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第二十六章

章节字数:3009  更新时间:16-07-05 09: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小时候没少挨我爸的打,有一次我和肖飞偷了电器厂的一捆铝线卖到废品收购站,两人拿着钱整天泡在游戏厅里,回家后被我爸吊在房梁上,打得皮开肉绽。我那时候桀骜不驯地骂着:“老东西,你他妈去死吧。”

    2003年,我爸辞了公职,和几个朋友到广东做布匹生意,赔得血本无归,家里经济陷入困境。那年南方的冬天下了场很大的雪,我爸在街边摆水果摊,半夜回来时我正好起床上厕所,看到我爸冻得嘴唇发紫,手指肿得像胡萝卜,从包里取出一叠零钱交给我妈:“兔崽子快高考了,给他多炖点好的,补补脑子。”

    转眼我已经长大成人,身家千万,而我爸的身体却不行了。老爸夜里醒来,胃痛难忍,送进医院检查,却查出了肝癌,晚期。

    一家人在医院里唏嘘长叹,老妈拿着化验单泪流不止,我也忍不住潸然泪下。唐丽还不知道这件事,怕动了胎气,没敢告诉她。医生说可能是我爸长年服用胃药导致肝脏癌变,积极治疗,还可以有一年左右。老妈听后几乎昏死过去,我扶着老妈问医生现代医学水平这么发达,我爸真就治不好了吗?换肝行不行?医生摇头叹息,说我爸的癌已经开始扩散,只有期待奇迹了。

    那天晚上没出意外,我们很顺利地弄死了赵健,骨灰洒进闽江,连DNA都没留下。那天晚上对我们家来说出现了最可怕的意外,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比2003年的雪还冰冷,我坐在走廊冷冰冰的长椅上,茫然若失。

    老爸表现得异常淡定,依然谈笑风生,其实他内心比谁都难受。有一次经过病房门口,我看到他正斜靠在床头暗自抹泪。

    接下来是无止境的放疗,做了两次伽玛刀,折腾得越发憔悴。老爸不愿住院,回家继续研究棋谱,每晚熬夜写一本棋书。我请了几个保姆和护工二十四小时轮番在家,唐丽察觉到了什么,一直问个不停,瞒不住,最后还是让她发现了老爸肝癌的情况,导致她又开始孕吐,吃不下,睡也睡不好。

    这期间张娜娜给我打过很多个电话,我每次都让关公给她送去白面。广德总说善恶有报,是不是因为我太坏了,我爸才为我遭了报应。找广德解说,广德劝我回头是岸。可我回过头,却只有悬崖和深渊。身处虎狼之地,我的双手充满罪恶,杀了王大头、徐天成、欧阳兰兰和赵健,逼疯了陶碧然,害张娜娜染上毒瘾,我问师傅如何回头?广德说善哉善哉,红尘万丈,魔相丛生,何必何苦?

    我最近特别沮丧,在电视台做节目回答青年提问时脑中经常一片空白,半天说不出一个字。刘进财得知我爸患癌,介绍了一位肿瘤科的专业老教授,结果仍然无济于事。肖飞来家里陪我爸下棋,周晓芸张罗了一桌好菜。老爸身体虽然日渐消瘦,精神倒还不错。老妈吃到一半突然哭了,气氛越来越压抑,肖飞讲了个段子,不好笑,但大家都拍手大笑。

    饭后送肖飞出门,他拉我到一边,告诉我虞淑佳手里的资料已经拿回来了。我惊讶地问他怎么办到的?他“哼”一声:“赵健死了,虞淑佳自然也怕。我找她谈,给了十万,让她就此收手,否则下一盒洒进闽江的骨灰就是她的。臭婊子真是无情无义,把责任全推到赵健身上,口口声声说自己从来没想过招惹我们,只想在公司好好上班。她还回资料,表示对公司一片衷心。小贱货居然还想色诱我,故意叉开双腿,真他妈贱!”我问他你上了吗?肖飞说上了我就不是肖飞。

    肖飞拉开车门,又转身提醒我:“这事暂时过去了,虞淑佳往后再收拾。不过,林文兴那边你也得警惕着,有什么事和我商量着办,别在私底下搞鬼。”肖飞话里有话,我说我俩之间就不用拐弯抹角了,有话直说。肖飞拍了拍我肩膀:“徐天成到底怎么死的?天成置业是怎么被我们吞并的?这些事就不用我直说了吧。”肖飞凑近我耳边:“我们能吞掉天成置业,林文兴同样能吞掉我们。林文兴为什么给我们那么多投资?还不是为了上市赚钱。公司一旦成功上市,林文兴还能不能容得下你我?林文兴的手段你不是没听过,总之,凡事多加小心。”上车前肖飞回头朝我笑笑:“你也挺厉害的嘛。”

    肖飞不愧为肖飞,我在他面前到底只是个狼崽子,所有事情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回家后爸妈已经躺下睡午觉,我独自坐在阳台抽烟。回首半生飘离,蹉跎岁月,烟雨纷纷,只剩一声声感叹。我发现人生真没多大意思,就像一场永无休止的虚拟游戏,让人沉迷,让人空虚,让人恐惧。我在黑暗的丛林中与虎狼为伍,同狠物结伴,磨牙吮血,一口一口咬碎这个世界。或许丛林暗处,即是我的七尺之棺,但我置身其中,恩怨情仇,渐行渐远,回不到开始的地方,直到游戏GAMEOVER,一切尘埃落定,我是悲是喜?抑或只剩感叹?

    烟抽得嘴里发苦,想想人生不过如此,何必较真。晚上肖飞在世纪金源大饭店摆宴,送别王经理一行。王厮审计了几个月,各种账目做得漂漂亮亮,公司上市指日可待。这帮香港同胞正准备赶回家过圣诞节,肖飞给每人都赏了红包。林文兴今晚也将到场,我约张娜娜一起赴宴。铒已经准备好了,只等大鱼咬钩。

    虞淑佳几经转手,已是残花败柳。林文兴和她折腾了一段时间,差不多该玩腻了。上次林文兴在酒吧带走虞淑佳后,再没见他俩纠缠。我刻意让张娜娜打扮得一脸稚嫩,像个羞涩的小姑娘。对我们这些风月老手来说,蜜桃初熟,才是最撩人的时候。我告诉张娜娜今晚带你认识一位大老板,此人手眼通天,叱咤风云,有了他这层关系,别说进电视台,就是进市委班子都没问题。张娜娜扑上来亲了我一下,对我千恩万谢。

    带张娜娜走进包间,所有人的目光刹时都聚焦在这位扬州大美女身上。常小山抹了把用啫喱水擦得油光锃亮的头发,迫不急待地站起身问我哪家闺女又落入我的魔爪?我引张娜娜坐下,郑重介绍:“这是新来公司实习的秘书,名张唤娜娜,目前还是在校大学生。山子你可别打什么歪主意,人家可是正正经经的大学生。”张娜娜手压着领口起身微微鞠了一躬:“请大家多多关照。”装得有模有样,让在场的众狼们垂涎欲滴。我第一个介绍林文兴,说这是林总,公司大股东。林文兴很绅士地伸出手,张娜娜拿指尖碰了一下便赶忙缩回,挑得林文兴满眼欲火。

    席间林文兴的色眼始终在张娜娜身上扫荡,王厮也不停偷看张娜娜的风采,凑近我耳边悄声品头论足,一口港式普通话听得我极其厌烦。大意是张娜娜中看未必中用,像她这样成熟丰满的女人才应该是男人们意淫的对象。我心想就算天底下的女人都死绝了,我他妈宁愿上母猪也不上你这死胖子。

    饭后常小山安排KTV,张娜娜推说时间太晚,怕宿舍关门,要提前回校。我凶她一声,说你别扫兴,今晚必须完成任务。张娜娜故作矜持,生生挤出两滴眼泪。林文兴坐不住了,直接牵起张娜娜的手:“走,我送你回学校。”

    戏演到这里就算成功了一半,我目送林文兴强行牵走张娜娜,端起酒杯,细细品味这一杯香醇的葡萄酒。

    肖飞后来问我张娜娜是怎么回事?我没有瞒他,如实相告。他沉默半天,叹一声“红颜祸水”,之后笑了,说我真是个烂人。

    圣诞节那天到金曼学校观看了她们排演的话剧《巴黎圣母院》,金曼饰演的艾丝美拉达楚楚动人,一身贵族气质。我看得入迷,等到丑人加西莫多上场时,我差点冲上台带走我心爱的艾丝美拉达。散场后金曼和话剧社的同学们聚餐,我不便加入,只在后台送了束花,偷偷亲了一下。

    街上到处洋溢着圣诞气氛,广播里播了一整天《铃儿响叮当》。2014年就这样到了尾声,这一年风起云涌,沉沉浮浮,我收获不少,也感觉像丢失了什么。公司里布置得非常热闹,职员们正在兴高采烈地开着圣诞PARTY。行政部的小林盛情邀请我上台献歌,我拿起话筒,却看到高建民领着两个小警察推门而入:“吴总,有个案子麻烦您跟我们回去调查。”我心里一惊,问是什么案子?高建民说关于叫赵健的失踪案。

    话筒跌落在地上,响起很大一声杂音。2014年的尾声,我突然感到一阵恐惧。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