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叱咤则风云变色  第一章 算前言总轻负①(一)

章节字数:2157  更新时间:16-06-18 15: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黎婉若沉着镇定,不卑不亢,毫无畏缩之意。

    曌帝不由心中叫好,口中却说道,“轩泽因你扬言休妻,不顾伦常,难道没有你引诱教唆之意?”

    黎婉若磕头,伏地说道,“十殿下扬言休妻,必是酒后醉言。寻常夫妻吵闹,愤怒之时难免口出过激言语,这些话又岂能当真。”

    曌帝冷笑道,“既然休妻是过激言语,但是你与轩泽难道就没有私情在内?”

    “奴婢爱慕殿下不假,奴婢不否认。殿下谦和温顺,博学广闻,奴婢若说全无爱慕之心,那就太过矫情。殿下与奴婢相识于晨辉阁,以书画为媒,志趣相投,言谈甚欢。殿下为人随和,对奴婢极尽爱护,也从无趾高气扬。奴婢敬仰他,情真意切,仅此而已。”

    曌帝不曾想她如此坦率,微微怔楞,右手习惯性地搁在桌案上轻轻敲击。

    他炯炯目光锁定黎婉若,在沉默中犀利地逼视她,一旦她露怯,真相便难以遁形。

    可她不闪不避,双眸清澈见底,纯净地令他惊诧。若非她心性如此,便一定暗藏心机。小小年纪若果真这般,倒的确让他刮目相看了。

    曌帝突然叹了一声,“轩泽对朕说,与你情投意合,想要纳你为侧妃,你……有何想法?”

    “此事并非奴婢想怎样,就能怎样。”

    曌帝耸眉问道,“若是朕答应了,你可愿意?”

    嘴角轻轻勾起,笑意中透着冷冷的嘲讽,“皇上若是答应了,又何必宣奴婢觐见,只需一纸赐婚便是。”

    曌帝瞧出她面上讥讽神色,笑问,“那你觉得朕宣你到大昭殿,所为何事?”

    “皇上是要奴婢断了对十殿下的情,更是希望奴婢能让十殿下知难而退。”

    简简单单一句话,明了说出最确实的答案。

    曌帝见她玲珑剔透,竟猜中自己的心事,心底暗暗赞叹。

    “朕要断了轩泽的念头,杀了你便是,何必绕这么一大圈?”

    黎婉若目露悲色,“十殿下是皇上心头爱,皇上对他事事有求必应,而唯独一件事伤了殿下的心。殿下为此郁郁寡欢,唯有在晨辉阁才会偶尔欢乐。殿下对奴婢的爱,如同奴婢一样情深意重。皇上若是下旨杀了奴婢,岂不是再一次伤了殿下的心。皇上……不舍。”

    说到这,突然话锋一转,“况且皇上乃一代明君,怎会不分青红皂白,任意处置奴婢。”

    曌帝微微点头,“你倒是把轩泽的心性看得死死的,如今还给朕扣了顶高帽子,想罚你都不成了。”

    “奴婢不敢。”

    曌帝冷哼一声,“那你知道该如何做了?”

    “皇上大可放心,奴婢从来不敢奢望嫁入皇家,也从未有过高攀殿下的心思。奴婢只是……贪慕殿下的宠爱。因为在这座皇城,唯独殿下没有把奴婢当作下贱人看待。可他是高贵的皇子,奴婢懂得身份上的贵贱。如今事情闹大,令皇上和殿下父子失和,都是奴婢的过错。奴婢甘愿受罚,请皇上贬去奴婢晨辉阁女奉的品级。若是皇上仍不安心,奴婢愿意绞去头发做姑子,长伴青灯。”

    郑重其事,伏地磕头,等待发落。

    如此年幼却深明事理,句句言语出自肺腑,情深意切。

    “你起来回话吧。”

    黎婉若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笑容,不由记起公子曾教她的一条秘诀。若要让人相信自己所言,唯有真假相掺,如此才能令人放下戒备。

    如今一番恳谈,似乎已让曌帝卸去杀心。虽然戒心仍在,却掺杂了更多的别有趣味。她的真真假假,才是让曌帝真正感兴趣的所在。

    这是她下的赌注,尽管风险不小,但是值得一赌。赌的风险越大,回报,也会越多。

    黎婉若悠然起身,笃定的笑容从面上卸去,换上焦虑不安的神情。

    曌帝起身走近她,身上传来龙涎香的气味。她垂首而立,不敢抬头直视。

    “随朕去院子里走走。”

    “是。”

    曌帝走到院中桂花树下,玲珑花瓣如细雨一般随风轻落,有几片落于肩头,旋即又被吹落,撒了满地嫩黄。

    他的背影凄凉落寞,全身透着孤立于世的寂寥。

    原来他也只是普通人,一样要经历生老病死,妻离子别。而他又是君王,不能软弱,不能流露出任何的悲切。

    曌帝,尊贵的身份,却一样的身不由己。

    “喜欢桂花吗?”他淡淡地问。

    “奴婢不喜。”

    他转身望她,问,“为何?”

    黎婉若抬首望着树梢,“因为,绝情。”

    曌帝神色怔楞,问道,“为何说它绝情?”

    黎婉若伸手接住落下的花瓣,叹道,“它如此香芬馥郁,萦绕心头无法忘怀,但它却只在桂月盛放,太过短暂。它令世人轻易迷恋它的芬芳,却又让世人苦苦等候,岂不绝情。”

    她撒下花瓣,继续说道,“所以奴婢宁愿舍弃不爱,才能放下心中执念。”

    曌帝微笑,了然她的这番话暗藏深意,口中却淡淡地说道,“朕听着,怎么觉得你最爱桂花呢?”

    黎婉若笑道,“让皇上瞧出来了。”

    曌帝学她模样,接住雨落的花瓣,伤怀地说道,“就因为太难忘了……”

    她似乎感应到他的悲切,动情说道,“皇上,曾有传言说,桂花飘落的日子,若有花瓣落在肩头,便是往逝之人因为不舍而流连不去。”

    她默默走近他,逾矩地捻起他肩头的一片花瓣,递到他眼前,“这是,思念的心。”

    曌帝身躯微震,那一瞬间,仿佛记忆涌入脑海。

    “皇上,臣妾死后,愿化作桂花雨落,世世陪在皇上身侧。皇上只要站在桂花树下,就能感应到臣妾思念的心。唯此一季,思念……如海。”

    慧云温柔的嗓音,如诉如泣,萦绕在心头,如今彷如决堤的海,几乎溺毙他的魂魄……

    他惊愣地望着黎婉若,内心受到的震动,无以复加。

    这丫头,半日间带给他太多的震撼,时而单纯,时而聪慧,简直令人琢磨不透。

    曌帝举步走向大殿,声音遥遥传来,“你先回吧。”

    黎婉若屈膝行礼,“奴婢告退。”

    漫天花雨,悄然掩去纤瘦窈窕的身影,犹如一幅美轮美奂的画作,瞬间凝固在这一刻。

    曌帝伫立在门前,淡淡说道,“这丫头……很有趣……”

    *********************************

    ①北宋词人柳永【昼夜乐】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