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第三十三章

章节字数:2736  更新时间:16-07-13 10: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熟悉了亮仔的场子,我吴楚也成了道上一位小有名气的大哥。最明显的变化是常小山对我开始格外殷勤和敬畏,他给我也送了一颗龙头戒指,和送给肖飞的那颗一样大,一样光彩照人。常小山说:“大哥,我就知道你非比寻常,一身大将风范,他日成龙成凤,飞黄腾达,必有作为!”我把龙头戒指戴在手上细细观赏,享受着当大哥的滋味。

    关公干完大买卖后,和常小山终于彻底决裂,在林文兴手底下也算有头有脸的大哥。常小山提起他这位关公兄弟一脸的愤恨,怒骂其忘恩负义,吃里扒外,并一再告诫我小心提防:“关公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今天能和我翻脸,明天就能把你出卖。”我身边到处是兄弟,可是哪一个才称得上真正的兄弟?

    我的兄弟肖飞最近变得异常神出鬼没,偶尔急匆匆来一趟公司,很快又急匆匆地离开。有一次我在电梯口拦住肖飞,问他在忙什么,他疲惫地笑笑,电梯门开了,他匆忙钻进电梯,神色显得有些紧张。

    认识肖飞至今,我从来没见他紧张过,我在电梯前愣愣地站着,想是不是自己看错了,或许进电梯的那个人根本不是肖飞?我发愣的时间里,电梯门又开了,出来的是王厮。这厮仍然不忘调戏我一番,故意左脚拌倒右脚,正巧摔到我身上。我没能撑住她硕大的身躯,被她很不雅观地压在地上,被她肥腻的油嘴趁机舔了一口。从电梯里跟出来的还有虞淑佳,虞淑佳看我的眼神让我恨不得当场自爆。这次事故很快成为全公司的笑柄,导致每个人看我的眼神都让我恨不得当场自爆。王厮从此在我面前越发趾高气昂,并在幕后不断策划我和她的新绯闻,甚至有传言说我已和王厮暗中开房。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在公司也和肖飞一样变得神出鬼没。

    我一直不知道肖飞究竟在忙什么,是什么让他有些紧张,我自己也活得一蹋糊涂。可怕的毒瘾让我一次又一次走进“8号门”,和那些“兄弟”醉生梦死地一次又一次飞上天堂。第二天醒来,茉莉姐漂亮的脸总是贴在我肩上,我总是狼狈地逃窜出门,在过道里吐出名贵的拉斐。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不再呕吐了,某种说不清的复杂感觉油然而生,我靠在墙边,看天花板明晃晃的灯光,一直看到眼睛酸痛流泪。

    林文兴的电话是在我发愣的时候打来的,我最近经常发愣,拍着空荡荡的脑袋盯着手里的烟一点一点烧成死灰。林文兴命令我一小时之内赶到码头,接待一位泰国兄弟。口气极其蛮横,就好像我只是他一条呼来喝去的狗腿子。我满心不爽地追问两句,林文兴却蛮横地挂断电话。

    我又拍了两下脑门,这次里面不那么空荡了,仿佛有什么声音朝我大喊大叫:喂喂,好好呆在办公室发愣,不要去什么码头,不要管什么泰国兄弟,哪里也不去!

    我没理会脑子里的声音,径直起身赶往码头。一路超车,还没到一小时已经站在码头边上吹着海风看海景了。风平浪静的海面上,一艘快艇划破天际冲向码头,等快艇停稳后,出来一个穿黑西服戴黑墨镜提着个黑密码箱皮肤黝黑的男子,黑衣男在码头上观望了一圈,随后走到我面前:“你、是、吴楚?”

    黑衣男的普通话说得非常生硬,比香港人王厮说的还要别扭。

    我点头:“我就是吴楚,你是泰国来的兄弟?”

    黑衣男不置可否,只用生硬的谱通话告诉我立刻送他到“8号门”。我犹豫不决,担心中间出什么差错,我凭什么断定这一身黑乎乎的家伙就是林文兴所说的泰国兄弟而不是中国警察?犹豫间林文兴又打来了电话:“站在你面前的,正是让你接待的泰国兄弟,一切按他说的办。”没等我发问,林文兴再次蛮横地挂了电话。

    我举着手机四周看了一遍,没发现林文兴的踪影,但我断定林文兴就在附近哪里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

    我把黑衣男接上车,路上黑衣男始终一言不发,场面颇为尴尬。我故作轻松地问他叫什么名字?他盯着我看了很长时间后,回答:“猜。”我说兄弟你挺幽默哈,名字都让我猜。他继续盯着我:“我的名字叫‘猜,阿猜’。”

    阿猜在前面该转弯的路口让我直行,我说直行就绕路了。阿猜蛮横地指着前方的红灯:“闯过红灯,直行,听我的!”

    我一脚油门冲过了红灯,之后绕回原路,阿猜说你被盯上了。我说是啊,被你这黑厮盯得浑身难受。阿猜紧紧地抱住密码箱,说不是我,是后面有车在跟踪。我慌忙看向后视镜,后面一排车流,每一辆都显得可疑。我问阿猜现在怎么走?阿猜说直接开到“8号门”,在路口闯红灯时已经甩掉了跟踪的车。

    把阿猜送进“8号门”,亮仔伸出双手上来热情拥抱:“阿猜兄弟,我的好兄弟。”阿猜仍然紧抱密码箱,躲开了亮仔的拥抱。这时候亮仔身上的手机响了,亮仔对着手机连说了几声明白。之后叫来添淑,添叔和阿猜相视一笑,从阿猜手里接过密码箱,又转向我,问我开箱密码。我一头雾水,摊开双手,说我哪来的什么密码?

    添叔阴沉下脸:“林总说密码在你身上。”

    我恍然想起林文兴让张娜娜交给我的那张卡片,从钱包里抽出卡片,按上面的数字逐一输入密码箱。箱子砰一声弹开,里面装着两包蓝色晶体样的东西。添叔从白大褂口袋里取出一副手套戴上,小心翼翼地捧起一包蓝色晶体,像展示刚出土的文物一般放在我们眼前:“泰国最新研成的浓缩冰毒,小小一颗就可以让你嗨上三天三夜。”

    众人同时瞪大了眼睛,老K擦着手掌,关公不止瞪圆了眼,还不自觉地张大了嘴巴,亮仔急促地呼吸,赖子和阿东脸绷得通红,我则盯着添叔手里的蓝色晶体发愣,脑中再次一片空荡。这一幕定格了不知多长时间,包厢里响起谁的手机铃声,众人这才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

    阿猜从黑西服里面掏出一台黑色手机,说着我们听不懂的泰语。简短几句后便收起了手机,用生涩的普通话说他的任务完成了:“老K大哥,我的钱呢?”

    老K笑嘻嘻地把一只手搭上阿猜的肩膀,另一只手突然冷不防地抽出刀捅向阿猜的心脏。阿猜一脸痛苦的神色,但这痛苦持续不到五秒,阿猜就已经倒在了地上。

    这一刀捅得干净利落,没出多少血,原本一脸冷漠无情的阿猜想热情也热不起来了。而众人再次瞪大了眼睛,包括我在内,我不但瞪大了眼睛,还不自觉地张大了嘴巴。这是我第一次现场看到行凶杀人,虽然我自己也朝唐丽捅过刀子,也间接杀死了王大头,但我仍然惊得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阿猜兄弟,不是大家的好兄弟吗?

    老K从倒在地上的阿猜身上翻出那台黑色手机,拨了个号码,朝手机里说:“我的任务也完成了。”随即若无其事地起身拿起茶几上的酒杯,和我们解释说这是林总交待的,阿猜的货到手后,就痛快了结他。

    亮仔摇了摇头,踢了下他的好兄弟阿猜,吩咐赖子和阿东处理尸体。添叔把那包蓝色晶体小心翼翼地放回箱子,捧着箱子回实验室。关公递给我一支烟:“大哥,要嗨点粉吗?”我颤颤巍巍地点起烟,说不,不用了。

    空荡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赶快逃离这些“兄弟”,逃离“8号门”。坐在沙发里颤巍巍地抽完关公的烟,我起身向兄弟们告辞。亮仔没有留我,老K送我出门。一个人逃到地下停车场,我长舒了口气。可是当我拉开车门准备上车时,刚舒下去的那口气马上又提到了嗓子眼。高建民正坐在车的副驾位上,朝我冷笑着说:“吴总,上车吧。”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