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花落花开年复年  第十章 众里寻他千百度(五)

章节字数:2461  更新时间:17-05-29 23: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风雪持续了一夜,他们互相依偎取暖,在恶劣的气候下,却比以往更容易发现真心。

    黎婉若选择相信,相信他们歃血为盟的誓言,相信他们彼此之间以命相换的交易。他是她相识了三年之久的公子,给了她一条不一样的归路。也许,这条路艰辛漫长,困苦难捱,但是她知道唯有这条路才是她的出路。

    在她面前,他是给予她新生的公子,哪怕在天曌城里,哪怕他是光曌帝的皇子,也不曾改变。只是,今夜,他们已经走投无路,相互之间只剩下彼此。在生死交迫的当下,她才发现,她眼中的他,再也不是冷漠无情的公子,更不是那个病秧子一样的淳王。

    他,只是他,在她软弱的躯壳下,他只是她唯一的依靠。

    “婉婉,别睡。”

    她咬着牙,嘴里抖索着说道,“奴婢……醒着……”

    他紧搂住她的肩膀,“你本可以活着出去,如今……这又是何苦。”

    “公子本可以安然回去,如今……却因为救我落下山崖,您这又是何苦。”

    他苦笑,“你真是……不气我,便是不行。”

    他猛地咳嗽了一阵,牵动胸口的疼痛。

    她裹紧大氅,伸手在他胸前顺气,“既然你我都做了不理性的事,那……便一笔勾销,从此莫要再提。”

    他低声呢喃了句,“也罢。”

    黎婉若无力地垂首在他胸前,闷闷说道,“如懿公主赐婚之事,是奴婢没有办妥,令公子难堪。”

    “这事并不怪你。要怪也怪轩沄多管闲事,白费了我的一番苦心。”

    “这事儿,与九殿下有关?”

    “轩沄也不晓得……从哪儿听来的风声,知道轩涍想暗中撮合轩沂同如懿,便故意用你支开轩沂,顺带着把我……算计了进去。”他又咳了几声,“本来想着给二哥来个顺水推舟,果真世事难料。”

    “如懿对轩沂并无兴趣,勤王可是算计错了。”

    “你怎知?”

    “有次,公主偷溜出宫,奴婢没有法子……便让谦王作陪,那时公主并没有对轩沂表现出一丝爱慕。”她顿了好半晌,“却没料到……公主喜欢的……竟是公子。”

    黑暗中,他也是一阵沉默,过了许久才听他说道,“完全在我……意料之外。”

    “如懿公主来自渥伦国,难道公子并无笼络这股势力的意思?将来,也许真的对公子有用。”

    他摇首,“你不懂,渥伦国的势力,既是利,又是弊。现在便收归于我,只会令我曝露在众兄弟的眼红之下。哪怕我没有表现出半分争锋之势,他们也必然会将我视作敌人。就是因为渥伦国,想来我是藏不住了。”

    “藏不住,便就不藏吧。”她歪着头,“这些年,您为了避开锋芒,长期服用药丸……故意装病在府。正所谓是药三分毒,往后既然不用再伪装,那药便也不要再用了。”

    他颌首,“我也不打算再装,药也已经停了一阵子,只是服用的时间过久,恢复的有些缓慢。要不然,也不会这般轻易,让你我陷入如此困境。”

    入了下半夜,淳王开始陷入昏迷。他不停说着胡话,全身打颤。黎婉若使劲揉搓他的手,他的心口,仅用自己最后的一丝丝热量,温暖着他。

    “婉婉……”

    在他无数的胡话里,他一直叫着这个名,软绵无力的嗓音,直叫到她心里,令她几近疯魔。

    在这个夜里,他们仿佛灵魂相依,似乎都读到了对方心里,如此不经意,如此猝不及防。

    她双手僵硬地一直揉搓,已经完全感觉不到自己的肢体。

    隐约,从大氅的一角透出一丝光,天开始放亮。

    风雪依然不停,她知道,再呆下去,他们早晚冻死在这里。

    她不顾一切地扯开隔断的大氅,为他紧紧裹上,接着便扯住他,吃力地向前爬行。她感觉不到身体的温度,感觉不到所有的一切。

    前方,茫茫无际,她甚至觉得他们始终在原地打转,四面八方完全都是一个模样。

    这时,她开始恐惧,心头求生的欲望逐渐微弱。

    她扑倒在他身前,她竟然在想,如果可以以命换命,她心甘情愿用自己的来换取他的。多可笑的想法,她却思考地如此严肃。

    “轩沐……”她轻轻地唤他,声音被夹杂在风雪里,变得缥缈虚无。

    伏在他身前,模糊的视线里,她仿佛看见许许多多的人影交替出现。迅速地向他们移动而来,她木然地看着,直到那些人影已近在眼前。

    缓缓闭眸,失去最后的意识。

    待黎婉若清醒过来,那已是五天后。

    那日,轩沂率着一干人深入山谷,寻了大半日才在茫茫白雪中,找到淳王与黎婉若的踪影。两人被送回冬月宫时,皆已昏迷不醒。

    淳王崴了腿骨,伴着低烧,太医诊治后昏睡了一日一夜便醒了。至于黎婉若,因为体温高烧不退,竟是昏迷了五天四夜。在此期间,曌帝特命太医院的医女李环,贴身照料黎婉若的病体。

    这几日,曌帝和谦王时常来探望,每日都不厌其烦地叮嘱太医院用心医治。今日,她安然醒返,不但让李环放下心来,估计连太医院都要大大地松了口气。

    黎婉若醒来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曌帝耳边,此时他正巧和一众皇子们商讨国事,听闻消息后便匆匆地赶到黎婉若的住处。

    黎婉若要下床行礼,被曌帝一手扶回了榻上。

    “行了,你这身子骨还弱着,就别折腾了。”

    “谢皇上。”黎婉若朝他身后扫了一眼,只见到轩沂和洪上奉两人,心头不由失落了半分。

    “现在感觉如何,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听着曌帝关切的问候,心头又是一暖,“奴婢好多了,让皇上担心了。”

    “朕是担心的很。这次若非是你,朕的儿子可就没命了。”曌帝面带笑容,“你说,想要什么赏赐,朕都答应。”

    黎婉若急忙摇头,“王爷是为了救奴婢,这才跟着摔下山谷,奴婢怎么能为了独自活命,把他一人留在那里。就算王爷是自己摔下山,奴婢也有责任去救王爷性命。奴婢若是还要讨赏,可就太不要脸面了。”

    曌帝赞许地笑道,“你也不必如此谦逊。就凭你这瘦小的身子骨,能拖着轩沐走了那么远,也不得不为你惊叹。赏赐是一定的,你既然不要,朕就赏给你父亲。”

    黎婉若欠了欠身,“那奴婢就代家中父亲,谢皇上的赏赐。”

    曌帝颌首应道,“免了。这次你大病初愈,不可大意,还是要好好休养身子。加之前几年你那场大病,身子已经受了损,不能再消耗了。太医说,你的膝盖这次受了冻,必须每日用暖袋热敷。如若不然,会落下病根,以致常年腿骨酸痛。你年纪尚轻,切不可拿自己的身子开玩笑。”

    “奴婢知道了。”

    “好了。你就休息吧,这些日子就当在冬月宫里放个长假,朕的事情洪上奉自会处理。”

    “谢皇上。”

    曌帝起身,慈爱地摸了摸她的头,便带着一众人转身出了屋。轩沂冲她微微一笑,轻声说了一句话,便也走了。

    “我会偷偷再来瞧你。”

    一屋子的寂静,却无论如何也停止不了脑海中翻腾的思绪。她一直在想,暴虐的风雪中,她与他究竟怎么了?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