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森罗万象许峥嵘  第十七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三)

章节字数:2770  更新时间:16-06-15 15: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厅内寂然无声,仿佛连彼此的心跳,都能清晰耳闻。

    姚凤仪高高在上,犀利的目光锁住黎婉若精致的小脸,等待她的应答。

    黎婉若偷偷呼了一口长气,抬首说道,“回娘娘的话,十殿下的确曾多次出入晨辉阁,与奴婢相谈甚欢。除此以外,奴婢不敢有任何痴心妄想,更不敢唆使殿下请旨休妻。”

    说罢,跪倒在地,磕头说道,“请娘娘明鉴。”

    姚凤仪静默良久,说道,“起来说话。”

    黎婉若抬起身,却不肯起来,“事实若未澄清,奴婢不敢起身。”

    姚凤仪轻叹,“不是本宫不信你,而是昨个夜里,轩泽和他的王妃在日曌殿里大吵大闹,嘴里也不忌讳,竟连休妻的话都张口而来。好不凑巧,惊了曌帝的圣驾。”

    黎婉若心思翻转,原来此事曌帝也已得知,却为何是姚凤仪宣她一见?

    姚凤仪忧虑地说道,“听到休妻的事也就罢了,偏偏十王妃还无故扯上了你,令曌帝好生难堪。”

    若是宫人犯错,按照祖制应由张孝妃处置发落。而现今,并未惊动张孝妃,可见此事隐瞒未宣。皇子宣扬休妻是皇家丑事,曌帝必定不会让此事宣扬出去。

    黎婉若心思转了百千回,早已没了先前的惊慌失措。

    她再次俯身磕头,回道,“奴婢知错。奴婢不该借由诗词音律,与殿下相交。如今不但令殿下徒添烦恼,更令曌帝和殿下父子失和。奴婢罪该万死。”

    姚凤仪柔声问道,“本宫问你句大实话,你可要老实回答。”

    “是。”

    “你心里……可有轩泽?”

    黎婉若一时怔愣,呆了许久才随念一转,说道,“奴婢喜欢十殿下。”

    姚凤仪微微吃惊,没料到她会如此实诚地回答。

    “那你没想过入他府中,作一名侍妾?”

    黎婉若苦笑,发自肺腑地回道,“娘娘,奴婢心中当然想过,要与心爱之人共度一生。只是,十殿下是皇子,不是一般人,奴婢虽然对他心有欢喜,却也明白身份贵贱的差别。奴婢只求能在天曌城平安度过这些年月,然后出宫与家人团聚。”

    她停顿片刻,转而说道,“况且皇家生活,奴婢不喜,犹如困在牢中,一辈子都要被这身份的贵贱而枷锁。这是奴婢心中的大实话,毫无虚言。”

    姚凤仪默然不语,再次端起茶盏呡了几口茶。

    放下茶盏,说道,“曌帝对此事非常介怀,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黎婉若挺着脊骨说道,“清者自清。”

    姚凤仪冷笑着,说道,“在皇宫里,没有清者。就算能,也多的是法子,令你清而变浊。”

    黎婉若苦笑,“一切都随曌帝旨意,奴婢不敢违背。”

    姚凤仪点点头,道,“现今,本宫指你一条明路,只在你愿不愿意走?”

    “请娘娘明示。”

    姚凤仪冲身侧的李承旨打了眼色,李承旨微微颌首,恭敬地掩门而出。

    厅内越发安静,黎婉若大气不敢出,默默地等着姚凤仪开口。

    姚凤仪舒适地靠在软垫上,“本宫现在同你说的话,就只有你我二人知道,一旦你离开坤仪殿,就要忘得一干二净,不能再让第三人知晓。”

    “奴婢明白。”

    “很好。”姚凤仪微微笑道,“十殿下请旨休妻的事可大可小,处理不当必会惹起朝堂混乱,曌帝很在意,不会草草了事。你如今坐在风口浪尖,可谓生死在天,继续留在晨辉阁,恐怕只有死路一条。要想活命,你就要找一座靠山。若是你愿意,本宫倒想做你的靠山,只要你……到坤仪殿来当差。这样,本宫便能借故护你周全,而你也可表态自己,无心攀越高枝。”

    黎婉若听罢心头震慑,一丝一丝盘剥,内中关联牵扯。

    姚凤仪望着她,“本宫是惋惜你,希望能够拉你一把。”

    黎婉若心中盘算,如今曌帝既已知道,轩泽请旨休妻的原因在她,却并未让张孝妃出面处理此事,反是让宠幸的姚凤仪来盘查。

    这已足以证明,曌帝并非要她性命,而是要借着姚凤仪,来试探她究竟有没有飞上枝头的妄想。恐怕轩泽早已向曌帝和盘托出他们的关系,并且为她说了诸多好话,才让曌帝暂时打消赐死的念头。

    想起刚才老实承认喜欢轩泽的回答,不由冷汗连连。若是当时撒了谎,想必早就没了性命。

    曌帝虽然想见她,但却没有十足理由,这才托了姚凤仪的口先来试探她的底细。姚凤仪突然要收她入坤仪殿,莫非也有试探她的成分?

    若是她应允,曌帝岂不是落实了她,引诱皇子攀爬高位的罪名。反过来想,坤仪殿毕竟不是她,渴求的那个位置。

    细想完毕,已打定主意,坚定地回道,“奴婢不愿意。”

    “什么?”姚凤仪略略吃惊,不曾想她会拒绝如此绝佳的机会,“为何?”

    黎婉若微笑道,“奴婢蠢笨,不善伺候,恐怕到时会惹娘娘不高兴,甚至还会为娘娘增添麻烦。况且,奴婢习惯了晨辉阁悠闲的生活,不想卷入到宫廷中。请娘娘恕罪。”

    姚凤仪尴尬地笑了笑,说道,“你不必急着回答,回去好好思量思量。”

    黎婉若磕头谢道,“谢娘娘的抬爱,奴婢还是愿意留守在晨辉阁。”

    姚凤仪收起笑容,“也许曌帝会严惩于你,那时别说晨辉阁,就连生死都由不得你。”

    “奴婢明白。世事皆是因果注定,就算到时奴婢受死,也不敢有半句怨言。”郑重其事地向姚凤仪磕了头,说道,“奴婢会记得娘娘的一番恩情。”

    看着匍匐在地的黎婉若,姚凤仪长叹一声,说道,“也罢,一切都是你的造化,不勉强你。”

    她起身,挥了挥手,“你回吧,本宫也乏了。”

    “奴婢跪安。”黎婉若行了礼,恭身退出。

    离开坤仪殿,胸中憋闷的一口气终是松了下来,背脊冷汗湿透。这是她入宫之后头一回与生死的边界那么的近,遥想往后,不乏这样的场景,想想都会不寒而怵。

    莫非到了这种境地,也许并不会觉得晨辉阁的日子如此弥足珍贵。

    尽管如此,却也明白,她的命运已注定与安逸无关。未来,惊涛骇浪,随波逐流罢了。

    “你们快想法子呀……”稚嫩的童音从不远处传来。

    长街前方,两名司奉围着一个五六岁的小丫头,仰头指着路旁的一棵大杨树,叽叽喳喳地吵闹着。

    那小丫头,身着华贵精致的衫裙,以她的年岁来推算,应是唐妃女所出的八公主轩玥。

    黎婉若走近她们,朝树上一看,发现有只红羽毽,卡在高高的树梢上。原本并不想多管闲事,但见小公主望着红羽毽的神情颇为珍爱,想必是她心爱之物。

    不由起了怜爱之心,上前一步问道,“公主,是要取毽子?”

    八公主听言转身看过来,圆嘟嘟的小脸蛋通红通红,惨兮兮地说道,“是啊,可是她们都没法子呢。”

    黎婉若笑道,“找人寻把梯子来,不就完了。”

    八公主摊开手,说道,“早就差人去取了,可是那两个笨蛋不知跑哪里去了,到现在都没回。”

    黎婉若笑道,“我有法子取下来,公主要不要试试?”

    八公主一听拍手叫道,“太好了,你快来试试。”

    黎婉若弯身脱下左脚绣鞋,与八公主对视一眼,八公主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喜笑颜开地鼓起掌来。

    黎婉若挥了挥手腕,刷地一下把绣鞋扔向了红羽毽的方向。力道略微小了些,尚未碰到树枝便掉了下来。

    八公主啊呀一声,惋惜地说道,“就差一点呢。”

    黎婉若笑道,“不急,慢慢来。”

    连续抛了几次,不是太高,便是太低。八公主时而高叫,时而大笑,倒是欢喜得很。想是天曌城里的孩子孤独久了,有人肯陪着疯玩,自然是件欢天喜地的事儿。

    黎婉若仔细瞄准了红羽毽,正要试着再扔一次,突然听到八公主拔高声线大叫了一声。

    “六哥哥,七哥哥。”

    这一声,把黎婉若的魂儿吓到了九霄云外,手中的绣鞋不禁脱手而出,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稳稳落入来人的怀中。

    那人接住突然而来的绣鞋,整张脸青筋暴跳。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