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森罗万象许峥嵘  第十四章 溪云初起日沉阁(四)

章节字数:2761  更新时间:16-06-15 15: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耳畔隐约还充斥着礼花爆裂的声响,璀璨迷人的夜晚,许是他记事以来最温存的一夜。

    礼花尚未结束,轩泽便躲过人群偷偷回到日曌殿的暖阁中,和衣躺倒在卧榻。

    小卫扯开斗篷为他披上,轻声说道,“殿下,奴才为您砌盏茶来。”

    轩泽挥了挥手,拉过斗篷蒙头而睡。

    小卫蹑手蹑脚退到门边,正待转身,却听嘭的一声,整个人被突然大开的门板撞了个四脚朝天。

    唉哟一声,捂着鼻子抬头一看,气势汹汹的十王妃正立在门前,怒火冲天地盯着卧榻上的十殿下。

    一时慌了神,忙请安道,“奴才见过王妃,王妃金安。”

    秦月怡冷哼道,“安什么安,这是去哪儿吹风了?宴席尚未过半就不见了人影,现在晓得回来了?”

    “殿下喝多了酒,奴才陪他去园子里散了散。”

    秦月怡挑着眉头问道,“哦?散酒去了?敢情这一路……散去晨辉阁了?”

    小卫急忙否认,“没这回事儿,奴才的确是陪殿下去了园子里,并未去过其他地方。”

    “呸。”秦月怡甩手给了小卫一巴掌,怒道,“还敢糊弄我。”

    “够了。”一声怒吼,隐含着太多太多的怨怒。

    轩泽已经翻身而起,扶着卧榻怒目瞪视着她。

    他起身,一步步逼近,“自己的奴才,你打你骂也就罢了,如今连我身边的人都不待见了?”

    “我……”秦月怡正要辩解,却被他厉声截断。

    “你解释什么,你泼辣的风范早已成佳话,整个天曌城谁不晓得十王妃是个厉害的角儿。你好好扪心自问,宫里头谁没受过你的气,挨过你的骂。稍有不合你心意的事儿,你就能把整个天都给端了。”他一把抓住她,“别说是奴才了,就是兄嫂,母妃她们,你又何时留过余地。如今,我可是借着你的光,已成天曌城的大笑话了。可不是白白戴了顶畏妻惧妻的帽子,弄得上上下下颜面无存。”

    他狠狠甩开她的手,一脚踹翻身旁的茶几,几上的果盘乒呤乓啷地摔碎了一地。

    秦月怡捂着胸口,满面委屈,“原来在你心中,我竟是这样的人。你怎么不想想,我这么做究竟是为着谁。外头那些人,哪些是好惹的主儿。他们还不是因为嫉妒你是曌帝最宠幸的皇子,各个寻着机会诋毁你。我装得这般凶神恶煞,还不是为你在外撑脸面。我爱你,敬你,可你却不识好歹,说来我也是白白为你戴了顶母夜叉的高帽子,弄得自己里外不是人。”

    他冷笑,“好一番义正言辞,倒变成我的不是了。外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去,我丁点儿都不会在乎,也请你安安分分地做你的王妃,往后少管闲事儿。”

    她抹了泪,妆容凌乱,“我费尽心机讨好你,事事以你为先。我每次热忱相待,你哪次给我一句宽慰的话,你可曾听过我埋怨?我是喜欢骑马打猎,比不上你喜爱的那些高尚玩意儿,但我也未曾要求你随顺我,强求你做些什么。”

    她突然冷笑了声,“当然,你心里早有你的解语花,我又怎能与她相提并论。”

    “这是你我之事,何必牵扯他人。”

    他一心袒护,让她怒火中烧,“你我之事?与她无关?你梦里都心心念念地叫着婉婉,婉婉,你还要掩饰什么,只怕你早就急不可待地要把她纳入府中。若非上次听闻六嫂提起,或许我至今还被瞒在鼓里。”

    他咬牙切齿道,“所以你便去晨辉阁,变着法地羞辱她?”

    “是又怎样?”

    他扯过她肩膀,吼道,“你心中不忿,只管冲我来。羞辱她,还轮不到你。”

    “心疼了?”她冷笑,“以后有的是你心疼的机会。”

    “你敢?”他收紧手上力道,痛得她呲牙咧嘴。

    她猛踢他,喊道,“我就敢怎么样!你别忘了,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元配王妃,你要纳她入府,也得经过我的首肯。我偏偏让你见得着得不到,然后天天羞辱她,让你们两个痛不欲生。”

    “你简直不可理喻。”

    她像只高傲的孔雀,昂着头,“你有本事就去曌帝跟前请旨休妻,不然你别想她有好日子过。”

    他捏着她的肩骨,怒道,“你在威胁我?你以为我不敢?”

    “没错。”她回的斩钉截铁,目光挑衅。

    轩泽冷笑着松开钳制,一把抓住她胳臂。

    秦月怡挣扎着叫道,“你要带我去哪儿?”

    轩泽稳住脚步,回头说道,“去哪儿?请旨啊。”

    秦月怡因他这般凉薄的一句话,大惊失色,胸口彷如被砸开一个窟窿。

    身边的婢女急忙一边拽紧她,一边劝道,“殿下,您这是做什么,好好地请什么旨。”

    轩泽强行拖着秦月怡出得暖阁,冷冷地说道,“这回我就满足你,向父皇请旨休妻。”

    此话一出,周围的奴才们全都慌了神,小卫匍匐倒地抱住他的腿喊道,“我的祖宗呀,您别闹了,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几个人纠缠成一团,哭叫声夹杂在一块,顿时陷入一片混乱。

    就在闹得不可开交时,一声怒斥惊雷般响起,震住所有人。

    “闹够了没?”

    轩泽心头微震,缓缓转过身子。院门前站着一排人,为首的不是别人,正是当今的曌帝,他的父皇。

    曌帝满面怒色,目光犀利冷冽。

    他身侧的姚凤仪皱着眉头,忧心忡忡地望着他们。身后的奴才们也都大气不敢出,唯恐惹了曌帝的怒火。

    秦月怡见状,忙不迭地跪倒在曌帝跟前,哭道,“父皇,您要给我做主,他说……他说要休妻。”

    曌帝怒道,“他敢!”

    姚凤仪暗中向轩泽使了个眼色,轻声道,“轩泽,还不快给你父皇请安。”

    轩泽拜倒在地,“儿臣给父皇请安。”

    曌帝冷笑道,“不必,请什么安,你们就怕朕死得不够快。”

    “儿臣不敢。”

    “不敢?”曌帝指着秦月怡,“你这不是要休妻吗?连朕赐的婚,你也不待见了?”

    轩泽被戳中痛处,抬首负气道,“父皇赐婚于儿臣,无非是想儿臣幸福。如今瞧瞧,儿臣除了可悲,竟然未曾得到丝毫欢乐。早知如此,当日就该像那崇德太子一样,断了这烦恼丝,做个逍遥的游僧。”

    “你……”曌帝指着他,气得全身发颤。一旁的姚凤仪忙上前扶紧,伸手在他胸口顺气。

    秦月怡跪在他身边,咬牙切齿道,“究竟是什么让你如此疯癫,竟然连皇子的身份都令你厌恶?难道。。。。。。我就这么不入你的眼?”

    “是,我烦透了这一切,你们就像一只金铸的牢笼把我团团围困,要把我压榨地干干净净。”

    秦月怡噙着泪花大笑道,“父皇,您听听,说得咱们好像是刽子手一样,生生地在割他的血肉呢。不过也是,咱们怎么比得上晨辉阁里的狐狸精,是他的心肝,他的宝贝。”

    轩泽听到晨辉阁三个字,全身一震,忙不迭上前捂住她的嘴,喝道,“住口。”

    曌帝冷冷问道,“什么狐狸精?”

    秦月怡掰开他的手,瞪着他说道,“敢做还怕人说?就是晨辉阁里的那个小狐狸精,若非她,你也不会这样魂不守舍。”

    轩泽推开她,急道,“这是我和你的事儿,莫要牵扯别人。”

    曌帝锐利的目光扫了一圈,见轩泽听到晨辉阁之后居然神色大变,必定事有蹊跷。

    沉默了半响,垂首对秦月怡说道,“瞧瞧你这模样,哪像个王妃?今夜就留宿在凤仪宫中,好好歇着。”

    随即侧身对姚凤仪说道,“你看住她,莫再惹是生非。”

    “是。”姚凤仪行了礼,示意身后司奉搀扶起秦月怡。

    曌帝盯着轩泽,“朕今夜就给你一个机会。”

    甩了袖子,转身而去,“回大昭殿。”

    一行人匆匆跟着曌帝身后,慌慌忙忙地向着大昭殿行去。

    姚凤仪别有深意地望着轩泽,见他竟然还傻傻地跪着,忙冲他叫道,“轩泽,还不快跟着去。”

    轩泽经她一喊,犹如灵魂回窍,打了个激灵,慌忙起身跟着去了。

    荒唐的闹剧,戛然收场,却仿佛只是一个开端。

    夜,那么漫长,不知要将黑暗持续到何时……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