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第十一章

章节字数:2981  更新时间:16-06-20 13: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和肖飞盲目地把生意做大,大到收不了手。由于资金断裂,一夜垮台的房地产公司我们见了不少,那些平日里趾高气昂的老板最后都像丧家犬一样或逃或死。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为下一只丧家犬,这取决于我和肖飞共同的主人于正天。

    在威尼斯的于正天始终摆着张严肃的臭脸,任凭我和肖飞如何讨好一直面不改色,张科长和李处长倒是玩得相当尽兴,抢着话筒一首接一首地鬼哭狼嚎。于正天后来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和肖飞干了一杯,说小肖,祝你生日快乐。之后兀自起身离开,陪同的张科长和李处长赶忙放下话筒跟了出去。前后不过半小时,半小时的时间里我和肖飞软磨硬泡,而于正天愣是油盐不进,让我既敬畏又鄙夷。

    送走于正天后,我俩再次靠在沙发上看天花板。我问肖飞也问自己怎么办?肖飞默默地抽着烟,抽完烟后叫来服务生,问有没有漂亮小姐?服务生带了几个小姐进来,肖飞很认真地逐一挑选,最后摇头说不行,从包里撒出一把钞票吼了声老子要漂亮的!服务生唯唯诺诺,换了一批小姐,其中一个看呆了我和肖飞:陶碧然!

    陶碧然见到我像见鬼一样惊叫了一声跑出包厢,服务生一脸尴尬地向我们道歉。肖飞苦笑,我则百感交集,心里不知什么滋味,反正不大好受。陶碧然初到我公司面试的时候,低着眼睛看自己的双脚,左手紧紧握着右手,刘海用发卡夹向一边,一副楚楚可人的模样。原本那么清纯的女孩,却沦落为陪酒小姐。我不禁叹息,为自己的恶,为这个世界的脏,也为陶碧然的虚荣。

    想着陶碧然,我心里渐渐萌生出一个阴谋。肖飞还在为找不到漂亮小姐发着脾气,我拉肖飞坐下,赶走服务生,把我的想法大致说了一遍。肖飞不动声色地盯着我,眼神很复杂,我耐心等了一会,肖飞突然笑了:“你他妈真是个混蛋。”

    这时候梅姐推门进来,带来了两个成色不错的小姐,两个小姐我都没见过,看起来像大学生,我一打听,还真是大学生。梅姐是威尼斯的股东之一,在风月场里混迹了十几年,从桑拿妹到陪酒小姐领班到娱乐城大股东,圈内无人不知,更是众多小姐们的偶象,但不陪酒不陪唱更不陪睡。据说十几年来,和梅姐睡过的男人只有威尼斯原来的老板,老板后来死了,死因不明,很多人都猜是梅姐杀的,但从没人敢提,提过这话的人,据说后来也死了。前段时间一个台湾来的大老板指名要梅姐,一摞摞地往茶几上扔钱。梅姐敬了杯酒,客客气气地推脱,台湾老板一拍茶几,骂了声婊子,并扬言要买下整个威尼斯。梅姐端起一瓶路易十三,一口喝尽,之后拿酒瓶狠狠砸向台湾老板的脑袋。

    梅姐在我身边坐下,两个成色不错的小姐坐到肖飞两边。梅姐一边给我按摩肩膀一边问我今晚心情不好么?我摇头说糟透了,连死的心都有。她说怎么了?和姐说说,看姐能不能帮得上忙。我欲言又止,转而问她陶碧然的情况。梅姐停下手,眼神复杂地看我,随后叹了一声:“你们这些臭男人啊。”

    我想对梅姐和陶碧然来说,我们这些臭男人都该死,可我们都好好地活在这个该死的世界。大学毕业那天,605宿舍的兄弟们把手叠在一起,高喊着改变世界,然而时过境迁,我们没能改变世界,却被世界所改变,成为新一批该死的臭男人。那晚我和肖飞一直在追忆我们的大学往事:肖飞在行政楼后面的小树林里把手伸进了校花叶紫桐的裙子;我和三郎一起收拾了影视班的老赖;有段时间一到深夜就有人在宿舍楼里高唱孙楠的《拯救》;女生楼前的那个吉他手为了一个农村来的女孩唱破了喉咙,最后爬上天台纵身跳下,摔成了一摊烂肉;学生会在肖飞的组织下成为吸引众多学生的牌场;文学社反复不止地讨论着爱和性……我们喝了很多酒,终于喝到泪流满面。两个女大学生听得兴致勃勃,梅姐靠在我身上,偶尔轻叹,偶尔发呆。后来我醉得昏昏沉沉,梅姐扶我进了她房间,不知是谁主动,我糊里糊涂地和梅姐睡在一起。我作了一个很长的梦,梦见自己回到学校,梦见各种熟悉和陌生的脸孔,一切场景都显得那么真实,好像我就在那里。直到我茫然地醒来,看到梅姐一丝不挂地枕在我手臂上,我愣了很长时间,分不清这里是现实抑或另一场真实的梦。

    真是糟透了!

    我小心翼翼地抽出手,却还是把梅姐惊醒了。梅姐拿被子裹住胸部,拍了拍脑袋,起身穿衣服。透过窗帘的微光让梅姐的身体看起来格外优美,像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梅姐整齐地穿好衣服后回头看我,我说对不起,昨晚的事……

    “酒后的事谁还记得。”梅姐打断我,之后噗嗤一声笑了,上来亲了我一下:“希望你今天能有好心情。”

    那天的太阳阴沉得让人有些毛骨悚然,仿佛透过一层看不见的黑色玻璃折射出来的阴惨惨的光线,在浑浊的都市里一点一点腐臭发酸。脑袋隐隐作痛,我想不清昨晚有没有和梅姐发生过关系,下面那玩意儿已经罢工了好长时间,到底有没有呢?我漫无目的地开着车,手机里有好几个唐丽打来的未接电话,我丢开手机,懒得掩释。我和唐丽的关系不太正常,她默许着我的放纵,神经质般地自我折磨,我没回家的时间,她只是不停地做家务,拖地板,反复洗衣服,擦拭所有家具。我对唐丽心怀愧疚,原本打算通过一场蜜月之旅让我们的关系重新甜蜜起来,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危机,只好再次将唐丽扔到一边,把心思放在虞淑佳身上。

    我打电话约虞淑佳吃午餐,虞淑佳装扮得充满女人味,几年前我对这种女人味非常着迷,但现在我已经厌倦,反而更欣赏虞淑佳身上自然的清纯气质。可是那天她并不清纯,让我相当厌烦,可是我不能厌烦,只有她才能让我的阴谋得逞。

    我说我的佳佳今天真漂亮,像个电影明星。虞淑佳问我像哪个明星?我随口说费雯丽。大学时我在宿舍床头贴满了费雯丽的电影海报,幻想各种浪漫艳遇,无数次梦想能和这位乱世佳人睡上一觉。毕业后离开宿舍那天,我把所有海报一张张认真撕下收进行李箱,因为我不想费雯丽陪别的男人睡觉。

    虞淑佳问我费雯丽是谁?长得好看吗?

    我笑笑,叫来服务生上菜,席间不断和虞淑佳调情。聊着聊着我不小心碰丢了汤匙,弯腰捡时顺便往她裙内瞄了一眼。虞淑佳发现我在偷窥,故意把双脚分开,这意思明显得让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虞淑佳既然有这层明显的意思,接下来的事就简单多了。

    饭后我带虞淑佳到万达广场,在那些名牌商场逛了一圈,刷了好几万,用肤浅的名牌彻底征服了这个肤浅的女人。虞淑佳一路挽着我的手,笑得花枝乱颤。

    和虞淑佳一起走进酒店房间的时候,我突然有种可怕的似曾相识的感觉。酒店、女人、灯光和温柔的夜色,一切都那么熟悉,熟悉得就像我自身的一部分,但一切又那么异常,好像哪里出现了一个看不见的黑洞,吞噬着原本属于我的什么。我翻开床单,拉开抽屉,在空荡荡的衣柜里四处翻找,检查了整个房间。虞淑佳焦急地问我找什么?我用力拍了拍自己错乱的脑袋,仰躺在床上,看不见的黑洞正在一点一点扩大。

    我累了。

    虞淑佳跨在我身上为我按摩,我仿佛看见自己飘在空中。梅姐的长发零乱地飞舞,我不记得昨天晚上我和梅姐到底有没有过一夜之情,但我能隐约看到梅姐高潮那一刻的神情,我想起她透过窗帘的微光中优美的身体,她转过身,在高潮的那一刻,出现在我眼前的,却是陈婉。

    我睁开眼睛,虞淑佳赤身裸体地抱着我,而我浑身僵硬,脑海一片空白。我推开虞淑佳,坐在床头整理思绪。虞淑佳一脸迷惑,问我是不是她哪里没做好,我说不是你的问题,是我真的累了。

    我起身穿好衣服,回头看了看仍然迷惑的虞淑佳,抚摸她清纯的脸,微笑着说:“明天给你安排工作。”

    虞淑佳用力抱住了我,叫了我一声“亲爱的”。

    现实,就像一场迷离的梦,你永远看不清自己的角色,是亲爱的混蛋?是凶狠的杀手,还是迷途的羔羊?或者,你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