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森罗万象许峥嵘  第二十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六)

章节字数:2094  更新时间:16-06-18 14: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殿外两株桂花树,风姿飘逸,迎风轻舞。嫩黄的玲珑花朵开遍枝头,芳香四溢。馥郁香气循着清风,隐隐约约飘入窗棱,细细撒播它的高雅风韵。

    殿内除了珐琅钟的响动,寂静无声。

    桌案上摊放着一张宣纸,上书‘鸿鹄之志’四个大字。笔势连绵回绕,字形狂放多变。虽然是临帖前朝瑾伯公的书法,但从细微之处不难发觉,临帖者有着非凡的书法功底。

    曌帝身着青色常服,斜靠椅中,凝眸注视着那幅临帖,玩味的目光细扫着临帖中隐藏的每一个细节。

    书法,最易泄露人心,一旦掌控不住心里奔腾的欲望念头,字里行间中就会显露无余。

    然而,让他迷惑的是,除了临帖者的书法功底,他甚至不敢确信,这副帖子出自女子的手笔。

    狂放,不羁,仿佛勾画出一个游戏在大漠黄沙,仗剑天涯的孤独浪子。那是怎样的豪情,怎样的狂慢?

    正因为虚实不明,他才越发觉得临帖者别有隐匿用心。

    这姑娘,的确有摆布轩泽的心机,但是任由她如何伶俐通透,却绝对难逃他的法眼。

    “皇上,晨辉阁的黎婉若正在殿外候旨。”

    曌帝不动声色,轻挑眉头,侧身对随侍的洪上奉说道,“宣。”

    “曌帝有旨,宣黎婉若觐见。”

    不出片刻,殿外盈盈步来一名少女,身形娇小玲珑。浓黑的秀发高挽成髻,上插普通钗饰,一袭嫩绿宫装,犹如新开的嫩芽,放出皎洁光华。

    她垂首碎步而来,宛若窗外飘来的桂花香气,令人赏心悦目。

    “晨辉阁女奉黎婉若,叩见皇上。”她的嗓音轻柔细软,彷如撩起心头久违的温情。她屈膝行大叩拜之礼,依足宫中规仪。

    曌帝一声不吭,目光高深莫测。

    打从这少女入殿以来,举手投足间光华四溢,从容淡泊之中丝毫不见浮华做作。曌帝心中原有的打算,竟然在她入殿之后,全盘落了空。

    半响过后,曌帝命道,“抬起头来。”

    黎婉若跪伏在地,听到曌帝的旨意,心中翻起万重巨浪。

    她终于步入大昭殿,离那个荣极之人不过五步之遥。这一刻,无穷恨意在胸口沸腾,不受控制喷涌出胸膛。怨毒艰苦的两年人生,经历无数难以预计的噩梦,每逢在梦魇中都在重复着一样的期望。将一柄利剑插进眼前人心口,再亲口问问他究竟为何如此残忍的灭她全族。

    正因为他的一道旨意,毁去了她整个一生。

    杀他,不足以洗刷全族蒙受的冤屈。唯有忍耐,才是现今唯一活路。

    嘴角浮起醉人浅笑,依言抬首,双眸黑白分明,清澈透亮抬望前方。

    曌帝保养得宜的面容,瞧不出真实年岁。只觉他五官细致,留着两撇修整的一丝不苟的胡子。身材魁梧,斯文中透出帝王威仪。

    十殿下高挺的鼻梁,完全来自曌帝遗传。父子二人,诸多相似之处,不由令她产生错觉。只是,十殿下温和轻柔,而曌帝却处处现出威严。

    黎婉若了知他脾性,不闪不避。

    如此淡定从容,源自这两年处心积虑的谋划,以及公子几次提携教诲。两年时光,她在公子身上耳濡目染学了许多。她模仿他的冷,他的淡,摸透他的处事,他的算计。她暗暗临摹他的字体,为了揣度他貌似温和的面目下那暗藏的狠毒。

    正因为如此,她轻易地走进天曌城,步入大昭殿。

    她至今仍记得入宫前夜,他与她的那番长谈。那一夜,她依着他的叙述,了知曌帝的脾性,喜好,甚至连一种表情,一个动作,她都清楚明白背后的意义。

    他对曌帝的解析,透彻分明,简直犹如一体。

    他说,要想完全了知一个人,那就必须成为这个人。而他做到了,细微之间拿捏的恰到好处。

    曌帝不得不承认,眼前这少女,有太多未知的疑惑。

    她全身散发着一种极致淡然的美,明眸清澈见底,不含一丝杂染。而目光闪烁间,却仿佛隐藏了许许多多迷离的故事。

    曌帝微微笑言,“你爹是左卫营副领卫黎明辉?”

    黎婉若颌首应道,“回皇上的话,黎明辉正是家父。”

    “朕在前年见过你父亲,没想到他这么一个大老粗,竟能生出你这么个娇媚的小女娃来。”

    黎婉若垂首,羞涩道,“皇上夸赞。奴婢容貌上多遗传自娘亲,性格上却遗传自家父。”

    “黎明辉有请教书先生教你读书?”

    “奴婢打小在老家常住,六岁的时候见邻家哥哥都去私塾念书,好生羡慕。便缠着母亲也要去,父亲知道后便请了私塾里的先生,到家里为奴婢讲书。”

    曌帝沉默片刻,继续问道,“书法也是那位先生教的?”

    “是。先生指点了几许,不过奴婢写字多以临摹为主。”

    曌帝拿起桌案上的临帖,示意给她瞧,问道,“这是你临的帖?”

    黎婉若细看一眼,回道,“是奴婢临的字。”

    “鸿鹄之志。你有怎样的鸿鹄之志啊?”

    黎婉若浅笑,“这副帖完全是临摹前朝瑾伯公的书法,字里行间中也唯有瑾伯公的万丈雄心。奴婢只能临摹他的字,而他的万丈雄心,奴婢恐怕没有这个本事。”

    “哦?”曌帝挑高眉头,问道,“那你为何选他的字用来临摹?”

    “奴婢性格像父亲,自小野惯了。娟秀的小楷,圆婉的篆体,都不合奴婢的心性。唯有狂草,不拘小节,行云流水随境而书。所以奴婢一开始便只临摹狂草的书法,而瑾伯公被公认为草圣,当以他的大作作为临摹的范本。”

    条理清晰,谈吐不凡。

    曌帝不可易见地微笑,如此可人的小丫头,被分到晨辉阁,必是遭了黑手。而她理该在晨辉阁里度过宫中岁月,却偏偏与他钟爱的轩泽恋慕纠缠,一鸣惊人地出现在众人眼中。

    她那样清澈的眼瞳,真的可以在他面前,隐藏心底的鸿鹄之志?就算可以,但以她小小年纪,本不该有如此心机。

    不简单,真不简单。

    他突然沉色低眉,厉声问道,“既然没有,缘何引诱皇子?”

    黎婉若心头微震,却面不改色。

    昂首挺胸,言道,“志趣相投,何来引诱?”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