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叱咤则风云变色  第八章 沉舟侧畔千帆过(三)

章节字数:2706  更新时间:16-06-20 12: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淳王突然挺身而出,令众家兄弟不免惊诧,也完全出乎曌帝预料。

    然而惊讶只是转瞬一念,随之而来的,不过是几家嘲弄,几家轻蔑。试问,究竟能有几人,会真心盼望淳王办好差事?多的,不过是看戏瞧热闹,差的,也许便是落井下石。

    “父皇。”坐在远处的轩沄,急忙起身,“儿臣也愿意承担此责,请父皇恩准。”

    轩沐微微侧身,眸光扫过,面上露出微不可见的笑容。

    “父皇,轩沄未曾办过赈灾的差事,还请父皇将此事交由儿臣一力承担。”

    见自家亲兄弟反对,轩沄忙驳道,“父皇,三哥他旧疾未愈,身子一向不大好。儿臣怕他一力承担,反而弄坏身子。请父皇准许儿臣,同三哥一起承办。”

    曌帝面带笑容,说道,“见到你们兄弟俩如此同心,朕颇感欣慰。不过正如轩沐所言,你从未办过这类差事,恐怕欠缺经验。况且这事儿,并非人多便能办成。朕的意思,还是交由轩沐一人去办吧。”

    “父皇。。。。。。”轩沄还想据理力争,却被曌帝截断。

    “好了。朕知道你想为朝廷分忧解难,你这份心,朕明白。朕准你随轩沐办差,不过一切事务巨细都由轩沐决定,你不得插手。”

    旨意一下便无更改,轩沄无奈应道,“是,儿臣遵旨。”

    曌帝举起茶盏,说道,“这次你就随你三哥,好好学着吧。”

    “是。”

    “轩沐留下,其他人,都退了吧。”

    “儿臣告退。”

    众人起身行礼,鱼贯而出。

    黎婉若目送他们离去,虽见众家神情淡漠,但她却晓得,在此等平静之下,酝酿的是怎样的波涛暗涌。唯有轩沄,神色怨尤,面带忧色地扫了轩沐一眼。在这等级森严,贵贱差别的深宫里头,也只有这同母胞弟,才算得上真正的亲人。

    黎婉若云淡风轻的姿态,笑看这风起云涌,就如同这殿中也有这么一人,淡淡地将这所谓的名位权欲都视作荒芜尘土。她懂他,所以当她的目光终是触到了,那一隅的温暖,她的心头还是怦然而动的。哪怕她说了那么多的狠话,做了那么多伤他的事,他却始终没有怨怒,始终在寂静的角落,给她温暖如春的笑。

    不可否认,这些,竟然是她赖以生存的依靠。

    耳畔,脚步声渐行渐远,万般思绪也似乎被牵引而去。她静默,任由那乱如麻的情感,悼念着她与他的过往,这是她唯有的自由,唯有的一点欢愉。

    直到,曌帝深沉的嗓音,忽然响起,她才猛然惊醒,不着痕迹地收回了她远去的思绪。

    “轩沐,你身子差,坐着回话。”

    “是。”轩沐应了声,撑着椅把缓缓坐下去。

    曌帝打量着他,微笑言道,“既然你已担下这份差事,心里头可有什么想法?”

    轩沐眸华微闪,回道,“如今局势迫在眉睫,儿臣认为,唯有严办。”

    曌帝挑眉问道,“如何严办?”

    “若是从城中商贾着手,怕是不易。”

    “那你所说的严办,又从何而起?”

    轩沐垂首思忖片刻,说道,“当然从朝廷百官开始。”

    曌帝有些明白了他的想法,笑言,“你细细说来。”

    “这城中富贾要在天子脚下营生,免不了与朝廷百官打交道。而朝中重臣若要在朝堂之上,守住自己的权势地位,唯有靠结党营私。而结党之争若是光靠朝廷俸禄,恐怕难以维系官员之间互惠互利。因故,这商通官,官护商,是本朝也是历朝始终不变的法则。要覆灭这官商相互,许是很难,不过,这也正好能为儿臣所用,成为赈灾的最佳良方。”

    曌帝认同地点头,“你想逼朝廷官员捐银,然后迫使他们背后的商贾,自动掏出腰包里的钱财。”

    “正是。”

    淳王的嘴角,噙着淡泊笑意,眸华中透出晶亮神采。

    黎婉若暗暗喝彩,并非只因淳王之良策,而是因为郊外那些难民,终于可以缓解饥冷之苦。

    “那你准备以何契机,向朝廷百官筹措灾银?”

    轩沐笑道,“连父皇的后宫都为了赈灾,不惜节俭各宫用度。作为朝廷官员,百姓的父母官,岂非更应该倾囊相赠呢。”

    曌帝点头称许,“这样甚好。”

    轩沐紧接着说道,“还请父皇到时,能够推波助澜,助儿臣一臂之力。”

    曌帝失笑,指着他说道,“若非你身子不好,倒真是能替朕分得不少忧。”

    轩沐笑了声,随即垂首掩口,轻轻地咳嗽,苍白的面色为此晕得通红。

    曌帝急忙说道,“好了,你就按着咱们今日所说的去办,记着,千万别累坏身子。”

    轩沐应道,“儿臣明白。”

    “你先去你母妃那儿请个安,完了便早些回去歇息。”

    轩沐起身行礼,“儿臣告退。”

    黎婉若侧首,注视着曌帝的身影。他一声不吭,然右手却习惯地在桌案上轻击。突然,他抬手打开桌案上的樟木盒子,从中取出一块纯金令牌。

    递于黎婉若,命道,“婉丫头,你追出去,把这块令牌交予轩沐。告诉他,不到万不得已,别轻易示人,仔细斟酌斟酌。”

    黎婉若接过令牌,“奴婢遵旨。”

    出了殿门追了几步,遥遥望见淳王的身影就在前头不远处。许是他身子羸弱,走得不算匆忙。他缓步走出大昭殿,阳光肆无忌惮地洒了全身,像是镀了一层金粉。

    殿外,轩沄焦虑地站在日头里,见他出来,急忙唤道,“三哥。”

    轩沐浅然一笑,问,“怎么还不回?”

    轩沄眉心皱起,说道,“还不是在担心你。”

    “有什么好担心的。”他回得云淡风轻。

    “三哥,你这回怎么就犯了傻?这趟差事,就同个烫手山芋,谁都不想沾。你为何偏偏拣这么个麻烦?”轩沄气得直摇首,“这要是办好了,那可是得罪了一大票人。要是办不好,别人都瞧咱们笑话呢。”

    轩沐气定神闲地说道,“我心里已有想法,这才接下这趟差事。”

    轩沄冷哼了声,说道,“七哥家里头可算得上腰缠万贯了,我怎么没见他拦下这差事。咱们可是两袖清风,也没那八面玲珑的本事,我真不明白你,何必趟浑水?”

    轩沐拍了拍他的肩,“好了,如今已成定局,何苦在这里埋怨。早些去给母妃请安,完了回我府里头,我还有事要吩咐你去办。”

    轩沐掏出白绢,掩着口鼻,轻轻地咳了几声。轩沄上前扶了一把,兄弟二人正要并肩举步。

    “淳王,九殿下,请留步。”

    轩沐和轩沄停住步伐,见黎婉若一路小跑到了跟前,气喘吁吁地行了礼。

    “黎司奉,是否有事?”轩沐淡淡地问。

    黎婉若递过令牌,交予淳王,回道,“曌帝命奴婢把这令牌交予淳王,说是不到万不得已,别轻易示人。曌帝让淳王,仔细斟酌。”

    轩沐捏着令牌,浅笑道,“本王知晓了,多谢。”

    黎婉若向二人行了告退礼,转身步入殿中。

    “三哥,这个丫头可不简单。”轩沄见她走远,幽幽开口。

    “怎么说?”

    轩沄凝眸注视那窈窕身影,说道,“一个七品武官的女儿,没有家族靠山,在宫里头也没有妃嫔依傍,如今却入了大昭殿,成了父皇身边人。若是没有点斤两,恐怕很难做到。”

    “我在想……”轩沄侧首贴近轩沐,轻声说道,“咱们要不要想法子,把她拉拢过来。”

    “住口。”轩沐一声轻喝,“父皇身边的人,也是咱们可以拉拢的?这是大不敬之罪,休要再提。这些话在我跟前说说也就罢了,别在外人面前提起。”

    轩沄颌首,说道,“这么聪明伶俐的人儿,就算咱们不打主意,难保别人不会。”

    轩沐出神地凝着某处,金灿的日光照耀着黄瓦红墙,好似缥缈的海市蜃楼,瞧不真切,望不出虚实。

    “你也道她玲珑剔透,又怎知她不会攀高墙,依权附呢?”

    他转身,温柔而笑,“走吧,再不走,我可真吃不消了。”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