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第十三章

章节字数:3957  更新时间:16-06-21 14: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到万达广场的“阿玛尼”专卖店挑了一套新款西装,试穿一下还挺帅气。服务员赞不绝口,我见她长得有几分汤唯的感觉,便略带挑逗地聊了几句,后来偷瞄进她领口,发现胸前一颗毛糙糙的大黑痣,顿时没了兴趣,赶紧刷卡离开。

    电视台推出一档新栏目《梦想加速度》,专邀创业青年分享成功经历。一位大学同宿舍的舍友混了个栏目编辑,打来电话问我有没兴趣,我推诿一番,他奉承一番,也就答应下来。老妈听说我要上电视,连夸我给老吴家长脸,说儿子现在是个人物了。我说当然是人物,难不成还是动物?一家子都笑,唐丽把剥好皮的葡萄塞进我嘴里。我已经很久没体验过这样轻松的家庭气氛,突然有些感动,有些感慨。生活啊,有时候真他妈美好,不是吗?

    穿着高贵笔挺的新西装坐在演播室,把心里准备好的台词漂漂亮亮地说了一遍。这里面没有女人没有混蛋,没有阴谋算计、尔虞我诈,有的只是努力奋斗、艰苦创业。这就是我的成功经历,表面冠名堂皇,西装革履,实则污秽不堪,脏水横流。邀我上节目的舍友原名刘进财,却起了个酸溜溜的笔名——夜城雨。这家伙和我一起加入文学社,每月都在校刊发几首花前月下的破诗,倾倒无数痴情少女,但其人自诩谦谦君子,不与我辈同流合污,一心搞诗不搞女人。大学四年,连女生的手都没碰过。节目录完后我请他吃饭,他搂着给我录节目的女主持走进包厢,开口就点了鱼翅燕窝五粮液和一条软中华,得意地笑说今天这顿不用我请,他找台里报销。我说开哪家子玩笑,一顿便饭我吴楚还请不起?他点起烟,说你坚持要请,还不如把饭钱直接给我得了。我心里一愣,这意思就是向我要红包了,当然不止一顿饭钱。难怪这家伙非要拉我上节目,天下到底没有免费的午餐。我尴尬地笑笑,从包里拿出一叠百元钞,也没数,直接双手奉上。他毫不尴尬地接过放手里掂了掂:“一万二。”之后大大方方地塞进自己包里,另一只手则在女主持的屁股上掐了一把。问我不错吧,我说什么不错,他用眼神指向女主持丰满的胸口:“鱼翅燕窝,哪比得上这一对珠圆玉润。”

    几年前的夜城雨在文学社交流会上动情地朗诵着自己的诗:你在月光下飞舞,我在梦里寻你华丽的容颜。而现在坐在我眼前的,是电视台栏目编辑刘进财,一个和我一样肮脏的混蛋。

    贷款批下来了,肖飞挪了一千万在加拿大购了好几套豪宅,房产证上写于正天老婆的名字。听肖飞说,于正天自己清清白白,老婆身家早已过亿。我说看不出来,于正天原来是只深藏不露的老狐狸。肖飞哼了一声:“马小峰的案子就是这老狐狸翻出来的。”我大惑不解,忙问肖飞怎么回事?肖飞说还能怎么回事,盯上我们了呗。三个亿的假帐贷款,给马小峰吃了上百万,他于正天分文没收,还能不搞我们?什么小三告发,小三哪来那么多材料?全是老狐狸的把戏。于正天这尊大佛早就开好庙门,只等我们进去烧香呢。我心里打了个冷颤,机关算尽,怎么也算不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问肖飞怎么办?肖飞说什么怎么办,该给的都给了,这事也就这样了。

    这件事让我沮丧了一段时间,有时候真想提刀将这世间浊物砍杀干净,为此我专程到广德的禅房听他一番唠叨。广德说我身陷囹圄而不知,心处蛮荒而未觉,所经之地皆为地狱。“世间本有净土,你睁眼可见,却闭目自行,随心而动。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我问师傅可有法相传?广德曰:“万法皆空,痛苦与解脱不过一念之间,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今生作恶,来世必为牛马猪狗,今生行善,来世可成王侯将相。善念一生,百恶不起。”我听到广德一提行善便心烦,无非又是想讨些香火钱。后面的话我就不想听了,什么浊不在人在于身外之物,取于浊世怎能不浊?我起身作揖,自觉捧上一叠“身外之物”。广德摇头叹息,提笔赠了我八字真言: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我不求来世,只图今生快活,人间地狱,我自逍遥,管它牛马猪狗还是王侯将相。回公司的路上,我把广德的字随手扔出车窗,从后视镜里看到那张白纸在空中徐徐飘荡,消失在遥远的天际。行政部打电话说有人前来面试秘书职位,秘书一职不能马虎,公司大会小会不断,我作为项目主管,前前后后忙得一蹋糊涂,因此我对秘书的要求很严格,一定要亲自把关。

    开车下山,转入市区,我打开调频广播,几则广告过后,电台里响起熟悉的歌声——

    “推开窗看天边白色的鸟

    想起你薄荷味的笑

    那时你在操场上奔跑

    大声喊我爱你你知不知道

    那时我们什么都不怕

    看咖啡色夕阳又要落下

    你说要一直爱一直好

    就这样永远不分开

    我们都是好孩子

    异想天开的孩子

    相信爱可以永远啊……”

    大一的迎新晚会上,新生唐丽紧握话筒稚嫩地演唱《我们都是好孩子》,我在台下听得极为动情,当晚即在她宿舍楼下大喊“我爱你”。大学四年,唐丽QQ空间的背景音乐一直坚持用这首歌。那时候我们都玩QQ空间,每晚睡前互相留言,唐丽总要在每一条留言后面加上我们都是好孩子。这么多年,唐丽仍然稚嫩得像个孩子,而我仍然是多年前只想和唐丽睡觉的那个混蛋。往事如潮,和唐丽在一起的种种过往纷纷涌上脑海。想到唐丽我心里一阵酸楚,唐丽向往普罗旺斯的薰衣草、马尔代夫的椰树、北海道的雪景,不管怎样,这次一定带唐丽好好享受一场旅行。

    在我看来,有些女人像单亲妈妈,一心向着你,无微不至地照顾你的生活,比如我亲爱的老婆,唐丽。有些女人脑子里只有钞票没有智商,任你摆布随你玩弄,比如发廊里的小姐和陶碧然。有些女人是萍水红颜,相逢一夜情,天亮说分手,比如梅姐。有些女人则是祸水,先倒你一身脏,再慢慢把你拖进旋涡,一起淹死,比如虞淑佳。

    虞淑佳正坐在我办公室的沙发上涂指甲油,行政部的小林看到虞淑佳后“呀”了一声,说你怎么跑进总经理办公室了,不是让你在前台等吗?然后转向我不好意思地解释:“这位是来面试秘书的,也不知什么时候溜进您办公室了。”虞淑佳斜了小林一眼,慢悠悠收起指甲油。我挥挥手说知道了,你出去吧。

    “真讨厌,你们公司的人素质真差!”

    我没理会虞淑佳的抱怨,坐在办公椅上打开电脑,查看一家旅行社的主页。酒店那一夜后,于正天意犹未尽,时不时找她出来变态一番。想到于正天那副变态嘴脸,不免觉得有些恶心,现在的虞淑佳对我来说和发廊里的小姐没什么分别。

    “哟,这是要旅行呐?我认识一位旅行社的经理,人不错,长得也漂亮,要不要介绍给你?”这个发廊女被我晾了好一会后自顾走近我面前,坐在办公椅的扶手上,露出白嫩的大腿和大腿深处隐约的蕾丝。说实话,虞淑佳的姿色的确不错,如果到酒吧坐台,扔个一两万都值。虞淑佳今天穿了一身正儿八经的职业套裙,越是看起来正经的骚女人对男人越有诱惑力,何况是我这样的骚男人。

    我说佳佳,你家老东西满足不了你,到我这儿来找乐子啊。虞淑佳掐了下我胳膊,说去你的,我来面试秘书。随即起身离开我足有两米,从包里抽出一份简历摆在办公桌上。我心想小骚货装他妈什么正经,还跟我玩欲擒故纵。我推开简历,说你陪我睡觉还行,当我秘书不行。她突然严肃起来,问我为什么不行?我说我需要一个会写合同的秘书,而不是一个只会涂指甲油的秘书。她哼了一声,翻开一本毕业证,指着“厦门大学土木工程系”那一行:“我会写合同!”

    厦门大学,虞淑佳居然是个高材生,真小看了她。随意问了几个建筑方面的问题和一些合同事项,虞淑佳对答如流,让我着实刮目相看。

    我说我还是不能用你,你另谋高就吧。虞淑佳问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她当我秘书,就算她是厦门大学的高材生。

    虞淑佳慢慢收起简历和毕业证,起身走到门口,停了一会,又转回来:“陈永明死了,你知道吗?”

    我心中大惊。当初和陈永明密谋扳倒天成置业,借林文兴的手杀徐天成,这之后和陈永明各奔东西,再无联系。我以为这事就算结束了过去了,此刻却异常害怕起来,陈永明死了?

    虞淑佳说是在街上被车撞死的,撞成一摊肉泥,死得真惨。

    我点起烟,在脑中迅速思考。市内行车还能把人撞成肉泥?不,这不是车祸,而是谋杀!谁能下这么狠的手?而且这么明目张胆地下手。我再次想到一个阴森森的名字:林文兴。

    “陈永明关了律师所,在永兴集团当起了法律顾问,好像在什么事上得罪了永兴的林副总,听说那位林副总可不是一般人物。你说,陈永明会不会是林副总撞的?”

    我几步冲到虞淑佳面前,掐住她手腕:“你想说什么?”

    “你,你弄疼我了,你干什么呀?”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我急忙松开手。拉起窗帘,坐回办公椅上,捡起掉在地上的半根烟,我慢慢平静下来。

    虞淑佳惊恐地望着我,我说佳佳,你坐吧。

    虞淑佳坐下。

    我说佳佳,对不起,陈永明和我是好朋友,突然听到他死的消息让我有点失态了。

    虞淑佳揉了揉手腕,说我什么也不知道。

    想起来那时候每次到陈永明律师所,虞淑佳总是在眼前晃来晃去,行迹相当可疑,她到底知不知道我和陈永明的勾当?她和永兴集团又有什么关系?是不是已经勾搭上了林文兴?不对,林文兴对女人出手尤其大方,虞淑佳要是真和林文兴有染,哪还能对我百依百顺,不但上了我的床还上了于正天的床。或许,她当真什么也不知道,只是随口告诉我陈永明死的消息。也或许,陈永明只是运气不好被撞成了肉泥。

    我越想越不对劲,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人让我有种很不安的预感。陈永明若真是林文兴撞死的,那么下一个会不会是我?林文兴不好惹,欧阳兰兰是林文兴钟爱的情人,林文兴甚至准备为兰兰离婚。万一被他发现酒店那晚的欧阳兰兰和徐天成不过是我设下的局,我恐怕也要被撞成肉泥了。徐天成死了,陈永明也死了,外面车太多,暗路不好走,这以后得步步小心了。

    “佳佳,你明天来上班吧。”拧灭烟,我小心地看着虞淑佳,直觉感到虞淑佳一定知道什么。

    虞淑佳满意地靠到我身上,说吴总你真好,你是我见过最好的男人。

    她的身体很软,发丝间散发着怡人的香气。如果陈永明没死,我想我此刻正沉醉在这柔软的身体里。但此刻我却在想,如果虞淑佳和林文兴都死了,这世界是不是就干净了?

    广德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我说,师傅,你又错了,放下了这把刀,我将粉身碎骨。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