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祸福茫茫不可期  第四章 拟把疏狂图一醉(四)

章节字数:2556  更新时间:16-07-28 14: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一夜闲谈过后,六殿下便醉了,疲惫的面上透着淡淡愁绪,隐隐刺着黎婉若心怀。那一夜,她久久无法入睡,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对命运的一种敬畏。

    尊贵如皇子,不过是得了一身尊贵皮囊,未来究竟何去何从,也未必由他们任性做主。普通官家三四子女而已,爹娘必是疼到心里。而在皇家,子嗣多如牛毛,少一个也无碍大局。他们对百姓而言出身不凡,对曌帝来说却如轩沂所讲,不过是普通物件。

    命运,何其强悍,谁能掌控。将来,不论何人继承皇位,也早已是冥冥之中天注定。可偏偏还要叫他们斗得你死我活,不分胜负决不罢休。争权夺利的最后,必然要手染鲜血,狠辣无情。

    可惜,就算他们知道结局,也绝不甘愿屈居他人之下。退让,在他们的世界里,是不可容忍的懦弱。

    六殿下虽然不得曌帝喜爱,却并不代表他无争锋之心。他的心气,他的壮志,也决不会因为曌帝忽视而弃之。

    也许,人人都知道命运的残酷,然当厄运落到自己身上时,却如何都不愿相信。

    黎婉若的心里有她的坚持,她深信已失去所有的人生再无所失,她深信在一无所有的境遇里命运终会给予。她坚信命运的残忍,却也坚信命运的善恶更替。

    失眠一宿,白日更觉昏沉,迷迷糊糊中倒也忽略了一路颠簸。

    话说六殿下面色平静,毫无那夜颓废神情。也许,那夜不过是她酒醉的幻觉,或是延绵路上她的一场梦境。

    自从那夜,六殿下再无与她交谈。每日忙着行路赶脚程,扎营拔寨,再无其他。这样倒也好,免得两人相见,他倒安然,她却尴尬。

    腊月初十,使节团抵达宋申国边境。

    宋申国女帝派遣当朝女相柳香盈前来迎接,浩浩荡荡的队伍随着迎宾队进入宋申国国境。

    腊月十三,使节团到达宋申国帝都缅梁,下榻于专属接待使节团的阑意馆。

    车驾停驻在阑意馆前,小然撩了车帘,先行下车。黎婉若从车窗往外探望,只见阑意馆门前雕廊画栋,极尽奢华。一成排的女侍随从立于馆前,恭敬候着。

    小然去了半刻才回,掀了帘子说道,“黎司奉,请下车,今日在阑意馆小歇。”

    黎婉若裹上金丝裘,在小然的搀扶下落了马车。

    小然凑近脑袋,小声说道,“黎司奉,宋申国安排我们今日在此处歇息。明晚,在宋申国宫中,女帝摆下夜宴迎接我们。”

    黎婉若颌首应道,“好。六殿下人在何处?”

    小然回道,“六殿下正在督促将士搬运礼箱,他吩咐奴婢服侍黎司奉早些歇息。”

    门前列队走出一女官,一袭六品官服,彰显了宋申国向来传统的女尊男卑。

    那女官向黎婉若遥遥一拜,说道,“下官是阑意馆的管事林岚,黎司奉这些日子便下榻在此处,若是有什么地方照拂不周,请黎司奉直言。”

    黎婉若受她一拜,心下尤为不安。对方毕竟乃六品女官,而自己在窿曌国虽说是在曌帝跟前当差,却是没有品级的普通宫娥。

    当下便屈膝行礼,说道,“林管事不必多礼,按品级来算,我理该向您礼拜。”

    “黎司奉可是女帝的贵客,远道而来,我们本该礼待。”林岚微微侧身,言道,“黎司奉,这边请。”

    黎婉若小然二人随着林岚的指引,来到一处僻静院落。

    屋舍建筑朴素雅洁,门檐上悬一匾额“幽闲境”。

    黎婉若仰着头,出神地望着那块匾,喃喃念道,“偶得……幽闲境,遂忘……尘俗心。”①

    “黎司奉果然才学渊博,一看匾额便了知这名字的出处呢。”

    黎婉若回首笑言,“林管事谬赞,曾经偶尔读过,正巧对上而已。”

    林岚领二人入了屋内,吩咐奴仆将黎婉若随身行李安置妥当。黎婉若脱了金丝裘,坐于书案前,细细打量四周。

    望着忙进忙出的仆人,倒是闲得有些茫然。

    恍惚间,突然听到林岚说道,“黎司奉,我已命人备了沐浴水,请先梳洗一番,过后便能备妥晚膳。”

    黎婉若起身,回道,“多谢了。”

    沐浴水热气腾腾,飘浮在水面之上的花瓣透着香味,伴着热气隐隐散发出来,令人精神为之一振。

    沐浴之后,好似洗去一路疲惫,全身轻松不少。

    端坐铜镜前,望着镜中人。热气熏得脸色白里透红,乌黑秀发垂于胸前,如此一看竟然有些认不得自己。这些时日,也未曾好好打量,不曾想有了如此大的变化。

    “早就听闻窿曌国的女子艳若桃花,如今亲眼所见,果然连我都心动了呢。”

    被来声一惊,回首凝眸,原来是林岚立于身后。

    黎婉若羞涩浅笑,垂首不语。

    林岚放下手中礼盘,拿起梳妆桌前的角梳,捋过黎婉若几丝秀发轻柔梳过。

    黎婉若抬首,惊道,“林管事,这些事还是让小然来做吧。”

    林岚摇首轻笑,“小然正在帮忙准备晚膳,况且,我本就是阑意馆的管事,服侍贵宾是我的职责。”

    黎婉若见她坚持,便也不再推脱。反是从镜中细细打量林岚,见她也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行事为人却是精明老道的很。

    “林管事,在阑意馆为官,已有多少时日?”

    林岚侧首细算,回道,“有四年了。”

    “那定是见过不少达官显要,各国名门了。”

    “见是见了不少,不过大多不好相处。虽然在我宋申国向来女尊男卑,不过外国使节却未必当回事。”

    黎婉若颌首应道,“那倒是。在我窿曌国,女子向来没有地位,就算是宫中一品宫娥,也不过是一个奴婢而已。倒是在宋申国,女子想干什么便能干什么,想想都是件惬意的事。”

    林岚笑道,“黎司奉是在曌帝跟前当差,必然深得曌帝欢喜。先前,在屋外见了檐下匾额,便能道出此名的出处,可想而知,黎司奉肯定饱读诗书,满腹经纶。若是到了我宋申国,必能做个一品女官呢。”

    黎婉若失笑说道,“我哪来满腹经纶,不过碰巧罢了。林管事,就别再拿我取笑啦。”

    林岚替她挽上发髻,说道,“我们女帝一向爱护贤才,黎司奉要真是在我朝任职,才华必有施展之处。”

    黎婉若浅笑,问道,“不知宋申国女尊男卑的传统,是不是就不能由男子接任皇位?”

    林岚摇首,回道,“倒也不是。朝廷法制里虽说一定要女姬继位,但是若是上任女帝无有女姬,只有男皇的话,还是有例外的。那时,朝堂就要设立三大女官监朝,监督男帝行使帝权。”

    “原来如此。”

    林岚插上珠钗,回身端起桌案上礼盘,说道,“这是女帝钦赐,明晚夜宴的礼服。”

    黎婉若伸手摸了把礼服的衣料,手感顺滑细腻,上头绣样更是美轮美奂。

    “这衣裳太过华丽,怕是我穿上倒是浪费了。”

    林岚拿起衣裙,在黎婉若身上比了比,笑道,“黎司奉不必谦虚,我看这衣裳穿在你身上,就连明珠都要黯然失色了。咱们宋申国的女子大多身形高壮,穿上如此艳丽的衣裙,反倒显不出它的华丽了。”

    黎婉若抚着半边脸颊,望着镜中那陌生的自己。

    美貌,对她而言,是最不需要的助力。在天曌城里,美貌,往往会成为致命的毒药。

    *************************************************

    ①唐代诗人白居易【玩新庭树因咏所怀】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