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森罗万象许峥嵘  第十五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①(一)

章节字数:2843  更新时间:16-06-15 15: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咚——咚!咚!咚!”。

    四更天。

    然大昭殿内依旧灯火通明,忙碌整日的宫娥与内官们不敢懈怠,依然留守在殿外恭敬地候着。

    曌帝身边的心腹,大昭殿的上奉洪进忠满面忧色地立在殿门口。

    心想着自赵熙嫔过世之后,从未见过曌帝如此厉声呵斥十殿下。就连上回拒婚那次,曌帝也不过是装了个样子,嘴上训斥几句。虽然罚了他跪了一宿,但是心里头还是心疼记挂的,半夜里仍吩咐奴才送了宵夜过去。

    然而这次,曌帝回到大昭殿时,面色铁青,眉头紧锁,这是发怒的征兆。

    此刻,里头若是吵闹个不休倒也罢了,偏偏殿内寂静地异常,就像那狂风暴雨来临前的平静,令人胆战心惊。

    轩泽直挺挺地跪在桌案前,垂首不语。

    他知道,以父皇的脾气,这一次绝不会善罢甘休。一个堂堂皇子公然宣言休妻,这对皇家而言是个天大的笑话。若是传出天曌城去,免不了成为百姓茶余饭后的调侃,令整个皇家蒙羞。

    那时,心头火起,免不了偏颇出格的过激言语。休妻的话虽是其酒后醉言,但他也不否认,那的确是他心中早有的想法。

    但他必须,要冷静下来。

    他已经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将婉婉置于险地。若是他不能解开父皇心头对狐媚的疑虑,父皇绝对会向婉婉痛下杀手。

    曌帝稳稳地坐在木质大椅上,右手按在桌案轻轻地叩击,目光犀利地落在轩泽身上。见他数度欲言又止,最终按捺不言,想必是在等着自己先开口。

    轩泽大婚后始终郁郁寡欢,闷闷不乐,曌帝何尝不明白他的苦楚。心底忆起昔日的赵慧云,心中苦闷自是难以言说。毕竟是他失言在先,未能兑现由轩泽自主婚配的诺言。

    然而,这些时日,曌帝隐隐觉察轩泽面上多了些许笑意,重又回复到了往日的神采奕奕。如此惊人的变化,绝非朝夕可改。他脸上时常带着无法掩饰的欢悦,就好似让曌帝回返到了从前。曾经,那个与他灵魂契合的女子,也为他带来过充盈愉悦的时光,沉淀在记忆里,每每回想都能沉醉。

    晨辉阁中那个姑娘,究竟是朵善解人意的解语花,还是一只妄想飞上枝头的麻雀?

    若是前者,许是要耍些手段。若是后者……他也绝不会心慈手软,任由一个狐媚乱德的女子,毁了轩泽的名声。

    曌帝斜靠在大椅中,讥讽地问道,“你不是说要请旨休妻?怎么都来了好一会儿了,却一句话也不说。”

    轩泽定了定心神,突然问道,“父皇对母妃的爱,是否犹在?”

    曌帝一时失神,不由移开视线,“这与你今日之事有何关联?”

    “儿臣只想知道,父皇对母妃的爱到底有多深切?”

    曌帝怔怔地凝视着台头的烛光,温柔地说道,“那样温良贤德的女子,又如何……能忘却。”

    轩泽微微笑着,“那儿臣也遇到了这样的女子,请父皇告诉我该怎么办?”

    曌帝回过神,冷笑了声,“你竟然拿一名宫娥同你母妃相比,是不是昏了头?”

    “难道父皇对母妃的爱,只是因为她出身名门?儿臣不信父皇这般肤浅,以母妃这样的女子,就算只是一介草民,她的风韵气度也必然能让父皇一见倾心。”

    曌帝笑道,“看来那个女人,给你下迷魂药了。”

    “父皇,请您见她一面,至少也该亲眼看看,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姑娘。”

    曌帝瞪着他,“如此不知安分守己的女人,理应严惩。竟敢在天曌城内,公然引诱皇子,已犯了邪淫之罪,不杀她是便宜了她。”

    轩泽俯身拜倒,急道,“父皇,您曾允诺儿臣自主婚配,却失言在先,儿臣已经无有怨言。如今儿臣找到心仪女子,虽然不能给她正室的名分,但是儿臣也绝不会让她遭受不白之冤,受到丁点委屈。父皇若是要杀她,等同把儿臣一块杀了。因为,她是儿臣的命。”

    曌帝抓起桌上砚台,往地上一砸,怒道,“你这是在威胁朕?”

    “儿臣不敢。”

    “你现在还有什么不敢的,连休妻都说得出口,你还指望朕盼着你懂点事?”曌帝指着他,气道,“你如今胆大妄为,不过是仗着朕宠你。今日,朕就绝了你这念头,她非死不可。她若不死,今日之事就是天大笑话,是皇家的羞耻,你不要这张脸,朕还要呢。不管她有多好,她都不该唆使你休妻,就凭这点,朕要她死几百回都不够。”

    “父皇。”轩泽匍匐到他面前,求道,“休妻之事乃儿臣酒后失言,是儿臣的错,与她毫无关系。她从未怨过儿臣不能给她名分,她也未曾提过要儿臣给她什么。她心性淡泊,谦卑隐忍,已让儿臣愧疚难当。若是父皇杀了她,岂非要儿臣愧疚一生。”

    曌帝见他动情申诉,说道,“你知不知道,一个男人不能太过专注在情感中,为情所困只会让自己变得愚蠢。”

    轩泽哭道,“所以当初,母妃才会痛苦啊。”

    曌帝倒抽一口冷气,推开他怒道,“你真心是疯魔了。今时今日为一个女人,不顾皇家威严,甚至不惜顶撞朕,光是这条罪名就足够那个女人死了。”

    “父皇……”轩泽一声凄厉的呼唤,猛磕头,“请父皇责罚儿臣,父皇说什么,儿臣都答应。您不准儿臣休妻,儿臣再也不提。您要儿臣不见她,儿臣便再也不去晨辉阁。”

    “但求父皇……”他支起身子,乞求道,“放她一条生路。”

    曌帝盯着他绝望的神情,仿佛从他眼瞳中看见了过去的自己,那个在病榻前目睹心爱的女人撒手人寰,却无能为力的自己。

    此刻,轩泽宁愿放弃她,也不愿她无辜受死。

    这个女人,究竟有着怎样的动人风情,让一向恪守礼节的轩泽,如此反常不顾人伦?

    曌帝长叹一声,抬首望着头顶的藻井问道,“她叫什么?”

    轩泽听到曌帝的语调,略略松了口气,回道,“黎婉若,黎明,婉约,上善若水。”

    曌帝起身在桌前来回踱步,死寂的沉默让轩泽觉得胸口发闷。是生是死,就算结局再坏,也好过现今七上八下的无助心情。

    “父皇。”轩泽苦笑,“不管您心中如何打算,儿臣的心里话一定要说。婉婉绝非您想象中的浮华,也绝非秦月怡口中的狐媚女子。那时,儿臣拒婚,若非她用崇德太子的事提点儿臣,儿臣绝不会轻易答应婚事。您知道,她那个时候说了什么?”

    曌帝停驻步伐,转身向他投来询问的目光。

    轩泽遥遥望着某处,他至今仍记得她那个时候的神情,戏谑中带着释然。

    “她问儿臣可有崇德太子的信仰,是否有他迫切想要脱离生死轮回的决心?”轩泽苦笑,“儿臣自然没有那份信仰,她便嘲讽地讥笑我在庸人自扰。”

    “儿臣仲想狡辩,父皇应允的承诺怎可出尔反尔?她的一番话,把儿臣说得惭愧不已。”

    曌帝提了兴致,问道,“她……说了什么?”

    “她说,儿臣既然生在帝王家,即使不好皇权,又怎能孤立于世。除非有崇德太子的决心,大不了抛开一切,自找出路。而如今既不舍父子之情,又不愿听从父命,岂不是有些可笑?”轩泽不由自主地微笑,“她就好像能看穿我一样,把我的纠结和愤然看得清清楚楚。这样一个能够懂你的人,父皇认为,儿臣应该放弃吗?”

    曌帝陷入沉思,一个小姑娘可以说出这么一番道理来,已是大不简单。如今他倒真有了见识见识这丫头的兴致,探探她是否真如轩泽所言的那样玲珑剔透。

    “时候不早了,你先跪安吧。”

    “父皇……”

    “好了。”曌帝挥挥手,“她的事,容朕再想想。是杀是罚,朕也不会冤枉无辜,自然会给你一个答复。”

    轩泽对曌帝的脾性了然于心,听他语气已无先前必杀的狠烈,明白婉婉暂时不会有危险。父皇在下令之前,必然会亲自见她一见。

    他相信,凭借婉婉的心性和聪慧,定会让父皇刮目相看。

    他郑重其事地磕头跪安,恭敬地退出了大昭殿。

    天空已经泛白,黑夜终于要过去了。

    *********************************

    ①唐代诗人许浑【咸阳城东楼】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