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森罗万象许峥嵘  第十二章 溪云初起日沉阁(二)

章节字数:2530  更新时间:16-06-14 17: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一改往日素净白衣,全身穿戴华贵,亮红色窄袖锦袍束以同色金边腰带,腰带以金丝绳坠龙形红翡。外罩一件长斗篷,深青色底面。

    黎婉若举着酒杯,失神地望着他。仿佛与从前的他不大一样,少了些许超脱俗世的仙气,多了些遥不可及的华贵。

    轩泽解了斗篷,缓缓走到她跟前,低头嗅了嗅,说道,“看来喝了不少,醉得连我的模样都不记得了。”

    她轻笑出声,把他拽到藤椅上,嘟着嘴说道,“不要顾着说我,你身上的那股酒气儿,可不比我少。”

    他抚了抚脑袋,说道,“先前兄长们闹酒,喝了不少。”

    黎婉若担忧地问,“那你这会子出来,若是被发现了怎生是好?况且喝了那么多酒,怎么也不带个随从?”

    他轻握她的小手,“没事儿。小卫和小岳两个在重华门那候着,若是有什么风吹草动,小卫会来传话。你不用担心,我只是觉得呆在日曌殿里,有些闷了,而且特别想你。”

    黎婉若垂首羞道,“就爱捡好听的说。”

    轩泽轻笑数声,瞥见小几上的酒壶和糕点,问道,“不知这里可有招待我的酒水小点?”

    她瞪着眼取笑道,“日曌殿里美酒佳肴,倒费时费力跑我这来讨酒吃。”

    “那里纯属瞎闹,连酒的滋味还没品上呢。”

    她起身说道,“我去给你取个酒杯来。”

    他扯她回来,“就用你的,你一来一去岂不费时。”

    黎婉若笑着点点头,为他注满酒杯递了过去。

    “逍遥楼的凤来仙,看来你倒是个会享受的主儿。”他举杯饮尽,“不过,酒杯质地差了些许,否则这酒的香味会更浓郁。”

    她作势要抢回酒杯,咬牙道,“爱喝不喝,还我。”

    他顺势搂过她,一起倒向藤椅,她兀自挣扎,他却大笑道,“好了,不就和你耍耍嘴皮子,用得着如此恼我?下回,我带套上好的酒杯来,配你的酒,可好?”

    她对着他胸口猛锤一通,“我这酒杯喝来别有一番风味,配上你说的酒杯,多闹心。你还不如留在日曌殿里,巴巴跑来我这儿有意思吗?”

    他微微一怔,很认真地想了片刻,说道,“倒有些道理。”

    她嗤笑,伏在他身侧。

    他仰躺着,望望月色,望望她,嘴角弯起动人弧线。

    “若是每日都能见你,那该多好。也不用费尽心机,偷偷摸摸地来探你。”

    她浅笑,说道,“就是因为如此难得,才会牵念记挂。若非如此,长久见面定要磨出个母夜叉来,到时你跑还来不及。”

    他挑眉,“你有这么凶神恶煞?”

    她唬起脸,说道,“要不要试试?”

    他笑起来,握着她的手贴向心口,“不管你变成什么模样,我都喜欢。至今还记得第一次见你,你正躺在这儿半点不设防的午歇,睡梦里都挂着浅浅笑意。醒来后一时惊慌失措,一时聪明伶俐,倒像个不小心落入凡间的糊涂小仙子。可第二次见你,你却句句一针见血,扎在我心口令我自叹弗如。你的模样,在我心里,早已扎了根。”

    她抚着羞涩火烫的脸,说道,“殿下喝醉了,我哪有这么好。”

    他摇摇头,目光炯炯地说道,“如此良辰美景,佳人在侧,自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两两相望,眉眼间尽是四溢温情,无声却已诉尽衷肠。

    他翻然起身,在她惊诧的目光下,激情洋溢地吻住她。细细吻过,舌尖滑过她湿热的唇瓣。

    贪心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滋味,在往后没有自由快乐的人生里,那是他仅能自我安慰的一线生机。

    而现在,他拥有她,每在他快要支撑不下去的时候,脑海中对她的一片念想,就会像火种一般在他枯槁的灵魂深处点燃希望的火。

    肢体纠缠,彷如两个人的人生合为一体,像月光投射的身影,紧密而不可分割。

    “婉婉,没有你我该怎么办?”他埋首在她颈窝,喃喃低语。

    一句话,穿透进她毫无防备的心房,进与退,那么鲜明。她舍不下他,却也放不了心头恨。没有她,岁月自会让他遗忘。可是,若要她时时面对着他的爱,他的信任,她该如何前行,不计一切的实现她疯狂的抱负,最终与他的血亲恩怨相报。

    她环着他厚实的肩膀,苦涩地说道,“将来,谁也不知道会怎样。”

    他颌首道,“是,谁也不知道。我真傻,如今尚且抓不住,何来以后?”

    黎婉若微微一笑,从小几上拿起注了酒的杯子递于他,“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1)。”

    他接过,举杯应道,“好。”

    一饮而尽,随即亲手注酒递于黎婉若,“你陪我。”

    凤来仙的酒,香气馥郁,刚入嘴中甘甜芬芳,一入喉却辛辣畅快。

    轩泽兴致颇高,一人独饮大半,熏熏然的醉意,更觉夜色迷人,佳人俏丽。她轻笑不语,只是颌首倾听,淡淡的笑,像春日清风撩拨着心头按捺的悸动。

    良辰美景,好不痛快。

    “哆!——哆!哆!”打更声清晰地从晨辉阁外传了进来。

    黎婉若黯然收起笑容,知道分开的时候已经到了,哪怕要珍惜当下,却也不能不顾及身份。

    抬头望去,见他眼色迷离地望着月色,悲凉地说道,“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②。”

    “三更了。”

    他点头,“我知道。”

    她上前挽住他手臂,为他穿戴好斗篷。

    一个望月,一个望地,谁也不敢触及彼此黯然神伤的眸光。

    默默无言,良久,她才道,“我送你至重华门。”

    “嗯。”他举步前行,脚步沉重,不是因为酒醉,而是因为伤别。

    原来总觉得至重华门的路特别漫长,而今夜却短的异乎寻常,转瞬间就已能见到重华门前迫切等候的两个人影。

    她挽着他的臂弯,轻倚在他身侧。他轻握她的小手,温柔地抚摸。

    一步步,艰难,痛苦。

    如同,赶赴杀场。

    不由失笑出声,他疑惑地垂首凝视,她俏皮吐舌,笑道,“你说现在,像不像妻子送丈夫去战场?”

    他怔楞,嗔怪道,“这时候,你还笑得出来。”

    她见两名侍从喘着气跑过来,忙嘱咐道,“好生伺候,殿下喝了点酒,有些醉了。”

    小卫扶住轩泽,应道,“我知道,黎女奉不必担心。”

    轩泽推开他,说道,“爷能走,不用扶。”

    说罢,拉着黎婉若的手,“下回得了机会,再来看你。”

    黎婉若颌首,拨开他手指,劝道,“快回去吧,过会子就要放礼花了,别让人起疑。”

    他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在两名侍从的搀扶下,跌跌撞撞地离去。

    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宫闱砖墙间,黎婉若才忍不住叹息,伸手倚住宫墙,勉强撑住疲累虚脱的身子。

    若是将来某一日,他突然发现,她并非他想象中美好纯净的样子,他又会如何?愤怒?悲伤?

    她隐藏在心底深处不予外人所知的秘密,就好似两人之间一道无可避免的裂痕。无法坦言而导致的不断欺骗,终有一日会将那道裂痕扯开,最终血肉模糊。

    她又该如何应对?他又该如何自处?

    “好个酒不醉人人自醉!”

    调侃的音调,冰冷的,讥讽的,像无形的箭矢。

    凉意,从头到脚,应景了这个凄冷的月夜。

    ********************************

    (1) 唐代诗人罗隐【自遣】

    (2) 北宋词人柳永【雨霖铃】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