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第二十四章

章节字数:3136  更新时间:16-07-03 10: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和肖飞毕业时爬了一趟泰山,一直爬到深夜。手电筒坏了,闪了几下再也亮不起来,拿手机照明,没撑多久便自动关机。两个人在黑乎乎的山林间摸索前行,有条银色的东西挡在路上,定睛注视,发现是一条白蛇,正虎视眈眈地盯住我们。我紧紧攥着登山杖,缓缓后退,四周一片漆黑,无处可逃。白蛇与我们周旋到天光微亮时突然钻进树林,我和肖飞长长松了口气,趁着隐约的微光拼命往山下狂奔。

    而如今,那条白蛇再次出现挡住我们去路。周围不黑,但我们仍然无处可逃。虞淑佳远比我们想像的高明,一杯特制的“蓝色夏威夷”并不能让她乖乖听话。她早就知道那晚的员工聚会非比寻常,于是事先安排好了林文兴赶来救场。林文兴那一耳光打痛了肖飞,也打醒了我们。虞淑佳再高明,也只是个小角色,真正的主角还没登台,林文兴才是那条致命的白蛇。

    凭虞淑佳那点手段,应该拿不到肖飞的购房合同附件,林文兴究竟有没有参与虞淑佳和赵健的勾当?只要找出赵健这小王八蛋,一切自然明了。从上次节目以后,赵健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常小山调动全城的小混混也没能找到。虞淑佳和赵健一个在明一个在暗,必需小心应对。肖飞说赵健手里有份两百万的资料,迟早会主动联系我们。让他真正担心的,是林文兴这个幕后黑手。肖飞第二天隆重请林文兴吃了顿饭,自罚了三大杯“五粮液”,诚惶诚恐地道歉:“兄弟不懂事,冒犯了林总,请林总包涵。”林文兴不动声色,肖飞狠狠扇了自己几个大耳光。饭后林文兴笑了,说都是兄弟,何必为个女人搞得大家不愉快呢。肖飞也笑,笑得让我不自觉地颤栗。我知道,肖飞终归是狼而不是羊,凶狠的狼正死死盯着林文兴这条白蛇。而我这只狼崽子,紧紧跟在肖飞身后,亦步亦趋。

    虞淑佳照常来公司上班,装得若无其事,和我碰面时也不躲闪,大大方方地打招呼。倒是我显得尤为尴尬,匆匆走进办公室,心想他妈的小贱货,真是看错你了。

    《城市先锋》播出后,在大学生中引起很大反响。刘进财拿来一堆托栏目组转交给我的信件,我随手翻了几封,仍然是五花八门的提问,其中甚至有个女学生问我和男朋友那个时不小心怀孕了怎么办。刘进财说现在的小青年,比我们当年厉害多了。他认识一个女生,叫张娜娜,长得挺漂亮,一心想进电视台当记者,还没毕业就把台里上上下下睡了个遍。刘进财说得义愤填膺,看来唯独他没有和张娜娜睡过。我听得阵阵发笑,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前前后后斟酌一番,觉得不妨一试。

    我问刘进财能不能约张娜娜出来吃顿饭,刘进财惊讶地看我,我说行了,你别乱想,我对野鸡没兴趣,你把人约出来就好,今晚六点,温泉大饭店吧。我的想法很危险,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林文兴这个大毒枭,就算你在本市只手遮天,天也不会永远是黑的,人间大道,自有浩然正气,我脑中出现高建民正义凛然的气派,越发豪情万丈。张娜娜不过是千人骑万人跨的骚货,死不足惜。中间哪怕出什么差错,我也可以随时撇清关系。中国毒品犯罪量刑极其可怕,我计划让张娜娜接近林文兴,喂她点白面,等她在林文兴面前毒瘾发作,正欲仙欲死地享受着林文兴提供的二乙酰吗啡,高建民破门而入,人脏俱获,我就不信林文兴还死不了。收拾了林文兴,我就不再是肖飞身后的狼崽子,而是一匹真正的狼了。

    托常小山弄了点白面,六点不到,我早早来到饭店,悄悄把白面倒进一瓶82年的拉斐,鱼翅燕窝,鲍鱼海参,点了一桌豪华盛宴。刘进财和张娜娜也提早来了,张娜娜果然漂亮,肤嫩如雪,五官像雕琢出的一般精致。我请张娜娜入座,发了张名片。刘进财看着满桌佳肴啧啧赞叹,转身和张娜娜吹嘘:“我就说嘛,吴总腰缠万贯,出手大方,单这一桌,就不下五位数!”张娜娜听得眼冒金光,看我的眼神如同拜佛一样景仰。

    我把椅子拉近,倒了一杯拉斐:“早听闻电视台里有位绝世美女出入,今日得见,果然惊艳四方。哥先敬你一杯,如果看得起我吴某,就干了吧。”这话有点重,面对不下五位数的一桌盛宴,小骚货还能看不起我?

    张娜娜毕恭毕敬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我暗自偷笑,有了这一杯白面拉斐,张娜娜算是拿下了。席间我和张娜娜聊得极为亲热,刘进财在一旁只管大吃大喝,不时斜眼偷窥。张娜娜祖籍扬州,由此证明扬州不愧为美女产地。此女从小命苦,父亲死得早,母亲改嫁了几次,最终沦落为吧台小姐,张娜娜对母亲的行径耳濡目染,骨子里透着骚劲。我说娜娜,想进电视台找我就对了,主任以上至台长,没一个我不熟的。张娜娜越发得意忘形,借着酒劲搂着我脖子献上香唇,碍于刘进财在场,我委婉地推开她的手。饭后刘进财打了包直接回去,张娜娜靠在我身上,娇滴滴地问我:“吴总,去哪里哟?”

    我把张娜娜送回了学校。她显得一脸困惑,暗示我宿舍已经关门了。我说关门总能叫开的吧,早点休息,别在外面游荡了。小骚货睡惯了酒店,我这一手欲擒故纵,更让她服服帖帖。另外,想到张娜娜在电视台睡过的那一堆男人,也实在让人倒胃口。

    一个人开车听着广播,穿行在城市的灯火阑珊处。广播中说夜行者总是见不得光,我如今也越来越黑暗,这时候回家唐丽大概已经睡了,唐丽天天早睡晚起,一心养胎,对我的行踪仍旧不闻不问。一阵无以言说的孤独感突如其来,我把车靠路边停下,呆呆坐了一会。有人敲我车窗,我隐约看到陈婉正俯身朝我微笑,摇下车窗才发现是个衣着性感的站街小姐。我一直盯着她看,如果她不说话,我会真以为她就是陈婉。

    “帅哥,带妹子逛逛呗。”

    我苦笑,今晚反正无处可去,让她上车问了名字,叫婉娟,听着像民国舞女,估计是假名。其实想想也挺没意思,带个民国舞女四处转一圈,到酒店做几下活塞运动,第二天继续各走各的,甚至留不下一个真实的名字。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谁让她长得像陈婉呢。刚踩下油门,手机响了,听到广德慌慌张张地叫嚷着:“你,你快来,痴缘不见了!”

    山上黑灯瞎火,周围并无人家,陶碧然能跑去哪里呢?民国舞女靠到我身上撒娇:“帅哥,快开车嘛。”我凶她滚,她愣了一下,气冲冲地推开车门,丢给我一句“神经病”。我一脚油门飞驰而去,留下陈婉的背影孤零零地站在街角。

    广德说陶碧然一整天都跪在佛前敲木鱼,饭不吃,水也不喝一口,开导了几句,陶碧然像平时一样傻笑。晚上吃完斋饭,大殿里已经不见陶碧然踪影。四处找了一遍,又发动全寺的和尚满山搜寻,折腾了几个小时,还是没能找到。广德急了,一直跟我念“阿弥陀佛”。

    我点起烟,站在释迎牟尼三世佛前唉声叹气,陶碧然要真丢了,金曼非杀了我不可。我让广德好好回想陶碧然除了敲木鱼可有任何反常之处,广德拍着秃头,说她今天含含糊糊地自言自语着什么螃蟹。

    莫非陶碧然想吃螃蟹?越想越莫名其妙。也或许螃蟹对陶碧然而言有特殊意义?我只好打电话给金曼,如实相告,问她螃蟹的意义,金曼说小时候父母吵架,两人总是偷跑到海滩抓螃蟹,姐姐是不是想起那时候的事了?我说有可能。急忙接了金曼一起赶往连江海滩,路上金曼始终哭哭啼啼,搅得我心烦意乱。

    空旷的海滩显得格外冷清,海风吹来阵阵寒意,陶碧然果然一个人蹲在沙地上摸索。金曼上前抱住表姐,又哭又笑。

    陶碧然举起一抔沙子:“小曼你看,这里面有没有螃蟹?”金曼接过沙子仔细检查,摇头说没有。陶碧然一脸失望的神情,我抓起正好爬过脚边的一只小螃蟹,送到陶碧然眼前,陶碧然开心得拍起手来,像个天真无邪的孩子。

    后来我们都像孩子一样到处搜寻小螃蟹,陶碧然用沙子砌了个大碗,把抓来的螃蟹全放在里面。陶碧然笑,金曼笑,我也一直在笑。就好像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很久以前的我,是个天真无邪的孩子。

    一直玩到筋疲力尽,我们坐在沙滩上吹着海风。金曼和陶碧然说着她们小时候有过的美好经历,陶碧然看来好转许多,神智清楚,说话有条不紊。我拿出手机看时间,有条未读短信,是张娜娜发来的:“吴总,晚安,你是我遇见的最好的男人。”

    月色清冷,暗如鬼魅,我心里的邪念发出阴森的光。现在的我,是躲在黑暗中的夜行者,一匹穷凶极恶的狼。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