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第十六章

章节字数:3091  更新时间:16-06-24 09: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这座被称为“榕城”的城市,发生过许多动人的爱情。爱情的开始有时候很简单,一个眼神,一个微笑,或者,一次不完美的邂逅。有时候很复杂,比如金曼,我至始至终分不清她对我究竟是爱是恨。但是在她第一次给我打电话的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她心里只有一个坚定的念头——恨不得我死。

    爱情和命运一样捉摸不定,这个恨不得我死的女人最后却为我挡住子弹,死在我的怀中。每当回想起与金曼在一起的整场经历,总是让我感慨万千,这个世界复杂得像永远解不开的谜。我到最后才发现,原来身边的一切都离我那么遥远,所有熟悉的面孔都是那么陌生。我可以握住红尘中每一把杀人的刀,却留不住我想要的温柔。

    那天晚上台风刮了整整一夜,黑暗中的榕树阴森森地摇晃,我狠踩油门,在狂风中一路飞驰。林文兴和牛魔王对我的嘲弄仍然在心里余怒未消,但一想到金曼又渐渐有些兴奋。对付小姑娘本狼最有办法,顺利的话,今晚一定是个销魂之夜。

    途中唐丽打来一次电话,提醒我早点回家,我说风这么大,你想我连人带车被吹成风筝吗?唐丽急了一下,忙说你注意安全,今晚就呆在公司不要回来了吧。挂线后我感到隐隐的愧疚,唐丽大概正站在窗前,眼望狂风暴雨,为我提心吊胆吧?但转念想想,唐丽是我老婆,我们要在一起一辈子,一辈子如此漫长,容我半生飘离。

    车灯照出纷乱的雨线,四周围绕着狂躁的风雨声,我紧握方向盘,跟着导航的提示终于找到金曼所说的公交站。金曼可怜巴巴地缩成一团,我推开车门喊她快上车,在她抬眼看我的那一刻,我清楚看到她脸上闪过的那个鬼魅的表情。

    金曼脱下湿透的外套,拿纸巾擦拭头发上的水珠。我把西装披在她身上,问她怎么搞的,台风天气怎么一个人跑到这种荒郊野外的地方?

    “有个一起长大的表姐,遇到了很坏的男人,被折磨得精神错乱,住进这边一家精神病院,平时总爱乱跑,正是因为台风来了,更是放心不下,只好专程赶来照看表姐。本来算好了时间可以赶上最后一班公交的,谁知道没等到末班车,却等来一场暴雨。”金曼朝我甜甜地一笑:“谢谢你了,要不是你的话,我可能要死在这里了吧。”

    我说傻丫头,什么死不死的,不就是一场台风吗。金曼拼命摇头:“你不知道,一个人孤零零站在那里,真的担心就这样死掉。”

    金曼说这话的感觉让我想起一开始认识的唐丽,唐丽经常半夜打电话给我,哭着说什么担心自己突然死掉。我把金曼潮湿的发梢撩向耳后,告诉她别担心,风雨再大,我不也来了吗?她怔怔地看着我,我以为下一步我们就要自然而然地接吻了,但接下来并不像我期待的那么自然,金曼一把推开我的手,显得粗暴和莫名其妙。

    她说了声对不起。

    在我所有和女人的交往史上,在我看过的所有言情剧里,从来没出现过这么尴尬的情景。我转而问她去哪里,她说宿舍已经关门,学校反正是回不了,你想带我去哪就去哪吧。这话有点挑逗的意思,让我越发捉摸不透这个莫名其妙的女孩。

    管她的,就去阿波罗酒店吧。

    回程的路上,我有意把话题聊到大学生活,制造共同语言。我说了我如何在班上争当三好生,如何在文学社埋头创作,如何帮扶山区贫困学生。说得天花乱坠,口干舌燥,金曼却始终保持着冷淡的神情,对我的“光辉事迹”无动于衷。沉默许久,我问她你表姐是怎么回事?金曼颤栗了一下,眼神变得异常凶狠。她一声不响地把脸转向窗外,透过朦胧的后视镜,我隐约看到金曼泪流满面。

    之后我们都没再说话,金曼一直望着窗外默默流泪。我心里有些毛毛躁躁,今晚真是不顺,先被牛魔王调戏,林文兴作弄,好不容易顶着台风赶来这破地方,又遇到个冷美人。罢了,我想,回酒店再说吧。

    开到一段淹水的路面,车抖了抖,突然不动了。我紧张地转动钥匙,车又抖了一下便熄火,直到钥匙都快被我转断了,要命的破车还是一动不动。我靠在椅背上,差点哭了出来。

    金曼又说了声对不起。

    我苦笑,给保险公司打了通电话,和接线员扯了半天,最后只扔给我两个字:等着。

    “诶,我说,可能真要死在这里了吧。”金曼的神情似乎一点也不担心眼下的处境,反而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我看着车外缓缓上涨的水面,心想完了完了。我吴楚风华正茂,事业蒸蒸日上,人生正当辉煌,如今却要困死在一条不知名的破路上?这时候唐丽发了条短信进来:你睡了吗?风叫得好恐怖,你不在我一个人很害怕。

    我端着手机发愣,金曼悠然打开调频广播,找到一个正播放班德瑞钢琴曲的频道,将椅背往后调整,闭上眼睛就要睡了。我看着她,她真的很美,精致得像个芭比娃娃。我情不自禁地把手贴在她脸上,今晚如果能和这个芭比娃娃一起死在车上,那又未尝不可呢?

    金曼睁开眼睛顽皮地笑了一下,我吻她,她蓦地坐了起来,死死盯住我,盯得我有些心虚,问她怎么了?她突然大哭,用力捶打我的胸口:“该死的坏男人,你混蛋混蛋!”

    我抓住她的手,问她到底怎么了?我是坏男人没错,可要不是你给我这该死的坏男人打电话,我早在家抱着老婆睡大觉了,哪会在这种鬼地方陪你等死。

    金曼哼了一声,说你不就是想干我吗?来吧,反正我也不想做什么好女人,好女人都被你们坏男人逼疯了!金曼说着一把扯掉衣服,眼泪扑簌簌地掉下。我一时不知所措,金曼反常的状态熄灭了我最后一点可怜的欲望。车外风雨呼啸,广播里钢琴曲柔情无限,我恍惚想起了在校外旅馆和陈婉的疯狂之夜,陈婉咬我的肩,喊着来吧,像对唐丽那样来上我吧。一切恍如隔世,显得无比虚幻,犹如一场迷离的梦,我转了一圈,却回到了原点。

    “把衣服穿上吧,我不干你。”

    金曼一脸迷茫,我为她套上衣服:“做个好女人吧,在学校里找个好男朋友,如果能平安离开,别再打电话给我这样的坏男人了。”

    雨还是凶巴巴地下个不停,台风依然肆意发狂,前照灯探出的路上全都是水,水面比刚才又涨高了不少,淹没了大半个轮胎。我凝望车窗外飞溅的水花,心里很乱,这他妈到底算什么事啊!金曼问我怕死吗?我说什么死不死的,不就一场破台风吗。其实被金曼这么一问,我真挺怕。

    我试着推开车门,准备推车,一阵猛烈的风雨让我畏缩不前。金曼嬉皮笑脸地说你不怕死就出去呀。我瞪了她一眼:“有本事你去!”金曼笑得更欢了,说我一个小女生能有什么本事,哪比得上您这大老板哦。我摇头叹气,实在搞不懂小女生的脑子里装了些什么。鼓足勇气迈出车门,浑身顿时湿透,冰冷的寒意冻得我瑟瑟发抖。我赶紧躲回车里,这样子别说推车了,光是站在风雨里就够要命了。金曼说你不行吧?我说不行不行,只好在车里等死了。

    把空调开到最大的暖风,等了很久,等得烦躁不安,想抽烟,烟却湿成一团。金曼继续躺在椅子上安然入睡,嘴角流露出一丝无邪的笑,大概正在美梦当中。我觉得我应该好好回想一下我的一生,但思想很不集中。又试了转动几次钥匙,仍然毫无动静。我拿出手机,盯着唐丽发来的那条短信,犹犹豫豫地输了一行字:“老婆我爱你。”想想觉得还不够,却不知该回什么。我和唐丽结婚后一直没好好谈过心,我太忙了,忙着做个坏男人。唐丽太乖了,乖乖地做我的好老婆。如果我就这么死了,有多少人会为我哭泣,又有多少人拍手叫好?

    半空响起一声惊雷,金曼吓得一把缩进我怀里。我说小丫头你连死都不怕还怕打雷啊?她把脸深深埋进我胸口:“你抱紧我。”

    我紧紧抱住了她。

    “你还是干我吧。”金曼泪光闪闪地看我。我捧起她的脸,细细地吻去她脸上的泪痕,最后终于自然而然地接吻了。那个吻很甜,一直甜到我心里。我贪婪地吮吸金曼醉人的蜜唇,忘了我应该回想的人生,忘了人生中那些弥足珍贵的回忆,甚至忘了车外还刮着台风。

    2014年第16号台风“凤凰”吹来一场倾盆暴雨,效外一条不知名的路上,一辆豪华型奥迪A4半个车都淹在水中,水面缓缓上涨,密集的水花如烟花绽放。车上一个坏男人和一个莫名其妙的小女生,正忘我地接吻。男人解下了女生的内衣,遗忘在角落的手机上显示着一条未发出的信息:老婆我爱你。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