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祸福茫茫不可期  第六章 拟把疏狂图一醉(六)

章节字数:2551  更新时间:16-08-01 18: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觉醒来,头痛欲裂。想必是那宋申国的烈酒,暗中作祟。

    女帝收到光曌帝的寿礼,笑得自是合不拢嘴,兴奋之余拉着黎婉若便多喝了几壶。回想昨夜,好似是六殿下扛着自己回的阑意馆,这回算是糗大了。幸好,他忙着给宋申国的权贵送礼,今日一早便出了门,否则相顾之下,还不晓得怎么面对。

    黎婉若裹着金丝裘,坐在廊下,静静望着院中景致。今晨下了几个时辰的雪,一片银装素裹,透着淡淡的凄凉。

    廊下枯坐半日,才刚用完午膳,却突然接到申曱宫传来的圣旨,召她入宫见驾。黎婉若暗暗吃惊,女帝不召见六殿下,却偏偏召见一个身份低微的奴婢,岂不怪哉。

    强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惶惶不安地入了宫。

    白日里打量申曱宫,果然与夜里有着不一样的景致。与天曌城相比,申曱宫的规模虽小,却透着女子掌权的威仪和气概。

    黎婉若随着侍者进了园子,并吩咐她在暖亭等候。

    细细观赏一番亭内摆设,便听到外头传来“女帝驾到”的唤声。

    黎婉若走到门前,向着门外遥遥走来的女帝,屈膝行礼。

    女帝步入亭内,笑着扶起黎婉若,柔声说道,“免礼,不用拘谨。”

    “谢女帝。”

    女帝亲切地拉着黎婉若坐于桌前,“昨个夜里喝多了吧?”

    黎婉若羞涩一笑,“让女帝见笑了。”

    “朕就喜欢你这爽快的性子,想当初,朕年轻的时候又何尝不是如此。如今见到你,可觉得亲切。”女帝握住黎婉若的小手,满面笑容。

    “奴婢这是贪杯呢,女帝可别再夸奴婢了。”

    女帝爽朗笑道,“慎己兄真是好命,能有你这么一个机灵丫头陪在身侧,想必日子可舒心着呢。”

    “曌帝忙于朝政,很少管后朝的事儿。奴婢只是尽力做好份内事,不让曌帝烦心便是。”

    “你若出生在宋申国,指不定就成了朕的股肱之臣。”

    接到女帝深邃探索的眸光,黎婉若心下惴惴不安,怕是这回召见必有其深意。

    “奴婢才疏学浅,做个沏茶丫鬟还行,哪敢做臣子。女帝这般说,奴婢可要找个洞钻进去了。”

    女帝轻笑,“生为帝王,哪个不想找个贴心人,安在身侧。就算不能帮着拿主意,总有个人能说说贴己话,也是一桩美事。你这丫头,聪明伶俐,识得看脸色,慎己兄有个什么烦心事,定是要找你倾吐的。”

    黎婉若诚惶诚恐,说道,“曌帝心里头装得都是大事儿,怎能同奴婢讲,就算讲了,奴婢也是不懂啊。”

    女帝轻抚她手背,“放眼我朝里里外外,还真是找不出一个像你的。若是能把你留在朕身边,朕倒是不介意向慎己兄要人。就怕,慎己兄不愿放人呢。”

    “女帝怕是说得顽话吧。谁不晓得,宋申国柳女相博学广闻,能文善武。女帝若是有烦心事,柳女相必能为女帝排忧解难。”

    女帝轻轻摇首,说道,“这就是你不懂朝政的地方。那些朝臣的背后,利益权势千丝万缕,同朕的后宫少不得瓜葛。朕的贴己话,关系着江山社稷的未来,不是朕不想说,而是不能说啊。”

    黎婉若暗暗心惊,女帝这番话儿,不是明摆着暗示皇位继承?这个,她可不能听,也听不得。

    急忙言道,“女帝风华正茂之时,怎得就想起江山社稷的未来?奴婢还想着,年年都能来宋申国为女帝祝寿呢。”

    女帝掩袖笑道,“怎么?慎己兄就从来没有提起过皇位的事?”

    黎婉若颌首应道,“曌帝正值壮年,身子骨好着呢,哪会想那些事儿。”

    “说得也是。”女帝端茶,说道,“朕的确多虑了。不过,这些年来,宋申国同窿曌国一向交好,但也是因为朕同慎己兄多年战友的交情。往后,要是朕同慎己兄哪一个不在了,朕也希望宋申国能与窿曌国永远交好。”

    “那是一定的。”

    女帝放下茶盏,“这往后的事儿,谁又能料到呢。”

    黎婉若不敢接话,只好端坐一旁沉默不语。

    女帝拉起她的小手,“咱们说的如此开诚布公,朕也就不藏着掖着了。你是慎己兄身边人,他心里属意何人继承皇位,想必你是能最先知晓的。就算他没说,你也一定能揣测的到。”

    宋申国天气虽冷,黎婉若却也被这番话惊得一身汗。

    女帝见她不动声色,便接着说道,“到时,若是朕能知道继位人选,也便于提前打个交道。这两国邦交的大事儿,朕一直都放心不下。况且说是两国邦交,那也都是从私交开始,你说呢?”

    黎婉若听得惊心动魄,连句话都答不上。

    女帝自然也知晓,这番话对她而言,简直不堪重负。但是,她确信黎婉若能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回身,对暖亭外的侍者,叫道,“琳琅,把礼物取来。”

    琳琅接了旨意,缓缓步入亭内,手中端着一只樟木盒。

    女帝打开樟木盒,从中取出一枚玉佩,轻轻放在黎婉若掌中。

    黎婉若垂首,只见那玉佩雪白通透,刻着如意祥纹,坠吉祥结。掌心感觉到玉佩传来的沁凉,她却觉得滚烫烧手,背脊冷汗淋漓。

    急忙下跪,回道,“玉佩太过贵重,奴婢不敢收受,恐曌帝责罚。”

    女帝扶她起身,将玉佩按在她掌心,“昨夜,你舞得那支剑,让朕心生佩服。这玉佩,是朕给你的谢礼,与其他无关。你不必心有挂虑,感觉负担。”

    “舞剑是给女帝的贺礼,奴婢又怎敢乞要回报。”

    女帝眸光微闪,笑道,“朕要你收下,你便收下。将来,谁又说得准,是谁。。。。。。帮谁呢。”

    黎婉若万般无奈接下玉佩,又与女帝聊了半日,这才被放出宫去。

    怀揣着玉佩,步履蹒跚回到阑意馆,已是晚膳时分。可她却毫无饿意,只回了房中,跌倒于湘妃榻上。窿曌国内,已令她焦头烂额,如今又夹杂了宋申国,真真是怕她死得不够快。

    胡思乱想间,却见一人推门而入,惊了半晌。

    来人不是别人,恰是六皇子轩涍,想必是来探问她女帝召见的目的。

    轩涍见她目光呆滞,问道,“怎么了?脸色如此惨白?”

    黎婉若匆忙起身,说道,“昨夜的酒劲还没过,又坐了马车,被颠着了。”

    “那晚膳还是得用,我吩咐下人去温热一下,送到你房里来。”

    “谢殿下。”

    “女帝召你入宫,说什么了?”

    “没什么。”黎婉若从怀里掏出玉佩,递于轩涍,“女帝说昨夜之舞跳得极好,心里很高兴,所以赏了奴婢一块玉佩。这东西太贵重,还是交给殿下吧。”

    轩涍拿捏着玉佩,倒没在意玉佩是否贵重,反是目光犀利地盯着黎婉若。

    与曌帝相比,这探寻的眸光可要温和的多,黎婉若算是练了这一身本事。心里虽是七上八下,却依然能神色不变,毫不露怯。

    轩涍眸色一转,笑道,“既然是女帝赏你的,你就收下吧。”

    “是。”

    轩涍把玉佩放在偏桌上,说道,“女帝已经下令,派遣魏月蓉将军,携三万精兵,与我们一起赶赴边疆。”

    “那我们何时动身?”

    “今日我已收到舜王传书,边疆局势紧迫,需要我们立刻赶赴支援。我算了算日子,明日一早必须动身。”

    “那奴婢立刻收拾行装。”

    轩涍颌首,走至门前,突然停驻。

    黎婉若不解地望着他,却见他回首,淡淡说道,“昨夜之舞,甚美。”

    说罢,举步离去,带走一片清冷空气。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