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森罗万象许峥嵘  第十章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三)

章节字数:2601  更新时间:16-06-14 17: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十里旷野,她孤身前行,瘦弱身形在夕阳的勾勒下,现出一圈光影,淡淡的,圣洁瑰丽。

    她不知,前途通向何处,脚步彷如被某种力量牵引。

    微凉的风,轻轻地吹,撩拂着凌乱的发丝和轻薄的衫裙。

    突然,一阵悲凉的箫音,从身后某处似有似无地飘来。

    像哀戚的哭声,幽怨地诉说着淡淡的悲伤,默默的乞求。

    她不由自主地停驻,仿佛等待着箫音的指引。循着那如泣如诉的音律,她转身,向着来处而去。

    陷入一片光里,箫音近在耳边,仿佛灵魂回窍的刹那,所有悲欢离合都迅速回归体内。

    箫音戛然而止,遥遥传来那熟悉的温柔声线,“你醒了?”

    她静静地躺在床榻上,眼睫微微颤动。此刻,她宁愿沉醉在梦里,继续在凄美如泣的箫声里,独自拼凑他的身影。

    他轻笑出声,“我知道你醒了,还想装睡不成?”

    她叹了一声,睁开眸,窗外的光线从他身后照入,将他高大的身影投射在面前。眼前一片模糊,看不清他的喜怒哀乐。

    她挣扎着起身,他箭步而来,轻轻按着她肩头,柔声说道,“你中暍了,好好躺着,别乱动。”

    她听话地躺下,怔怔地望着他。

    他将手中长箫放在案边,从床头翻出几个靠枕,帮她舒适地安在身后。

    他的气息,萦绕在鼻尖,暧昧地撩拨着她内心的某一处悸动。

    不由满面羞红,尴尬地垂首不语。

    他起身走到桌边,端来一碗汤药,“这是御医开的方子,喝了感觉会好些。”

    她接过汤碗,默默地喝下,问道,“殿下怎会在这儿?”

    他放下空碗,眉头紧锁,心头仍因刚才所见的一幕后怕着,“闲来无事,逛到此地。一进院子,便发现你纹丝不动地躺在那儿。见你全身汗出发热,猜你定是中暍。便唤人传了御医来,幸好并无大碍。”

    她颌首说道,“多谢殿下。”

    他盯着她,沉默许久方才开口,“这么大的日头,怎么呆在院子里,若是万一我没来……那该如何是好。”

    黎婉若微微笑言,“原想在院中看看书而已,没想到自己如此不中用。”

    他皱眉,目光中闪烁着异样的悲然,几番欲言又止,神色凄哀。

    终于,他苦涩一笑,脱口问道,“难道对我说句真话,就这么难?”

    他语调卑微乞怜,如同他先前吹奏的箫音,透着悲凉的苦,狠烈的痛。

    黎婉若依然的沉默不语,令他心底积压多日的烦愁不自禁冲到嘴边,歇斯底里地轻吼道,“为什么要远远地推开我?”

    “当我无意中得知,她要到晨辉阁兴师问罪。我便什么也顾不上,抛下一切心急火燎地赶来。”他急迫地说道,“我不管她用了什么样的手段羞辱你,也不管她到底存了什么样的心,她今日所作的一切便是同样羞辱了我。你所受的苦,就是我受的苦,见到你这样无助,我简直心都碎了。婉婉,你究竟……懂不懂?”

    即使,他身份尊贵,却终是没有自由抉择所爱。只能,远远地望着,暗暗倾慕。

    黎婉若看着他埋首身前,孤独寂寞的背影,无数次想伸出手,拥抱他,安慰他。然而,那横亘在他们之间那道无可逾越的沟鸿,是在情感泛滥的潮海中最后的一丝理智。

    即使要伤,也伤在此刻,至少伤口会比将来浅上半分。

    她收回手,别转头,面无表情地说道,“王妃只是有些误会,殿下回去好好安抚一番,她定会明白的。”

    他猛然抬起头,眸里射出熊熊怒火,扯过她肩膀,“我慌不择路地赶来,却发现你毫无声息地躺在院子里,那个时候我真的以为……我以为你死了。我曾经对她一直都有所亏欠,可是直到这一刻面对你的无助,那丁点儿的愧疚早已消失地无影无踪。若是你真的就此离去,我便随了你。管他天潢贵胄,我的心,我的命,你尽管拿去,都是你的,全是你的。”

    他发疯似的叙述,带着狂野的赤-裸的爱,肆无忌惮,像万重巨浪压得黎婉若喘不过气来。

    逃不掉,就算能逃,又能逃往何处?

    她猛然推开他,翻身下床,如同受惊小鹿,拼着性命往外直冲。

    轩泽只是微微一怔,理智早已被喷薄的情感淹没,他起身一个箭步,追至她身后,大手一捞,把她拽回自己怀中。

    紧紧的,紧紧的搂着,任由她挣扎。

    “放开我。”黎婉若声嘶力竭地叫着,双手握拳猛锤他胸口。

    他只是皱着眉,双臂像铁打的锁,就是不肯松开。

    “殿下,请自重。”她不依不饶地说着,期盼他可以顾及两人的身份,放彼此一条生路。

    轩泽见她仍要继续喋喋不休,直接俯身吻住她唇瓣,将她所有的抗议和拒绝都封杀在无言中。

    她只觉眼前猛然一道闪电,劈得她脑海里一片空白。她完全没有抵抗,也不晓得如何抵抗。他的怀抱那么暖,仿佛把她保护在羽翼下,让她感觉整个天塌下来都有人为她抵挡。

    他轻柔放开她的唇瓣,神色迷恋地盯着她羞红的小脸。她被瞧得茫然无措,只好埋首在他胸前低喘。

    “不要逃避了。”他轻声细语,“在这座悲凉凄惨的皇城里,给自己一方纯净的角落,不好吗?就这样,有你,有我,彼此成为对方不可摧毁的支靠。”

    一瞬间,她软弱的灵魂,她贪慕的温存,令她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沉沦,似乎已成定局。

    她伸出手紧紧环住他腰间,长叹一声。

    头顶传来他的低笑,心有不甘,狠狠在他腰间扭了一把。他哎唷一声,收紧双臂,把她牢牢箍在怀里。

    夕阳的霞光倾斜洒来,幸福的时光总是那么那么短暂,然正因为短暂,才会渴望,才会执迷,才会不计后果地追逐。

    他们静静对望,双手紧扣,嘴角掀起笑意。

    “周男奉,您回来了。”窗外响起一道陌生嗓音,叫的格外响亮,好像是故意知会屋中二人。

    “小卫?你怎么在这儿?是十殿下来了吗?”周男奉疑虑的声音,令黎婉若心头一时慌乱。

    轩泽向她轻摇着头,俯身低语道,“一切有我。这段日子也许不能时常来探你,你自己保重身子。”

    黎婉若应承着颌首,推了他一把,示意他快些走。

    他走了几步,又猛然回身把她搂了过来,在她唇边印上一吻,方才匆匆开门而出。

    “周男奉,”黎婉若呆坐在桌前,听屋外头传进轩泽的声音,“我到处走走,顺带寻些书回去看看。”

    周男奉顿了片刻,问道,“婉婉跑哪去了?”

    轩泽又道,“我刚才到晨辉阁,见她晕倒在院中。已经差了御医来看过,并无大碍,只是中暍的症状。御医开了方子,我留在屋里了,你们好生看着她,别忘了叮嘱她按时服药。”

    周男奉啊了一声,忙道,“多谢殿下,给殿下添麻烦了。”

    “不用。好生照顾就是。”轩泽郑重其事地吩咐,“我先走了。”

    周男奉回道,“恭送殿下。”

    脚步声渐渐远去,似乎带走了屋中所有的温存蜜意。

    周男奉敲了敲房门,缓了片刻,推门入内。

    黎婉若失神地望着他,面色依然惨白。周男奉露出疑惑的眼神,仿佛看穿了她惶惶不安的心情。

    她苦笑一声,说道,“今日,十王妃来过了。”

    周男奉摇首长叹,“我就知道,麻烦总有一天会找上门。这些皇子,王妃,谁都不好惹,你要万分小心。”

    黎婉若点点头,虽然知道要小心应对,但威胁真的要来,却是挡也挡不住。

    她回头,不经意间,望见床头他拉下的长箫。

    箫音,悲凉,余音在耳。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