地冲到酒店门口,林总像劫匪一样闯进酒店,几个迎宾小姐纷纷吓退。我一声狞笑:好戏终于上场了。

    我想像林总看见徐天成和欧阳兰兰火热激战的场景:欧阳兰兰愣在一边,徐天成瘫倒在地,林总双眼血红,举起椅子砸向徐天成,现场一片狼藉,有惨叫,有鲜红的血……

    然而情节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生动,林总不一会就走出了酒店,西装笔挺,泰然自若地拉开车门,慢慢掉转车头离开。我等不及下车拉住一个服务员打听,听说,那个可怕的男人眼睛血红,一脚踹开房门,朝里面开了两枪。

    那天晚上,这世界多死了两个人,一个叫徐天成,一个叫欧阳兰兰,而真正的凶手,是那个隐藏在夜的黑暗中无比恶毒的男人。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