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第三十四章

章节字数:2576  更新时间:16-07-14 10: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的这辆沃尔沃S80号称所用的材质可媲美总统专用车,安全性坚若磐石,然而高建民毫不费力地打开锁得严严实实的车门,轻松坐进车内。我说高队长,以你这手段可以进美国中情局了。高建民没理会我的调侃,要求我跟着他的指示开车。

    这一次我没有被带进阴森的审讯室,而是和高建民来到一家叫“雨点”的咖啡馆。咖啡馆格调高雅,装饰得古色古香,一位旗袍美女优雅地弹奏古筝。高建民点了两杯价格不菲的“拿铁”,一边小口品着咖啡,一边怡然自得地听着琴声,手指在桌上有规律地轻轻敲动。直到一曲终了,旗袍美女起身向听众鞠躬,高建民才把目光转向我,问我不赖吧?我说什么不赖?他说咖啡啊、音乐啊、古典美女啊。我笑笑:“高队长请我来不只为喝咖啡看美女吧?”

    高建民仍然轻敲桌面:“我们也见过好几次了,算半个朋友,正因为是朋友,所以请你来咖啡馆,而不是公安局。”我谨慎地看他一眼,捉摸不透他脸上的笑意。

    “能和高队长交朋友是我的荣幸。”我客套了一句,等他开始正文,高建民撬开我的车门把我带来咖啡馆当然不只是为了交个朋友。可是他没有直奔主题,转而问我爸情况怎样?提起老爸又是一阵沮丧:“要死不活,没多少时间了。”

    高建民望向窗外,叹了一声:“我老婆也是,活一天算一天,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守在她身边,陪她走完最后的日子?”他怔怔地望着马路对面一个要饭的老头,老头手里端着破碗,伸向每个路过的行人,行人纷纷躲闪,捂着鼻子匆忙走过。

    “但我却把老婆一个人丢在医院,陪你这半个朋友在咖啡馆喝咖啡。”高建民突然一脸严肃地盯住我:“知道为什么吗?”

    我心里顿时紧张起来,林文兴让我到码头接待阿猜,阿猜的密码箱里装着最新研发的泰国冰毒,运毒可不是闹着玩的,和阿猜回“8号门”的路上又被跟踪了一段。如今高建民找上门来,把老婆一个人丢在医院,陪我这半个朋友喝咖啡看美女。前后认真想想,我越发坐立不安。林文兴自己不出面,蛮横地将我卷入毒品犯罪的勾当,一旦事发败露,林文兴撇得一干二净,我不成替罪羊了吗?

    高建民盯着我的眼神就像《人与自然》中狩猎的狮子,冰冷沉着,静静地等待猎物自乱阵脚,最后一口咬断猎物的喉管。我尽量镇定自己,事实很明显,高建民没押我进公安局,至少说明他没有直接证据,这时候我更需要隐藏自己的底牌,不让这头狮子看出任何破绽。

    我慢慢搅着咖啡,沉默不语。高建民盯了我很长时间,盯得我背上阵阵发冷。马路对面要饭的老头还是没能要到行人的施舍,那块破碗在他手里摇摇晃晃。一个小女孩停下脚步,好奇地看着老头,小女孩的妈妈慌忙拉起她的手,匆匆消失在路的尽头。

    “还是谈谈吧,今天的事已经够你蹲上几年大牢了。当然,作为半个朋友,我可不想把你送进牢房。”高建民终于转开目光,从公事包里拿出烟,递给我一支。我点起烟,装得若无其事:“高队长别吓唬我,我好端端地为什么要蹲大牢呢?”

    高建民冷笑:“想清楚了再说,自己犯了什么事心里清楚,真要我帮你说出来,那下次见面就不是在咖啡馆了。”

    我打了个冷颤,拿咖啡匙的手哆嗦了一下。高建民摆出一副对我知根知底的模样,而我却对他毫无把握。这家伙究竟调查到什么程度?我犯的那些事他全都一清二楚吗?无论如何,在高建民没有拿出罪证之前,我仍然必须装作若无其事,装作清白无辜。我把烟架在烟灰缸上,若无其事地继续搅动咖啡:“高队长何出此言?我吴某只是个安分守己的生意人,除了生意上的事,其他没什么好谈了吧。”

    “好一个安分守己。”高建民从鼻子里哼一声:“我这样的家伙会和安分守己的人打交道吗?我已经跟了林文兴一年多,他是本市甚至本省最大的毒xiao,这条大鱼我一定要钓上岸。我注意你有一段时间了,在我的黑名单里,也有你吴楚的名字。”

    我端起咖啡小口啜饮,却尝不出任何味道。我比高建民更了解林文兴的危险,所以我只能乖乖当个听话的“大哥”,和关公走进“8号门”,被高建民列入黑名单。我原本计划让高建民收拾林文兴,没想到把自己卷入其中。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不知所措,骑虎难下。

    “林文兴的确是个厉害的角色,整个公安系统没人敢接他的案子,但我偏偏咬住他不放。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是一名警察,警察的职责就是维护正义,惩恶扬善。”高建民再次死死盯住我:“你犯的事我全都记录在案,现在不抓你,是给你个立功的机会。你要是不想在你爸过世的时候没人送终,在你孩子出生的时候见不到爸爸,那就帮我收集林文兴的罪证。将功赎罪,争取宽大处理。”

    高建民为我指了条明路,但这条路同样危险重重。以林文兴的手段,高建民未必是对手。至于他记录在案的我的那些犯罪事实,我想并不包括徐天成和赵健,否则我这样的重犯还能和眼前惩恶扬善的正义警察坐在一起喝咖啡吗?高建民的目标是林文兴这条大鱼,我这只夹缝里的小虾不过是林文兴嘴边的肉,随时都可能被他一口吞掉。和高建民联手把林文兴钓上岸,争取宽大处理,也未尝不是个好的结果。

    我犹豫不决地问高队长是想让我当卧底吗?高建民笑而不答。我拍拍脑门,脑子里仿佛有千百个我发出不同的声音。我拿不定主意,无论是在林文兴手底下一条路走到黑,还是给高建民当卧底将功赎罪,都是危险的选项。

    高建民看出了我的顾虑,语重心长地说:“你已经陷得太深,需要有人拉一把。好好想想,是一步步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还是拉紧我的手用力往上爬。作为半个朋友,我这是在帮你。”高建民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名片放在桌上:“想好了给我打电话。”之后喝完剩下的咖啡,起身到柜台结账离开,留我一个人呆愣愣地坐在窗前,望着马路对面一脸沮丧的老头。老头仍然一无所获,手里摇晃着空荡荡的破碗,行人捂着口鼻匆匆走过。

    大学毕业那天,605宿舍的兄弟们举起啤酒一饮而尽,之后将空酒瓶砸碎在地,像入党宣誓那样握紧拳头连声高喊:“征服世界!”多年以后,三郎和祥子已化为一堆枯骨,刘进财远走他乡,常小山依旧浑浑噩噩,肖飞和我继续在这不干净的世界里征服着不属于我们的世界。时过境迁,如今的我们早已没有了当年的万丈豪情,只是一只只肮脏的爬虫,拖着越来越沉重的脚步艰难爬行。没有人知道前方的路,因为我们都忘了来时的方向。独自坐在咖啡馆,回想了很多事,可我始终想不明白,我的人生为什么变成今天这般模样?旗袍美女又弹了一曲古筝,琴声悠悠,如同遥远而朦胧的回忆。

    走出咖啡馆时天已经黑了,我刻意走到马路对面老头跟前,朝他破碗里放进一百元。老头惊讶地看着我,我则抬头望向幽远深邃的天空,长长地叹了一声。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